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千般恋你 > 第6章 一池水

第6章 一池水


夏日气温高,就算是夜晚有凉风阵阵,仍十分闷热。

        简从心被抱着,与傅朝礼体温相贴,很快便沁出一层薄汗。

        她一动不动,没管自己,感受着少年逐渐平稳下来的呼吸。

        风也似在此时微微停息。

        过不久,这般静谧便被蝉鸣声打断。

        许是不满于骤然的惊扰,简从心感觉到傅朝礼的呼吸紊乱一阵,低声骂了句脏话。

        然后松开她,闭上眼蹙眉倒墙上,仰着头多歇了几秒。

        睁眼时眼底虽略显疲惫,却已恢复了以往的情绪。

        “走吗?”他问。

        简从心点头,仍不放心地问他:“你还难受吗,要不要我扶着你?”

        “还行,”傅朝礼没看她,“习惯了。”

        “哦……”

        简从心淡抿起唇,不知道该说什么比较好。

        她能感觉到他除了累,似乎情绪也变得不怎么好。

        但他好像不太喜欢别人安慰,她也隐约明白自己的嘴笨,说不出来什么特别好的话。

        简从心这么想着的时候,傅朝礼已经走在了前面,回头看她:“不准备走了?”

        她“啊”了声,抬步跟上。

        这次傅朝礼没有走得很快,两人跟散步一样,慢慢悠悠地走。

        走了一会儿,简从心突然唤道:“傅哥哥。”

        “嗯?”傅朝礼斜过眼看她。

        “刚才那样,你会不会好受一点?”

        傅朝礼随口“啊”了一声,想了想说,“还行吧。”

        是会好受那么点儿。

        “喔。”

        简从心唇角翘起来一点,背着手小声说:“那你以后要是难受的话,都可以抱抱我。”

        “……”

        傅朝礼闻言愣了下,撇过头视线望向远方,下颌收紧,含混“嗯”了声。

        风卷起一片树叶落到脚边,他踩上去,沙沙作响。

        -

        打开家门,屋里一片黑暗,灯没开,就连客厅后面大落地窗的窗帘都被关得严严实实。

        唯一的光源来自占了小半面墙的大电视,上面画面暂停着,看起来是部恐怖片。

        傅朝礼问她:“你还要继续看?”

        简从心点头,晃了晃手里的零食:“看完就去睡。”

        傅朝礼便没再管她,钥匙丢一边便往里走。

        却又被人拽了一下袖子,很急。

        他回头,简从心一双眼清凌凌地锁着他,“你要一起看吗?”

        说的是“一起看”,语调却不像是提议,反而更像祈求着“陪她看”。

        傅朝礼哪里听不懂她的意思,戏谑问她:“害怕还看?”

        简从心“嗯”了声,“害怕才好看。”

        傅朝礼不太能理解这姑娘的脑回路,又问她:“那如果我不想一起呢?”

        “……”

        简从心磨磨蹭蹭松开捏着他衣角的手,语气有点儿舍不得:“那你早点休息。”

        傅朝礼原先只是想逗逗她,听她这么说,反而不知道该怎么接。

        他盯着她的发顶,叹口气,“行了,看完这部就睡,别站这儿浪费时间。”

        简从心抬眸,这会儿反而担心起他:“你行吗?”

        “你说谁不行?”傅朝礼嗤笑,先她一步过去坐沙发上。

        电影才放了个开头,刚死第一个人。

        随着背景音逐渐变得紧张,沙发上咔嚓咔嚓的声音也越发密集。

        简从心越害怕,啃薯片的速度越快,傅朝礼侧过头去看她的时候,她已经解决了一袋儿,又哗啦啦撕开另一袋。

        两边腮帮子鼓鼓的,像只仓鼠,还是随时会炸毛那种。

        明明整个人怕到僵硬,脚趾都蜷了起来,眼睛还一瞬不瞬地紧盯着屏幕。

        傅朝礼不时观察她,忽然生起了点儿兴趣,静悄悄地凑近。

        在鬼怪即将出现的前一刻,他故意压低声线,在她耳边说了句什么。

        几乎是瞬间,简从心肩膀猛地一耸,“啪嗒”一声,薯片袋子直接掉到了地上。

        她背脊向后绷得更直,视线落回屏幕时,又正好撞上惊悚的镜头,肩膀再次一耸,过了会儿,开始不停颤抖。

        但预想中的尖叫声并未响起。

        小姑娘一声没吭,只是在抖,低着头一直抖。

        傅朝礼伸手去碰了碰她的肩膀,被她躲了一下,只听到呜咽了声,继续抖。

        他怔了怔,歪过脑袋凑去看,才发现她死咬着唇瓣,眼角在照进来的光线底下,反射着亮晶晶的水光。

        她没像之前那样跟他说她要哭了,可这回是真哭了。

        简从心哭的时候反而安静,一点都不闹,连声音都刻意控制,乖到让傅朝礼一时竟失了阵脚。

        他伸手去胡乱扯了两张纸,递过去给她。

        却见她睫毛颤了颤,眼泪啪嗒啪嗒就落在了腿上。

        “……”

