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千般恋你 > 第12章 矿泉水

第12章 矿泉水


阳光倾洒。

        傅朝礼坐直了身子,手还搭在琴键上,背脊有些僵。

        “这样的话,有没有好一点?”

        许久没有等到傅朝礼的回答,简从心扬起脸,轻声询问。

        小姑娘抬头时又软又安静,一双眼映着空气里跳动的细碎尘埃,随着动作,发尖有点儿微翘。

        仿佛天生带着治愈人的气息,干净而明澈。

        傅朝礼黑沉的瞳眸微微闪动,低下眼,闷着发出一点鼻音:“嗯。”

        简从心仍能感觉到他身上的压抑,等了会儿,又试探着问:“还不开心吗?”

        “……有点。”

        简从心“哦”了声,讷讷的,心情也跟着有点儿低落。

        想不到更好的方法来安慰,她迟疑了两秒,再次冲他伸出手。

        “……那,再抱一下?”

        温软的气息再一次靠近,傅朝礼能感觉到小小的一只钻进怀里,他无所适从地抬起双手,悬在半空中。

        简从心虚虚环住他的腰,鼻尖蹭过他的胸口。

        很轻很浅的一下。

        刹那间,傅朝礼只觉身体不受控制地紧绷。

        心头翻涌的情绪再也无法压下,他双臂猛地收紧,用力把人摁进了怀里。

        简从心被猝不及防的力道压得本能挣扎了一下,便听话地没再动。

        她额头抵住傅朝礼的胸口,能感觉到他剧烈的心跳。

        日光照在裸露的皮肤上,带点灼人的烫。

        难言的静默被无限拉长,只有心跳声越发清晰。

        怦怦、怦怦——

        简从心蓦然察觉,自己的心跳,似乎在与他逐渐趋于一致。

        -

        开学那天万里无云,京大校门口来往人群密集。

        报道流程有点儿复杂,傅朝礼先带着简从心去办好了手续,再去办自己的。

        本想着这样方便她先去寝室熟悉环境,扭头却发现小姑娘仍寸步不离跟着他。

        “初姨让我多照顾你一下,”简从心接收到他疑惑的目光,一本正经地解释道,“怕你一个人遇到什么麻烦,我还能帮你跑个腿。”

        “……”

        傅朝礼不置可否,随她去。

        于是很快简从心便发现,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

        顶着这张令人无法忽视又带点病弱感的脸,负责办手续的学长学姐都对傅朝礼格外热情,几乎事无巨细。

        一路畅通无阻地结束,简从心陪在一边,什么事也没有做,也就帮着看了会儿行李。

        领完东西,傅朝礼拿着资料走向她,问:“现在送你去寝室?”

        简从心默默点头。

        简从心的寝室楼离这边还挺近,走几步路就能到。

        两人刚走出没几步,身后忽然有个人叫住了傅朝礼。

        “同学,你是要回寝室吗?”

        那人也提着行李,一副自来熟的样子,笑呵呵地推了推眼镜,“我是刚才排你后面那个,你好像和我一个寝室,要不一起回去,顺便熟悉一下?”

        傅朝礼停下来,不冷不热地婉拒:“我现在暂时不过去。”

        “这样啊,那行,我叫周北望,就当提前认识。”男生点点头表示了解,视线好奇地投向跟在一旁的简从心,若有所思,“是先要陪你女朋友去寝室吗?”

        “……”

        乍然被人盯着,简从心刚想抬手打个招呼,就听见人这么问。

        她呆了一下,还举着手,一时不知道该先说你好还是先否认。

        傅朝礼蹙蹙眉,侧过身挡住对方探究的视线,“不是女朋友,就一妹妹。”

        周北望“啊”了一声,自觉误会,连忙摆手,笑道,“抱歉抱歉,那我就不打扰了,先走了。”

        傅朝礼不咸不淡“嗯”了声,迈步时回头睨一眼有点儿出神的简从心,“走了。”

        简从心骤然回神,小幅度点点头。

        想到刚才周北望那句有些暧昧的话,她望着少年的背影,默了默,不知为何冒了点儿不自在。

        于是走的时候,她悄悄跟他拉开了一小段距离。

        傅朝礼注意到,再一次蹙眉,“离那么远干什么?”

        话落,他不由分说走向她那边,重新将距离缩短,“别到时候走着走着找不到人。”

        “……”

        简从心张张嘴,最后还是把那些“怕误会”之类的解释吞进了肚子里。

        说出来估计又要被他嘲讽两句。

        她偷眼观察着傅朝礼,发现他仍是一脸平静。

        看来是真的不在意。

        轻舒一口气,简从心反应过来之后,莫名觉得自己有些怪怪的。

        ……不过是一个误会,为什么突然就变得那么紧张心虚。

        -

        虽然这是第一天开学,进寝室楼没有任何限制,但傅朝礼还是只把简从心送到了楼下,两人互道了再见便分开。

        简从心是寝室里最后一个到的,三个室友看起来都是热心好相处的类型,见她进来便叽叽喳喳一通自我介绍。

        没过多久,大家就熟悉起来。

        简从心正铺床,隔壁床叫程美乔的姑娘突然撩开床帘,探出个头来:“诶,从心,刚我在楼上看到有个男生送你到门口,是你男朋友吗?”

