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为了不插秧,努力考科举 > 第438章 云端

第438章 云端


用完午膳,李意卿和张自新去书房谈论事情。

沈舒窈和孟萱聊了些话常,之后话赶话,没多久就带着孟萱去看先前看好的几个院子。

这些院子沈舒窈已经看过,差不到哪里去,孟萱没看多久,就定了下来。

“弟妹,院子的事,多谢你帮着注意,费心了。”孟萱满脸笑意地对沈舒窈说道。

虽然两家关系好,但其实是两家的男人自小相识,关系才这么好。

不然以沈舒窈如今的地位,不说给她们家帮着看院子,她就是上门拜访,都不一定进得了李家的门。

“咱们两家的关系,不用言谢。”

孟萱闻言,嘴角露出一抹浅笑。

之后,沈舒窈和孟萱忙着过地契的事,由沈舒窈带着到衙门,这地契办得倒是很快。

都不用两人说什么,就是在衙门坐着喝杯茶的功夫,地契便办好了。

其实这种事情,压根不用沈舒窈和孟萱亲自到衙门办理的,但是想着快点办好,张家晚上还要入住。

两人这才到衙门来,左右不过来着喝杯茶水而已。

由于两人是女眷,官府的人虽然想讨好,但也没多打扰,只是谄媚地办完地契,便亲自送两人出了衙门。

下值回府后,又跟府里的夫人说了下要注意的事。

两人出了衙门,回到李家,让李家的下人帮着张家的下人一起归整院子。

然后李意卿和张自新商议出使的大小事务出来后,李家空空荡荡的没几个人。

李意卿看着院子,纳闷道:“咦,人呢?”

见李意卿不解,林东上前道:“大人,张大人,夫人和张夫人去买了院子,这会儿在归整收拾呢。”

“意卿,弟妹能干,办事麻利地很,我们这才刚到福州,院子在弟妹帮忙下,这都买好了。”

对于张自新的夸赞,李意卿很赞同,毕竟酥酥办事一向仔细妥帖,这些年,他就没为家中事务烦扰过。

以前他娘掌中馈的时候,他时不时还要做主,但现在家中事务都由妻子照料,他忙着官府里面的事就行。

家中的事和父母儿子,基本不用他太过操心。

有时候他没想到的,妻子已经做好了,比如过年过节要给老家亲戚和夫子送的礼,诸多事宜,都由沈舒窈全权处理。

李意卿想了下,莞尔道:“嗯,自新哥,你说得对,酥酥确实能干。”

见李意卿脸上的得意,张自新无语道:“你嫂夫人也能干着呢。”

“是是是,那我们过去看看自新哥家的院子?”

两人一商议,便决定也去看看院子。

两人到院子的时候,已经收拾得差不多了,要不说人多力量大,李家下人不少,张家也好些下人。

不过一两个时辰,便把刚买的院子收拾妥当。

林娘子还和张家的厨娘在张家的厨房开始准备晚膳。

晚上,两家一起用晚膳。

孟萱拿起酒杯,笑盈盈道:“我敬李叔,吴婶子一杯。”

李长江和吴氏也拿着酒杯,大家见此,也拿起酒杯,喝了一小块。

等李长江和吴氏喝完,孟萱又拿起酒杯,“弟妹,嫂子敬你一杯,今日要不是你费心,家中也不会这么快就买好院子,又收拾妥当。”

张自新也站起来,笑呵呵道:“是啊,听娘子说,弟妹还给准备了干净的被褥,要不然,今天还真不好说,说不定要住客栈呢。”

沈舒窈和李意卿站了起来,“应该的,再说,被褥没准备好,也不能让你们住客栈啊,家里还有干净的厢房呢。”

两家也不客气,说完就开吃。

孩子们见大人还在客气,桌上最小的张柏忍不住扯了下孟萱的衣袖。

“娘,我饿了。”

吴氏见状,连忙说道:“你们不用再寒暄了,快些用膳,看把小柏给饿的。”

“哈哈哈,是极,是极,婶子说得对,我们快些吃。”

大家这才开始用膳,福州的水产是最丰富的,这顿饭,吃得张家人很是开心。

连在福州住了几年的李家人,这会儿吃得也开心不已。

次日,李意卿带着张自新到漕运外司。

“匡副使,这是刚来的副使,张自新。”

匡建树看了一眼张自新,而后作揖道:“张大人。”

“匡大人。”

“祁勋,祁经历。”

“吕福,吕知事。”

漕运外司的人互相认识,昨日李意卿已经和张自新说过,漕运外司的情况,所以张自新知道外司目前就这几个人。

张自新向来自来熟,不用李意卿在中间周旋,一个上午,他已经和外司的人聊得热络。

“张大人,本来要给你介绍漕运司曹大人的,但曹大人两月前外出,暂时不在福州,这几日,和漕运内司的官员也认识一下。”

