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虐了书中大佬后他活了 > 第5章 05孔雀妖

第5章 05孔雀妖


少年靠在金黄的古木大树下,身着黑色衣袍,长腿窄腰,脸色略微苍白,却长得极好看,微挑的眼尾上扬着,勾人心弦般,就连一旁娇艳的花衬托着他的容貌也暗淡失色了几分。

        似是听见声响,他转头往自己这边看过来,琥珀色的柳叶眸犹如平静的湖面,幽暗深沉。

        他轻咳一声,苍白的俊俏脸颊上霎时泛起一抹红晕。

        觅瑶回过神来,微蹙细眉,抓紧了手中的白雾剑。

        “你是谁!”语气冰冷不夹带一丝情感。

        那双琥珀色的柳叶眸仿佛似曾相识,却不知在哪里见过,这叫觅瑶暗自警惕起来,不过兴许是原身的记忆也说不准。

        殿门里头,九云真人白发苍苍的模样慢悠悠地走了出来,语气含着笑,浑厚的嗓音大声道:

        “绿遥啊,来的正好,来,为师给你介绍介绍,这位是为师新收的弟子,名唤巫宴青,唤他宴青便好,你们现在是同门弟子了,要懂得互相照应啊,莫要让为师失望!”

        觅瑶听后,冷艳的面容愈发寒若冰霜,一双美眸满是暗藏的杀意。

        少年莫约高她一个头,正举步缓缓走来,步伐平稳,衣袖仿佛自带淡香,不知是不是觅瑶的鼻子太灵,竟远远就能闻见那股幽香气息。

        “绿遥,愣怔作甚,你师弟唤你呢!”

        九云真人责备的声音在耳旁响起。

        巫宴青嗓音悦耳至极,犹如山谷清泉,眉眼含着淡淡笑意,语气不急不慢,那双琥珀色的眼眸幽深地看着觅瑶。

        “久仰师姐大名,一直等师姐闭关出来,今日宴青算是等到了。”

        觅瑶回过神来,握紧手中的黑剑,冷淡地“嗯”了一声,算是回应。

        这看起来弱不禁风,长相妖冶的男子就是巫宴青?怎么和原著话本里头凶狠残暴的反派大不相同?

        不过反派之所以为反派,就是外貌能够伪装。

        毕竟魔鬼往往是以纯良无害的面孔出现,从而来混淆世人。

        即便他外表多么纯良,觅瑶也知道他的芯子是黑的。

        要不是九云真人在场,想必巫宴青早已死在了她的剑下!

        而九云真人却不满意觅瑶的态度,叹了口气,对巫宴青道:

        “虽然为师就你们两名弟子,但你师姐是神山门数一数二的金丹期,和清尘不相上下,宴青平时修炼有何不懂的可以去问你师姐,你师姐虽然性情冷淡了些,但还是会为你一一解答的。”

        说完,拍了拍巫宴青的肩膀,而后负手而立,拔开葫芦灌了口酒。

        九云真人十分满意这名弟子,虽然身子有些弱,但一点就通,聪慧过人,最主要的是居然会酿酒,当初就是看上这一点才收他为徒,没想到资质也是最好的,短短一年时间,就上升到了筑基期,怎能不叫人意外!

        一般人没有十年八年,别说筑基期,就连炼气期都难以上升。

        巫宴青低垂着头,薄唇扬起纯纯的笑意,嗓音清润:“徒儿谨记,就是不知会不会叨扰了师姐。”

        说着,微挑的双眸平静地看了眼觅瑶,好似真的在征求她的意见似的。

        觅瑶目光漠然地从他眸子掠过,微蹙眉:“不叨扰,随时欢迎。”

        九云真人摆摆手,摸摸胡须笑道:“好,既然如此,为师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各自回吧,为师乏了。”

        还未走上一步,只听九云真人这老头和颜悦色道:

