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虐了书中大佬后他活了 > 第12章 12孔雀妖

第12章 12孔雀妖


白雾剑横过重重云层,飞往神山门山下,众位弟子早已下了山,往邻水镇而去,觅瑶远远地就看见一行穿着蓝衣的队伍在缓慢飞行。

        下方是隔着十万八千里的平地,云层离地面颇高,除了一排排朦朦胧胧的山峦,再无其他。

        觅瑶转过头,双眸淡漠地看着被她绑得五花八门俊脸阴沉的巫宴青。

        即便被她紧紧捆绑,巫宴青还背脊挺得笔直,不见丝毫狼狈,一副无畏模样。

        耳旁风声呼啸,透着股冰凉。

        原本直行的白雾剑转了方向,往低矮树丛飞去。

        见方向往别处行去,巫宴青柳叶眸不见丝毫惊慌,语气沉沉:“你要带我去何处!”

        觅瑶瞳孔诡异,冷艳面容并未开口解释。

        现在时机正好,只要把他往下面层层叠叠的山峦推去,就神不知鬼不觉,无人知晓是她做的,也不会有人察觉,简直是一举两得。

        她紧盯着巫宴青消瘦挺拔的背影,缓慢抬起手,靠近巫宴青,就在碰到一点边角布料快要得手时。

        慕清尘温和磁性的嗓音从前方传来:“绿遥,你这是作甚?”

        觅瑶长叹一声,缓缓放下手,神态镇定,并未开口说话。

        慕清尘此时的眉头紧锁,指着被绑得五花八门的巫宴青:“这是为何?”

        觅瑶暗自松了口气,以为方才自己要推巫宴青的动作被慕清尘见着了,不是就好。

        “他怕高,叫我帮忙把他和剑一起绑起来,作为师姐只好答应了。”

        语气淡然且不甚在意,仿佛在说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

        慕清尘无语凝噎,俊朗温润的脸上有些许龟裂,看一眼面色平静的巫宴青,可以准确判断觅瑶说话的真假性了。

        巫宴青淡淡地瞥一眼觅瑶,他修长五指紧紧握着,皙白的额头青筋暴起。

        慕清尘清透声音从空中传来。

        “巫师弟,是否真如绿遥所说?”

        巫宴青削尖的脸庞扬起一抹冷笑,抬眸望那女人身上看去,淡声道:“还得多谢师姐为宴青想的如此周到。”

        慕清尘欲言又止,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

        一行人在空中御剑飞行,而觅瑶的白雾剑速度缓慢,一下子就追上了顾阡若他们。

        众人见巫宴青和觅瑶这样的御剑方式,霎时错愕不已。

        两人都长得极好看,如仙童玉女般的容貌,但姿势却着实怪异,一个坐在剑上,身上绑着绳索,一个却浑身散发着冰冷站立在一旁,漠然地往他们这个方向看来。

        众人打了个寒颤,不敢再多看一眼。

        “绿遥师姐,你为什么这样对宴青师弟!”

        顾阡若的剑横飞过来,她站在剑上方,娇嫩的嗓音尖锐质问。

        觅瑶淡淡斜睨顾阡若一眼,老神在在的模样直视前方,不打算开口解释。

        顾阡若桃色花裙被微风吹拂,娇丽脸颊泛起些许愤怒,隔着半空,在一旁喋喋不休:“宴青师弟,快跟我说说,到底是不是绿遥师姐故意把你绑成这样的!”

        慕清尘飞上前去,叹了口气,剑星眉目的眼眸平静如水波:“宴青师弟对御剑术恐惧,绿遥是为了帮她,阡若你误会绿遥了。”

        顾阡若根本就不听,她圆溜溜地鹿眼泛红,霎时间泪眼汪汪,哭兮兮道:“我不信,一定是绿遥师姐,绿遥师姐你怎么可以这样,你实在是太坏了!我永远讨厌你!”

        低低抽泣声在耳旁,着实烦人。

        觅瑶双眸不耐,睨一眼俊容漠然闭着双眼不声不响的巫宴青。

        略微施展法术,绑在巫宴青身上的绳索就像灵活的蛇,一下子自行卷起,落入觅瑶的手中。

        她恨铁不成钢地瞪了眼梨花带雨的顾阡若,冷冽道:“行了!别哭了!”

        顾阡若抬头偷偷地觑一眼觅瑶,默默地擦了擦泪,不再说话了。

        心中产生几分疑惑,莫非自己真的误会了绿遥师姐

        底下在剑上飞着的弟子们看完热闹后早已七嘴八舌八卦起来。

        弟子一满脸兴奋:“看来明月师姐说的没错,绿遥师姐真的勾搭自己的同门师弟了!”

