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抢了我妹的暗恋对象[电竞] > 第12章 第12章

第12章 第12章


两人落下的太久,淮纳见他们没有跟上去,已经又折回来找他们了。

        “你们两个站在这儿干什么?”淮纳打着手电摸过来,小声道。

        淮扬目光在淮纳身上落了落,上前两步绕过白寻,揪着淮纳的耳朵把她往前提,磨了下后牙到她耳边:“刚吃饭的时候,你跟白寻出去给他说什么了?”

        “没说什么。”淮纳挣扎。

        虽然淮扬声音不大,但三人挨得近,这话还是断断续续地落到了白寻的耳朵里。

        淮纳怕白寻说漏嘴,她哥把她就地打死,往后瞄了眼白寻,然后避着淮扬偷偷摸摸给白寻发微信。

        刚厕所门口要来的微信,现在排上了用场。

        淮纳:你没告诉我哥你知道了吧。

        白寻:没。

        淮纳收起手机,坚定道:“我刚就是上厕所的时候遇到他,和他顺道一起回来。”

        淮扬冷嗤:“能不能要点脸,别人上厕所你也要跟着?”

        妈的。

        淮扬这句完了淮纳彻底不乐意了。

        “搞鸡毛,是我先出去白寻才出去的行不行??”七排中间的位置,眼看就要到了,淮纳轻拍了一下临着过道的那人的座位,很有礼貌,“不好意思,麻烦让一下。”

        淮纳开路,淮扬和白寻跟在她身后往中间的位置走去。

        淮扬在她身后接着讽刺:“别是你给他杯子里下的泻药,故意的。”

        淮纳气得一跺脚,差点踩到身旁的人,她转过来,咬着牙:“我还没那么无良。”

        “哦?”淮扬这声听起来丝毫不相信,“是吗?”

        电影票上的位置是连着的8,9,10三个号,这电影票是淮纳昨天晚上就买好的,买的早,当时整个场的所有座位都有,所以淮纳是挑了最中间的。

        说话间三人已经走到了最中间的那三个座位。

        淮扬反手把身后的白寻扯过去,按在了10号位的座椅上,然后自己挤开淮纳,在9号坐了下来。

        淮纳比淮扬矮不少,两人在身高体重和力量上都差了不止一个重量级,挤自然是挤不过。

        “你有病??”

        淮纳怕挡到后面的人,但又不甘心坐下,最后用了个极其别扭的姿势撅着屁股趴在椅背上问淮扬的这话。

        淮扬把提着的三杯可乐的其中一杯,扎了吸管递给身边的白寻。

        “谢谢。”白寻很有礼貌。

        淮扬点头,手在白寻的脑袋顶揉了一下,回头看淮纳:“这话从何说起。”

        淮纳脸上像吃了屎一样的表情,气得不行:“我请你看电影,是让你坐中间的吗?!!”

        “首先你搞清楚。”淮扬吸了口可乐,“买电影票的钱是我昨天晚上给你发的红包。”

        淮纳哑住,改口:“我用你给我发的钱请你们看电影是让你坐中间的吗???”

        淮扬笑了:“不然呢?”

        “这不是你给我攒的相亲局??哪有相亲局媒人坐中间的?”淮纳点着淮扬怀里抱着的爆米花桶和左手边被喝了一口的可乐,“有媒人坐人家两男女中间,抱着爆米花喝可乐,吃得跟傻子一样开心的的吗?!”

        淮扬敲着的二郎腿晃了一下,紧接着抓了把爆米花塞进身旁想伸头过来看他和淮纳在说什么的白寻的嘴里。

        “放狗屁的相亲局,这是死心局。”淮扬强调。

        那把被塞进白寻嘴巴里的爆米花着实是一大把,本想扭过来听一耳朵的白寻,被这把爆米花塞得差点没被噎死。

        白寻略有些狼狈地转回去,端起自己的可乐猛灌了两口。

        淮扬看过来,抬手帮他拍背:“干什么呢,喝这么急,又没人跟你抢。”

        白寻:

        白寻指了下嘴里没咽下去的那堆爆米花,心说大哥你失忆了吗?

