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为了不插秧,努力考科举 > 第180章 好友到盛京

第180章 好友到盛京


此后,李意卿便在院子里静心看书。

安庆府这边,李意卿他们起程没多久,乡试的结果就出来了,李家几个兄弟,可以说是全军覆没了。

倒是张自新意料之中考中,名次还不低,乡试二十五名。

张家大摆流水宴三天,在望江县很是热闹。

张自新到李家拜访吴氏的时候,把消息跟吴氏一说,吴氏很是开心,都是从年少时看着长大的孩子,这会儿都已经及冠成年了,连范敬春的闺女儿可都两岁了。

吴氏看着很是感慨,但想到儿子还没寄家书回来,她也不知道怎么跟儿子说张自新中举这件喜事,这让吴氏惆怅了些,不知道儿子和长江怎么样了。

盛京,临近过年,寒风凛冽,但院子附近是越来越热闹了。

李长江从外面进来,脱了蓑衣,接过儿子递过来的热茶一饮而尽。

“这附近院子里,看着还真都是举人,看来那牙人没诓我,大家都想租近贡院一些的院子,儿子,你猜这附近跟我们这个一样的院子现在租多少银钱一月?”

李意卿看着他爹神秘的样子,挑眉,看来涨了不少。

“十两?”

李长江愣了下,没想到儿子一猜就猜中了。

“不过还有十一二两的,听附近的大姐说,再过一月,还会再涨,不过也没院子租了,到时候客栈涨得更猛,等到院试前,便是有银钱,离贡院进的院子或者客栈都满了。”

要不是他们来得早,这院子还真不好找。

“那还好我们提前给敬春哥租好了院子,不然怕是不好租了。”

“是啊。”

李长江这么关心附近的院子,还是前几日给收到了范敬春的信,帮着租了个院子。

这信还是寄到沈家,沈隼拿给了李意卿的。

这次范敬春和刚中举的张自新一起参加会试,院子也是给两人租的。

年前几天,沈隼带着范敬春和张自新到李意卿的院子里。

盛京到安庆府不好回信,两人只能这么办了,沈隼倒是热情,很快带着人到李意卿这里。

“子明、九如、伯游三位兄长,快进来,今日在我这里用膳。”

李意卿招呼着几人,说起来,他们三人也是好久没聚一起了,自从他和张自新到豫原以后,这会儿倒是有些许感慨。

张自新和范敬春倒是自来熟得很,当下就应了,沈隼看了下几人,见大家都留他,便也留了下来。

“意卿,好久没吃到你做的吃食了,今儿不如你亲自下厨,让我们大吃一顿如何?”

张自新是真不客气,两人在豫原的时候也是真的闲,偶尔还做些吃食孝敬师傅。

所以叫李意卿下厨的时候,还真是有些嘴馋了。

毕竟院子里,不是李意卿做饭,就是李长江做饭了,他们要是留下来,让李长江做饭,看着还真有些奇怪。

李意卿一番思索,沉吟道:“倒也行,左右不过一顿饭的事,一会儿你在边上帮忙。”

几人说干就干,往厨房走去了,李长江见此,出门再去买些菜回来,毕竟要留客,菜不够怎么行。

没一会儿,房间里只剩沈隼小声道:“君子远庖厨啊。”

说完跟上去了,没一会儿也跟着挽起袖子忙活,就是越帮越忙就是了。

沈隼看着院子里的几人,很是熟练,有些诧异。

“这,九如和伯游怎么也会这些?”

刚刚认识的范敬春,沈隼不清楚,张自新可是个公子哥,没想到做这些事这么熟练。

起身扭头一看,好家伙,李意卿已经熟门熟路地起火刷锅了。

张自新看了下李意卿,满脸笑意道:“你是不知道,你离开豫原后,没多久我考意卿这厨艺拜了王学观王大儒当了师傅。”

沈隼瞪大了双眼,没想到是因为厨艺,才能拜入王大儒名下。

他在豫原不少时日,王大儒也是认识的,是个有真本事的,人又懒散,不知道多少学子想拜入他门下,但都被拒了。

张自新见两人都好奇,便笑道:“我师傅对吃食有些执着,意卿为了我能拜在师傅门下,连着好些日子做了吃食,最后是一道佛跳墙拿下了我师傅。”

说起佛跳墙,张自新的喉咙不自觉上下浮动,那佛跳墙可真好吃啊,可惜食材不好找,又费功夫。

范敬春看着咽口水的张自新,眼带笑意,打趣道:“所以你也在那时候,学会这些了?”

