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抢了我妹的暗恋对象[电竞] > 第14章 第14章

第14章 第14章


白寻跟李剑并排躺在床上,后脑枕着小臂看天花板看了有将近十分钟,然后白寻实在忍不住了,从床上弹起来,抬脚就踹在李剑的小腿上。

        “你是不是有毛病??”

        李剑自知理亏,一个鲤鱼打挺也翻起来,“啪“一下跪在了床上:“那个啥我这不是怕你被骗吗。”

        十几分钟前,李剑一通声情并茂的演绎打了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淮扬信了五分,扬扬手让他跟白寻睡了自己的房间,自己则上三楼去收拾他爸妈的屋子准备睡那儿。

        在场的白寻还没来得及解释就被李剑捂着嘴拖到了卧室。

        李剑转了个跪着的方向,仔细想想也觉得自己刚刚那通操作没太经过大脑,有点问题。

        “要不这样吧,”李剑两手揪着自己的下衣衣摆,“我去给淮扬解释一下,就说刚都是我瞎编的,咱俩没啥关系,但你不能跟淮扬睡一起啊,在他摆脱渣男这个名号之前,我是不可能眼睁睁看着你陷进去什么都不做的。”

        白寻没说话,向后半步,倚在床脚的书桌前。

        淮扬的房间很大,整体装潢和一楼客厅差不多,有些古老的旧中式风格,大概是装修的有些年限了,但淮扬训练本就不常回家,所以屋内的家具陈设都没有怎么按着年轻人的风格改变。

        李剑看白寻不说话,心里更是虚:“你别不说话啊,哥这不是担心你才”

        “不用了,我去吧。”白寻站直。

        “也行吧,刚对不起。”李剑在床上跪的笔直,道完歉马上又很关切的,“你要去咋跟他说,不会直接表白吧。”

        白寻答得快:“不会。”

        这么多年都等了,何止差这一会儿。

        白寻一直觉得在感情这事上自己的胆子很小,总要对对方的感觉有了十足的把握他才会吐露心声。

        “那你要去找他说什么?”李剑从床上下来,追着白寻。

        白寻弯腰从床脚拿起手机往门口走:“随便聊聊。”

        说是随便聊,但白寻也不知道要聊什么。

        他顺着楼梯下到一楼的时候,看到淮扬正一个人在厨房调酒。

        白寻抬头看了眼墙上挂着的啄木鸟摆钟。

        差十分钟十二点,是老年人作息淮扬,睡觉的时间。

        白寻站在一楼往上的两节台阶上,侧靠着栏杆,站了有两分钟的时候,淮扬伸手拿滤冰器,终于看到了他。

        “不睡觉站在那儿干嘛?”淮扬看了他一眼,低头把手上的酒嘴装在酒瓶口,“过来。”

        白寻把脚下脱了一半的拖鞋穿好,两只脚在地上小幅度地踩了一下,有些局促,然后抬头走了过去。

        一楼的厨房是开放式的,挨着客厅,两个区域中间做了一个很有情调的小吧台作为隔断,吧台挨着的是同色系实木打造的落地酒柜,酒柜的上两侧有不太明显的积灰。

        看起来不算太经常用。

        淮扬用的调酒壶是波士顿酒壶,他把选好的饮料和冰块放在调酒壶里,右手捏在壶中央的位置左右晃了晃。

        白寻站在一边,右手抬起,无意识地扣了下大理石的台面。

        “我跟李剑不是那种关系他瞎胡说的。”

        “嗯。”淮扬把酒倒出来,然后在杯子最上面的杯沿上加了片切好的柠檬。

        淮扬这人平常总一副随意洒脱,吊儿郎当的样子,但做起什么来又总是有种与生俱来的矜贵,违和但又好像本就应该是那样的和谐,

        “看出来了。”淮扬看白寻一眼,笑了下。

        白寻抬眼,目光从淮扬骨节分明的手上移开,“啊”了一声。

        淮扬把调好的鸡尾酒递到他手边,转身去冰箱里拿了瓶可乐:“啊什么,很惊讶?”

        白寻低头,凑着边沿抿了一下,点点头:“有点。”

        白寻尝完小幅度地左右晃了两下酒杯。

        他没怎么喝过这种东西,还挺好喝的。

        自己下来是想解释的,结果没开口,对方却说自己早就看出来了。

        “这不明摆着呢吗。”淮扬拧开可乐瓶的瓶盖,喝了一口,空着的左手戳了下白寻左侧脸颊上并不明显的酒窝,“况且你不是恐同?”

        白寻视线轻抬,在淮扬脸上落了一下,突然想起来是先前吃饭时淮扬跟他开玩笑他应下的。

        “嗯是。”白寻含混地应了一声。

        默了两秒,他又试探着问淮扬:“你呢?”

        “我?”淮扬在看手机,闻言耸了下肩,“我还好,性向是自由的。”

        也对。

        白寻看着自己手里的杯子。

        他不太懂鸡尾酒这些东西,但看淮扬手法娴熟,应该是对这方面有颇多了解。

        倒三角的杯子,底层是奶白色,往上渐渐变成透明的蓝色,嘴上面边沿的地方夹了片柠檬和一枚切开的车厘子。

        白寻不知道这是用什么东西调的,就是觉得挺好喝的。

        白寻又喝了一口,然后抬眼看身前的淮扬。

        淮扬单手按着面前的大理石台面,另一只手举着手机,不知道在刷什么。

        “想问什么?”淮扬没抬头,但余光察觉到了白寻看他的视线。

        白寻舔了舔有些发甜的嘴唇:“你为什么这些年都没有谈过恋爱?”

