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抢了我妹的暗恋对象[电竞] > 第8章 第8章

第8章 第8章


在战火波及到无辜池鱼之前,淮扬一手捂住淮纳的嘴一手夹住她的腰把她连拖带抱的弄回了自己家。

        淮扬松手摔上房门的那一刻,淮纳的声音再次飙出来:“你太可恶了!!你抢我男朋友!!”

        淮扬从外套口袋里摸出手机,低头很快地给白寻敲了个“快回去”的微信。

        接着再抬头的时候把手机往口袋里一揣,伸手示意淮纳小声点:“丢不丢人,人家都不知道你叫什么你还男朋友。”

        “就是我男朋友!”淮纳哭丧着脸抱着头来回踱步,一脸的悲痛欲绝,“就是我男朋友怎么了,就算现在不是,以后也会是,近水楼台先得月知道吗?”

        淮扬外套一脱,在沙发上坐下,讽刺:“就算天黑了,你也不能做梦。”

        况且淮扬低头看了眼白寻回过来的消息。

        况且就算是近水楼台先得月,那近水楼台的也是两个人,还有他淮扬

        淮纳一头撞在沙发上爆哭:“我不管!!那你也不能亲他!!”

        “我没亲他。”淮扬把手机放下,打断淮纳。

        “真的?”淮纳把头从沙发里扬起来,双眼亮晶晶地看着淮扬:“你真没亲他?”

        淮扬无语:“我是流氓?昨天才认识,我今天就把人亲了?”

        淮纳起身,一个猛子扑倒淮扬怀里:“所以你俩现在没啥关系对吧。”

        “对。”淮扬眯眼看着她,“但也绝不可能大舅子和妹夫的关系。”

        淮纳白了淮扬一眼,起身一路小跑跑到卧室。

        半分钟后淮纳举着平板回来:“你还说不是流氓,那你昨天背着我去找白寻干什么,而且刚认识就摸人家头?”

        淮扬接过淮纳递过来的平板,平板的界面是一个暂停的视频,淮扬没点开就知道这剪的的是他和白寻。

        昨天晚上他在白寻直播间怼人的时候被粉丝录屏录了下来,但他记得后面白寻把摄像头关了的可能没关上吧。

        淮扬食指戳了一下屏幕。

        这视频不是直接从录屏里掐出来的,而是重新剪辑还配了音乐的。

        视频不长,只有一分半,最后一个镜头定在淮扬摸白寻头的那个画面,而且进行了处理,把画面放大,速度也放慢了不少。

        一看就是cp粉剪的。

        淮扬看着屏幕点点头,夸赞道:“剪的不错,这谁剪的,我的粉头吗?把我剪的还挺帅的”

        “重点是这个吗??”淮纳一把抽过淮扬手里的平板,“重点是你背着我对我男神干了什么?为什么你俩都有cp粉了???”

        淮扬稍做思考了一下,摸了摸自己的脸:“可能是因为我们两个都长得比较帅,看起来很般配吧。”

        “放狗屁。”淮纳指着自己的鼻子,“我不好看吗??”

        淮扬上下看了看淮纳,自觉很中肯地评价:“一般吧。”

        说罢淮扬拿过身旁的手机,看屏幕上的消息。

        白寻:吃三明治吗?我明天早上送过来

        淮扬的信息没有设置隐藏,淮纳离得近,一眼就看了个一清二楚。

        淮纳指着淮扬的屏幕:“你俩到底现在什么关系,他竟然要给你送早饭??”

        “什么关系不告诉你。”淮扬摇摇手机,“但很显然比你跟他的关系近。”

        淮纳穿着玫瑰色珊瑚绒的睡衣,扎了个冲天炮仗,炸起毛来像只烤了九分熟的烤鸡。

        她指着淮扬的手机威胁他:“你快要求他明天早上来咱们家吃早饭,不然我就今天晚上不睡了一直在你房门外堵你。”

        淮扬真是纳了闷了,他抱臂看着淮纳。

        “你觉得你这样有用吗?”淮扬道,“他该不会喜欢你还是不会喜欢你。”

        淮纳不服气:“你怎么知道他不会喜欢我?”

