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为了不插秧,努力考科举 > 第134章 季鸾

第134章 季鸾


说了挂田的事,很快便办好,连镇上的大房都回来过了户,前几日族长已经开始打听田地的事了。

这日刚好有连着的三十亩的地,比他一开始打算买的十几二十亩还多了些,不过没事,还怕地多嘛。

这日,李意卿明天要去参加季鸣的宴席,反正家里的事办得也差不多了,留下李长江,一家人就坐船到安庆府。

到了安庆府,不要打扫,府里的下人都打扫好了,林娘子又及时端上热腾腾的吃食,吃完午饭的李意卿歇息一会儿就到范敬春府上了。

这次李意卿过来,倒是没见到方丽娘,这会只有范敬春。

“敬春哥,明日就要去参加季鸣哥的宴席了,你要随的礼买了没?”

“你嫂子已经备上了,明日我跟自新和你一起到季府参加宴席。”

听到范敬春说的话,李意卿挑眉,“嫂子的身体好些了?”

范敬春点了下头,还舒了口气道:“这几日可算是好些了,过些日子,你嫂子稳定些,我们就回柳树村一趟,到时可能要办宴席,你可一定要来。”

听到方丽娘情况好了,李意卿也替敬春哥松了口气,毕竟这是他第一个孩子,两夫妻都期待着呢。

“我先走了,在老家没甚好东西,只能来了安庆府去买个合适的玩意送季鸣哥,我去街市上看看。”

李意卿说完就走了,范敬春也没挽留,毕竟明天都要去参加宴席了,要随的礼都没准备好,确实要去买的,但因为他放心不下媳妇,就没跟着意卿一起过去。

丹墨斋是安庆府最大的书斋,里面不止卖书本和笔墨纸砚,连折扇这些都卖,李意卿挑选了许久,没有遇到满意的书画,便开始看起了折扇。

丹墨斋的掌柜的看起来不像是生意人,倒是看着像学堂的先生,拿着一些折扇和书画摆在桌前道:“公子,咱们丹墨斋也有不少的书画,您看这幅,这可是青云居士的墨宝,我保证您出了丹墨斋,这安庆府没一幅比得上的画。”

李意卿当然知道好,但是他没那么多钱啊,也不知道掌柜的是不是见他穿着举人制的长衫,一直不遗余力地拿着贵的书画给他看,边上做工精细的折扇都没介绍一下。

李意卿伸手过去要拿起折扇,没想到这时一位带着幂篱的姑娘先伸手拿了折扇,两人看向对方。

季鸾,也就是带着幂篱姑娘,拿着折扇,透过轻纱看着李意卿,见他头戴蓝色儒巾,又穿着一身合身的长衫,尽管看着还有些稚嫩,但身材修长五官隽秀,端得是俊俏书生模样,但季鸾认识他,是哥哥的同窗,今年新科乡试解元李意卿。

掌柜的此时有些犹豫,这折扇是先放到桌面上的,他们在看书画,客人来了,见桌上的折扇好,拿着看很正常,但是看着这位公子跟这位姑娘都要这折扇。

两人都不好得罪,一位看着脸嫩,但穿着已是有了举人功名的公子,一位穿着绫罗绸缎的姑娘,身边还跟着丫鬟,怕是大户人家的小姐。

“可是小女子拿了这位公子看好的折扇?”

女子声音清脆悦耳的声音从幂篱中传来,虽是问的掌柜,但看的却是李意卿。

没等李意卿说话,掌柜的就开了口道:“小姐,咱丹墨斋的折扇和书画多得是,您再看看,说不定字画更合您眼呐。”

季鸾轻笑道:“倒是不好夺人所爱,这把折扇便给这位公子吧,我看看丹墨斋的字画怎么样。”

“多谢这位姑娘了。”说完便直直站着,也不动弹。

季鸾把折扇放到桌上布满丝绸的木盘上,径直走到李意卿身边,看起了他刚刚看的字画,此时的李意卿怕失礼,见她走过来,往后退了几步,季鸾的嘴角轻轻勾了勾。

见字画的前面站着刚刚的姑娘,李意卿没凑上前,还往折扇那边走去,拿起折扇打开一看,倒是跟他先前想的一样,做工很是精细。

“掌柜的,这折扇怎么卖?”

