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为了不插秧,努力考科举 > 第135章 飞花令

第135章 飞花令


见妹妹已经带着众多小姐都坐了下来,季鸣只能站了出来圆场,思索一番道:“既如此,便以花为题如何?”

众人颔首,张自新摇着扇子道:“我先来,‘何须浅碧深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

以花为题,对这些小姐友好了很多,大家一人一句,很快便到了正在有些喝茶的李意卿和范敬春。

“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

说是飞花令,这些公子哥也不敢真的让季鸾这些闺阁小姐饮酒,只当是吟诗作对了,来来回回玩了半个时辰。

期间女生里面是季鸾可以说是最出色的,少女出落得亭亭玉立,家世及才情好,在座的公子哥有几位已是目光灼灼地看着季鸾了。

见在场的小姐妹没一人及得上她,又看向几位带着钦慕的学子,季鸾不经意往李意卿那边看了看,见他还是神色在场,眼里没有一丝钦慕,季鸾蹙了下眉。

正要再次发挥自己的才情,没想到这位李解元跟边上的人耳语了一句就走开了,没多久,季鸾见李意卿走了,觉得有些扫兴就带着姑娘们走开了。

不过这些姑娘倒是兴致勃勃的,毕竟玩了半时辰,又有一个敢言敢语的林珊,大家早就知道谁是李解元了。

倒是没让大家失望,已经到了花厅的孟萱笑着说:“这李解元长得倒是不错,就是看着秀气了些。”

“也可能是还小?”林珊犹豫地说了一下。

“哈哈。”

大家笑嘻嘻地打趣了一会儿,话题中心的李意卿正在季府的茅房里呢,茶喝多了,还有一点是,他觉得吵闹了点,人本来就不少了,又来一些大家闺秀,府学那几个跟孔雀开屏一样,个个一直在表现,只能尿遁然后在边上的花园逛一下了。

李意卿还不知道凉亭那边的小姐们已经走了,还在花园里看着花呢,也不敢乱走,只是看着花园里还在开的芙蓉花。

“李解元,可是喜欢这芙蓉花?”

耳边响起清越熟悉的声音,李意卿看向说话的人,见是季鸾,轻笑道:“谈不上喜欢,只是刚好到了花园,便看上一看。”

“李公子要是喜欢,临走前我吩咐下人,给你带上几盆回去。”

见花园里只有两人,李意卿怕被人见了不好,便打算走了,“多谢季小姐的好意,只是在下对花草没甚心思,季小姐,在下先行告辞了。”

见他要走,季鸾出声道:“先前在丹墨斋见过李解元一次,小女子对李公子印象颇深”

李意卿满头问号,想到刚刚确实觉得这个声音熟悉,思索一番,想到那日只见过一位戴着幂篱的姑娘。

“你是那天把折扇让给我的姑娘?”

季鸾眼带笑意道:“是我,当日的一面之缘没想到你就是李意卿,这次在府上见到你,可真是让人意外。”

李意卿拱手道谢,“当日多谢姑娘相让,这才买了折扇。”

“我本来就打算买一幅字画,折扇只是凑巧看了下。”

李意卿点头,再次提出告辞,然后就走了。

见他已经走远,季鸾的贴身丫鬟绿儿看向小姐道:“小姐,您是季府的嫡小姐,是官家小姐,那李解元也不过是举人,您为何要另眼相看?”

季鸾轻笑道:“可不是哪个举人都这么年轻,不说举人,这年岁就是秀才也不多,观看我大哥考了两次乡试,也不过是二十七名,况且大哥这年岁已经娶妻生子了,只要再过个几年参加会试,就是那京城的高官小姐说不定都盯着的,现下李家还是农门,正是下手的好时机。”

何况这李意卿长得还不错,如果等到会试后,她可就没有机会了。

季鸾再次回到花厅也不过是一炷香的时间,她一进去,林珊便好奇地问,“鸾姐姐,你刚刚去哪里了,可是让我们好等。”

点了点林珊的额头,“怎么?我去一趟如厕,你也要跟着?”

林珊皱了皱眉,“咦,还是算了吧。”

这厢的李意卿一回来,见那些官家小姐走了,便松了口气,张自新此时刚好坐边上,笑道:“唉,意卿,你这可不行,这些如花似玉的小姐,你竟看得跟洪水猛兽似的。”

“哪有你怜香惜玉。”李意卿斜眼看了一下张自新。

范敬春也笑着说:“意卿还小,等他到了年纪,娶亲了,就知道媳妇的好了。”

好不好不知道,反正他知道范敬春自从成亲以后,天天在嘴边念叨着夫人长夫人短的,以前可只有他自己攒钱买发叉珠花这种东西,敬春哥自从成亲以后,天天跟着他抄书,说是要自己挣起给夫人买东西嘞。

很快,大家便开始跟季鸣告辞,三人是一起来的,见有人提出离席,大家纷纷跟季鸣道别,临走前还要跟季府的长辈辞行,季夫人见三人过来,看着李意卿的眼神比以往热情了点。

坐到马车上,张自新摇着扇子道:“意卿,我看这季府是看上你这个女婿咯。”

这下,李意卿眉间是真的皱成了川字,想到刚刚在花园碰到的季鸾,看向张自新便道:“不会吧?我才多大?”

范敬春也跟着点头,“是啊,敬春才多大,而且季小姐好像比意卿还大吧?”

“这大户人家都是提前看人的,更何况多得的是从小定娃娃亲的,而且女大三抱金砖,人家还只是大上一岁,年纪相仿嘛,再说咱意卿看着是为了一片光明,季家盯上他,不是很正常的事。”

听张自新这么说,范敬春觉得也对,意卿这么优秀,要是他,他也馋。

“要是我家有年龄相仿的妹妹,我也想意卿当我妹夫。”张自新说完颇有些惋惜。

李意卿,危。

原来太优秀也会有危险,李意卿坐直了身体,摆手道:“我目前还是以学业为主,这些事以后再说。”

范敬春看向他,“明年二月的会试你可要参加?”

李意卿摇摇头,“明年二月会试太有风险了,如果考不好,可是同进士,再说我现在年纪不大,倒是不急,敬春哥呢?”

“我也不参加,我这次名次靠后,就是去参加了也没有把握,我也想下一场再参加,最后名次在二甲之内。”


  (https://www.tiannaxs.com/tnw57711780/85653015.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