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抢了我妹的暗恋对象[电竞] > 第13章 第13章

第13章 第13章


虽说白寻真的不想相信,但陷入爱情的人总是盲目的,跟没长脑子一样,一会儿信信这个一会儿又信信那个,晚上躺床上睡不着再纠结纠结是经常的事儿。

        所以现在“铁证如山”摆在了白寻眼前,淮纳的话白寻也就信了百分之八十。

        白寻心里难受,下一场电影几乎没怎么看,间歇性地回了李剑那个话唠几条消息,剩下的就是坐在那儿发呆想淮扬。

        想淮扬喜欢自己的可能,想淮扬现在对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感情,甚至是想淮扬是否还喜欢曾牧和郭译

        整个电影演了一个小时零四十分钟,白寻最后连谁是女一谁是女二都没搞清。

        淮扬转头跟他讨论剧情的时候,他为了配合一下,问了句:“不是刚分手吗怎么又结婚了?”

        淮扬笑他,说分手的那个是女二,结婚的这个是女主。

        白寻连这句解释都没怎么过脑子,“哦”了一声接着发呆去了。

        电影结束又吃了晚饭,淮扬先是把淮纳送到了姥姥家才开车带着白寻回了自家小区。

        白寻没什么灵魂地回了自己家,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想了一个小时,爬起来准备洗个澡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家停了水又停了电。

        就在白寻犹豫是这样脏着把自己丢上床睡个觉,还是出去开间房明天再来找物业看看的时候,门铃突然响了。

        白寻开门,淮扬提了两根香肠站在他家门口。

        淮扬穿着纯灰色的棉拖鞋,上面黑色居家圆领卫衣,下面灰色格子睡裤。

        头发应该是刚洗过还没吹干,发梢有些湿,靠近脖颈的地方还挂着不太明显的水珠。

        “有事吗?”白寻问。

        淮扬抬高右手,示意了一下食指上挂着的红肠。

        “我妈前几天寄过来的,我和淮纳吃不完,过来分你点。”

        “嗯。”

        白寻点点头,让开半个身子准备让淮扬进来的时候才想起来自家没电又没水。

        淮扬也反应过来了:“你家怎么黑灯瞎火的。”

        “停电了。”白寻打开手电,把淮扬手里的两根红肠接过去。

        白寻他们这个小区虽说是别墅小区,但建成的时间早,位置又在旧城区,前一段时间旧城改造,水管电路被挖了个遍,还没完工,近段时间总偶尔会停个水电。

        说来也巧,整个小区水电走的是两条线路,淮扬家和白寻家虽然挨着,但正好不在一个线上。

        所以从白寻家往南的几户停了,淮扬家倒没有。

        淮扬跟着白寻往里走,把另一个手上拎着的两根红肠放在白寻家厨房的台面上:“什么时候来电说了吗?”

        “不知道。”白寻蹲下打开冰柜,顿了两秒又站起来打开冷藏室,最后想了想回身问身后的淮扬,“这个香肠放冷冻还是冷藏?”

        淮扬正在摸手机看业主群,闻言抬头:“冷冻吧。”

        白寻依言把四根红肠一股脑地都塞到了冷冻室,再抬头的时候淮扬正好翻到业主群里的通知。

        “群里说明天中午十二点来电来水,说是管道和线路的最后检修。”淮扬把手机放下,“你没加群?”

        白寻舔舔唇,他这人内向不爱说话,还嫌麻烦,很久之前就把那群退掉了。

        “没。”

        淮扬点头,伸手招呼他:“手机拿过来,我拉你进去,不然通知个什么事儿你都不知道。”

        白寻犹豫了一下,还是走过去把手机递到了淮扬的手边。

        淮扬让白寻把手机解了锁,帮他操作了一下拉他进了群,再抬眼把手机还给白寻的时候道:“那你去我家睡吧,我家还有空房间。”

        “嗯?”

