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抢了我妹的暗恋对象[电竞] > 第15章 第15章

第15章 第15章


“那个啥,哥,亲哥,我刚刚说的其实是”隔着屏幕都能“看到”淮纳在那头倒抽气的表情。

        淮扬又是一声冷笑:“不用解释了,明天回来等着挨打吧。”

        说罢淮扬点了挂断键,“啪”一声轻响,把手机扔到了身边的台子上。

        白寻隐隐感觉有些不对,但淮纳和淮扬其实都还没跟他解释,所以他想了下没想明白,还以为淮扬现在生气是因为淮纳把自己的事情抖了出来。

        淮扬把手机扔开,掐着腰抬头,撞上白寻一副挺无辜的眼神看着他,才想起来自己的“罪名”还没洗刷。

        他嗤笑一下,想也没想,伸手捞过刚扔开的手机,点了回拨。

        语音通话“滴”了一声就被那头的淮纳接了过来。

        “不是说明天回去才挨打吗怎么了,改成今天晚上了?”淮纳带着哭腔的声音传过来。

        淮扬看着面前跟他大眼瞪小眼的白寻,很轻微地眯了下眼睛,张口,话是对着淮纳说的,眼睛却自始至终都看着白寻。

        “解释一下,我开的免提。”

        说完淮扬左手从腰上松下来,扶着白寻的后颈,拇指却抵在他的下巴处,迫使他的头微微扬起,另一只手把手机举起来,正面朝着白寻,对着他的眼睛。

        “说。”淮扬对着淮纳道。

        淮纳在淮扬手底下活的这十几年天天没事干,净跟他斗智斗勇了,机灵的很,淮扬话说完她就知道是让她解释什么了。

        淮纳清了下嗓子:“白寻哥,那个我中午跟你说的都是骗你的,我哥没喜欢过郭译也没喜欢过曾牧,更没告白被拒变成渣男过。”

        白寻眨了眨眼睛,猛地掀了眼皮,朝淮扬看过去。

        “你很惊讶?”淮扬声音有些冷。

        即使白寻对情绪不是很敏锐,但也能听出来淮扬好像是生气了。

        白寻咬了下唇,下意识答:“我以为”

        “你以为什么?你以为是真的?”淮扬打断他,虽然脸上仍然是挂着笑的,但语气明显不是很开心,“我在你心里就是这种人?”

        就是这种伤心了就把情绪转嫁到别人身上,祸害少男少女的人?

        “没有,我不是这样想的。”白寻否定,心里搜肠刮肚地想着能解释的话,“主要我我们刚认识,我没你妹妹了解你,所以我信了她的话。”

        “嗯。”淮扬点头,“所以意思还是觉得我不是好人。”

        白寻咬着唇,两只手在身前攥紧,互相抠着两只手食指指肚的位置。

        他这人本来就不太会讲话,听淮扬这么说,想了想觉得好像说的是对的,一时间更是哑口无言,不知道能从哪里开始解释。

        淮扬没说话,挂断了电话,转身去电视柜旁边拿了个盒子过来。

        白寻本来正低着头,察觉到淮扬转身离开,头立马抬起来,视线跟在淮扬身后追着他绕了一圈,直到淮扬重新回来把手里的那个盒子塞给他。

        盒子扁长,最上面印着海盗船的标,不用看也知道里面装的是键盘。

        盒子挺大的,包装质感也好,很显然并不是普通款。

        白寻突然想起来,昨天下午在淮扬基地打游戏时他夸了下淮扬键盘的配色。

        他和淮扬的键盘虽然是同一款,但淮扬的是一个多月前和变形金刚联名的那款。

        这次的联名一共出了三款配色,擎天柱,威震天和霸天虎。

        品牌商搞饥饿营销,预售的时候每种配色只放了三百件,一秒抢没,抢到的黄牛甚至把价钱炒到了八千多。

        其中卖的最火的,价格炒的最高的就是白寻现在手里的这款擎天柱的。

        也就是淮扬的那款。

        银白色带着机械质感的外壳,配上少量的蓝色和红色的金属光泽,深受广大少男少女的喜爱。

        现在网上黄牛手里的也出完了。

        这世界有钱人总是很多。

        白寻有些惊讶:“不是早就没货了吗?”

