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精灵羁绊王 > 第102章 冬之柳伯,永恒领域

第102章 冬之柳伯,永恒领域


  卡吉镇。

  云英山脉边的一个偏僻小镇。

  它在关都联盟中最为寒冷的不毛之地,在这片地方最出名的东西莫过于坐落在它附近的愤怒湖,和湖边的特产愤怒馒头了。

  愤怒馒头,这是一种吃了能让人充满动力的食品。

  据说当年的四天王之一希巴,就非常喜欢这种食品,所以经常到愤怒湖边修炼。

  只是在卡吉镇上,还有一样东西同样带给了这个小镇不一样的风景。

  那便是这里的卡吉道馆。

  卡吉道馆内,一位老人正在雕刻冰雕。

  这些冰雕看起来栩栩如生的样子,咋一眼看去简直让人以为是真正的精灵。

  他一边专注于自己的艺术工作,一边若无其事的说道。

  “嗯?没想到这个时间还有人来挑战道馆,现在联盟可乱的很,这届巡礼本来都已经暂停了,你们还要来挑战吗?”

  赤智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简单明了的用一个字回应了对方。

  “嗯……”

  听到赤智的声音,柳伯转过头对赤智说道。

  “呵呵,年轻人,你年纪轻轻,怎么看起来比我这个老头子还死气沉沉,这可不太好,年轻人可是整个世界的未来,应该更加有朝气一些才好!”

  看到柳伯浑然不觉的样子,琉琪亚忍不住对他说道。

  “老爷爷,我朋友得了不治之症,他可能已经没有几天的时间了……”

  自从离开天青山后,得知凤王已湮灭燃尽的消息,赤智的生命便已如风中残烛般,随时都有可能溃散。

  他的生命已进入了最后的时期。

  虽然赤智自身已有了最后的目标,重新将生命燃起,但是身上将死之人的气息却是已无法掩饰。

  柳伯拄着拐杖,细细感受了一下赤智的精神,有些遗憾的点头道。

  “原来如此,真是让人遗憾……你做出了这样的决定吗?虽然不太清楚你身上发生了什么,不过我们还是来一局精灵对战吧,就用精灵对决来听听你的故事好了!”

  听到这话,赤智立刻感受到了对方的境界。

  他如同高山流水遇知音般微微一笑道。

  “幸甚至哉,在下正有此意……”

  只是一句话,他就能够感受到面前这位老人在训练家之道上的境界造诣,已经远超自己所见的所有训练家。

  因为只有对精灵决斗的理解抵达一个极高的境界,才能真正领悟决斗存在的意义!

  在天青山上的烟尘中,赤智看到了精灵决斗最初的含义。

  这项绵延八百多年的历史传统,在当初精灵王

  而如今这世上能够理解这精灵决斗最初含义的人,恐怕已不过一手之数。

  但凡是能够达到这个境界的人,都会领悟到精灵之道的极诣,沿着这条道路走下去便会得到超越天王级别的奥义。

  站在卡吉道馆的比赛场上,柳伯派出了一只令所有人匪夷所思的精灵。

  因为它不是别的东西,而是一只……

  小山猪!!!

  没错,一只初始进化形态的精灵!

  唯有赤智一直注视着对方,随后若有所思道。

  “原来如此……这只精灵想必是前辈将奥义领悟至大成后收服的吧?”

  这一刻,柳伯眼中露出一丝惊讶之色,缓缓点头道。

  “唔……了不起,光凭你这眼界,整个关都恐怕已经没有人能够在精灵之道上指点你了!”

  周围的阿金和碧蓝完全一头雾水,根本不知道这两个人在交谈什么。

  虽然他们看不出这里面的门道,但二人却能根据周围气候的变化,体会到馆主柳伯绝非泛泛之辈。

  对方的精灵仅仅只是站在场地上,周围就开始飘散起冰冷的寒风。

  虽然这样的寒霜领域比不上之前水君的北风领域,但是依然给赤智一种无比冰冷的感觉,甚至比之前面对水君时更加彻骨!

  因为已明白彼此之间的境界,二人完全没有任何试探,一上来就释放出了各种最强的奥义!

  晶钻狠狠将体内生命本源推动,释放出燃烧斗气的极火之拳!

  经历过寒霜的磨砺,晶钻的离火奥义已经抵达大成之境!

  看到这一璀璨至极,如太阳般耀眼的一击,柳伯立刻感受到了赤智身上传递的一切!

  “竟有如此大志,可惜了……”

  随即小山猪身上释放出一种极寒之力,令自身周围进入一片极度领域!

  一种冰封一切,冻结一切的意境笼罩全场。

  一种极度的静出现在场地上,周围的一切全部静止不动起来,似乎连时间也在此刻定格。

  而晶钻身上燃尽一切的气势也戛然而止,瞬间暗淡下来!

  没有惊天动地的碰撞,比赛在一招之间结束!

  在这一场比赛中,柳伯似乎已经了解了一切。

  他站在寒风中对着赤智说道。

  “冬天既是一年的结束,也是新的一年的开始,在这寂静的寒冷中,蕴藏着新生的契机,只有经历过最严酷的寒冬,才能领悟生命的真谛,你未尝没有新的选择……”

  聆听着对方的话,赤智似乎进入了一种悟道的境界。

  体会着一路以来的种种经历,在这一刻,赤智终于明白了潜藏在寒冬中的含义。

  千里冰封,封存住最后一线生机!

  赤智一瞬间气息大变,如同冰雕一般将生机尽数敛藏封存起来。

  如此一来,赤智整个人仿佛被冻结了生机一般似乎已全无生意。

  但仔细观摩,却能感受到这冰封之中的一线生机。

  正是沉寂一切的寒冷冰雪,封存住了生命的希望。

  与此同时,晶钻也从中领悟到了一种玄之又玄的奥义。

  这一奥义脱胎自寒霜之中,但又并非简单的冰冷之意。

  而是一种极静封存,冻结造化的海纳百川之意境。

  在这一刻,叶绿也感悟到了隆冬之中的奥义。

  寒冰之下掩藏的,是来年的生机。

  唯有经历最严酷的寒冷,才能勃发出最顽强的生命。

  看到赤智这瞬间的领悟,柳伯哈哈大笑道。

  “哈哈哈哈,真是让人不得不服老啊,这个世界果然还是年轻人的天下,如果真的能够冻住时间就好了……”

  赤智微微一笑,他明白对方在这条道法上的领悟绝对非同小可。

  柳伯手中这只小山猪,正是因为参悟了之道浸淫太深,所以一直被冻结在了初始形态。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算是走火入魔了。

  只是赤智就绝对需要通过这种方式,来将自己最后一丝生机锁住,将自己最后的东西传递。

  在完成了最后的领悟后,赤智告别了柳伯,再度踏上了自己的旅途。

  望着赤智远去的身影,柳伯眼中露出一丝遗憾之色。

  “可惜了……时间终究不是可以冻结的东西,永别了,少年……”


  (https://www.tiannaxs.com/tnw28926545/85841644.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