        淮扬向后靠在沙发上,看着淮纳沉默了几秒,拿起手机按淮纳的意思给白寻回了个消息。

        接着抬头对淮纳道:“这样,咱仨明天去逛逛街啥的玩一天,我不管你,让你跟他相处一天,让你死心。”

        淮纳眨巴了两下眼睛。

        好耶!

        -

        第二天早上不到六点,淮扬的门就被淮纳“哐哐”砸了六次。

        在淮纳穿的花枝招展地第七次抬手砸向淮扬门的时候,淮扬打开门,翻了个白眼儿,揪着她的后衣领把她拎到了一楼,从大门扔了出去。

        淮纳甩掉一只凉鞋,转头抱住他哥的腰:“等下,你看看我这身行不行到底!”

        淮扬头疼地转身,抱臂很艰难地把淮纳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

        淮纳一身粉色的小洋装,外披了一件长到膝盖的深棕色皮草大衣,下面穿了双坡跟凉鞋。

        大冬天不怕被冻成傻逼。

        “咱们今天是要去商场看狒狒吗?”淮扬很认真地问道。

        “什么商场看狒狒?”淮纳一头雾水,“咱们不是要去西边的万达吗,万达里哪有狒狒?”

        淮扬抬手指了指淮纳用卷发棒卷的像钢丝球一样的头发:“我以为你要去商场给人当观赏狒狒。”

        淮纳反应了两秒,捡起掉在身边的凉鞋就要往淮扬身上砸去:“你嘴里能不能说出点好话。”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淮扬这次被扒拉醒之后就再也没沾到床过。

        淮纳把他拉到了客厅坐着,为了以防他睡觉还打开了家里的三百六十度环绕音响给他放摇滚。

        淮扬在沙发上打坐等淮纳试衣服的时候很认真地想了一下把她重新塞回妈肚子里的可能。

        七点二十,在淮纳又试了五套衣服洗了两遍头换了三个发型后,白寻终于提着早餐敲了淮扬家的门。

        淮扬终于得到解脱,抬腿两步就到了门口,给白寻开了门。

        淮扬倚着门框,上下打量了一下白寻。

        昨天晚上在淮纳的强烈要求下淮扬后来又给白寻补发了两条微信,大意是说妹妹今天放假,想和白寻一起带妹妹出去玩儿一下,早上一起吃早饭,时间定在早上的七点半。

        白寻早来了十分钟,而且明显是特意收拾过的。

        在“骚”这一词上独领风骚了许多年的淮扬一眼就看出来白寻的头发是刚洗刚吹的。

        而且衣服也换了,白色毛衣和黑色工装长裤,毛衣外面套了件深棕色的羊绒大衣。

        淮扬在心里不禁比了个大拇指,有讲究。

        但接着下一秒淮扬就想起来淮纳在楼上正捯饬自己那像动物园狒狒一样的棕色皮草外套。

        “你先去餐厅坐一下。”淮扬抬手给白寻指了下餐厅的方向,转身上了二楼。

        想穿情侣装,门都没有。

        淮扬趁淮纳再一次去编头发的时候走到她的衣柜前,把她所有的棕色外套都抱到了自己的房间扔进了最上层的衣柜,然后在离开房间的时候又突发奇想地找了件白毛衣换在了身上。

        淮纳打扮好下楼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两个“白毛衣帅哥”并排坐餐桌前优雅地吃“韭菜盒子”的场景。

        屋子里的暖气开得很足,一楼临着院的窗户打开着,外面带着湿气的风吹进来,把左侧的少年还有他身旁的年轻男人的碎发吹起。

        淮纳心里有一个声音短暂地叫嚣了一秒,大喊着这两个人却是挺配的,要不你想想办法把自己哥哥掰弯,如果实在当不成男朋友当嫂子也挺好的。

        但这个声音仅仅只出现了一秒,再之后有一个更响亮的声音代替了它——不!就要当男朋友,就算兄妹干架,也绝不能把这么好看的白寻让给淮扬!