“作价六十两,你要是满意,我这就叫伙计给您包起来。”

还挺贵的,但在他的预算之中,看向一边挑选的姑娘,李意卿没什么心情再挑选下去,便对着掌柜的说:“给我包起来。”

丹墨斋的伙计手脚很快,李意卿付了银钱便走了,他也不认识那姑娘,要是再上去打招呼,万一被人看到了,不是毁人清誉嘛。

倒是季鸾看着李意卿买了折扇便走了,连一句话都没跟她说,微微憋了口气,重重地把字画放了下来。

“哎,小姐,这幅字画可难得了,这么放要是有损坏,可就不美了。”丹墨斋的掌柜虽然心提了下,但见这位小姐也不是好得罪的,也不敢说什么。

“把这幅字画给我包了。”

季鸾兴致缺缺地看着眼前的字画,也没问价钱便买了下来,这是给大哥贺喜的,买贵些的字画也是正常,要是把月钱都花完了,到时候叫娘再给她些银钱就是了。

“嗳,这就给您包好。”掌柜怕这位小姐后悔了,还亲自给她包好了。

出了门的李意卿就直接打道回府了,他哪里想那么多,连面都没见过呢,何况他才十三岁,要是在现代,还在上初中的年纪呢。

次日,李意卿坐着范敬春的马车先到府学接张自新,三人便坐着马车去季府了,到了季府不远处,到处都是马车,见此,三人只能下了马车,步行走到大门前。

此时季府门口,是季家的大管家在迎客,季管家明显是认识三人的,见他们过来,脸上的笑容更是灿烂了。

“范公子、李公子。张公子来了,快快请进。”

三人把随礼都给了季管家,就跟着小厮进去了,季管家把东西给了记礼单的先生,又继续到大门口迎客。

今日的季鸣穿着很是喜气,季大人和夫人也是,季家三人都在内门迎着来往的客人。

李意卿三人跟季家的长辈简单的寒暄了一下,便跟着小厮先到亭院里,见到了好几位府学的同窗,就上前打招呼。

季府的宴席正试开始,大家觥筹交错,不过季府的宴席比李家的正试多了,男宾女席分开宴客,男人那边是季大人和季鸣招待,女宾是季夫人和季鸣的妻子接待。

酒足饭饱后,公子哥们在凉亭吟诗作对,季鸾带着闺阁小姐们在花厅喝茶聊天,上了年纪或者已经成婚的夫人们跟着季老夫人看戏曲,很是热闹。

在花厅的姑娘们聊的话题,不过是安庆府有哪些青年俊才,林知府的女儿林珊用帕子遮了一下嘴角,笑道:“今天来的可都是府学的学子们,高低有个秀才功名以上吧,我听今年乡试的解元长得还不错呢。”

“是啊,是啊,我哥在府学就认识李解元了,也和我说李解元长得俊秀。”

季鸾看着花厅里的小姐们,眼眸闪了闪。

这些基本都是官家家眷,多多少少有些人的亲眷在府学,要不就是有当官的长辈,有些人家也想着在举人里给女儿挑选夫婿。

李意卿这解元的名头,很难不被注意,特别是他才十三岁就是解元了,不出意外,会试高中进士不过是几年的事情,多的是人想先定下来,可想而知有多抢手。

李意卿可不知道这些闺阁小姐怎么谈论他,他才十三岁,能看出来多英俊,只不过是因为高中解元的原因,让他的身份铺上了一层光而已。

林珊环顾一周,对着周围的小姐妹道:“不如我们去凉亭那边看看。”

“这不好吧?那边都是男客,对我们声誉不好。”

林珊刚说要去凉亭,就被季鸾出声阻止,大家一听对声誉有影响,也有些犹豫。

“怕甚,咱们大兴民风开放,何况府上都是长辈在,我们又没有私相授受,只是在花园远远得看一下就行了。”

在安庆府,林知府的官位本就最大的,作为他女儿的林珊,在安庆府,可以说得上在小姐中领头的,不过因为季鸾比她大,做事又稳重些,平时大家都是以季鸾为首的。

最后季鸾还是没劝住一圈子的人,以季鸾和林珊为首,一群穿戴花花绿绿的姑娘们小心翼翼走到后园。

林珊伸头看了一圈,悄悄地问季鸾道:“鸾姐姐,可知哪位是李解元?”