        “找品牌商直接拿的。”淮扬摇着手里的可乐瓶,靠着台子玩手机。

        白寻拇指在盒子的边框摩擦了两下,想起来海盗船也是cb的诸多投资商之一。

        cb和它有合作,淮扬作为代言人能从它那儿拿到对外宣称已经没货的联名款也不稀奇。

        白寻用指甲抠着盒子边缘翘起来的部分,突然又想到刚刚在楼上听到门铃声。

        “刚送过来的吗?”他小心翼翼地问淮扬。

        淮扬没像一贯那样说什么话都带着三分笑意,他没抬头,一直靠着台子在玩儿手机。

        闻言随口答:“品牌商快十一点才送到基地,我让阿飞叫了个闪送送过来的。”

        哦,怪不得早就该上床的淮扬,这个点了还在一楼等着。

        白寻一瞬间心里愧疚得不像样子。

        他想说点什么让淮扬笑一笑,但嘴张了又闭上,闭上又张开,反复几次都不知道说什么,最后只能抱着盒子在离淮扬一米多的地方傻呆呆地站着。

        淮扬不说话,他就也不说话也不动,就是那视线一直黏在淮扬身上,淮扬往旁边走两步扔个空可乐瓶他都要盯着看半天。

        “站在那儿学僵尸?”淮扬没忍住,抬头无奈地笑了一下,冲白寻勾勾手,“过来。”

        白寻听到这句“过来”,眼睛立马亮了亮,抱着键盘盒就走了过去。

        淮扬看着快步走过来的白寻,突然明白了“反差萌”这种东西。

        很多物种确实是有了反差才更加可爱。

        就比如平常凶了吧唧的藏獒,在某个瞬间对你吐着舌头摇尾巴,讨好的笑,再比如现在眼睛亮着明显带着开心的白寻。

        淮扬其实也没真生气,就是在楼下忍着困意等了一个小时,从昨天到今天为了要这个键盘跟品牌商打了五六个电话,还让品牌商专门配了个海绵宝宝的挂饰,刚闪送送到了准备调杯饮料把键盘一起拿上去看小朋友高兴高兴,结果得知小朋友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大坏蛋,而且“劝”了自己一整天这种种交杂在一起,让淮扬带了些又可气又可笑又无奈的情绪。

        淮扬靠着冰箱门,抬手揉了揉白寻的头。

        他一直下手没轻没重的,白寻被他揉得身体晃了两晃,就是怀里抱着的键盘盒子抱得紧,身体再晃都不见那盒子摇的。

        “你抱那么紧干嘛?”淮扬好笑地抽了下白寻怀里的盒子。

        但不知道是淮扬收盒子的劲儿用的太小了,还是白寻抱得实在是紧,总之淮扬抽了一下不仅没抽出来,那盒子动都没有动一下。

        淮扬家的这房子确实大。

        虽然有些家具在风格上看着有些旧了,但仔细看,其实还是好看的。

        厨房在整个一楼最南端的地方,橱柜同样采用棕红色的实木,台面是奶白色带花纹的大理石,开放式,整个南面的这个角围了一圈的橱柜,最右端是双开门的超大冰箱。

        淮扬此时就半坐在冰箱旁的橱柜角上。

        他半个屁股坐在柜子上,两条腿自然下垂,因为太长,膝盖处微弯地搭在地上。

        而白寻抱着个长盒子直愣愣地站在他面前,乍一看,有点像个受训的小学生。

        淮扬食指的关节在盒面上磕了一下,又问了一遍:“你抱那么紧干什么?”

        “喜欢。”白寻收紧了一下手臂回答。

        淮扬挑了下眉:“这么喜欢?”

        白寻很认真地点点头。

        淮扬倒是没想到白寻能喜欢成这个样子。

        他想了下:“那我再问问另外两个配色还有没有,给你凑一组。”

        “不用不用。”白寻连忙摆手拦住淮扬,“就这一个就行了。”

        那两个配色又不是你用的配色。

        淮扬放下准备给阿飞发微信的手机:“真不用?”

        “不用。”白寻很郑重地回答。

        “行。”淮扬从桌面上跳下来,“困吗?”