        这么想着,淮纳冲到了淮扬的身边,揪着他的耳朵在他耳边小声的:“你是不是把我的皮草外套藏起来了?我看到门口挂着的棕色大衣了,那不是你的,是不是白寻的?你是不是怕我和白寻穿情侣装所以把我大衣藏起来了??”

        淮扬用勺子舀着碗里的豆浆,斜过来一眼:“对。”

        淮纳咬牙切齿:“你可恶不可恶啊!我要再去找一件棕色外套。”

        淮扬一把拉住转身就走的淮纳,语气狡黠:“你当我傻吗,当然是都藏起来了。

        “淮扬??”淮纳不甘心,转身还想走,“我再去找一件白色毛衣。”

        淮扬再次恶魔低语:“也藏起来了。”

        兄妹俩个声音不算大,但动作幅度倒不小,来回几下折腾,白寻不禁也抬头望过来。

        他看看淮扬又看看淮纳,犹豫了一下,放下手里的勺子,对着淮纳伸出手,自我介绍:“白寻。”

        淮纳一秒时间脸上的表情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她松开她哥的袖子一个健步就冲到了白寻身前,两只手在身上抹了两下,然后抓住白寻的手:“你好你好,我知道,我叫淮纳,如果你觉得名字不太好记,可以直接叫我亲爱的”

        淮扬扯着淮纳的领子把她往后拽,一把捂住她的嘴,对白寻抱歉地笑笑:“抱歉,我妹妹小时候得过小儿麻痹,脑子有问题。”

        淮纳扒开淮扬捂她嘴的手,朝他翻了个白眼儿:“你有没有文化??脑子有问题的那叫脑瘫。”

        “哦对。”淮扬点头,再次转头看向白寻,脸上还是那副抱歉的笑,“她小时候得的是脑瘫,我刚说错了。”

        淮纳:

        白寻:

        白寻觉得自己更像个脑瘫。

        有淮扬在,淮纳想上楼换衣服是不可能的,最后被淮扬以取消今天的约会为威胁强行按下吃饭。

        这顿早饭是淮扬近几年吃得最吵的早饭。

        淮纳从坐下开始嘴就没闲过,先是作为粉丝吹捧了十分钟白寻的直播,再接着用十分钟做了一个非常“丰富”的自我介绍,自卖自夸的程度让淮扬觉得她以后考不上大学可以去做传销,再接着用最后十分钟试图和白寻进行一个深度的关于“对方”的探讨。

        但没怎么探讨的起来。

        因为白寻话实在是少。

        淮纳:“白寻喜欢吃什么呀?”

        白寻:“都可以。”

        淮纳:“那有没有特别喜欢的口味?”

        白寻:“没有。”

        淮纳:“那颜色呢,有没有喜欢的颜色?”

        白寻:“都差不多。”

        淮纳:“那你喜欢和什么样的人相处?”

        白寻:“话少的。”

        淮纳:“那你不喜欢什么样的女生?”

        白寻:“话多的。”

        淮纳:

        她突然有一瞬间觉得没那么喜欢白寻了。

        到底会不会聊天啊!!

        “没事。”淮纳学着淑女的样子把碎发慢慢地挂到耳后,“我平时话”

        “话也多的。”淮扬接口道。

        淮纳气得两条眉毛差点竖起来,实在是没忍住,抬手朝淮扬挥去。

        谁知动作动作幅度太大,一下把淮扬面前的水杯挥倒了。

        水杯里是五分钟前刚从饮水机里接的八十度的热水。

        眼看着水从水杯里晃荡出来,下一秒就要全部泼在淮扬挽起了袖子的手肘上,中途突然横过来一只手,挡在水泼下来的路线,试图用手接住热水。

        “你干什么?”淮扬眼疾手快把白寻的手拍开。

        白寻整个胳膊和手挡上去的,大多数都洒在了他的手上。

        他人白,手上被泼到的皮肤肉眼可见地立马红了起来。

        “你干什么?”

