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虐了书中大佬后他活了 > 第11章 11孔雀妖

第11章 11孔雀妖


几日时间转眼即逝,和风煦煦,艳阳高高挂起,神山门正中大殿早已站满了门派弟子。

        他们嘴上嘀嘀咕咕,窃窃私语,有说有笑。

        这时,空中御剑飞来一名穿着白衣的女子,她容貌长得极其美艳,肤如凝脂,身段婀娜,而周身却似含冰,隔着老远就能感受到那种压迫感。

        众人视线纷纷被她所吸引,她脚下的那柄散发着黑气的白雾剑令人心惊胆颤,即便容貌再美,那柄白雾剑也同她主人一样不是个好相处的。

        众人见觅瑶一来,各自忙闭上喋喋不休的嘴,生怕惹恼眼前的冰冷美人不快。

        这里面除了慕清尘和觅瑶的修为较高,其余的都是修为低一点的弟子。

        此次的目的除了收拾那只结丹期的妖,但主要的目的还是锻炼修为低级的弟子,能通过实战从而突破修炼阶段的瓶颈期来提升修为。

        觅瑶环顾四周,见除了三三两两的弟子,还有慕清尘和顾阡若,却独独不见巫宴青。

        “巫宴青呢?”

        觅瑶微蹙细眉问前方正兴高采烈和旁人说话的顾阡若。

        顾阡若嘟了嘟唇,并不想多说,摊摊手道:“宴青师弟和师姐不是同门吗,应该问师姐自己才对吧!”

        觅瑶手握白雾剑,轻推剑鞘,泛着黑气的剑载着她往上空而去。

        动作干脆利落,白衣飘飘。

        一些新入神山门,才到炼气期的弟子自然是眼巴巴,满面羡慕瞅着方才离去的师姐那英姿飒爽背影,面上皆是憧憬无比。

        一名长相秀丽的女子拨了拨头发,看着觅瑶的方向翻了个白眼。

        “切,有什么了不起,还不是个饥不择食装清高的浪□□!”

        慕清尘拧了拧眉,收回望向天际那道白衣飘飘的背影,俊朗面上一派稳重,语气威严:“明月师妹,不可再提及此事!”

        赵明月不服气极了,大声辩解:“我说错了吗,她本来就是个浪□□人,勾搭慕师兄不成,现在改勾搭自己的同门师弟了!”

        其他不知情的弟子们八卦的纷纷围了上来,一脸震惊,七嘴八舌问:“明月师姐你说的是真的吗,看绿瑶师姐这么清冷美丽,不像这样的人啊。”

        另一名弟子嬉皮笑脸地擦了擦口水,憧憬道:“能有这么美艳的师姐勾搭死也无憾了!”

        赵明月抬起下巴,轻蔑的笑道:“你们知道什么,当初就是她给男子下药未遂,还差点把告密的师弟给杀了,恶毒程度可想而知,我可警告你们,以后可要离她远一点,小心性命不保!”

        弟子们原本以为明月师姐是开玩笑,但听她口气好像是真的,顿时胆战心惊。

        不曾想绿瑶师姐居然是这样的人,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顾阡若生气地上前,阻断弟子们还想继续问的八卦,义正辞严说:“明月,陈年旧事何必再提起呢,不要再说了,一切不是都过去了不是吗!”

        赵明月哼了一声,直视顾阡若,嘴上口无遮拦:“绿遥以前可是时长找你麻烦,就因为你和慕师兄是一同长大的青梅竹马,你难道忘她是怎么欺负你的了!”