        电影还有几分钟开演,厅里的人越来越多。淮纳还翘着屁股头埋在座椅上的姿势着实有些瞩目。

        淮扬踹她一脚:“刨红薯呢?坐下。”

        “除非你让我坐中间。”

        “想的美,坐下。”淮扬道。

        “我不坐!”淮纳看过来,可怜巴巴地看着淮扬,“不然你征求一下白寻的意见,万一他想挨着我呢?”

        淮扬在抱着的一桶爆米花里挑挑拣拣,捡了个最漂亮的扔进嘴里:“我怎么征求?”

        听到淮扬松口,淮纳换了个姿势,半个屁股坐在椅子上,趴过来,满怀期待地看着淮扬:“你就问他介意不介意我坐中间,想不想挨着我坐?”

        “嗯。”淮扬点头,半侧过去看白寻,“淮纳说她不想坐自己的位置,想坐天上,问你行不行?”

        白寻:“都可以。”

        淮扬又是一点头,一声“嗯”,转回来传话:“他说不行,他不想。”

        从头到尾听清了二人这段对话的淮纳:

        跟我玩儿中译中是吧?!

        还他妈译的都是错的。

        两人就这么极限拉扯了十分钟,最后还是以淮纳的失败而告终。

        “你就让我坐中间怎么了??君子不懂成人之美。”

        大屏幕上已经在播影片的开头了,淮纳还在不服气地跟淮扬念叨。

        淮扬把她手里的手机拿过来,屏幕按亮,对着她:“你自己看看你手机屏幕上写的小作文,你觉得我能让你坐中间吗??”

        淮纳前一天晚上三点才睡,在网上查了三个小时,把各种套路总结提炼,浓缩成三百字写在备忘录里,换成了手机桌面。

        其中这三百字里包括但不只包括“如何在黑暗中牵手”,“怎么在电影院里借助氛围接吻”以及“如何巧妙而自然地和对方发生肢体接触”等诸多进阶教学。

        淮纳心虚了两秒,紧接着夺回手机挺直腰杆:“你怎么偷看我手机??”

        “你都设成手机屏保了,我还用得着偷看?”淮扬轻蔑地笑了一声,警告她,“坐老实点。”

        淮纳那点小花花肠子被淮扬揭了个精光,就算再有什么不满意,也不得不被迫安静了下来。

        这电影倒也不是纯恐怖,还带了些悬疑和惊悚,主线是以电影主角生前的一些事情,利用倒叙和插叙的手法串成的,最后落脚点在主角死之前的那一刻,杀人凶手和作案手法也到最后才揭开。

        结果经过诸多反转,出人意料,细思极恐。

        在电影最后十几分钟讲述了主角之所以被杀害的原因。

        这个原因相较于这部影片的其他部分就稍显逊色。

        略有些俗套。

        电影的主人公是个渣男,在十年前被初恋,一个渣女伤透心了之后,转而成为了一个坏事做尽,十年间祸害了无数名少女的渣男,最后被其中一个最意想不到的女生疯狂报复,才有了这样的悲剧。

        “你说这人怎么想的,坏事做的多了总会有报应的,这道理还不明白吗?”

        淮扬晃了晃自己的可乐杯,往白寻的身边侧了点身子,问他。

        白寻正在跟李剑发消息,闻声抬头看他一眼。

        刚电影演到一半,李剑给他发消息问情况。

        要不是跟李剑从小一起长大,白寻真怀疑他是个女生。

        篮球游戏没见他有喜欢的,倒是《甄嬛传》看了八百遍,有什么八卦也是,总是冲在最前线。

        白寻架不住李剑盘问,三言两语把中午吃饭时淮纳跟他说的话讲给了李剑听。

        此时李剑正在微信对面疯狂喷麦,骂知人知面不知心,没想到淮扬竟然是这种人。

        另一边淮扬接收到白寻抬头的目光,不知道是不是他多疑,他总觉得白寻看他的眼神有哪里怪怪的。

        “我也这么觉得。”白寻回答他,“不太理解他是怎么想的。”