        白寻抬眼,摇摇头:“不困。”

        淮扬点头,下巴扬了一下,示意二楼:“键盘放楼上,跟我去楼下打两把游戏。”

        “你也不困吗?”白寻眨了眨眼,问。

        淮扬的作息一向很规律这事儿是远近闻名的,几乎很少有事情能让他熬夜。

        淮扬眯眼笑了下,逗白寻:“为了某人等键盘等的不困了。”

        白寻绷着唇,一瞬间无限的愧疚又涌上了心头。

        淮扬笑,抬手捏了捏白寻的脸蛋:“行了,上楼放键盘吧。”

        白寻点点头,抱着键盘转身往楼上走的时候还不忘向淮扬确定:“我放完就下来,你在这儿等我?”

        “嗯。”淮扬抱臂靠着沙发。

        白寻脚下的速度加快:“我很快。”

        “嗯,快去。”淮扬回他。

        白寻出去找淮扬这二十几分钟里最难熬的不是别人,是李剑。

        李剑像热锅上的蚂蚁,微博豆瓣抖音全看了一遍都没转移的了注意力,又因为自己刚刚犯了错,不敢出去看,最后迫于无奈,抱着手机秒表在那儿读表算白寻什么时候会回来。

        白寻推门进来的时候,李剑扔了手机一个跳跃就从床上飞了过去,落在了白寻的面前。

        “怎么样啊?”

        李剑追在白寻后面,白寻倒是没看他,仰着头往里走,走到角落处的桌子旁,提起自己过来时背的包比了比。

        他晚上跟着淮扬过来的时候背了个双肩包,里面装的是换洗衣服。

        白寻看看自己手里的包和键盘盒。

        很显然,包不够大,装不下这个盒子。

        “到底说什么了你俩?”李剑在白寻身后急得抓耳挠腮,“你这嘴咧到裤腰带上的样子怪吓人的。”

        白寻试着把盒子往包里装:“淮纳骗我的,淮扬没喜欢过郭译他们,也不是渣男。”

        “什么?”李剑从白寻右边转到白寻左边,“骗你的?”

        “嗯。”白寻点头。

        李剑又抓了把头发,还是不太确定:“这回没骗你吧”

        白寻摇头:“没有,这回说的是真的。”

        李剑呼了口气:“那就行,我就说嘛,我看淮扬挺好的一个人,怎么看着也不像是你下午跟我说的那种。”

        “嗯。”白寻又是点头。

        “那有没有说为什么骗你?”李剑又问。

        “没有。”

        李剑再八卦到底是个男孩子,粗枝大叶的,不太拘小节。

        白寻说“不知道”,李剑就也没再问下去。

        李剑心往肚子里放了放,又有点不好意思的:“那刚刚我演戏那事儿你跟他解释清楚没有?”

        “解释了。”白寻又答,“他说他看出来了。”

        “那就行。”李剑说话的语气没了开始的火急火燎。

        说话间白寻手机响了一下,是淮扬发过来的微信。

        淮扬:你收拾一下,等会儿再下来,我找曾牧说一下战队的事情。

        白寻回了个“好”,抬头接着找地方“安置”他的宝贵键盘。

        键盘盒确实大,白寻装不进包里,但也不知道怎么想的,他也不想就这么随便的放在桌子上,总觉得不安全,怕磕了碰了摔了什么的。

        白寻左右看了看,正在想能把这键盘放在哪个地方的时候,突然想起来还没给李剑介绍这键盘的来历。

        “你怎么不问我这是什么?”白寻站直,转过来。

        李剑看白寻像看傻子:“这上面不是画了键盘吗?我又不是傻逼。”

        白寻点点头,又问:“那你怎么不问我是从哪买的?”

        李剑没过脑子,顺嘴就问:“你在哪儿买的?”

        白寻:“不是买的。”

        李剑:?

        白寻笑了一下:“淮扬送我的。”

        李剑:

        恋爱中的人都是傻逼。

        李剑虽然话多事儿也多,但有一点好,对身边人在情绪上的需求很敏锐,也很会配合。

        所以为了让白寻更开心,他顺着白寻的话问了下去。

        “什么款的键盘啊?”

