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为了不插秧,努力考科举 > 第325章 我的精华版,无了

第325章 我的精华版,无了


天色渐晚。

便到了闹洞房的时辰,一行人拉着李意卿回房。

今日喝得最多的不是李意卿,是杜胤这个大憨批。

所以到了房间内,掀盖头的时候,李意卿还清醒得很。

李意卿手里拿着秤杆,挑开沈舒窈的盖头。

“哎哟,新娘子可真美啊,子清有福了。”

李意卿看向沈舒窈,虽然这话带着些许打趣,但不得不说,这人说得对,他娘子,还真美啊。

此时,沈舒窈略微低着头,头上是繁琐的盘发还有发冠衬得沈舒窈越发动人。

“请新郎新娘,行合卺(jin)之礼。”

李意卿和沈舒窈各自拿着杯中的酒饮下。

王冰人眉开眼笑地看着两人,而后示意丫鬟再满上酒水。

“换卺。”

两人喝过交杯酒,裴科见此,笑道:“再饮一杯。”

跟着的人也附和道:“再饮一杯。”

李意卿和沈舒窈无奈,接着又喝了一杯。

见他们还要起哄,李意卿起身,把人往外推拉,“行了行了,今日在外面我也喝了不少酒水了,不能再喝了。”

“喝,我还要喝。”

李意卿扭头,见是醉得不省人事的杜胤。

想到今日都是他帮着挡酒,李意卿对着杜铭拱手致谢,“之旻,今日多谢你和奇年了,咱们到外面再吃些酒菜。”

说完,李意卿对着林东和张伍几人示意,然后翰林院和工部的同僚还有亲人,都被推搡出去了。

等客人走得差不多,张大富走上前来。

“意卿,自新和敬春捎了信,还有你的贺礼过来,呐,这是书信。”

李意卿接过书信,至于贺礼,已经登记好,放回院子里了。

“大侄儿,我就不打扰你了。”

说着,张大富嘴角勾着坏笑走了。

李意卿回屋的时候,沈舒窈正捧着头蹙眉呢。

上前扶住她,李意卿轻声问道:“是不是发冠和发簪太重了?”

“是,戴了一日,有些不舒坦。”

本来李意卿想帮她取下来,但不小心扯了下她的头发,最后让绿华拆了。

等拆了发冠这些,李意卿和沈舒窈两人相顾无言。

属于是大眼瞪小眼了。

屋内此时只有两人在,没人说话,霎时间屋里静默无声。

也不知是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两人的脸一致红了起来。

“咳咳,娘子,我们就寝吧?”

沈舒窈坐在梳妆台前,羞怯地点头,“嗯。”

这声音,要不是屋里安静,李意卿都要听不到了。

想到他好歹是男的,应该要主动些。

李意卿上前拉了下她的手,沈舒窈的手很小很软,不知道是紧张的原因,手心微微发汗。

到了床边,两人坐下。

沈舒窈看向李意卿。

李意卿的眼神下意识闪躲了下,那什么,他就见过猪肉,没吃过猪肉啊。

他就算是男人,他也会紧张的。

“呵呵。”

沈舒窈不可抑制地轻笑出声,本来紧张的心,缓了些许。

“唰。”

本来紧张的李意卿脸色胀得通红。

但为了不让他娘子小瞧他,李意卿双手搭在沈舒窈的肩上。

两人的身体慢慢靠近。

李意卿亲上沈舒窈诱人的红唇,两人的唇瓣轻颤了一下,两人一致地屏住呼吸,不敢喘气。

几息后,李意卿轻轻睁开眼睛,见沈舒窈紧闭双眼,睫毛微动。

手捧住沈舒窈的脑袋,李意卿加深这个吻。

虽然没经验,但男人嘛,总有些天性在的。

没多会,沈舒窈呼吸不稳,微喘着气半躺在李意卿怀里。

没等沈舒窈缓过来,李意卿凑了过来。

细致的吻,慢慢落到沈舒窈的脸、唇角和脖子上。

“嗯”

沈舒窈眼神迷离。

李意卿双眸炙热地盯着她。

手控制不住覆了上去。

沈舒窈呼吸一窒。

沈舒窈看着面前的男子,是她满心里面的人。

一开始,她只是想找一位举案齐眉的良人,但这几年的相处,她不可抑制地陷了进去。

察觉到沈舒窈的出神,李意卿轻轻咬了一下她。

“嗯~”

沈舒窈回神,看向他。

见他眼里满是笑意地看着她,沈舒窈咬了咬下唇。

一刻钟后,两人身疲力尽地抱在一起。

李意卿的脸对着床有些懊恼,好似有些不尽人意。

半响,李意卿看向沈舒窈,“娘子,我们再来一次如何?”

他要证明自己。

虽然身上有些不舒坦。

但后面沈舒窈还是觉得有些愉悦的。

相公刚刚的懊恼她也察觉了。

想了下,沈舒窈便同意了。

这次沈舒窈明显比刚刚舒服了不少,也开始回应了李意卿。

同时因为这次可以放得开。

床的枝桠声和屋里暧/昧的声音,让守在屋外绿华和红渠皆了脸。

差不多半个时辰后,屋内安静了下来。

好一会儿,李意卿低哑的声音吩咐道:“传热汤。”

浴堂建在外面,李意卿见沈舒窈害羞,便让人传了热汤。

今夜沈舒窈都没怎么睡着,夜里,东厢房传了几次热汤。


  (https://www.tiannaxs.com/tnw57711780/85652825.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