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为了不插秧,努力考科举 > 第442章 正德帝:以后野史都禁了

第442章 正德帝:以后野史都禁了


在正德帝和朝中大臣拉扯的时候,账册和名薄从福州送到了盛京。

期间曹大人还遭遇过暗杀,但是曹大人从那次之后,就再也没出过福州。

一直待在福州,曹大人身边也有不少好身手的侍卫,倒是暂时还没什么危险。

但是明显杀手身后的人有些狗急跳墙了,连着在城内对曹大人暗杀,弄得郡守都给曹大人拨了不少人过来。

这些杀手后面的人不知道,账本已经不在曹大人手中,并且此时已经送到盛京递上正德帝手中。

“宣王清河进来。”

正德帝面色沉凝地吩咐张居翰。

张居翰只见陛下看了下福州来的物什没有跟往日一样开心,心中疑惑。

出了宣政殿,拨动拂尘,便让宫人去宣王次辅。

从消息传来后,王清河心中就有了不安,这次被宣进宫,心知怕是逃不了。

也可能是他心虚,一被宣进宫,心里忍不住胡思乱想。

进了宣政殿,王清河行礼,“微臣参见陛下,太子殿下。”

宣政殿内一下子安静下来,太子见父皇没让王大人起身,也不敢说话,在一旁拿着奏折观看,只是好一会儿看的还是同一张奏折。

“王清河,你好大的胆子,贩卖私盐,人在盛京当官,已经贪到下面一个州了。”

低着头的王清河眼睛一缩,抬头的时候,面色沉静,“微臣不解陛下说的是何意?”

“何意,呵呵,王爱卿嘴硬得很。”

正德帝说着,把账本和名簿都丢到王清河跟前。

看着脚下的东西,王清河知道事情已经暴露。

面色悲痛地跪了下来,“陛下,臣也是一时糊涂啊。”

“一时糊涂?一时糊涂,你贪了这么多,还贩卖私盐,克扣粮税上交上来的粮食,都卖给乌延国,你这是通敌卖国。”

王清河腿脚软了下去,很快,羽林卫把王清河带下去,孙尚英孙大人带着人到王家抄家。

不止王清河,盛京好些个官员被抄家,一时间人心惶惶。

甚至是景康伯府都被波及了,只是罪不大,正德帝想到二皇子,就放了景康伯府一马。

正德帝心知亏待了二皇子,往日对二皇子和景康伯府宽容了些。

此时才想起来,他都要禅位了,还没给二皇子赐封地。

“二皇子乐正淮,封号和,封地荆州。”

圣旨下来的时候,左贵妃有些怔愣,她没想到陛下有意禅位,现在直接给皇儿封王。

那皇位,就是太子的了。

想到这,左贵妃面色一沉,倒是乐正淮,面色淡然地接了圣旨。

朝中,正德帝又开始说他要禅位的事,然后大臣们劝三思。

是夜,左贵妃秘密出了皇宫。

正德帝听到密报,淡声道:“让人注意着就行。”

左贵妃到景康伯府,景康伯秘密接见左贵妃。

两兄妹不知道商议着什么,但是出来后,左贵妃面色稍缓,脸上忍不住带着笑意。

两人不知道,屋顶上的黑衣人在左贵妃出来后,消失在屋顶。

而后正德帝这边已经得到了消息,正德帝对着下面的暗卫摆手,而后一脸怒火地揉了揉额头。

“贵妃真是爱没事找事。”念了这句话之后,便不再说什么。

不管盛京的人在密谋什么,李意卿这边倒是开始忙碌起来。

给张自新备好一切能想到的东西,甚至是好些豆子,然后教张自新发豆芽。

保证在船上能吃上了些菜,水也要准备一些,到时候若是顺利登陆,或者沿途经过的时候,靠岸归整也可。

张自新就在大家担忧的情况下出使海外,此次安全布防由罗校尉带领的那三百士兵一起。

张兆三兄妹这才知道,为什么爹晋升之后,娘没多开心了,这出海有危险不说,还不知道多久能回来。

没多久,李意卿得知正德帝想禅位的事情,倒也不是盛京的消息传得快,是有一个喜欢碎碎念,用密报方式寄信的正德帝。

说是齐王又出门游玩了,他也不想当帝王了,让他以后好好辅佐太子,他要禅位。

李意卿看着密信,一阵扶额,想到太子,李意卿一阵可怜。

年纪轻轻被正德帝拉去当劳力看奏折,这会儿正德帝又不想上朝要禅位。

历史上,要不都是帝王仙逝传位,或者是被逼禅位,到陛下这里倒好。

不想当帝王不说,奏折不想看,早朝不想上。

啧啧啧,想了下,李意卿觉得,如果是他,他也不想当这个帝王。

来了福州之后,不用上早朝,李意卿不知有多开心。

福州这些官员,他也是为首的几个了,所以来了这里,差不多是想干嘛就干嘛了。

这不,张自新出海后,李意卿便空闲下来,整日按时下值不说,偶尔休沐,还带着家人到附近游玩。

偶尔心情好了,作几幅画,虽然他画技不好,但是有意境啊,给正德帝回信的时候,顺便放几张进去。

弄得正德帝更想禅位了,然后盛京的官员更加难受了。

太子在宣政殿唉声叹气,他自是知道父皇是真的想禅位,就看边上躺在软塌上看野史的父皇。

就不是一个想当帝王的人,从他看奏折起,他就有这个猜想了,这不,父皇能等那么久没禅位,估摸着跟母后猜测的一样,就是因为皇祖母先前还在的原因。

想到这,太子又忍不住长叹一声,软塌上的正德帝飘了个眼神过来。

“好好看奏折,往后还要看几十年呢。”

太子抓着朱笔的手抖了下,“父皇,你说我现在带着宸儿看奏折能行么?”

正德帝坐直起来,差点想翻白眼,“宸儿才启蒙几年?字还没认全呢。”

太子摸了摸鼻尖,到底他现在还没坐上皇位,不能说得太过。

见此,正德帝又躺了下来,而后一脸神秘莫测道:“张居翰,你说那单穹单状元是不是真的和昱朝的皇帝有一腿?”

张居翰:......

太子:......

“父皇,这是野史,您要是这么说,多年后,怕是李大人和您都晚节不保。”

躺在软塌上的正德帝一个趔趄,差点摔了下来。

“什么玩意,野史这玩意,以后都给禁了。”说完,正德帝面色一言难尽的模样,让看了一天奏折的太子心下开怀。


  (https://www.tiannaxs.com/tnw57711780/85652708.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