季鸾看向远处跟大哥笑意盈盈的李意卿,垂下头道:“你不认识,我也没见过这李解元啊。”

“你大哥不是跟李解元是同窗吗?听说还来过你们府上不少次。”林珊神色不解地看向季鸾。

“李解元几人来府上,和大哥不是做功课就是吟诗作对的,给家里的长辈们见礼,我在后院也不会见外男啊。”

不等两人再聊,后面的姑娘小声嚷嚷道:“哪呢?哪呢,哪位是李解元,我们也要看看,是不是真的有那么英俊呢。”

这些小姐们也没多收敛,虽然是小声嚷嚷,但加起来声音可就不小了,就是躲着凉亭里的人,还是被眼尖的张自新看到。

唰地一下,张自新打开手上的折扇,一副潇洒样,笑着对着远处那群姑娘喊道:“几位小姐,不如过来一起吟诗作对如何?”

听了张自新的话,大家都往在假山里藏匿的这群小姐看去,此时在假山后面的小姐们都羞红着脸。

季鸾看了一眼张自新,唾弃道:“浪荡子。”然后又转头看向这些小姐道:“都说了不要过来了,你们偏偏要过来。”

林珊自知理亏,不敢反驳,只能小声道:“那我们现在回花厅?”

姑娘小姐们都看着季鸾,想让她出主意,现在已经被凉亭里的人看到,如果灰溜溜转身回去,后面几个小姐有些不甘。

毕竟也只有前头的季鸾和林珊几人见到了李解元,她们刚刚没敢伸头看,这不是白来一趟了吗。

“可是我们没见到李解元呢。”

林珊来了一句实话,“我刚刚看了凉亭里的人也没认出哪位是李解元啊。”

孟萱在后面听了林珊的话,眼睛一转道:“李解元不是才十三岁吗?凉亭里面哪个年少说不定就是他了。”

孟萱她爹就是之前的望江县县令,献了碾谷机升了同州的孟融,此时也跟这些小姐玩到了一起。

林珊这才恍然大悟道:“对啊,可惜刚刚太急了,没看清楚。”

季鸾这时打断她们的话道:“可是不止一个是李解元的年纪的公子啊,还有些家里的亲戚,有些亲戚我都没见过。”

凉亭里的公子见假山后的小姐们不出来,又没有走,纷纷对季鸣道:“季兄,不如叫上假山后的姑娘们玩飞花令?”

李意卿端着茶杯,对此不置可否,范敬春也是,他都想回去陪着夫人了,反正宴席都吃完了。

季鸣往假山那边看,见是妹妹,蹙着眉头。

见哥哥皱着眉看她,季鸾稳了一下思绪,对着边上的人道:“在假山这边藏头露尾的,上不了台面,我们出去。”季鸾稳稳地走了出去,林珊几人见此,跟着走了出来。

“小女子季鸾,几位公子有礼了。”季鸾双手互叠放在腰侧,微微屈膝行礼。

“季小姐,小生回礼了。”

后面跟着过来的小姐们稍微行了一下礼,大家都打了招呼。

季鸾不动声色看向李意卿,笑道:“刚刚听几位公子提议要玩飞花令?”

李意卿不知道有人看他,正安静地跟范敬春喝茶,倒是张自新嘴角带着些好玩的笑意。

彭丰功此次也被邀请过来,不知在想什么,见季鸾说话,上前微微一笑道:“是有这个打算,不知季小姐几人意下如何。”

季鸾见回话的不是李意卿,不动声色地转身,看向身后的小姐们,见没人反驳,便微微颔首道:“那可要请几位公子手下留情了。”


  (https://www.tiannaxs.com/tnw57711780/85653016.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