虽然漕运外司刚成立没几年,但上值的地方都在边上,而且有时候公务也有交接,所以是该要认识的。

李意卿说着,带着张自新到内司,和漕运内司的官员互相认识。

“好,那便麻烦李大人了。”

两人在府里互相称呼亲近,但上值后,都是叫尊称的。

虽然李意卿小,但官位高,张自新在外,也是要尊称李意卿为大人的。

内司的人不管心里如何想,但张自新由李意卿带来,总是要给李意卿面子的。

别看李意卿手中实权没曹大人高,但李意卿这几年做了什么,又能调任镇守附近的士兵。

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而且李意卿是盛京炙手可热的官员,大家恨不得抱上大腿呢。

是以,大家对张自新客气得很。

两人就来认识一下人,怕耽误内司的官员处理公务,倒也不多待,没多久便走了。

下值后,外司的人一起请张自新到附近的食肆,说是欢迎张自新的到来。

“多谢诸位,此次到外司,希望能做出一番成就来。”

匡建树三人笑笑,他们都在外司三年了,也没做出什么成就来。

不过想到已经造好的船,三人又觉得也不无可能。

“张大人,此次情况,是李大人出钱,我们也是沾了你的光,这才能吃上这一顿。”匡建树客气道。

酒过三巡,几人商议着外司的事物,但机密的事,倒是没拿出来谈论。

李意卿见此,心下点头,还不错,喝几杯,但是不能耽误事。

散场后,各自的下人带着人回去。

李意卿回了府里,沈舒窈体贴地给李意卿擦洗。

李意卿喝了醒酒汤,坐在床上笑呵呵地看着忙碌的沈舒窈。

沈舒窈忙完转身,见他一脸笑意,拿着湿帕子往他脸上一拍。

“啪。”

李意卿瞬间清醒不少。

“这次是自新兄长来,这才让你出去应酬,下次可不许喝这么多了。”

李意卿连忙点头应允,他也不喜喝酒应酬,这次是自新哥来,想让他顺利融入,这才有今日的请客。

沈舒窈也知道是这样,但是李意卿喝得醉熏熏的,她忙活了这么久,看着他笑成这样,就耐不住念叨了下。

李意卿用帕子随意摸了下脸,上前环抱住沈舒窈。

“酥酥体贴入微,是为夫仗着今日宴客,多喝了几杯。”

鼻尖闻到一丝酒气,沈舒窈抬头,见他虽然面色有些红,但是眼神清明。

沈舒窈见他这么说,软着声道:“官场应酬也是常事,不是不给你去,就是怕你喝多了,对身子不好。”

李意卿也知道沈舒窈说的是实话,毕竟这么多年,他出门应酬,妻子也没什么意见。

低头看向妻子,见她一脸关切地看着他,怀中柔情似水的妻子,正用软乎乎的声音关心着他,这能忍?

自己的妻子,又在怀里,今日多喝了几杯,但是没醉的李意卿,这会儿只觉得一股冲劲上来。

不知什么时候,两人亲到了一起,难舍难分,暧昧地嘤咛声从沈舒窈的红唇中传出来。

这声音像是邀请,李意卿呼吸急促,双眼灼热地盯着沈舒窈。

双手环抱起妻子,李意卿阔步往床边走去。

沈舒窈被扔到被褥上,带着丝丝媚意的眼睛直直地看着他,李意卿眼一热,一个倾身。

“唔。”

两人十指相扣,水乳交融,沈舒窈玉足紧绷。

沈舒窈觉得她似乎上了云端,人也迷迷糊糊的,只能任李意卿摆弄。

李意卿看着沈舒窈潮红的眼睛,眼里的迷离,越发地用力,一个激动,把沈舒窈翻身。

从后倾身上前。

“嗯。”两人都忍不住出声。

沈舒窈本来看不见人有些不安,但随着李意卿的动作,让她脑中已经想不到什么,只想沉浮其中。

这姿势两人很少来,但不得不说,沈舒窈觉得很舒服,腿脚忍不住软了下来。

次日,李意卿起来,见到屋里萎靡地模样,揉了揉额间,看向身侧,沈舒窈睡得香甜。

李意卿只能起身简单的收拾一下,毕竟有些亲密的地方和事情,他还是不想让下人来收拾。

收拾完,李意卿洗漱之后便去用早膳。

小宝和宝宝看着爹爹神采奕奕的模样,两兄弟对视一眼,而后道:“爹爹,我们要和张家哥哥去玩,你给我们些银钱呗?”

“行。”

李意卿笑呵呵地应了,也不是随意敷衍两兄弟的,用完早膳,便从身上的荷包里,拿了十两银子出来。

看着难得出手大方的爹爹,两兄弟挑眉,一脸奸笑地收下银子。

李长江和吴氏两人对视一眼,都是过来人,嘴角露出一抹打趣的笑。

李意卿见此,给了银钱便去上值了。


  (https://www.tiannaxs.com/tnw57711780/85652712.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