        活了这么久,傅朝礼心头第一次出现了名为“后悔”的情绪。

        他攥着纸,给也不是不给也不是,指尖都把纸面掐破了,张了张嘴,仍说不出话来。

        电影还放着,没人看。

        光影明明暗暗变化了不知道多久,简从心终于止住颤抖,吸了吸鼻子,低头朝旁边伸出手,声音还带着点儿哽:“纸。”

        傅朝礼看了眼自己手里被揉得破烂的卫生纸,垂下眸子,重新扯了两张递给她。

        简从心拿纸擦擦眼睛,而后抬头。

        明明受了委屈,她眼里却一点也没有生气的情绪,直直盯着傅朝礼,认真说:“下次记得等恐怖的情节过去了,再和我说话,不然我真的会被吓到。”

        像是压根儿没想过他是不是故意的。

        “……”

        傅朝礼“嗯”了一声,帮她把掉在地上的薯片袋子捡起来,再把散出来的薯片一片一片丢进垃圾桶。

        他难得如此清晰地觉得,自己真挺像个混蛋。

        简从心根本没把这件事往心里去,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盯着一双红彤彤的眼睛,继续认真看起电影来。

        傅朝礼坐回她身边,注意力没有放向屏幕,而是盯着她。

        半晌没动,深黑眼里藏了点儿情绪。

        简从心趁着镜头转换的空隙,不明所以地回看了傅朝礼一眼,声音还带着鼻音:“还有什么事吗?”

        傅朝礼敛着眸,问她:“你真不讨厌我?”

        “啊?”简从心看起来更摸不着头脑:“我为什么要讨厌你?”

        “……”

        傅朝礼真服了她的迟钝,干脆直接摊牌:“我刚才是故意的。”

        “……诶?”

        见简从心满眼惊讶,他轻“啧”一声,向后靠了靠身子,自暴自弃地说道:“你也看到了,我这人脾气差,爱欺负人,要是不想受委屈的话,最好是现在就离我远点儿,别硬和我凑关系。”

        说完,他才看着她:“听到了没?”

        半天没听到回话。

        这次换简从心垂下了眼帘,不看他。

        “……可是。”

        她捏紧手里的薯片袋子,语速慢吞吞的,“离得太远的话,下次你难受的时候,就抱不到我了呀。”

        “……”

        傅朝礼发现,在面对简从心时,他总有一种无力感。

        她性子太纯了,思维也简单,一心只想着对别人好,别人开心她就开心,甚至经常不去考虑自己。

        他就算有意推开,也像现在这样,根本没辙。

        ……算了。

        傅朝礼深吸一口气,最终只能发泄似的伸手,往她发顶胡乱压一把,“随便你。”

        真麻烦。

        -

        许是看了恐怖片的缘故,简从心晚上没睡好,净在做噩梦,后半夜好不容易睡了个安稳觉,再醒来时,时间已经临近中午。

        看见时间,她微愣一下,忙起床洗漱,趿着拖鞋直奔厨房。

        好在客厅空空荡荡,傅朝礼大概也没醒。

        简从心先把茶几上剩的东西收拾了一遍,看见果盘里摆着的苹果,想起昨晚傅朝礼的低血糖,决定做一份拔丝苹果。

        他应该不讨厌甜的吧。

        拔丝苹果做法算不上难,主要是趁热吃,做好后她本想直接送到傅朝礼房间里,却在端着刚走出厨房时,撞见从楼梯上下来两个人影。

        一个是傅朝礼,另一个看起来是个医生。

        简从心听北初说过,傅朝礼有个私人医生,会定期过来检查他的身体状态。

        医生走在前面,提着医药箱,时不时回头和傅朝礼说上两句。

        “这回你状态比之前好很多,是因为在饮食方面有恢复吗?”