张自新连连点头,他还真是那时候学会了的,毕竟意卿为了他下厨给师傅,他总不能就在旁边看着吧。

没多久,李长江买了不少菜回来,李意卿看着菜,决定怎么做后,叫几人把菜都洗好切了。

冬天的水还是有些刺骨的,没一会儿沈隼的手冻红了不少。

“沈公子,快些把手擦了,喝口热茶。”

李长江拿着一块毛巾过来,让沈隼擦手喝茶暖和一下,毕竟他手忙脚乱忙活一顿,倒是对范敬春和张自新来说,有些碍手碍脚的,直愣愣站在中间,不如去喝茶,他们忙呢。

也不知是冻的,还是不好意思,沈隼脸色通红,呐呐道:“伯父,我择菜吧。”

李长江见他不好意思,直接把毛巾放他手上,轻声道:“哪用得了那么多人,还有小东呢,他干活也是麻利的,你跟我去喝茶吧,一会儿我们直接吃现成的。”

“子明,你快些跟伯父去喝茶吧,不然伯父不好意思一个人喝茶。”

三人也跟着劝,实在是大少爷还真不会干活,有他在,张自新见到老是转身碰到,倒是不便了些。

沈隼知道他们这么说,还是想让他去喝茶,但见大家各忙各的,比他在的时候还快不少,便被李长江半推着走。

要不是沈隼在,李长江也是要帮忙的,但怕沈隼一个人喝茶会不好意思,李长江就拉着他一起过去喝茶了。

沈隼手里捧着热茶,喝了一口,脸上的神色松了不少。

没多久,沈隼便跟李长江聊了起来,虽然没妹妹聪慧,到底是世家子弟,没一会儿跟李长江聊得热火朝天的了。

问到李长江这九品农官,地里的活,水利风车和肥料的事,沈隼更是双眼发亮。

等吃到李意卿做的菜,沈隼更是不时地看着他。

李意卿在夹起一块排骨的时候,见沈隼又看了过来,顿了下,笑道:“子明兄,因何一直看着贤弟我啊?”

见桌上的人都看着他,沈隼窘了下,脱口而出道:“子清做的菜很好吃。”

张自新又夹了一块炒鸡,嘴里还吃着,含糊道:“不好吃我能一来就厚着脸让意卿做菜?”

大家吃得很快,这次是李长江和林东收碗筷了,林东很自觉地在厨房洗碗,绝不让老爷做。

李长江看着林东还稚嫩的脸庞,吩咐道:“锅里还有热水,你放来洗碗,不要冷着手了。”

“哎,老爷,我会的。”

坐上回府的马车,沈隼满脸深思,不知道在想什么。

回到沈家,马上去了书房。

“今儿在李家留饭?”

沈大人这会儿已经散值,正在书房忙碌。

“爹,儿今日还帮忙择菜洗菜呢。”

沈大人听了,抬头看了眼儿子,满脸不信。

“你?洗菜择菜?”

见他爹不信,沈隼想了下,别说他爹不信了,就是他都不知道自己还做这些事。

“是,不过儿没洗多久,便去喝茶了。”沈隼说完,不好意思地摸了下鼻子。

沈大人勾了下嘴角,就知道,他这儿子,就不是会做这些的。

沈隼随意坐了下来,“爹,您还没给祖父去信吗?子清我看不错,竟然还会下厨,厨艺还不错,我还跟李伯父聊了些,我看子清是个会疼人的,从小出远门,只要有银钱就给家里的妹妹娘亲买珠花,发钗的,我看这盛京,没一个有这么细心的男子,便是爹和我也是。”

“哦?看来子清确是不错的。”

看来家里人都极喜李意卿了,只是,从去岁开始便有这意思了,今年老爷子也没给准信的,怕是说不准了。


  (https://www.tiannaxs.com/tnw57711780/85652970.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