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为了不插秧,努力考科举 > 第152章 解解闷

第152章 解解闷


王旭和张自新更是上前,两人一左一右地拉着李意卿走开了。

到了人少的地方,双双抓着他的手道:“意卿,你这功课,一会儿用完午膳,借为兄一观。”

这倒是小事,李意卿点头道:“可以,我们先去饭堂吧,早上没吃多少,饿了。”

“多谢了,一会儿我请啊。”

几人吃完午膳,李意卿就把功课借给王旭了,张自新欲言又止,其实还有他啊。

王旭拿着功课,心满意足地走了,毕竟李意卿的这些功课,都是他这些时日疑惑的,正巧解惑了,喜得王旭疾步就往自己的院子走去,想要早点誊写好。

两人回去的路上,李意卿见张自新脸上有些急促,安慰道:“一会儿回去,我默出来,你誊写就行了。”

“对哦,你老是做札记,我都忘记你记性有多好了。”

一到院子,张自新就拉着他到书房了,美其名曰,怕久了记不清,无法,李意卿只能牺牲他午歇的时间了。

这厢的沈温良用完膳,在他的院子里见到了王学观,挑眉道:“今日怎么又过来了?又是要躲学生?”

王学观今天哪是躲学生,他是听说沈温良被那叫李意卿的刺头在大学室里请教呢。

“怎么样?那叫李意卿的学生是不是很难缠?你今日给解惑了,我看你以后可就有得忙了,就是没授课的时候,他闲着也会到你院子附近晃悠的。”

说完,王学观脸上还带着些幸灾乐祸,沈温良这厮,比他还懒散呢,说不得过几日就跟他一样,躲着学生了。

沈温良拿着羽扇悄悄地扇了下,温声道:“此子聪慧异常,勤苦好学,又舍得下脸面,是不可多得的良才。”

王学观脸上的笑容噎了下,撇撇嘴道:“少见你这么夸学生呢。”

确实很出色,要不是他懒得带学生,怕是忍不住想收下当入室弟子,亲自带着教了。

没见到沈温良脸上意料之中的苦恼,王学观悻悻地走了,沈温良见王学观走远,还是慢悠悠地摇着羽扇,脸上还带着些愉悦。

跟王学观想得一样,李意卿和张自新两人开始时不时地偶遇山长,但是没想到山长一一给两人解惑。

这日,两人又拿着满满的札记回去,因为沈山长也不是那么好找的,两人每次出没的时候,都会把札记带上,而且尽量写了挺多的问题。

“意卿,我看山长不像王兄说得那样啊,人还挺好的,比王大儒还耐心温和些。”

李意卿每次见到山长,总觉得不会跟他们两人见到的一样亲和,“自新哥,凡事不能只看表面,既然山长还给我们解惑,我们也紧着问,以后还不知道有没有这种好机缘。”

张自新点点头,他也是人精的,只是有些诧异山长对他们两人知无不言的,跟王旭说得很不一样。

这日,两人又到沈山长的院子外,被小厮叫进去。

“两位公子,山长有请。”

两人不明所以地跟着进去,沈山长见到他们二人,笑道:“今日又有何功课要问?”

两人第一次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还是李意卿脸皮厚些,恭恭敬敬行了一礼,而后道:“是有些策问的题要问。”

这次沈山长还是细心给两人解惑,正要告辞,沈山长叫住了李意卿。

跟着沈山长走到书房,书房里的博古架上有不少珍藏,还有几个书架上的书籍,让李意卿忍不住心道,这就是世家子弟的家底吗?而且可能只是对沈山长来说,只是九牛一毛。

沈山长走到书房的案桌边上坐下来,笑着问道:“可知吾留你下来何事吗?”

摇了摇头,李意卿直言道:“学生不知。”

“你可有入门拜过师?”

李意卿一听,脑子转得很快,努力敛下脸上的笑容道:“意卿自小由家里的长辈启蒙,大些便到县城的书院读书。”

沈温良点点头,就只是简单的读书,那就是没被收入门下,想到这,眼神严肃地看着李意卿道:“吾有意收你当亲传弟子,不知你何意?”

虽然早就有心理准备,但是当听到沈山长真的要收他当亲传弟子的时候,李意卿还是没敛下脸上的神色。

他本就不是脸皮薄的人,顺着杆子就道:“弟子李意卿见过师傅。”

尽管这些时日已经知道李意卿脸皮厚,沈温良还是抽了抽眼角,倒是会上杆子。

“虽说拜师应该要与你父母说一声,但益州城离中州不近,便只能先跟你说了,你记得写封家书回去说上一声,可别过了几年,你爹娘还不知道有我这个当师傅的。”

“师傅,您放心,回去我就写。”

沈温良点头,又摇着羽扇道:“行,那便看个良辰吉日,到时候拜师吧。”

说完,对着李意卿摆手,让他下去了,这些时日,他也是想着考校一番李意卿,才会不时就给两人讲学,本就一早盯上的关门弟子,见他心性不错,就把目的说了出来。

这小家伙可真有意思,说他勤勉苦读吧,他偶尔还见到他和张自新出门到中州城里吃喝玩乐,索性只是去酒楼吃饭喝茶,倒也无伤大雅,也是现在书院的事都有人负责,先前收的弟子都不在身边,有些无聊了,收个徒弟解解闷也好。

外面的张自新担忧地往书房的方向看了看,又忍不住问边上的小厮道:“小哥,可知道山长找我贤弟有何事吗?”

“小人不知。”

张自新噎了下,叹息地看着书房门口。

李意卿出来的时候,张自新快步上前,焦急道:“意卿,山长找你何事?”

“是好事,我们回去说。”

说完,便先一步走出沈山长的院子,张自新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只是有些不解地看着忍不住想要蹦跶起来的李意卿。

到了两人住的院子,李意卿把事跟张自新一说。

“什么?你说沈山长要收你为亲传弟子?”

这可是亲传弟子,以后都不用去听讲了,只跟着沈山长读书就行了,而且这豫原,哪位夫子还比得上沈山长,连豫原书院的两位大儒都逊色些。

张自新好奇地问道:“山长是什么时候看上你的啊?”

这事,李意卿也有些纳闷,难道是第一次在学室上,他厚着脸皮询问的时候?


  (https://www.tiannaxs.com/tnw57711780/85652998.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