        淮扬以为是自己表述的不够清楚,转身一面往沙发旁走一面解释道:“现在十点,你不玩儿手机不玩儿电脑不洗澡?去我家睡吧,我家还有个空房间。”

        “嗯,行。”白寻几乎没怎么犹豫就应了下来。

        淮纳被送去了姥姥家,淮扬家常年就他和淮纳,淮纳不在家,那就意味着淮扬家只有他自己。

        白寻转身去楼上卧室收拾裤衩的时候默默在心里掰着手指头算了一下——他能和淮扬独处十四个小时。

        即使白寻心里现在认定了淮扬确实是个伤透心后误入歧途的渣男,但真爱就是这么伟大。

        知道是知道,远离是不可能远离的。

        白寻今天下午发呆的那一下午还有刚在床上翻来覆去的那一个小时都是在想怎么才能让淮扬明白天下不是就只有那两个男人,改邪归正,用心爱人,用心对人,会有人真的好好爱他的。

        白寻找完要带去的裤衩,又在衣柜里扒能在家里穿的上衣。

        洗完澡要换的,还是最好好看一点。

        白寻边找边又想,他不太会说话,纯粹是说教估计很难让淮扬明白这道理,不然等会儿去他家给他找个相关的电影看看。

        不过白寻琢磨了这么多都白费了——

        因为到淮扬家的时候发现淮扬家里不止是他一个人。

        淮扬家客厅铺的是木地板,旧中式风格的棕红色实木沙发,茶几和沙发一套,颜色花纹都有些年代感,沙发正中间却是个风格比较年轻的白色羊毛地毯。

        茶几上摆了几易拉罐的啤酒,有打开的,也有没打开的,地上还零零散散的地摆了三四瓶洋酒。

        而茶几旁边,硕大的白色羊毛地毯上盘腿坐了两个人——郭译和曾牧。

        郭译举着个打开了的易拉罐笑着跟白寻扬了扬:“嗨。”

        “听阿淮说你家也停电了?”曾牧笑着解释,“我和郭译住的小区就和你们隔了一条街,我们那儿也停电了,就想着正好来找阿淮一起喝酒。”

        郭译再次举了下自己的杯子:“一起来喝点儿。”

        停个电而已,曾牧能去的地方多了,但好不容易今天没事,所以他跟郭译打了个电话,两人提着酒就过来了。

        白寻有点失望,左右看了两下,想说先上楼冲澡,但不放心淮扬曾牧三个“单独”坐在客厅,所以想了想,还是坐了下来。

        没成想屁股刚挨着地毯就被淮扬拉着胳膊拽了一把。

        “小孩子喝什么酒。”淮扬说他。

        白寻被淮扬拉起来。

        “我18了。”白寻强调。

        “那也不行。”淮扬盘着腿坐下,整个人说话痞里痞气的,抬手指了下楼上,“上去洗澡去。”

        白寻看了看地上排排坐着的三个人,视线在郭译和曾牧两人身上游荡了一下,垂在身侧的右手抓了下裤衩的边。

        “我也要坐这儿。”

        郭译笑了笑,情绪不明,对淮扬道:“等会儿才睡觉,洗什么澡,让他等会再去。”

        淮扬想了想也是,抬手把刚郭译放在白寻面前的玻璃杯收走了:“聊天可以,喝酒不行。”

        曾牧也在旁边笑:“你又不是亲哥,管哪门子管的这么宽。”

        白寻绷着唇:“可以管的。”

        郭译摇着手里的杯子,看着几人一笑。

        “除了我妹,我和我爸妈的房间,空着的还有一个客房,等下你俩去那间睡。”淮扬开了瓶啤酒,对着郭译和曾牧道。

        郭译看了眼一侧的白寻,对淮扬:“那你俩呢?”