        弟子二不明所以:“不就是绑了一下身子吗,我怎么没看出来,何况刚才慕师兄可是说了,宴青恐高嘛!”

        弟子一道:“你笨啊,上一回宴青练剑飞行时怎么不见恐高,当时他只是修为不足,哪里有半点害怕高的模样,所以一定是绿遥师姐撒谎了,可能她想趁大伙先走了,就绑了宴青,就想占宴青的身子,但是宴青不从啊,刚好慕师兄赶到,救了宴青的清白啊!”

        弟子一早已折服在自己的脑洞里。

        弟子三一脸惊喜:“下次去绿遥师姐面前晃晃,不知她看不看得上我,要是看得上,作为道侣以后,我的修为突破是迟早的事,还能免去日后的修炼之苦。”

        弟子二无语望天:“想得倒挺美,你长得这么丑,宴青的一根头发丝都比不了,绿遥师姐能看上你就真的眼瞎了。”

        赵明月目无波澜的紧盯着他们的方向,转而看向前方高大俊逸的背影:“慕师兄,这样飞到什么时候,我看还是找间客栈住下吧,毕竟天色不早了。”

        慕清尘丰神俊朗的面容此刻有几分肃穆,一口回绝:“不可,邻水镇的妖一日不除,便会殃及更多无辜百姓,凡为道门弟子,就要讲究以慈悲为怀,解救百姓于火海乃我修仙人士所职责,大家加快速度,快则五日便可到达!”

        此话一出,皆是唉声叹气,但还是加快了步伐,也无人再提及。

        赵明月心里虽然有怨气,但还是不敢反驳大师兄,唯有乖乖行事。

        随着昏黄晚霞落幕,上方挂着几颗若影若现的星辰,远远天际还能望见一抹淡淡的夕阳晕染开来。

        顾阡若一路下来紧盯着觅瑶的方向,不错开一眼,生怕这个无人性变态的师姐祸害巫宴青。

        觅瑶当然也看到顾阡若一面御剑一面紧盯着自己。

        觅瑶微蹙细眉,鬼使神差的,脑海中浮现翠玉那小丫头说的故事。

        她睨了眼正在前方站着的巫宴青,背影挺拔消瘦,玄色衣袍和发丝被微风轻刮而起,侧脸更是精致妖冶,即便薄唇苍白,也难以言喻那副好看的皮囊。

        想阻挠顾阡若对巫宴青维护的方法,唯有铤而走险,也就是翠玉说的那样了。

        觅瑶内心毫无波动,甚至带着几分厌恶,直接无视顾阡若紧盯着自己的那双防狼模样的眼眸,双脚踏着白雾剑的剑身,上前俯下前身。

        在巫宴青还没反应过来时,快速地碰了下他白皙削尖的冰冷侧脸,而后全身而退。

        顾阡若看得两眼喷火,果然!果然绿遥师姐还是祸害宴青师弟了!

        巫宴青愣怔半晌,那双琥珀双眸闪过几分不可捉摸的情绪,脸上仿佛还残留着那一点点热气软糯的濡湿。

        他反应过来后,耳根迅速泛起薄弱淡红,浅眸却如寒冰冷冽,沉沉发问:“你做什么!”

        觅瑶的瞳孔平静无波澜,唇角扬起讥嘲,淡淡道:“我做什么你不是知道吗,明知故问。”

        巫宴青见她神色淡漠无情,透着几分凉薄,无半点忸怩拘束的模样,他内心逐渐冷却。

        讽刺语气吐口而出:“师姐果真和旁人说的一样,不知廉耻。”

        觅瑶愣了愣,随即淡淡冷笑:“不过是看师弟这张脸长得跟小倌似的,逗逗你罢了。”

        巫宴青听后两手握紧,那张脸一改往日的平静,此时精致妖冶的面容阴沉无比,削尖的下颌紧咬,死死地盯着觅瑶,仿佛被她气到了极致。

        顾阡若见两人亲完后,还相谈盛欢,绿遥师姐还淡笑了一下,不禁有些傻眼了,仿佛方才绑了宴青师弟的人不是她。

        不行!宴青师弟一定是被迫的,她一定要阻止绿遥师姐,不能让她祸害了单纯善良的宴青师弟!

        顾阡若暗自想着,内心对觅瑶愈发的提防起来。

        此刻天色已然一片漆黑,眼前除了一团团乌云,和上方挂着的一点繁星,再无其他。

        想来是飞累了,周遭弟子虽然强忍着御剑,但那怠倦的面孔还是尽显一二。


  (https://www.tiannaxs.com/tnw28923174/81940677.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