        淮扬把手机放下,偏头过来笑着看了白寻一眼:“你怎么也对这个好奇?”

        “就是有点好奇。”白寻咬着杯子的边沿。

        “没碰到喜欢的。”淮扬答。

        白寻“嗯”了一声,以为淮扬是说从郭译和曾牧之后就再没遇到能让他动心的。

        他伸出舌头舔了下杯沿,心里数了一下时间。

        按淮纳说的初中三年喜欢曾牧,高中三年喜欢郭译,那淮扬应该是从18到现在,6年时间没喜欢过别人?

        白寻张了张口,想安慰淮扬,但想到淮纳说淮扬好面子不想让其他人知道,便又闭了嘴,不知道从何安慰起。

        “这两杯是给谁的?”白寻指了下桌子上的另外两杯酒。

        淮扬没抬头,在每个杯子里各加了一个冰块:“郭译和曾牧。”

        白寻皱了下眉,没忍住,手上的杯子放在台子上,绷着唇:“在爱情里不能这么卑微的。”

        淮扬拿杯子的手停在空中,转过来头:“你说什么?”

        白寻指着桌子上的那两杯酒:“如果对方不喜欢你,再怎么付出伤的也是自己。”

        “什么?”淮扬有点好笑地看着白寻,“今天一天我都觉得你有点怪,你到底想跟我说什么?”

        白寻抬手捂了下自己的眼,有些头痛地想淮扬怎么就不能明白自己的良苦用心呢。

        “到底怎么回事?”淮扬伸手把白寻捂在自己脸上的右手扒开。

        白寻很轻地叹了下气,扬起脸,赴死一样的表情拍了拍自己的肩膀:“你要是难过想哭就哭吧,但别别再作践自己,也把火撒在别人身上。

        “要好好对待感情。”白寻咬了咬唇补充道。

        白寻这一通话把淮扬搞的一头雾水,他扬手拍了下白寻的后脑:“我这酒里兑的都是饮料,喝假酒也能把你脑子喝坏?”

        话音落,白寻手机响了一下。

        他低头看,是淮纳的微信。

        淮纳:睡了吗?

        后面还加了一个很可爱的表情包。

        白寻抬手回了一下。

        白寻:没。

        白寻的消息刚发出去,淮纳一个语音通话就打了过来。

        淮扬就站在白寻的面前,两人左右不过隔了半米的距离,自然是看到了语音通话上的名字。

        一楼就他们两个,语音通话的铃声显得有些突兀地响。

        白寻正在犹豫要不要挂掉,身前的淮扬突然说话了。

        “你和我妹加了微信?”淮扬问。

        白寻攥着手机如实回答:“今天中午吃饭的时候加的。”

        淮扬想了两秒。

        觉得应该是两人出去上厕所那会儿加的。

        哦对,白寻也是从那时候开始不对劲的。

        淮扬眯了下眼,食指在白寻的屏幕上点了一下:“介意开免提吗?”

        白寻对着淮扬脑子里就没“拒绝”这两个字。

        “嗯?”他抬头,下意识回到,“不介意。”

        淮扬点了下下巴:“接吧,开免提。”

        白寻按照淮扬说的点了接听键。

        语音刚被接通,那面就传来淮纳的声音。

        淮纳这姑娘不仅头发总扎成个冲天炮仗,急的时候说话也是,“噼里啪啦”的像机关枪。

        “我听我哥说你家停电了,你现在在我家?”淮纳的声音传出来。

        “嗯。”

        淮纳性子急,白寻还没怎么说话她就接着又道:“我听我哥说郭译哥和曾牧哥也在,然后你要跟我哥睡是不是,那啥,你要不还是别跟我哥睡了,你可以睡我屋或者我爸妈房间。”

        “那个”白寻刚想张嘴跟淮纳解释,下唇上突然被抵上了一根手指。

        淮扬一手揣在自己的长裤口袋,一手食指伸出轻抵在白寻的唇上。

        白寻的唇有些凉,淮扬指腹热热的,两者温度差了那么几度,差异还是挺明显的。

        白寻一愣,抬眼看过去。

        淮扬眯了下眼,半笑着跟他摇摇头,提醒他不要说话。

        白寻唇线绷紧,闭上了嘴。

        那面没等到白寻回音的淮纳也没多想,嘴上一顿又是胡乱输出:“你也知道我哥喜欢郭译哥和曾牧哥,被拒之后伤透了心,他现在真的渣的很,又会勾又会钓的,你俩睡一起他再灌你点酒,你万一再我家失身了可怎么办!”

        淮纳为了突出事情的严重性,在后两句上特别加重了语气。

        淮扬自己不说话也不让白寻说,淮纳这句过后,气氛就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淮纳不愧是淮扬的亲妹妹,在她“喂”了第二声没回音的时候,潜意识里就察觉到了什么。

        “你没告诉我哥这些吧”淮纳声音下意识变小,带着小心翼翼的试探,“要是被我哥那个阎王爷知道我会死的。”

        淮纳话音落,淮扬发出一声音量并不太大的冷笑。

        冷笑声通过话筒传到那边淮纳的耳朵里,她浑身一震,再开口的声音都有些颤。

        她颤抖着问那个冷笑的声音:“你是我哥嘛?”

        “我不是。”淮扬的声音冷起来让人听着有些发麻,“我是你阎王。”


  (https://www.tiannaxs.com/tnw65220236/80362523.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