        “对了绿遥,为师忘了同你知会一声,你那青叶阁被为师重新整顿了下,现在宴青也在里头住了,宴青的院子还未修改完善,虽然住在一个庭院有所不妥,但你们毕竟是同门弟子,并不忌讳这些。

        为师不久后就要闭关了,要是宴青有什么不懂的术法,你作为师姐也离得近,互相有个照应,你要是不同意的话,为师就替宴青重新安排住所”

        觅瑶原本淡然的脸听见这话后,眉梢挑起,心底霎时泛起诡异的笑容,艳丽好看的脸上不动声色,一脸正气:“照顾师弟是绿遥的本职,师父就安心闭关吧,绿遥会好好教导师弟的!”

        九云真人轻轻颔首,面上带笑,欣慰不已:“嗯,这样就对了,看来你闭关期间感悟甚多,脾性也没有以前暴躁了,还懂事了不少,这样便好,为师起先还怕你不同意,既然没有意见,那就这样吧,到时宴青的院落修建完善就搬回去。”

        “……”

        两人一同从霸云峰出来。

        几只鹤掠过青山下,眼前是延绵而下的阶梯,极目望去,皆是青山绿水,处处可见春意盎然。

        巫宴青不紧不慢地跟着觅瑶的身后,两人都未曾开口说话,空气中弥漫着难以言喻的压迫气息。

        他抬起眼帘,轻扫一眼女子白衣包裹下的高挑纤细身姿,语气恭敬无比,面含笑意:“宴青知道师姐今日出关,就做了不少海棠酥,师姐可否赏个脸尝尝?”

        还未等前面貌美冷艳的女子开口。

        巫宴青就感觉周遭气息似乎骤然变化起来

        倏忽之间,莫名感觉到前方一股强烈的杀意肆现,眼前的冷艳女子握紧手中的黑剑,仿佛下一秒就要提剑向他刺来。

        巫宴青垂下眼帘,琥珀色瞳孔闪过一丝阴冷,皙白修长的五指紧攥。

        再次抬眼时,却见眼前穿着白裙的貌美女子那张淡粉色的唇瓣漾起浅笑,虽然笑意未达眼底,但那副淡笑的容貌还是叫人心脏猛缩,仿佛方才那抹杀意只是一种错觉。

        只见她红唇扬起一道弧度,冷眸淡笑,轻声质问:“看来你还挺会打听人的喜好?”

        巫宴青有片刻恍惚,连忙毕恭毕敬,低低解释道:“宴青和厨房的翠玉相识,听闻师姐喜爱海棠酥,这才学着做了些只要师姐喜欢就好”

        眼前的冷艳女子颔首,嗓音轻柔:“劳烦师弟费心了。”

        这时的觅瑶改变了注意。

        来日方长,现在巫宴青和自己住在同一所庭院,他要是死了,最大的嫌疑就是自己,为何要置自己于危险之中。

        到时候只要出了神门山,照样取他性命,一个还只是筑基期的小修士,现在根本不值一提!

        巫宴青垂着眼眸,一副纯良面孔,嗓音低低清冽:“师姐喜欢就好往后宴青有不懂的术法,还望师姐能够指点一二。”

        觅瑶眼帘微掀,红唇浮出一丝叵测的笑容:“既然师父把你交给我,我当然会好好教你,只怕师弟到时候可别怨师姐太过严苛才好!”

        巫宴青沉吟片刻,语气真诚:“宴青求之不得。”

        清淡的花香随着风轻轻钻入鼻间。

        眼前冷艳女子那头三千青丝被吹拂而起,即便一身白裙,也难掩婀娜多姿的曲线,特别是那双冷眸,虽时常含冰,却在她一瞬间淡笑时

        摄人心魂。

        巫宴青低垂狭眸,掩盖住眸中情绪,略显苍白的容貌有几分急促。

        觅瑶随意瞥了眼站在阶梯上面的年轻男子,只觉他模样诚恳无比,不像有什么坏心思。

        也罢,先给他蹦跶几日,到时找机会再解决了他。

        就在觅瑶出神的功夫,就听远处传来一阵说话的杂乱声。

        接着,屋檐墙角处响起一道清润如水的男声,语气略显责备:“阡若,不可再任性妄为了,既然九云真人安排巫师弟在青叶阁,那也不是我们该管的!”