        淮扬点点头,垂眼扒拉了一下怀里的爆米花。

        淮纳不爱吃甜的,又确实是在减肥,一口没吃。

        淮扬怀里没的那半桶实打实都是他自己吃的。

        他吃东西挑,把沾了黄油,爆的看起来又甜又脆的都吃了,剩下的都是卖相不大好的。

        淮扬手在桶里翻了翻,从下面又找到一个看起来裹满了糖浆的,他拿起来递到白寻的嘴边。

        “你怎么不吃,吃这种的,这种好吃。”

        爆的脆脆的爆米花,表面有些硬,凹凸不平,和柔软的唇对比鲜明。

        白寻感觉爆米花上被爆起的坚硬的角,在自己的下唇上划了一下。

        接着白寻手里的手机震了一下。

        他低头看,还是李剑。

        李剑:我跟你说,要不你放弃吧。

        李剑:真的,一般这种受了伤的渣男很难浪子回头的。

        李剑:你真别不信。

        李剑:永远不要相信你能是那个让浪子回头的“真爱”。

        这都哪跟哪。

        白寻觉得李剑说的有些夸张。

        但想到淮纳说淮扬也撩过很多别人,白寻不自觉的轻皱了下眉,微微往后撤开身体。

        “我有。”白寻示意了一下自己怀里抱着的桶。

        淮扬挑了下眉,也没坚持。

        他收回手道:“我知道,看你没怎么吃。”

        手机那端的李剑看白寻好久没回音,怕他执迷不悟又一连串的发过来。

        李剑:我知道你等了挺久的。

        李剑:但他要真是这种人,真不行。

        白寻抿唇,低头回到。

        白寻:我知道。

        李剑:你知道什么?

        李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啊。

        李剑:乱撩不负责,不走心的这种放古代是要浸猪笼的。

        白寻抬眼,目光触及淮扬的侧脸。

        此时正演到主角被谋杀倒下的情节,为了突出气氛的诡异,屏幕的光线有些昏暗。

        从白寻的方向正好看到淮扬的侧脸。

        但光线不慎明晰,显得淮扬侧脸的线条倒有些柔和。

        相比白寻秀气的长相,淮扬的长相英气硬朗许多。

        高耸的鼻骨和挺起的眉骨,让他整个人的轮廓不同亚洲人的扁平,从而深邃不少。

        上唇偏薄。

        白寻突然记起,不知是从哪里看的,说是这样唇形的人多薄情,并不是良配。

        白寻盯着淮扬看了一会儿,垂眼会李剑消息。

        白寻:嗯。

        李剑急了,“哐哐”又甩过来两条。

        李剑:你老嗯什么嗯。

        李剑:他这样的真不是好人。

        李剑:我还是觉得不然你放弃吧,离他远点。

        白寻皱眉,下意识反驳李剑。

        白寻:他没那么差。

        李剑:你咋还护着他。

        李剑:我的傻弟弟啊。

        电影进入尾声。

        主角倒在血泊中,视野逐渐模糊,开始回忆起前三十年的人生。

        白寻抱着怀里的爆米花桶,把桶左右摇了摇。

        李剑的话不是他听了也不是完全没触动。

        他跟淮扬的那点事儿李剑知道的一清二楚。

        李剑到底是他的朋友,看事情从他的角度出发,说的话确实也是为他好。

        “你经常这样吗?”白寻问。

        “什么这样?”

        淮扬在自己的桶里翻了翻,没找到自己想吃的那种爆的焦的。

        转而,他抬手把白寻的桶拉的近了点,在白寻的桶里扒拉了一下。

        大屏幕上的光线忽明忽暗,频繁切换着各种画面,黑白彩色穿插,把主人公前三十年的人生丰富地表现了出来。

        “就是”白寻盯着屏幕,琢磨了一下措辞,“就是总是跟人这么暧昧吗?”

        淮扬愣了一下,突然笑出来。

        他抬手很“粗糙”地揉了一下白寻的发顶:“你小子说什么呢?”

        “什么叫总跟别人暧昧。”淮扬笑着看过去,“你给我说清楚。”

        淮扬的声音一提高,白寻的气势就更软了不少:“不是,我的意思是”

        淮扬抬眼:“是什么?”