        淮扬爸妈的房间常年没人睡,堆了很多不用的东西,床单被罩也还是之前的,淮扬懒得收拾。

        郭译话音落他想也没想:“白寻跟我睡。”

        声音落地,白寻抬头看了淮扬一眼,但很快就移开了目光。

        郭译目光一直在两人身上打转,自然是看到白寻瞟淮扬这一眼。

        “我不,我想跟你睡。”郭译看着淮扬,拒绝了他的提议。。

        白寻闻声刚垂下去的眼睛又抬了起来。

        “曾牧”淮扬把身旁的一瓶矿泉水递给白寻,否定了郭译的话,“他俩不熟啊。”

        郭译往后靠了靠,冲白寻挑了下眉:“那我跟弟弟睡,反正我是不跟曾牧睡,他上次喝多了吐我一身。”

        曾牧抬脚踹在郭译的腿上,笑骂:“滚蛋,那不是你小子灌的。”

        淮扬无所谓,想了想白寻和郭译白天也算吃了顿饭,索性就同意了:“也行”

        话还没说完淮扬突然感觉左侧的衣角被身边人拽了一下。

        淮扬刚把白寻拉起来自己坐在了曾牧的身边,对面是郭译,左边是跟着他坐下的白寻。

        “怎么了?”淮扬微抬下巴,头往白寻的方向靠近了些,低声问他。

        白寻舔了舔唇,瞟了眼郭译和曾牧。

        两人碰着杯子在喝酒,没往这边看。

        “想说什么你说。”淮扬声音刻意放低的时候听起来很温柔。

        白寻目光转过来,看了下淮扬的眼睛:“我想跟你睡。”

        白寻不确定淮扬对郭译和曾牧两个人还有没有感情,刚看三人相处的样子还挺正常的。

        但白寻想到自己又觉得淮扬可能和他一样,挺辛苦的。

        喜欢了那么久的人把自己拒绝了,现在还要隐藏自己的情绪不表露出来,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暗恋这件事是所有感情里最苦的。

        虽然李剑骂了一晚上的淮扬,说他是渣男。

        但白寻对着淮扬总是心软的,特别是看到现在的淮扬,他总怕淮扬对着郭译和曾牧两个人又想起以前的事情伤心。

        “我想跟你睡。”白寻又说了一遍。

        既是为了能离淮扬近一点,也是为了避免他跟那两个人走的太近又伤心。

        白寻这心思弯弯曲曲的走了十八里路,要是被淮扬知道他在用这样的方式“保护”自己估计要气吐血。

        “想跟我睡啊。”什么都不知道的淮扬还调戏了白寻一下。

        “嗯。”白寻点头。

        琢磨着等下喝了点酒能敞开心扉说话了,躺床上就他和淮扬两人的时候要再劝劝淮扬。

        淮扬揉他头答应:“行啊。”

        淮扬扭头把郭译的提议驳回了,说他的弟弟要跟他睡,让郭译跟曾牧抱着睡去。

        白寻上楼冲澡的时候李剑又发来消息。

        两人掰扯了几句,白寻告诉他自己家停电了,现在在淮扬这儿,今天晚上在淮扬家睡。

        李剑:????

        李剑:渣男不来渣你,你上赶着羊往狼嘴里送???

        白寻:你有病?

        李剑:我看你才有病!

        李剑:妈的,高考考630的人是他妈个恋爱脑。

        李剑叽里呱啦发了一大串,见白寻不理他,又接着发。

        李剑:行行行,我不管你。

        李剑:那你们怎么睡。

        白寻:郭译和曾牧也在。

        白寻:他们两个睡

        白寻:我跟淮扬睡

        白寻这条刚发出去,李剑一个语音就打了过来。

        白寻刚按了接通,李剑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我他妈的,没见过比你还恋爱脑的,他们三个在,你过去凑什么热闹啊!!”

        “淮扬让我来的。”白寻开了水,一面冲澡一面跟李剑接着说。

        “他让你去你就去?”李剑跟那种看着自己闺蜜往火坑里跳的女生一样,急的都破音了,“淮扬喜欢郭译和曾牧,你喜欢淮扬,这他妈你不是食物链最底端那个吗??你跟他仨呆一块不是任他们拿捏的吗?!”

