天呐小说网 > 抢了我妹的暗恋对象[电竞] > 第5章 第5章

第5章 第5章


白寻发完消息就把手机正面扣在桌子上没再看了,然后眼睛盯着面前的饭菜,两颊微微泛红,嘴巴却有些鼓像在跟谁置气。

        淮扬从隔壁店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画面。

        他把礼品袋扔在座位上:“怎么了?谁又惹你了?”

        白寻“啊?”了一声,脸还有些红,抬头:“没没有。”

        “那你气鼓鼓地看着你手机干嘛?”淮扬指了下白寻放在面前的手机。

        白寻闻言像被烫到了似的抬手把手机拿回来揣在裤兜里:“没有。”

        淮扬轻眯眼,挑了下眉,把白寻这一系列行为归结为小朋友那些不为人理解的“青春期”。

        吃完饭不过一点,两人开车到cb的基地时正好一点半。

        下午一点半,正是“网瘾少年”这种“夜行动物”大觉醒的时候。

        白寻今天没穿他那“乌漆嘛黑”的黑卫衣,上身一件纯白色的宽松高领毛衣,下身直筒灰色长裤,只看背影不看他那张“别人欠他钱”的脸会感觉是个走温柔风的暖男。

        淮扬帮白寻挂外套的时候,习惯性地抬手揉了下他的乱发。

        阿飞和大壳一前一后揉着眼睛从二楼奔下来的时候正巧碰上的就是这一幕。

        “我靠,竹马来了??”大壳猛揉了两下眼睛,大叫。

        跟在后面的阿飞一把拨开他,伸着脖子左右一顿乱瞅:“哪呢哪呢?队长的那个竹马吗?!!”

        大壳在阿飞的后脑勺上猛拍一巴掌,指着不远处的客厅站着的淮扬和白寻:“那儿呢啊!!你脸上那俩窟窿眼儿是长着出气的吗??”

        阿飞朝大壳指着的方向看了一眼,当即“噔噔噔”从楼梯上跑下去,动作飞快,甚至中途跑丢一只拖鞋。

        白寻看着飞奔而来的两个人皱了皱眉,然后在阿飞在他面前站定抬手想要握住他肩膀的一瞬间,下意识后退,半个身子躲在了淮扬后面。

        淮扬一声轻“啧”,拎着阿飞的后衣领就把他往后丢了两米,与此同时大壳从另一个方向朝白寻扑来,为了避免像阿飞一样被淮扬丢出去,在距离白寻还有半米的时候停住脚,然后把两个眯眯眼睁得贼大从上到下仔仔细细地把白寻看了一遍。

        “你就是队长青梅竹马,啊呸,”大壳改口,“竹马竹马,让队长对你念念不忘,到现在都没谈过恋爱的那个??”

        这句话信息量太大,白寻心里“咯噔”一下,花了半秒时间琢磨了一下这句话,接着抬头看向身边的淮扬。

        淮扬侧头,接收到白寻看过来的目光。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白寻的眼神里除了疑问还有点幽怨,看自己跟看渣男似的。

        淮扬破天荒的,没什么来由的有些心虚,他抬手虚握成拳放在嘴边,轻咳一声,看着大壳:“滚,你有病?”

        大壳根本没过大脑,油嘴滑舌地接道:“对,你有药?”

        被扔到三米开外的阿飞连滚带爬地摸过来,抬眼看看白寻,又小心翼翼地问一旁的淮扬:“你不是说不谈恋爱是因为你有个竹马竹马吗?”

        淮扬16开始打职业,今天24,作为圈内顶流,打了8年,红了8年,私生活也被扒了8年,但任人怎么扒,大家都得出一个结论,淮扬这八年还真就没谈过恋爱。

        年轻气盛的少年,怎么可能不动凡心,谁都不信淮扬是个修行八年的和尚,所以这问题直播的时候粉丝问,比赛的时候观众问,被采访的时候主持人问,就连在基地也架不住基地里的这些“八卦头子”问问问。

        淮扬被问烦了,就胡扯了个理由,说自己心系一个认识多年的青梅竹马,喜欢不上别人。

        大家又疑惑这姑娘得是什么高眼光,竟然看不上要家世有家世,要长相有长相,在自己圈子登上顶峰的年轻富一代,淮扬。

        淮扬又解释,说不是个姑娘,是竹马竹马,对方铁直男,所以也就只能是所以了。

        这两年谁问淮扬都拿这理由搪塞,久而久之队里这几个小鬼都以为淮扬真有个暗恋十年的竹马白月光。

        “淮扬来了?”李伟峰听到声音从楼上下来,“你们两个拿完外卖快上去训练,淮扬你来一趟,我有事情跟你商量。”

        阿飞挠挠头,跟李伟峰叽叽歪歪说外卖还没到,等会儿再上去训练。

        淮扬冲白寻指了下身边的沙发:“你先在一楼坐一会儿,我等会儿喊你上去。”

        白寻手在自己的裤缝上微不可见地搓了搓,有些含糊地问道:“什么你的竹马?”