        话落,便是一道哭哭啼啼地女声,声音娇嫩清甜:

        “慕大哥我不管,既然宴青师弟是我带回来的,那也不能和和绿遥师姐住在一起,你忘了绿遥师姐的脾性了吗,宴青师弟会死的!绿遥师姐就是个可怕的女人!”

        那道清润如水的男声顿了半晌,安抚说:“阡若,巫师弟是绿遥同门,想必绿遥她知道分寸,你又何必如此呢。”

        娇嫩嫩的嗓音似是错愕,声音稍大:“慕大哥,你难道忘记了当初绿遥师姐杀害元师弟和陷害你的事情了吗?以往绿遥师姐在禁闭时还好,现在她出来了,又怎么容得下宴青师弟和她同住一个屋檐下!我不管!我一定要救宴青师弟于火海!不然他一定会被绿遥师姐吃的连渣都不剩!”

        觅瑶淡漠嘴角微微抽搐,这样光明正大说一个人的坏话真的好么?

        真的非常冤,顾阡若对她居然戒备到这个地步,到底这孔雀妖做了多少丧尽天良的事!以她现在的身份,以后还怎么撮合男女主,怕是要避毒蝎般避着自己了吧!

        想想就头疼,第一个任务就这么难搞,离投胎之日任重而道远啊!

        书上记载,顾阡若这个女主在一出生时,就有前世的记忆,她的灵魂来自未来的人间,自小就不被拘束,乐观开朗,也心地善良。

        不过说起这男主慕清尘和女主顾阡若,话本上说他们自小就认识了,两家本是世交。

        却不巧就在一夜之间,慕家被仇人灭门,全家上下几百口人无一人幸免。

        慕家在江南一带算是赫赫有名,一夜之间说没就没了,而慕清尘不愧是自带男主光环,被神山门路过的弟子给救了下来,为了不拖累顾家,慕清尘便到神山门来拜师修得仙道,从此就和顾阡若断了联系。

        奈何命运不得不把两人牵扯在一起,顾阡若的爷爷居然也死在了灭慕家那些仇人手中,而顾家当家人却只字不提这件事,这件事便成为了不可提及的秘事,因为他们的仇人是同一伙人,也为了查明顾老爷爷的死,顾阡若就偷偷离家出走,来到神山门找男主慕清尘,顺便拜师修真,为死去的顾老爷子查明真相

        而此时在拐角处走来的两名话本男女主最终错愕地看向前方阶梯上站了许久,容貌惊艳世人的一男一女。

        女的身着一身白裙,艳丽脸颊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淡,而男的身段削瘦,苍白俊俏的面容只是朝他们颔首浅笑。

        顾阡若没想到自己说的话被听见了,有些许无措。

        接着,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攥紧双手,大胆直视觅瑶那双漠然冷淡的美眸,挺直了腰杆,语气略显颤抖又十分坚定:

        “绿遥师姐!既然你已经听到了,那阡若就明说了,宴青师弟是阡若带回来的,他以往身受重伤,还未痊愈,要是师弟在师姐那里有什么三长两短,阡若一定会去一定会告诉掌门然后让掌门惩戒师姐的!”

        在觅瑶冷眸注视下,顾阡若那双湿漉漉的杏子眼顿时被吓得发红了起来,就连双脚都有些发软了,看起来显得楚楚可怜,我见犹怜。

        就好似眼前的觅瑶是个十恶不赦吃人的女魔头。


  (https://www.tiannaxs.com/tnw28923174/81940684.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