        果然,李剑问完,白寻蹲下,小心翼翼的把键盘从包装盒里拿了出来。

        “你看。”白寻说。

        他两首把键盘端到李剑面前,脸上笑得——羞涩又显摆。

        李剑:

        人麻了。

        李剑转身想走,白寻在后面一把拽住他。

        “艹,别拽老子衣服,老子新买的短袖。”李剑猛拍白寻拽自己衣服的手。

        李剑挣扎得挺猛烈的,但可惜和白寻相比,他实在瘦小了一些。

        李剑被白寻一把拖回来。

        “你他妈的。”李剑咆哮道。

        白寻指着摆在地上的键盘,命令李剑:“快夸我键盘配色好看。”

        李剑忍无可忍:“好看尼玛好看,傻逼。”

        “你夸不夸?”白寻威胁他。

        李剑无语的要死:“好看,好看爆了妈的。”

        “我也觉得好看。”白寻肯定地点点头,“和淮扬的配色一模一样。”

        “艹”

        李剑想逃离这个房间,但白寻死拉着他不放手。

        被逼无奈,李剑放弃挣扎跟白寻探讨起了他的新键盘。

        “你键盘联名款的?”

        “对,淮扬特地问品牌商问我要的。”

        “变形金刚擎天柱?”

        “对,淮扬的也是。”

        “我他妈,”李剑实在忍不住了,“我没问淮扬的是什么。”

        白寻点点头,表情认真:“我知道,我就是想告诉你。”

        “告诉我什么?!”李剑坐在床上仰着头,像个喷射机一样喷麦。

        “告诉你我俩的一样。”白寻点点键盘,“情侣款。”

        李剑手捂着头,长啸一声望天,紧接着腿盘好,坐直,极其认真地看着白寻。

        “虽然我没谈过恋爱,但我就是有个疑问哈,就是有个疑问。”

        “你问。”白寻点了下下巴,示意他说。

        “你们恋爱中的人都这么傻逼吗?”李剑的表情非常诚恳。

        白寻:

        正说着白寻手机响了一下,他低头看了眼紧接着把手上的东西一放,端着自己的键盘左右看了第十八遍,然后快步走到床边,把键盘塞到了自己的枕头下面。

        李剑:

        再然后白寻轻拍了两下枕头,转身往门口走去。

        李剑在后面扬声叫他:“你去哪?”

        白寻一手推门,一手冲他扬了下手机:“淮扬喊我下去跟他打游戏。”

        说罢,“砰”的一声甩上门,人就不见踪影了。

        只剩下独自在床上“风中凌乱”的李剑。

        李剑:无天下之大语。

        他收回刚刚的问题。

        比恋爱中的人还傻逼的就是这种暗恋了别人七八年的。

        艹,中毒了一样。

        白寻出门的时候正撞上从曾牧房间出来的淮扬。

        “给你借了个阿飞的号。”淮扬一边下楼一边对身后的白寻道。

        职业选手有官方给的特权账号,在英雄、皮肤和游戏道具上有很多一般账号所没有的。

        白寻跟在淮扬后面:“我用自己的就行。”

        “用他的。”淮扬带着白寻走到地下室,打开其中一个房间,“他账号上的点券多,想用什么皮肤直接买。”

        淮扬家的地下室原来是两个很大的储物间,淮扬去年把两个房间打通了,一面装了投影和沙发,另一面靠墙放了三个电竞椅和配套的电脑外设。

        为了方便平时有人来家一起打游戏和自己训练。

        不过他不常在家,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三百五十天都在基地,所以这房间装修好了其实没用过几回。

        满打满算这才第二次。

        “自己挑台电脑。”淮扬在最左边的那台坐下。

        白寻看了看,挨着淮扬,坐在了中间的位置上。

        淮扬辅助位,白寻ad位,两人正好走下路,用这个版本的最强组合,烬+风女打了两把,运气很好,队友正常,每把都一路打通三十分钟结束游戏。

        两把游戏结束,白寻去上厕所,回来的时候看到淮扬在看贴吧。

        人红是非多,淮扬这人粉丝多,黑粉也多。

        但淮扬有一个特点。

        说好听是内心强大,说不好听是脸皮厚。

        反正就是怎么骂他,他一般都不太怎么当回事。

        “这人说我江郎才尽,日薄西山要不行了。”听见响声,淮扬回头,招呼白寻过来跟他一起看骂自己的帖子,“江郎才尽这词用到这儿是不是不对啊?”