        “就是之前他们总问”淮扬想了一下觉得这事儿解释起来实在太麻烦,“算了,没什么,不重要。”

        碰巧这时大壳路过两人,他贱兮兮地把头伸到淮扬身前,眼神示意了一下白寻,不甘心地问淮扬:“队长,这真不是你那个竹马?”

        “不是。”淮扬把大壳的头拨开,不耐烦地,“问问问,等会儿扣你工资。”

        大壳和阿飞拿了外卖准备上楼的时候看到白寻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怕白寻无聊,两个人喊了白寻上去看他们训练。

        白寻本是打算拒绝的,但后来不知道又想到了什么便跟了上去。

        阿飞年龄最小,只比白寻大三个月,半年前被从二队提上来,是cb的中单。大壳性格跳脱,是在cb呆了两年的首发打野。

        “你是队长的朋友?”大壳走在白寻的前面,进训练室的时候对着白寻指了下门口的架子,“那上面有水果和饮料,想吃什么你随便拿。”

        白寻点头,想了想又纠正:“是邻居。”

        大壳挠了挠头发“哦”了一声。旁边的阿飞热心地挤过来冲白寻指了下墙角的一台电脑:“那台电脑没人用,你无聊的话可以用那台打游戏,旁边那台是队长的,队长对电脑特别宝贵,我上次偷用了一下他的键盘,差点没被他打死。”

        白寻又点点头,视线在阿飞示意的另一台电脑上留恋地看了一眼。

        鼠标是罗技的,键盘是海盗船k70。

        键盘和自己的一样,但颜色不同,淮扬的好像是先前联名的限定配色。

        白寻收回目光:“谢了。”

        大壳笑得有些憨,一拍白寻的肩膀:“这有啥的,队长的朋友就是我们的朋友。”

        白寻看着他,欲言又止,抿了抿唇。

        “想问什么随便问。”大壳大手一挥道。

        “你们说的竹马是怎么回事?”白寻问。

        阿飞刚开了电脑,端着外卖边吃边凑过来头:“就是之前我们问队长为什么不谈恋爱,他说他暗恋一个跟他从小一起长大的男生,没表白,我还以为是你。”

        白寻“哦”了一声,微垂眼,不知道在想什么。

        “队长没带哪个不认识的男生来过基地,跟其他男的也都相处挺正常,所以我刚看他摸你头发,还以为是你。”阿飞舔了下勺子,解释。

        大壳也端起外卖,加入闲聊,他视线落在白寻的脖子上夸道:“你项链挺好看的。”

        白寻脖子上是个银白色的链子,最下方挂着一个白色的小毛绒球,虽说这毛绒球不大,但相比其他项链坠还是大了不少,不仔细看还以为是个钥匙扣。

        白寻低头,把露出的挂坠塞回衣服里:“很久之前的。”

        阿飞咬着勺子点点头:“你去玩儿游戏吧,等会儿队长下来了我喊你。”

        白寻“嗯”了一声,走到角落的座位前坐下,戴上了耳机。

        淮扬和李伟峰没聊多久,就是商量了一下年后队里签直播平台的事情,现在在直播这块做的最好的有两家,一家是胡牛,一家是飞鱼。

        cb队员的直播合约前两年是一直是挂在胡牛的,但飞鱼前两天打过来电话,提了很好的条件,想拿下cb所有队员包括淮扬的合约。

        “这台电脑耳机有点毛病。”淮扬走到白寻身后,右手两指并齐在桌面上磕了两下,“怎么不用我的?”