        “还行吧,就那样。”

        傅朝礼正低头从下往上系扣子,短袖衬衫衣领敞着,从侧边视角隐约能瞧见清晰的锁骨。

        “还是那句话,你这病很大一部分原因出在味觉上,”医生叹了口气,“一切只能看你自己。”

        “嗯。”

        “……”

        简从心眼见傅朝礼把医生送走,低头看了眼手里的拔丝苹果。

        ……所以他的厌食,其实是因为味觉出了问题吗?

        想起之前她还问过他她做的东西好不好吃,她默了默,有些愧疚起来。

        明明什么味道都吃不出来,还要配合她说好吃。

        一定很辛苦吧。

        思及此,简从心端着盘子折身,想回厨房重做点儿更好消化的东西。

        却在这时听见了越来越近的脚步声,跟着她一起进了厨房。

        傅朝礼靠着流理台,盯着她把盘子放下,问:“这什么?”

        边说边从旁边拿了筷子,夹起一块,拖出长长的糖丝。

        “……拔丝苹果,”简从心如实答道,本以为他只是好奇,却见他夹起来就要往嘴里送。

        她心头一紧,脱口而出:“先别!”

        可还是有些晚了,她听见傅朝礼含含糊糊“嘶”了一声,弓起背,将那块苹果吐回了掌心。

        “……”简从心歉意满满地倒了碗水,补上了后半句提醒,“这个要先沾水,不然会烫嘴……”

        “……”

        趁傅朝礼重新夹了一块送嘴里,简从心迟疑片刻,问:“是不是吃不出味道来?”

        没什么好隐瞒的,傅朝礼点头,将食物吞下。

        “检查过,心理上的问题,”他语调平静,“他们也没有办法,不过也好在不是神经受损,还有恢复的机会。”

        “这样啊——”

        简从心尾音拖长了一点,“一定会好的。”

        她不知道傅朝礼是经历了什么才会有这样的情况,也不敢问,只能这么干巴巴安慰。

        “也许吧。”

        傅朝礼对此无所谓的模样,又吃了两块,放下筷子便出了厨房。

        简从心将剩下的解决掉,洗好盘子出去,发现傅朝礼没在客厅。

        她以为他又回房间了,往沙发后的落地窗看时,却见他的身影从前一闪而过。

        她有些好奇,走过去跪在沙发上,更近一点观察。

        窗玻璃以外是别墅的前院,一个类似停车场的区域,角落里的树荫下有个小鱼池,场地周边一圈除了树,还种了花。

        此时院里没有停车,傅朝礼踩着滑板,来回肆意驰骋。

        风将宽大的衬衫吹起,折出少年瘦削挺拔的轮廓。

        这还是简从心第一次见傅朝礼玩儿滑板。

        他好像偏爱各种高难度动作,跟不要命似的怎么狠怎么来,简从心光是看一会儿,都忍不住紧张得捏把冷汗。

        她跳下沙发,也走出去。

        外面太阳炽盛刺眼,简从心贴着墙走到阴凉处,刚找个地方站好,就看见视野前方的傅朝礼空出一条腿,朝地上用力一蹬——

        滑板猛地加速,直直朝着前方的树干撞去。

        少年神色漠然,根本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他甚至张开了双手,像是在迎接什么,带着一种自毁的从容。

        刹那间,简从心的心脏如同被狠狠攥了一下。

        她还没来得及开口,便见滑板骤然调转方向,在撞上树干的前一刻,硬生生改做冲向鱼池——

        “砰!”

        滑板撞击障碍物,少年随惯性跃起,哗啦一声背朝下落入水中。

        简从心终于喘出一口气,快步跑过去。

        池中水浅,傅朝礼一动不动躺在池底,衣裤都被水浸湿,连同着苍白的皮肤,在烈日下微微泛着透明。

        少年没有要站起来的意思,眼神有些涣散,像是在发呆。

        简从心不敢耽搁,直接一条腿踩入池内,向傅朝礼伸出手:“快把手给我,在水里太久会感冒的。”

        眼前的阳光被人影挡住,傅朝礼空泛的瞳眸颤动两下,似乎终于清醒了过来。

        他朝简从心的方向伸手,抬眸时,倏的望进了她的眼中。

        而后瞳孔微缩——

        少女的眼睛里满是专注,玻璃珠一般清澈,就算背对太阳,仍熠熠发着光。

        如日光,更如山野的风,来去自由,生动得仿佛能承载一整个世界。

        他盯着她的眼睛,心脏忽然狠狠跳了下,手在与她的手相握时,不受控制地用了点力。

        简从心冷不丁被他一拉,没能反应过来,失去平衡向他跌去——

        裙摆溅起水花,池水争先恐后浸染了她。


  (https://www.tiannaxs.com/tnw28918961/81798298.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