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虐了书中大佬后他活了 > 第4章 04孔雀妖

第4章 04孔雀妖


昊木和林木听见声音整个身躯颤了颤,原本松懈的面容倏然恢复了正经神情,仿佛方才还在八卦的人只是错觉。

        看来这声音的主人地位不一般,莫非是那什么九云真人?

        这九云真人到底知不知道原身是只妖的?

        还是说早已知晓了,方才看这两弟子对她的反应,想必这名叫绿遥的孔雀妖原本就不是个话多的人,就是性情有几分狠,这倒也不用刻意去演了,毕竟她自己本身也不是话多的人。

        觅瑶随意一指,面色淡淡:“你,带我去霸云峰。”

        林木欲言又止,心里早已泪流满面,最后还是乖乖为觅瑶带路。

        明明师姐自己就知道路,还要人带路,分明是怕师尊惩戒,所以师姐想拉个垫背的

        其实真是他想多了,觅瑶纯属是想找个人带路罢了,顺便探探口风什么的。

        还未抵达霸云峰呢,一路上穿着白袍的弟子们见到觅瑶后皆是大惊失色,接着便小声的窃窃私语起来,隐约听见什么‘怎么还有脸回来’和‘心肠歹毒’等字眼。

        林木偷偷地瞥了眼身旁满脸冰冷,但还是万众瞩目的美貌师姐一眼,跟她小声说道:“师姐,我看咱们还是御剑吧”

        觅瑶目光淡淡地横扫四周,最后斜睨他一眼,只见这叫林木的小弟子摸摸鼻子,尴尬道:“毕竟师姐在门派风评不是很好一路上去的话难免会听到不好的言论”

        觅瑶嘴角抽搐,这孔雀妖看来不是个省油的灯啊

        “怎么风评不好,你说来听听。”

        林木这名小弟子大概也就十一二岁的年纪,见师姐面色如常,不见怒意,这才大起了胆子。

        “事先说明,我说了的话师姐可别找我麻烦!”

        “嗯”

        林木这才闭着眼快速说道:“就是师姐霸王硬上弓慕师兄的那天晚上已经传遍了整个门派,至今还闹得沸沸扬扬的!”

        觅瑶听后还愣了几秒,顿时满头黑线:“那…成了吗?”

        这是她最关心的,只要没成,一切还有挽回的余地。

        但以女人的直觉来说,这孔雀妖不止做了这一件好事,难怪这话本被作者坑了,简直就是乱来嘛,就连安排给自己孔雀妖这个身份都是女主的情敌,慕清尘和顾阡若能在一起就真的是奇迹了!也难怪慕清尘被挖墙脚!

        林木脸色发红,胆怯道:“没没有”

        “没有就好!”

        觅瑶暗自吐了口气,肯定还有什么事情是她不知道的,但她现在也不想知道了,知道又怎么样,反正也不是什么好事,还没完成任务之前可别把自己气死了!

        觅瑶拿起那柄黑剑飞起,一路往霸云峰而去。

        还未到达峰顶,就被一股强大的结界给挡住了路。

        林木抹了把汗:“绿遥师姐,师尊他老人家设了结界,还是你自己进去吧,林木就先告退了。”

        说着,他自己速度极快的御剑走了。

        觅瑶抬脚往霸云峰的一处房屋走去,这霸云峰在最山顶,周遭云雾缭绕,仿佛身入仙境,还有几只长得极为漂亮的鸟雀扑腾着翅膀在到处飞。

        而一头金黄色的参天大树下,坐着个面色红润的老者,他满头长白发,体态却肥胖,手上拿着鱼竿,正眯着眼打盹呢,最奇怪的是他腰上还系着个葫芦形状的酒壶。

        树上的黄叶掉落,呈现出满地的金黄色,一片不小心飘飘荡荡落入老者的手背上。

        还未等觅瑶先开口,老者浑厚的嗓音隔着老远就传了过来:“你可知错了!”

        语气不急不慢,听不出有什么情绪来。

        觅瑶跪在地上,脸色淡然,声音洪亮:“绿遥知错了,请师父责罚!”