        旁边正等排队的阿飞闻言扭过来,两只眼迸发出惊讶的光芒:“我上次用了下你的键盘差点没被你打死。”

        淮扬斜阿飞一眼:“你吃完外卖不擦手,我怕你把油摸我键盘上。”

        “这个耳机也还行”白寻看看两人,声音有些小地说道。

        淮扬没回答白寻的话,直接单手把白寻头上的耳机摘了下来,然后走到旁边自己的座位前,拉开游戏椅,看他一眼:“过来。”

        “队长偏心眼儿。”阿飞扁着嘴抱怨。

        旁边大壳抽空抬手拉了他一把,嘲笑道:“谁让你不爱干净。”

        “放屁。”阿飞继续扁着嘴,委屈的不得了,“我虽然不爱洗澡,但对键盘特别爱惜,怎么可能不擦手摸键盘,队长就是偏心眼儿。”

        淮扬站在白寻身后,微弯腰,两手压在他的座椅靠背上,下巴扬了下示意屏幕:“再打两把给我看看,等下李伟峰忙完了,咱们三个出去吃饭再详谈。”

        这把很顺利,白寻如愿排到了ad位,也如愿拿到了烬。

        游戏进行到一半的时候,身后的淮扬接了个电话。

        “干什么?”淮扬声音懒洋洋的,“你要来基地?行,那晚上一起吃饭吧。”

        挂了电话,淮扬见白寻看他,伸手捏在白寻的头顶,把他的脑袋转了过去:“在局里的老看我干什么,我脸上有金子?”

        “没有。”白寻认认真真地如实回答。

        淮扬垂眼,目光在白寻脸上落了落,然后轻笑,觉得现在这种又凶又乖的小朋友挺有意思的。

        “等下晚上吃饭多一个人,cb的大老板,我发小。”淮扬跟白寻道。

        白寻闻声点鼠标的手顿了顿,想起半个小时前还被频繁提到的“那个竹马”,然后两个兵没补上。

        “好。”白寻答。

        “听到大老板紧张得刀都不补上了?”淮扬笑,“有我在还能让他欺负你?”

        淮扬说话时总是漫不经心的,尾音上扬,嗓音里总带些浪荡公子的感觉。

        白寻舔了舔唇没说话,然后一边补刀一边把“淮扬发小”和“cb大老板”这几个字在脑子里过了一遍。

        他关注了很久cb的消息,自然知道这个大老板是谁,也知道这人和淮扬从小一起长大,感情很好,在很多投资项目上貌似也都是捆绑。

        “曾牧吗?”白寻犹豫了一下还是问了出来。

        淮扬惊讶,倒是真没想到白寻知道曾牧:“你对cb很了解嘛,cb有你喜欢的队员?”

        淮扬这人一向自恋,说罢腰再次弯得低了点儿,调侃白寻:“难不成你小子是我的粉丝?”

        对面打野带着中单来下路抓人,白寻手抖了一下,把闪现按成了治疗,被对面打野直接一套技能甩死了。

        淮扬其实离他并不算近,很合理的一个正常社交距离,但他发誓他就是感觉到了淮扬说话时带出热气,温度有些高,喷的他耳尖和脸颊都有些发麻。

        白寻努力让自己的声音保持平静:“没有。”

        淮扬对白寻的答案倒也不是很在意,就是随口调戏一下小朋友,他直起腰,手在白寻头顶揉了揉:“那可真遗憾,我还挺喜欢你这样的小粉丝的。”

        “淮扬,你再过来一下。”张伟峰在三楼扒着栏杆喊淮扬。

        淮扬伸了个懒腰,外套的袖子一只穿在胳膊上,一只没穿,就松松垮垮的半披在肩膀上:“来了。”

        淮扬走出训练室的时候,白寻神还没有缓过来。

        昨天和淮扬的关系才到了“认识”这个环节,今天淮扬就离他这么近,他心脏有些受不了。

        白寻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头顶,手放下来的时候眉心微微皱起。

        今天早上应该用另一个洗发露了,那个更好闻一些。

        紧接着白寻的手机响了一下,他拿起来看,还是李剑。

        李剑:你和淮大神的约会怎么样啊?

        白寻纠正他:不是约会。

        李剑:你想哪去了

        李剑:正经谈事也叫约会

        李剑:你怎么思想这么不单纯

        白寻抿了抿唇。

        白寻:有病。

        李剑眼看白寻想急,连忙发过来两个可爱的表情包,紧接着进入正题。

        李剑:我就是想问问晚上能跟你一起吃饭不,不是之前说了让你见见我女朋友吗?

        李剑:她今天正好调休,我想咱仨吃个饭。

        白寻:今天晚上不行,有约了。

        李剑回得很快。

        李剑:跟谁?

        李剑:又是淮扬你们俩??

        白寻:不是,还有别人

        李剑:谁啊?

        李剑一问这个白寻又想到曾牧,白寻有些烦,他总觉得阿飞和大壳嘴里的那个竹马白月光有可能是曾牧。

        接着他想了想又在微信里补充道。

        白寻:情敌。


  (https://www.tiannaxs.com/tnw65220236/80362532.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