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为了不插秧,努力考科举 > 第151章 沈温良

第151章 沈温良


次日一早,农官就到户部所属的仓部。

仓部主事有三人,其中姓严的主事,见掌管盛京京郊农田农官过来,诧异道:“今儿怎么过来了?”

毕竟卢农官也不是正经科举过来的,只是提举而来的,甚少到户部来。

卢农官不拘小节地作揖,笑道:“严主事,今年地里放土化肥比没放土化肥的地,粮食长势良好,下官过来跟您说一声。”

严主事一听,有些怔愣,“什么土化肥。”

卢农官赶紧道:“先前吏部的苏大人给咱们的土化肥方子啊,说是能让粮食丰收。”

严主事这才恍然大悟,他想起来了,去年苏大人到益州那边主持乡试,听说这土化肥还是益州的解元写的方子呢,近几日有些忙,还真一下子没想起来这土化肥的。

见严主事已经反应过来,卢农官接着道:“下官忙活地里的事有几十年了,今岁种下去的稻苗长得很是茂盛喜人,那土化肥看着是不错的。”

“真的?过几日我这里得闲了,到京郊看看。”

这粮食可是国之根本,如果这土化肥真的能让地里丰收,那是一大喜事啊。

但是地里还没有真正丰收,现下卢农官也不敢说死了,所以两人倒是没有往上禀报,见事说完,卢农官又回去了,他这微末下官,不宜在这待久,浑身不自在,还不如去地里舒坦嘞。

“自新哥,快起来,今日是山长授课讲学。”

李意卿天色还没大亮就起了,还叫阿大打好水,用帕子往张自新脸上‘啪’地一声贴上去。

他们两人来豫原书院这么久,第一次碰到山长授课,昨天王旭已经跟两人说过,山长授课,基本在书院的学生都会过来,叫两人早点过去,不然只能坐后边了。

伸手把脸上的帕子用力地擦了下脸,揉了揉眼睛,张自新哑声道:“起这么早啊,天还黑呢。”

说是这么说,但张自新还是快速起来洗漱。

坐到院子里的石凳上,看着上面的早食,张自新打了下呵欠,泪眼朦胧道:“阿大做的早食,跟饭堂的陈师傅一比,可真够寒碜的。”

豫原书院的饭堂一日只做两次膳食,几人都是长身体的时候,饿得快,又不能让两位少爷下厨,只能是阿大来做了,林东跟着打下手。

“有得吃就不错了,快吃,不要耽搁了。”李意卿说完,夹了些贴饼。

吃了一口,李意卿就着粥吃了,味道确实不怎么样,他做的说不定比阿大还好吃。

见李意卿的样子,张自新挑眉,吃了口饼子,叹气地看着阿大道:“阿大,你这饼子没味儿啊,好歹放些盐,有个味道啊。”

听了这话,阿大看了林东一眼。

‘小东,我没放盐吗?’

林东沉吟了下,摇摇头。

阿大见此,拍着大腿道:“少爷,我忘记了。”

张自新无奈道:“行吧,没盐还能吃,你要是放了盐,说不定还不能吃了。”

可见,对阿大现在的厨艺有多不抱希望,李意卿看着,想着有时间了,他教阿大和林东做几个吃的吧,毕竟能影响一个早上心情的早食呢。

两人吃得也很快,拿清水漱了一下口,就出门了,这时候天已经逐渐泛白,疾步往学室走去。

王旭见两人在门口,急忙招手喊道:“自新,意卿,这里。”

学室这会儿已经陆陆续续来了很多豫原书院的学生,可见山长的讲学,有多令人神往。

两人走到王旭边上的空位坐下,没多久,附近都坐满了人。

李意卿感激地看着王旭道:“王兄,多亏了你提醒了我们,不然今日过来,怕是只能在后头寻了凳子坐下了。”

王旭摆摆手道:“害,小事,就是坐后面,一会儿山长讲学也会上下走动的,只是在前头多少便利些。”

沈山长进来的时候,李意卿和张自新有些诧异,按理说沈山长刚过耳顺之年了,没想到看着比他爷奶还年轻许多,想来是不用劳作的原因?

没等两人多想,沈山长就开始讲学了,那么大一间学室,除了正上方,三面都是学子,但学室里很是静默,只有山长的声音洪亮在学室里传来。

沈山长讲得很是引人入胜,不愧是当年的探花郎啊,虽然现在看不出来昔日的俊朗,但以山长现在的身姿,想来年轻时,让不少姑娘魂牵梦萦的。

只是没想到沈山长为人还挺幽默风趣的,他的讲学并不是照本宣科,偶尔还会说上一些他年轻时游学的经历及笑料。

这么大的学室,当然不能只在一个位置讲学,沈温良还会上下走动,期间经过李意卿的时候,停顿了下。

这就是王学观那老小子躲着的学生,倒是有趣,见这位少年正炯炯有神地看着他,嘴角微微一勾,不动声色地走了。

讲了一个早上,沈温良的声音也有些哑了,看了一下天色便道:“可还有何不解?不然就散学了。”

李意卿和张自新两人对视一眼,边上的王旭正想着散学就去饭堂呢,见两人的眼神,有些不好的猜测。

“山长,学生有一问。”

很好,没想到到是真的,王旭看着讲话的李意卿,见学室里的人都往这边看,霎时间还有一些不自在。

这次基本都算是半个书院的学生都来了,要不是坐不下,学室定不会只有这点人,大家这时候忍不住轻声交谈,倒是不敢大声,但比之前还吵了些。

有些人佩服地看着他,有些人觉得他哗众取宠,倒是沈山长轻笑一声,周围的声音缄默了下来。

“你问。”

早在山长讲学开始,他便以前一样做课堂笔记,急忙拿出自己的不解的地方寻问了下,还有王大儒前些日子讲学的时候,他没理解全的都问了。

沈温良回答完,见没人再问,临走前跟学室里的人道:“做学问,能做到敏而好学,不耻下问,定有一番得益。”

说完便走了,学室里的人一听,哗地一下子吵吵嚷嚷的议论声传来。


  (https://www.tiannaxs.com/tnw57711780/85652999.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