        啥也不说,先认个错吧。

        九云真人一听,这半年的历练时间,人倒老实了不少,模样也稳重了些。

        他神色有所舒缓:“知道错就好,你师父我也一把年纪了,不要整日想着气为师,虽然你自小乖巧努力上进,但你与清尘的事情实在做得太过火了,为师不是帮你了么,你说你怎么还如此心思歹毒!”

        一阵风吹过,觅瑶发丝跟着飘起,她没有说话,低垂着眉,一副乖乖徒弟受训的面孔。

        九云真人目眺远方,摸着白胡须,语气严厉:“被你白雾剑刺伤的弟子虽然已经痊愈,但你居然胆敢胡乱伤自己门派的师弟,即便那名弟子告发了你,也是你有错在先,看来为师这些年还是太宽恕你了”

        觅瑶虽然已经恢复了一些原身的记忆,但以现在看来还是不要说话的好,毕竟说多错多,可别露出什么马脚来

        刚才说的白雾剑误伤同门弟子,觅瑶盲猜,兴许是那名弟子一不小心看到孔雀妖想霸王硬上弓慕清尘,想着去告发孔雀妖,却被孔雀妖抓住想灭口,这才有了误伤一说吧。

        那弟子也是倒霉,正直心善却无故挨了一剑,而觅瑶觉得自己更倒霉,这算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她能说霸王硬上弓这事不是她干的?谁信?

        半晌,周遭极为安静,只有鸟雀飞过的声音。

        九云真人叹了口气:“自己到寒门洞面壁思过去,一年后解禁!”

        觅瑶错愕抬头,这禁闭一年,还怎么杀巫宴青?虽然巫宴青还没来神山门,但还有几个月不就是招徒仪式了么肯定的一点是巫宴青会混在招徒大会里,躲到神山门来逃避魔界的追杀。

        这个好时机,觅瑶怎么能错过,只要一见到巫宴青,她一定会立刻杀了他!

        觅瑶欲言又止,连忙说道:“师父过几个月不是招徒仪式么,绿遥还想着为师父寻得一名资质好的弟子!”

        九云真人摆摆手,那张红润的胖脸斜睨一眼觅瑶。

        “这些不必你操心,你慕师兄会安排妥当!”

        觅瑶抬起淡然的眸子,还想解释什么,却被九云给截住了话。

        “好了,为师知道你想说什么,虽然你和清尘不可能再结为道侣,但为师也不准你再去骚扰清尘了,为师早已给过你机会,既然清尘不想同你结为道侣,但你也莫要再记恨清尘了,也不可再牵连其他无辜的人。”

        觅瑶顿时哑然,百口莫辩啊!老头啊你真知道我想说什么?

        九云真人语气平静:“去吧,去寒门洞,为师总得给那名被你误伤的弟子一个交代,下次若是再犯错误,为师也保不住你了!”

        觅瑶后悔不已,早知道先不回神山门了,先在山下守株待兔,把巫宴青这个祸害杀了,然后再上山培养慕清尘和顾阡若的感情!

        错失良机啊错失良机!

        九云真人瞥眼觅瑶,不耐烦挥手道:“还愣着做什么,回去面壁去,别打扰为师钓鱼!”

        觅瑶见前面一脸悠哉的老头真的不想再搭理自己的模样了,这才心灰意冷的僵着一张脸走了。

        既然杀不到巫宴青,那就再留他一年的命好了,反正迟早要死在她手里!

        自我安慰一番,心情也不怎么急迫了。

        而原身做的事跟她觅瑶可没有半毛钱关系,她也不会悔过,那什劳子寒门洞禁闭也没有什么可怕的,在原身的记忆里,寒门洞不过是闭关修炼的地方,这也正好,她还真不想和神山门的弟子搞什么麻烦的人际关系!