        “你没事吧?”

        淮扬和白寻的声音同时响起来。

        淮扬捏着白寻的手腕,眉头紧锁看着他已经开始发红的手背皮肤。

        白寻则因为被淮扬拉着手腕整个身体都往淮扬的方向歪了点,身体侧歪,他的头比淮扬的头低了些,他微微抬头,看着离他很近的淮扬。

        淮纳坐在一边看着这幅画面,突然再一次感觉到自己有点多余。

        神经病吧,今天这三人约会自己是电灯泡??

        然而“电灯泡”怎么可能只甘心当“电灯泡”,只见她倾身上前,抬胳膊就把两人拉开了,然后站起来拍拍手:“都伤哪儿了?跟我去涂牙膏。”

        淮扬“啧”了一下,觉得刚抬眼看到白寻眼神的时候白寻的眼睛挺好看的,还没仔细看,淮纳就把他们两个拉开了。

        真遗憾,没能多看两眼。

        淮纳看着坐着不动还紧紧贴着的两人,再次“呱唧”了两下自己的爪子:“都别坐着了,快起来跟我去厕所涂牙膏!”

        “哦,好的。”淮扬拉着身边的白寻站起来往浴室走。

        淮纳跟在两人身后,念念叨叨地讲烫伤了要怎么怎么涂牙膏,牙膏的功效是真的好,自己之前烫伤就是涂了牙膏才没留疤。

        “等会儿就让我给你俩涂,我烫过,我知道烫成什么样的程度涂多少”

        淮纳最后一句话还没说话,就被“砰”的一声,响亮的浴室门关门声挡在了外面。

        淮纳:

        她看着离自己鼻尖只有零点另一公分距离的浴室门在心里破口大骂淮扬王八蛋!

        “让我进去。”淮纳抬手敲了敲门,鉴于白寻也在里面,淮纳难得在骂她哥这件事上控制了一下音量,“我进去,我会涂。”

        死都不能给淮扬亲密接触白寻的机会!

        她也要摸白寻的小手手!!

        淮扬的声音从门板后面传出来:“涂个牙膏我们都不会涂,你当我们俩跟你一样是小儿麻痹?”

        淮纳忍住怒气,咬了咬呀,强行把骂她哥的话吞了进去:“我有经验。”

        “算了。”淮扬继续懒洋洋,“你进我们俩大男生在的浴室不合适吧。”

        “还是关着门的浴室。”淮扬强调道。

        淮纳:???

        我也不明白为啥您老涂个牙膏还要关门?!!

        “更何况”淮扬微微低头,看着眼前的白寻,扬了下下巴示意他回答门外的淮纳,“他应该更想让我涂,对吧。”

        淮扬家一楼的这个浴室是一个卧室里带的,并不大,干湿分离,每部分大概只有两三平方的面积。

        淮扬和白寻站在干湿分离的“干”的那部分,两人侧对着洗手台,淮扬掂着白寻的那只手放在水龙头下淋凉水。

        “谁说的??”淮纳又敲了一下门,声音扬了一个八度问白寻,“白寻哥哥,你是希望我帮你涂的对吧!”

        白寻被淮纳这声叫得颤了一下,马上开口回答:“不是。”

        淮扬拎着他的手继续在水龙头晃悠,听到白寻这个“嗓子发紧”的回答,笑了笑,调戏他:“那你想让谁帮你涂?”