        白寻皱眉:“淮扬不会拿捏”

        白寻话还没说完就被李剑打断:“你还护着他,你真是没救了你,我得去把你弄回来,不然你这又喝了酒不是要被吃干抹净吗?”

        电话那头响起叮铃咣咣的换鞋声。

        白寻把水龙头拍开:“你有毒吧,我不回去。”

        “妈的,你这样别说淮扬渣你了,他就是不想渣你,你恨不得扒光了衣服贴他身上让他渣,咱能不能硬气点啊,我的弟弟。”李剑恨铁不成钢。

        白寻知道李剑说的对,但好不容易好不容易有跟淮扬躺在一张床上的机会。

        “你敢来咱俩这辈子别玩儿了。”白寻说完也不管李剑在那边还急着说什么直接把电话挂了。

        白寻花五分钟冲了个澡,又花五分钟吹了个头发,最后对着镜子照照这里又照照那里又搞了五分钟,一切弄完下楼的时候看到淮扬正在厨房调酒。

        “怎么这么久?”淮扬往手里的杯子加了两盎司老朗姆酒。

        白寻视线在远处的两人身上落了一下。

        郭译和曾牧正坐在地毯上聊天,曾牧坐得端正,郭译二大爷一样瘫着,坐姿豪放。

        白寻再看淮扬的时候心里更软了一些。

        果然被偏爱的有恃无恐,爱人的总是会更卑微付出更多一点。

        比如现在闲着等酒的郭译和曾牧,还有现在为两个人调酒的淮扬。

        “我帮你吧。”白寻心疼淮扬,想帮帮他。

        淮扬手里没让:“你也不会,坐着去,他俩非喝我调的。”

        三人从小长大,另外两个都知道淮扬的调酒技术不一般,每次来淮扬这儿喝酒都嚷嚷着让他调一杯。

        淮扬这人臭屁,郭译曾牧一夸他,他更喜欢调了。

        所以本来是没什么事儿的事情,但听在白寻耳朵里又是另一种意思。

        “他们也不能仗着被喜欢就欺负你”白寻眉心紧拧。

        白寻声音特别小,淮扬没听清。

        “你说什么?”淮扬问。

        白寻把他手里的杯子接过来:“没什么。”

        淮扬食指在他的手腕上点了点:“手腕松一点。”

        “谁啊,你还喊朋友了?”郭译听到门铃响扬声喊了下淮扬。

        淮扬站在白寻的身后,一手捏着他的小臂教他摇手里的杯子。

        “估计是物业,你去开一下。”淮扬随口答。

        郭译站起来去开门。

        然后——心里认定淮扬是马上就要把自己“闺蜜”玷污了的渣男的李剑推门闯进来看到的就是白寻被淮扬揽在身前的画面。

        紧接着下一秒,李剑几步跳到厨房,一把抱住白寻的腰,看着淮扬,声情并茂:“你就成全我们吧!!”

        白寻:??

        淮扬:??

        站在客厅的郭译和曾牧:???

        李剑家住得离这儿也近,打车就一脚油门的事儿。

        刚李剑电话一被挂蹬着鞋子就出门了,心里想着说什么今天也要拦住白寻,不能让他栽在淮扬手里。

        李剑瘦,也没白寻高,扒在白寻身上就像个树袋熊。

        白寻一把把他推开:“你有病?!”

        李剑往后踉跄两步,看了眼淮扬立马又跳起来抱住白寻:“我是真心爱你的!你不能跟我分手啊!!”

        说罢李剑也不管其他人是什么反应,一转头对着淮扬,带着“猛男”的哭腔:“我刚听白寻说你们两个今晚要住一起?你能不能不要抢走他。”

        淮扬虽然对目前这个状况表示有点吃惊,但还算淡定,他摆了下手解释:“我没想”

        “那你能不能今天不要跟他睡一起。”李剑死死地抱住白寻的腰,“让我跟他睡一起,我想挽回他!”

        不远处的郭译抱臂:哦,原来是五角恋?


  (https://www.tiannaxs.com/tnw65220236/80362524.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