        寒门洞位于神山门最北边一处悬崖峭壁下的冰雪地中,常年阴凉寒冷,天气变幻莫测,时而狂风,时而暴雪,活人在这待上一整年也够呛了。

        日子转眼即逝,一年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觅瑶本就是耐得住性子的人,当了千年的鬼都耐得过去,这点根本不算什么。

        何况还有一具人的躯壳,以往是鬼魂时,根本不能吃到人间的食物,只能闻一点人间香味解解馋,近千年来,对觅瑶而言,能够投胎已经是一种可望不可及的奢侈,而现在居然能够吃到人间的美味已经非常知足了。

        而此时此刻,在寒门洞外,怪石兀立在山顶,周遭光秃秃的。

        陡峭的山崖还生长着几朵雪莲花,曲曲折折的道路银装素裹,雪花飞絮,一名年纪娇小的小丫头手上正提着食盒,步伐艰难地往前方一处山洞走去。

        “绿遥姐姐!我来了!”

        嗓门极大,就怕人听不见似的。

        觅瑶这时御剑从山底飞来,冷风吹动她及腰的墨发。

        她一身白裙裹着婀娜的身姿,那张貌美艳色的面容叫人一看就挪不开眼,仿若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似的。

        特别是她那张冰冷冷的白皙脸蛋,仿佛和这里的白雪一样冷,一看就知道是个冰美人,还是个话不多的冰美人。

        小丫头名唤翠玉,性格活波可爱,整日活蹦乱跳的,打开食盒就滔滔不绝起来。

        “绿遥姐姐,你说你在这都快待一年了,怎么九云真人还不放你出去?”

        觅瑶收起手中的白雾剑,抬眸看她一眼,唇角扬着一抹淡笑:“过几日就出去了。”

        在寒门洞待了一年,觅瑶差点就习惯了这里的生活,毕竟这里非常适合她,要不是知道这里是一个话本世界,她都想一直这么住下去了。

        “真的吗,那太好了,我就不用整日来这里送饭了,这路这么难走,每天都心惊胆战的,吓都吓死了!”

        翠玉好似并不在意觅瑶冰冷的语气,那双嘴自个喋喋不休起来。

        “绿遥姐姐,今日厨房加餐了,有你最爱吃的海棠酥呢,口味和之前的不一样,这个海棠酥可好吃了,香香甜甜糯糯的,是九云真人新收的那名弟子叫什么青的哥哥做的,快尝尝吧。”

        翠玉原本是山下的村民,她阿嬷在神山门后厨帮忙,这小丫头为了减轻阿嬷的工作,自然而然的就跟着阿嬷一起上来了。

        觅瑶坐在冰床上,在翠玉期待的眼神中夹起那道海棠酥,随后在翠玉亮晶晶的眼神下点了点头。

        “嗯,好吃。”

        翠玉眼睛亮了起来,捧着脸蛋一脸犯花痴,声音娇嫩道:“我就说嘛,那名哥哥不仅长得好看,就连做糕点都是一绝,怎么办,绿遥姐姐,我好崇拜他啊,他实在是太厉害了!”

        觅瑶还挺喜欢翠玉这个小话痨的,单纯又可爱,但今日她说的话觅瑶不知如何接了,翠玉看着不过八九岁,这么小犯花痴真的好吗?

        情不自禁地拧眉说出了疑惑:“你说的那位哥哥,真的这么好?”

        翠玉摆摆手,红着脸说:“绿遥姐姐你不懂,不跟你说了,我要去找那位哥哥教我做海棠酥了,等我学会了以后一定做给绿遥姐姐吃!”

        觅瑶咳了一声,还没缓过劲来,就见那小丫头一溜烟的跑了。

        虽然没有见过九云真人新收的弟子长什么样,但他做的海棠酥确实美味,入口即化,香糯可口,比觅瑶以往吃过的海棠酥都要好吃。

        这日寒门洞的结界消失了,也就意味着这日是觅瑶解禁的日子。

        春风拂面,一抹灿烂的日光高高挂在上方,和寒门洞的冰冷呈鲜明对比。

        她一路御剑而行,一路上花香扑鼻而来。

        刚到霸云峰里,便看到树下站着一名长身玉立,面容极其妖冶的少年。


  (https://www.tiannaxs.com/tnw28923174/81940685.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