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为了不插秧,努力考科举 > 第434章 漕运司

第434章 漕运司


李意卿在老家,教了一个月的书。

族学里本来有些厌学的孩子,从李意卿教课开始,族学里的学子很是积极。

这日,李意卿下了学,去了小叔公家。

小叔公见李意卿过来,眼睛闪过一丝愁意。

李意卿坐下来,许久才开口道:“小叔公,过两日家里准备起程去福州。”

尽管早有了心理准备,但小叔公听到这件事,心中还是很伤感。

“此去一别,小叔公怕是难再见你一面了。”

“小叔公,等福州那里稳定,我再让圣上允我告假回家省亲。”李意卿是这么打算的。

官位上,只要正德帝在,后期太子即位,他估摸着是没有问题的。

银钱家中已经不缺,李家的人慢慢出了些有出息的孩子,等后续堂兄他们起来。

他便不用这么拼搏了,比起权利,小叔公在他心中重要些,倒不是他没事业心,因为此时官位这些对他来说,唾手可得。

但是小叔公越来越老了,若总是在外,到时候见一面少一面的,他不像现代的时候了,可以不顾自己,不用顾家人,整日在事业上忙碌,他现在有了家人。

“圣上看重你,你也别太过自大了。”

“小叔公,有你看着,意卿总归都在正确的路上走着。”

李意卿和小叔公谈好后,开始和亲人道别。

次日一早,李意卿望江县见了一面于夫子,于夫子头上早已发白,见李意卿来,心情很好。

不过夫子的学堂,比先前的时候热闹不少,李意卿以为夫子年纪大了,应该是人少些才对。

“夫子,怎么学堂还那么多学生,管得过来么?”

“唉,吾儿还未高中进士,便先在学堂收些学子,我年纪大了,偶尔也帮着看一会儿。”

原来是这样,这次李意卿在书湘学堂待得挺久的,不过,人终有一别。

第二天到安庆府,拜访了季家和知府。

之后,便直接从安庆府直接坐船起程去福州。

李意卿和沈舒窈站在甲板上,看向远处玩耍的儿子。

沈舒窈无奈地摇头,“可算是知道小宝从老家回盛京的时候为什么那么黑了。”

这次回老家,小宝比两年前玩得更疯,之前他还小,几位兄长不给他忙活。

现在倒好,上山掏鸟蛋都不说,还下水捞鱼,和村里的孩子两军对战,得亏有人盯着,不然沈舒窈和李意卿都不放心小宝。

小宝不止玩,还带着弟弟一起玩。

有一天,两人一身泥巴回来,沈舒窈差点忍不住脾气,跟村里的婶子一样,拿着树枝追着打。

不过李长江和吴氏两人笑呵呵的,只觉得,两兄弟很像小时候的李意兰和李意竹。

毕竟两姐妹以前也一身泥巴回来,被吴氏追着打。

相较于李意卿和沈舒窈这会儿在船上温和的气氛,小宝和宝宝两兄弟一脸抑郁地在甲板上。

好一会儿走过来,小宝叹息道:“爹,我们什么时候再回老家啊?”

李意卿无奈摇头,七岁的小宝已经启蒙读书,在盛京的时候知礼懂事,一到老家,顽皮得很,而且玩得很开心。

本来他那些兄长都在族学读书的,每日下学了还带着两兄弟去玩。

“看情况,爹这一去福州,估计忙得很,如今你也大了,过几年,跟着你祖父祖母回家也可。”

这次回家见了亲人,大家变化了很多,特别是他外家,姥爷家起了一座很气派的房子。

表哥们也都娶妻生子,孩子都挺大了,再过两年,他那些侄子都要成亲了。

这几年,姥爷身子不是很好,娘很是担心,万一有个不好,爹娘肯定要回来的,他有公务在身不能尽孝,定还得是小宝他们回来。

小宝和宝宝闻言一喜,两人对于大瑞村是真的喜欢。

期间船靠岸,又换了船在海上飘了半月,李意卿这才到了福州的码头。

李意卿带着家人下了船,就有人上前来。

“李大人,在下丰宜春,福州郡守。”

郡守乃正三品官员,和李意卿这个运漕司运使同官阶,但李意卿是何人,大兴官员无人不知,他不止圣眷在身,他立的功劳,晋升的速度,都让人侧目。

“丰大人日理万机,怎可劳烦你来接李某。”