        顾阡若粉嫩的脸颊一愣,顿时说不出话来。

        慕清尘一改以往温润,此时的他脸色沉沉,不拘言笑:“这次邻水镇结丹期的妖非同小可,它既然下山祸害百姓,我们就要一并把它击杀,既然大家有这个闲心,那谁就第一个上场除妖罢。”

        众人知道这位大师兄说话的真实性,脸上霎时惊愕失色,无人再敢说半句了。

        赵明月狠狠地把别开头,不再开口,但面上还是有几分不服气。

        觅瑶直接御剑飞往巫宴青的庭院中。

        距离颇远,她就被一股浓烈的酒香给吸引。

        金黄色古树下,身穿黑衣的少年皙白修长的手指正拿着竹勺,动作轻缓地一勺一勺把酒倒入酒瓷容器中。

        他精致面容平静,举手投足一股淡雅轻松姿态,袖子微微低垂,露出那双结实白皙的手腕,上方还残留着几日前被觅瑶抓伤的乌青。

        也难怪九云真人会收他为徒,确实酿酒技术过人。

        觅瑶靠在树下,把那柄白雾剑放在离他较近的一旁,挑眉轻扫,冷艳极美的面容满是嘲意。

        “看来师弟还挺悠闲。”

        “师姐。”

        巫宴青抬起浅色眼眸,唤了一声后,就垂下帘,手中动作并未停歇。

        见他皙白干净的面容有几分红润,不似前几日般惨白,倒还精神不少。

        觅瑶轻轻一瞥他平静脸庞,冷笑一声:

        “你不去邻水镇了?师父他老人家可是交代过,身为师姐可要好好照应照应师弟呢!”

        巫宴青薄唇弯起弧度,莞尔一笑,笑意淡淡:“宴青伤未痊愈,何况修为低怕拖累大家,就不去掺和了。”

        “之前可是说好的,你出尔反尔!”

        觅瑶眉目一敛,怒目直视他。

        巫宴青并未说话,抿着唇继续手上动作。

        那天的情形哪是说好的,分明是她一意孤行,并未问过他的意愿。

        觅瑶盯着他修长指尖舀酒的动作,神情认真若有所思。

        巫宴青不出神山门的理由可想而知,四处魔界正在搜寻他的下落,想必是要斩草除根,他既然不想去,她偏不如他所愿。

        毕竟她也是想要他死的人。

        觅瑶微微挑眉,俯身低头,寒气森森地紧紧盯着巫宴青,不错开眼。

        周遭静谧,除了酒香,空气中缭绕着一股难以言喻的压迫气氛。

        巫宴青眼神却极其淡然,手上拿着的竹勺却不可察觉的轻微颤动。

        怎料觅瑶愈发得寸进尺,距离愈发靠近,近到彼此呼吸在空中交织,不过隔着一根手指头的间距而已,差点挨到他高挺的鼻尖。

        她长长羽睫低垂着,红唇潋滟。

        巫宴青垂眸冷漠,别开头,手中拿着的竹勺柄不由自主加重几分力道。

        可以清晰的看见彼此浓密羽睫和无半点感情的双眸,双方的眸子还倒影着彼此的容貌。

        巫宴青目光寒冰,视线从她脸上挪开,瞬息间,他面色一凝,还未反应过来,就被觅瑶抓住了手腕。

        手腕上那只纤长的五指冰凉刺骨,此时紧抓着他,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如此他们如此紧密接触。

        觅瑶把乾坤袋里的鲛绳拿出,一眨眼功夫把巫宴青绑得五花八门,

        一鼓作气地甩开白雾剑,白雾剑逐渐变大,她把毫无防备的巫宴青推到白雾剑上,自己站了上去。

        “你!”

        巫宴青气得微挑的眼尾颤抖,妖冶俊俏的面容不可置信。

        觅瑶淡淡抬起眼帘,红唇嗤笑一声,冰冷冷说:“你什么,卑鄙?恶毒?无耻?”

        见巫宴青垂着头,唇角浮现近似讥嘲之意,削尖的轮廓阴冷可怖。

        觅瑶轻蔑地睨他一眼,踢了他一脚,玄色黑衣顿时留下一个显眼的脚印:“老实点,说不定我会早点给你解开绳索。”

        巫宴青双眸犹如刀锋,凝睇着觅瑶眼眸半晌,嗓音低低且晦涩难辨:“记住今日。”

        就连以往的温顺面孔也不装了,看来是真的惹怒了他。

        觅瑶连连冷笑,手掌轻拍他宽阔单薄的肩,低头淡淡轻语,热气喷洒在他耳廓:“记住了,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


  (https://www.tiannaxs.com/tnw28923174/81940678.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