        “你也会对其他刚认识的人这么好吗?”白寻把手里的爆米花桶放下来。

        刚刚抓的那个海绵宝宝被白寻放在了他自己和座椅中间。

        被座椅的扶手和他的胯夹变了形。

        淮扬和白寻两个男生自然是没背什么包。

        就连淮纳也是。

        所以那个玩偶没地方放,一直被白寻拿在手里或放在身边。

        淮扬倾身过去,把拿个挤扁了的海绵宝宝脑袋解救出来。

        “为什么这么问?”淮扬一边把玩偶的正面撸平,一边侧眼问白寻。

        白寻垂眼,借着昏暗的光线,盯着自己的脚尖看了一会儿。

        对,为什么会这么问呢。

        大概是淮扬确实对他太好了。

        从前天晚上在他的直播间帮他怼喷子,再到昨天中午在微博帮他回复,还有昨天带他去基地和今天的午饭电影。

        包括怀里的这个海绵宝宝玩偶。

        白寻抬眼:“就是觉得你对我挺好的。”

        淮扬听到白寻的话又是笑。

        他把海绵宝宝的头捏的不成形状。

        然后想了想,觉得白寻说的好像是对的。

        两句话间,手机那端的李剑又发来消息。

        李剑:这样吧,你既然不相信他是渣男,咱就测试一下

        李剑:我刚在网上搜了一下鉴定渣男的准则。

        李剑:咱一条一条来,看他符不符合。

        白寻回了个问号过去。

        李剑很快的又扔过来几条。

        李剑:首先,你要是告白,问他能不能和你谈恋爱,他一般会说“还没准备好恋爱”。

        李剑:潜台词就是,他只想撩不想负责。

        李剑:不信你这样问问他。

        白寻眉心微微皱起。

        犹豫了一下开口:“要是有人跟你表白,你会同意吗?”

        淮扬挑了下眉,像听到了什么有意思的话。

        “我还没准备好谈恋爱。”淮扬声音含笑,“我还没退役,忙,没时间。”

        白寻低头看了眼屏幕上李剑的消息。

        哦,李剑这不靠谱的好像这次说的还挺对的。

        紧接着,对话框里又弹出消息。

        李剑:其次,渣男为了引诱你,一般会对你表现出来他对你最好,即使他跟很多人关系都很好。

        李剑:但你是唯一的。

        白寻抬眼,再次问出刚刚问淮的那个问题:“你对其他刚认识的人也像对我这么好吗?”

        白寻又问了一遍,淮扬只得好好回答。

        他侧眼看过来,扔了一颗爆米花到嘴里。

        “没对别人这么好过。”淮扬答,“只有你,刚认识就让我觉得很乖,想照顾的只有你。”

        白寻低头看屏幕。

        哦。

        又是标准答案。

        与此同时,屏幕上再次弹出李剑的第三条准则。

        李剑:第三,你这时再问他,那跟你关系好的其他人呢,你对她们是怎么看法,有像对我这种感情吗。

        李剑:他一定回答你,那都是妹妹,别多想。

        李剑:针对你的情况,更改一下措辞——那都是弟弟,你别多想

        白寻接着抬眼,目光落在白寻身上。

        “怎么了?”淮扬问他。

        白寻坐直了一些,换了个手拿手机:“那你队里的那些,你也对他很好的男生,或者别的学弟邻居呢?”

        淮扬勾了下白寻的爆米花桶,挑了些爆米花出来。

        随口答:“那些都是弟弟啊,你到底想问什么?”

        白寻唇线绷紧:“没什么。”

        白寻低头,对着屏幕上李剑发来的“标准答案”

        “”

        还真就一字不差。

        李剑的信息卡准时机发过来。

        李剑:怎么样,测试过没有?

        白寻:测完了。

        白寻:和你发过来的回答的一样。

        李剑貌似很激动,发过来一连串的表情包。

        李剑:你看!

        李剑:我就说他是渣男吧!


  (https://www.tiannaxs.com/tnw65220236/80362525.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