若是一般人说这话,还以为是阴阳怪气呢,但是李意卿面上如常不说,脸上的情真意切真实地浮现。

“圣上说,此次李大人是为了大兴的兴盛而来,让福州一阵官员配合李大人,本来曹运使也要过来,但他突然有事,来不了,还请李大人不要介意。”

李意卿摆手,“哪会介意,公务要紧。”

两人寒暄了下,丰郡守带着李意卿一行人到漕运司的官署后院。

沈舒窈指挥着下人搬行礼,李意卿对着丰郡守作揖。

丰郡守见李家人忙碌的模样,连忙告辞,“就不打扰李大人修整了。”

“等在下修整好,改日再邀丰大人和诸位同僚上门做客。”

有下人在,后院修整得很快,李意卿他们搬进来,附近的人家也知道。

其实官署后院不大,家底丰厚的官员,自个早就买了院子出去住,现在住在官署后院的,也是漕运司的官员及家眷。

左邻右舍悄摸摸地看了两眼,倒不是不想上门,毕竟现在住官署后院的,李家的地位是最高的了。

但是李家现在搬家,这时候上门,倒是打扰李家。

所以也没人过来,只是吩咐下人注意着李家的院子。

等修整好,已经是用晚膳的时辰,一家人用晚膳的时候。

沈舒窈说道:“院子还是小了些,住不开,等这几日稳定下来,我让人注意着些,看看福州有没有合适的院子。”

李长江和吴氏没意见,小宝和宝宝都还小,没有资格议论此事。

李意卿更不用说了,荷包里面不超过十两银子。

“家里的事,你做主就行。”

沈舒窈闻言,眉眼飞扬,虽然家里的事都是她做主,但这种大事,她都喜欢在饭桌上说一声。

以前沈舒窈的礼节是,食不言,寝不语,她嫁到李家这些年,倒是习惯了用膳的时候,和家里人说上几句话。

次日,李意卿身穿朝服,从后院走到漕运司。

路上,碰上的人对着李意卿行礼。

到了漕运司官署,有人走了过来,“李大人,下官匡建树,乃漕运司副使,日后在外司跟着李大人。”

虽然都是漕运司,但内外司已经分了出来,外司是李意卿掌管,现在明显人手不足。

“匡大人不必多礼,外司的官员都来了吗?曹运使在吗?”

“李大人,外司的官员都在官署,曹运使有公务出远门,现在还未回来。”

“劳烦匡大人带本官去和诸位同僚认识认识。”

“是,李大人跟下官来。”

两人走到外司办公的地方,就见里面有两个人搬着物什,一位瘦瘦高高的,一位瞧着只到那人肩膀。

“祁大人,吕大人,不用忙活了,先过来给李大人见礼。”

屋内的两人把手中的物什放下,走到李意卿跟前。

两人把挽起来的衣袖放了下来,瘦瘦高高的人温和开口道:“李大人,在下祁勋,是外司的经历。”

“李大人,在下吕福,是外司的知事。”

经历是正七品的官员,知事从八品,加上边上的匡建树,外司加起来才四位官员。

李意卿可是知道,漕运司内司主事的官员可是有十余人之多,他这外司,瞧着可真是个光杆司令了。

“你们二人搬何物?”

“是一些卷轴和账册还有办公用的书案这些,都是内司的曹运使临走之前吩咐的。”

李意卿上前看了下,有不少和船只水运的书籍和游记。

先前他还猜测曹运使是故意不见他呢,没想到还挺贴心的。

“本想着今日邀诸位同僚上门共饮一杯,但想着等曹大人回来,再摆宴邀请诸位。”

“客气了李大人,曹大人约莫着再过几日便回福州了,李大人才刚到福州,不若先修整几日。”

“行。”

李意卿今日也没干什么事,就和三人整理一下书案和书柜还有书籍竹简。

倒是忙碌了一日。

日次,李意卿上值,“匡大人,不知可方便带本官到码头,看一下漕运司的船?”

“有何不可?”

匡建树爽朗得很,也不知是福州靠海的原因,漕运司的官员,皮肤要么黝黑,要么是小麦色的。

李意卿想,再过些时日,他估计也黑上不少,唉,他玉面郎君的称号,怕是没了。

是的,李意卿因为肤色白皙,身高修长,长得也俊美,盛京的人都叫他玉面郎君呢。


  (https://www.tiannaxs.com/tnw57711780/85652716.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