        白寻瞄了眼屏幕:“不太准确。”

        淮扬挑了下眉,表示赞同。

        “你在看什么帖子。”白寻关了游戏界面,也打开了贴吧。

        淮扬甩了甩鼠标,换了个帖子看,觉得这些黑粉词汇也挺匮乏的,骂来骂去就那几个词,没什么新意。

        “随便点的。”淮扬答。

        白寻翻了翻贴吧热贴的前几页,点开了其中一个。

        “你们明天和nc有训练赛?”白寻问这句话的时候表情不大好。

        nc这战队,人如其名,特别脑残。

        全联盟十六支战队可以简单地分为两个阵营。

        nc一个阵营,除了nc的另外十五支战队一个阵营。

        nc这队仗着背靠大厂几乎把所有能干的下作事儿都做完了,卡选手合约耽误选手黄金期,为了不让队员转会给自己增加对手用高额违约金把队员栓死在自己队上周和cb的常规赛上更是仗着主场优势在cb开局领先两个头和一条龙的情况下要求重赛

        总之这队粉丝没多少,骂它的却不少。

        毕竟观众又不是眼瞎。

        “伟明现在在那边当分析师,cb之前欠过他人情,所以就约了一场。”淮扬解释。

        伟明是前年从cb退役的上单,巅峰期没赶上好时候,好不容易转会到cb,实力却已经不如以前,跟着cb拿了个msi冠军就退役了。

        人老实憨厚,就是运气不大好。

        退役后出路不多,最后兜兜转转去了nc当训练师。

        nc因为先前的那些骚操作几乎约不到训练赛。

        伟明被高层推出来找李伟峰卖人情,李伟峰心软,最后答应了明天的训练赛。

        白寻点开的帖子是个投票,是投明天训练赛nc和cb谁赢的。

        投票自然是投cb赢的多。

        但出乎白寻预料的是,cb的票数并没有比nc多多少。

        nc有38的支持率,cb则是62,只多了百分之十几。

        淮扬看白寻盯着那投票看了半天,猜出了白寻的想法:“怎么,以为这投票cb会压倒性胜利?”

        白寻抿了抿唇,转过来:“嗯。”

        淮扬笑了一下,身为当事人并不是很在意:“所有战队都一样,无论先前多辉煌,该没落的时候都会没落的。”

        淮扬说的是cb。

        淮扬出道就在cb,淮扬在这个圈子的顶峰站了八年,cb也是。

        说实话,在这个更新换代很快的竞技圈子,能长盛不衰成这样的也就cb这一个了。

        可是英雄也总有谢幕的时候。

        淮扬对这些看的很淡,可能是因为经历的多,他的心智也比平常人成熟很多。

        所以他一直都觉得,真到了他或者cb没落的那一天,他是可以坦然接受的。

        只是没想到这么快。

        淮扬在刷李伟峰传过来的比赛视频,回放空隙的时候他转眼看了下白寻屏幕上开着的那个帖子。

        挺多在骂cb,给cb唱衰的。

        其实淮扬可以理解。

        人总是会对自己给予厚望的事情失望的更厉害。

        太多人相信cb了,所以cb的成绩一旦出现下滑,骂声都会铺天盖地的涌过来。

        不光是这些观众粉丝的谩骂,自从这次世界赛失利,淮扬也已经感到越来越力不从心。

        他马上就24了,和这个圈子很多新进来的年轻人比其实没什么优势。

        反应已经远远不如这些新人,他有的只是更多的经验而已。

        但在绝对的实力差距面前,任何经验都很徒劳。

        “突然砸什么键盘?”淮扬抬手拍了下白寻的头。

        白寻扭过来,胸口起伏了两下,看起来还是很生气的样子。

        淮扬唇角微弯,又抬手拍他的头:“看到什么了?”

        白寻脸有些黑,抬手指了下屏幕:“nc的上单在这儿说垃圾话,说cb的ad不在,明天是二队的ad上,要是明天cb赢了,他就直播倒立”

        “倒立什么?”淮扬问。

        白寻脸又黑了一度:“倒立拉屎。”

        淮扬手机一放,笑出了。

        “而且下面还有很多附和的,都在说cb不行。”白寻气的不行,都想开小号跟那群人开喷了。

        身边的淮扬却突然停了话凝神想了想。

        “明天要不要来打ad位?”

        淮扬的声音突然响起。

        正在打字疯狂输出的白寻闻言停下手,转过来头,看着淮扬,愣了两秒,有些惊讶。

        “我吗?”白寻指了下自己,不确定地问道。

        淮扬笑着点了下头,斜眼示意了一下屏幕:“你的风格比二队的那孩子更适合cb。”

        “怎么样?”淮扬伸手到白寻面前,做了个握手的姿势,发出邀请,“并肩作战一下?”


  (https://www.tiannaxs.com/tnw65220236/80362522.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