        白寻除了被淮扬拎出去的那只手外,剩下的身体部分都站得笔直笔直,或者不如说是僵硬。

        淮扬感觉出来白寻的紧张了,但他这人不是什么好人,白寻越是紧张他越想逗他。

        “想让谁帮你涂?”淮扬压低了一点声线,手上用力,很轻地捏了捏白寻手腕的肌肤。

        不知道是浴室太静还是他们站着的空间太小的原因,白寻觉得手腕被捏的那一下好像被无限放大了,被淮扬指腹按着的皮肤仿佛格外敏感。

        就像是淮扬捏着的不是他的手腕,而是别的什么地方。

        “别别捏。”白寻没控制住低低出声。

        白寻这人其实真的长得也不凶,声音也不凶,只是平常绷着唇黑着脸的样子让人觉得不好惹罢了。

        他的声音是那种清透,放低了时甚至带点黏腻的,所以天知道这断断续续的两个字戳到了淮扬的什么独特敏感点。

        淮扬想都没想就恶趣味地又捏了一下,甚至是这一下比刚刚的更暧昧,更撩人。

        外面的淮纳不知道是不是放弃了和淮扬的争执,已经有好久没出声了,整个空间里只有白寻腕子上那个水龙头的流水声。

        哗哗啦啦的,以及水流声的缝隙里白寻和淮扬的呼吸声。

        这样一对比,甚至有些明显,白寻的喘息声比淮扬的要大多了。

        白寻:

        真是不争气。

        要不是白寻腾不出来手,他都想抽自己两巴掌。

        什么鬼,喘什么喘,前二十年没呼吸过空气是吧!

        不过也是,呼吸过,但没呼吸过和淮扬在同一密闭空间,肌肤挨肌肤的空气。

        大概是白寻沉默了太久,淮扬第三次捏了下白寻的手腕。

        白寻再次屏息站直。

        手腕连着一整个身体像被猫抓了一样发痒的同时他在心里有些委屈的抱怨。

        为什么只揪着一个地方捏真的受不了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淮扬感应到了白寻的想法。

        下一秒,白寻感觉到自己的手腕被从水流下拎了出来。

        淮扬手微微下滑,从白寻的手腕滑到他的掌心,然后一手捏着他的手心,一手去摸旁边的牙膏。

        “为什么不回答我?”淮扬的声音还是带着调笑的。

        要知道,人手心的皮肤比手腕的皮肤还要敏感许多。

        跟何况白寻面对淮扬时还是个不撩就醉的。

        白寻的所有注意力几乎都转移到了从手心开始蔓延至全身的酥麻,听到淮扬的问题后下意识反问:“回答什么?”

        淮扬用空着的那只手往白寻手上泼了点冷水:“回答我想让谁帮你涂。”

        淮扬话音落又是一阵温度上升的沉默。

        白寻突然觉得淮扬家的暖气是不是温度开的太高了,他只穿了一件很薄的毛衣,为什么热得全身都在冒汗?

        “你回答不回答?”淮扬挠了下白寻的手心,“不回答你今天可出不去。”

        停顿了一下,淮扬笑着做补充:“我说的不是我家的家门,是这个浴室门。”

        淮扬说完这句也觉得自己有些过于恶劣了,末了还要补一句恐吓小朋友。

        白寻抿了抿唇,眼见躲不过,咬了一下后牙:“想让你涂。”

        然而淮扬很显然还是不想放过小朋友,他漫不经心地又撩了点水泼在白寻的手上,然后挤出了一点牙膏,涂在白寻被烫红的手背上。

        牙膏是薄荷的,涂上的一瞬间,白寻被冰的有一些另外的刺激。

        “说名字。”淮扬笑着。

        白寻感受到带着薄荷和绿茶香气的牙膏在自己的手背被晕开,他空咽了一下嗓子,声线有些哑:“想让淮扬涂。”

        与此同时淮扬听到门外有人走来的脚步声,紧接着是淮纳的声音:“我找到钥匙了,淮扬你不开门我自己开。”

        淮扬听到声音抬头看了下门板,然后松开白寻的手,上前半步靠近白寻:“把刚刚的回答再重复一遍。”

        淮扬说这话的时候眼看的是门板,白寻当然知道他是让自己说给淮纳。

        白寻吐了口气,扬了些声调:“我想让淮扬帮我。”

        淮扬笑了,抬手摸了摸白寻的头,声音有些低:“真乖。”


  (https://www.tiannaxs.com/tnw65220236/80362529.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