        简从心套被子的手一滞,语调有些匆忙地解释:“不是,是哥哥。”

        “哦——”程美乔拖长语调,又问,“那他帅不帅?我没看清脸。”

        说着她左右端详了简从心一番,“你那么可爱,你哥哥颜值一定也差不到哪儿去……有空给我介绍一下呗?我刚好缺个男朋友!”

        这话一听就知道是在开玩笑,按理说随意回个“有机会一定”就能搪塞过去。

        简从心本也想这样开口,可刚一张嘴,心头便隐隐升起些抗拒。

        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心情,像是害怕什么重要的东西被人抢走一样,有点微妙的不安。

        很浅很淡,但无法忽略。

        她闭了闭嘴,淡抿了下唇,慢吞吞叠被子:“……他有点儿凶,不太好相处。”

        “这样啊,”程美乔本就不是为难,听了后见她似乎有些愧疚,反过来安慰,“你怎么那么可爱啊,我就开个玩笑,不用那么认真啦!”

        简从心低低“嗯”了声,更愧疚了。

        ……她到底是怎么了。

        -

        入学第二天便开始军训,京大的军训向来以严格著称,几天来简从心满心扑在吃饭睡觉集合上,再也没见到过傅朝礼。

        第五天晚上没有夜训,照惯例是迎新晚会。

        乌泱泱的人聚集在操场上,是这几天难得的轻松氛围,音乐震天响,除了新生的表演,校内各个社团也都准备了节目,引得台下一阵阵兴奋呼声。

        简从心作为临时志愿者,不断穿梭在各个的学院的队伍里发水,在路过金融学院时,视线忍不住在人群里搜寻傅朝礼的身影。

        天色已黑,舞台七彩灯光闪烁着照在昏暗人群里,根本看不清楚每一个人的脸。

        发水的任务不能耽搁,简从心最多只能匆匆一瞥,无功而返。

        将自己负责的区域发完,回到操场边缘堆水的地方,箱子里刚好只剩下一瓶。

        她拿起来,又觉得自己好像不是很渴,于是放回去,远远望着舞台发呆。

        身后冷不丁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你怎么在这里?”

        简从心瞳孔微缩,转回头便看见傅朝礼站在她旁边。

        远处震天响的舞台音乐掩盖了他的脚步声,她压根儿没注意到有人接近。

        因为身体原因被特许不参加军训,少年穿着便装,一身黑衣黑裤,瘦削的身影融进夜色里,与远处满地穿着军训服的少年少女格格不入。

        简从心微怔,照实回答:“我负责给人发水,过会儿就回去。”

        她身上的军训服大了一码,今晚没怎么好好穿,说话时没忍住低头拨弄着有点长的袖口。

        操场这块黑暗的角落此时只有他们两个人,没人打扰,安安静静的像是在……

        幽会。

        这个词毫无征兆蹦在脑海里,简从心还没来得及压下去,便又蹦出了程美乔的那句“男朋友”。

        她晃晃脑袋,慌乱间完全搞不懂自己到底在乱想什么。

        也不知道是不是夏夜天气热的缘故,这会儿她感觉一身军训服闷热得不行,连带着心跳都快了不少。

        真的好奇怪。

        好在傅朝礼完全没有注意到她这些小动作,弯下腰正把最后那瓶水拿起来。

        他拧开盖的动作轻松随意,抬头时光影折出他下颌锋利轮廓,一身慵懒。

        直到将瓶盖重新拧回去,傅朝礼才注意到简从心有点儿不对劲的神情,问她:“你喝过这瓶?”

        “……”

        简从心抬手压住刘海,“……没有。”

        傅朝礼视线落在她身上半晌,以为她是被自己抢了水不好意思说,抬了下眼皮,问她,“现在可以离开操场吗?”

        简从心愣了下,“应该可以。”

        “行,”他颔首,“我去给你再买一瓶。”

        “……好。”

        明知是误会了,简从心却骤然缓了口气,应了一声后快步跟上他。

        操场外面溜出来闲逛的新生还挺多,附近便利店里塞满了人。

        走到店门口,傅朝礼让简从心就在外面等着,简从心于是找了路边长椅坐下。

        刚抬头,就看见一个高挑的女生走向傅朝礼,想要与他搭讪。

        女生的个子很高,大概有一米七,长卷发束在脑后,妆容精致成熟。

        明明是同龄人,简从心看着她,却倏然有了种自己是个没长大的小孩儿的错觉。

        “……”

        目睹少年熟练而冷淡地拒绝,像是已经经历过无数次,简从心眨了一下眼。

        她这才清晰地意识到,傅朝礼好像真的很受欢迎。

        说不上来的,心里又有点儿闷闷的。

        她一下想起了很早之前收拾行李的时候,北初给傅朝礼准备的那盒安全套。

        ……都是成年人了,趁着大学谈场恋爱好像也是挺正常的事。

        这样的话,他应该也不会再缺人照顾了。

        傅朝礼走出便利店,一眼便看见简从心正发呆的模样。

        他走上前,在她眼前打了个响指,“又在想什么?”

        简从心肩膀颤了颤:“……没。”

        她抬头,看见傅朝礼手上拿了两包烟,问他:“学校还有卖烟的吗?”

        “嗯,不过不摆在外面。”傅朝礼说着,坐到她旁边。

        简从心不着痕迹地往边上挪了挪,看他熟练地拆开包装,心头闪过一个念头,下意识脱口而出:“烟是什么味道?”

        傅朝礼侧眼看她,“想抽?”

        简从心犹豫片刻:“……想试试。”

        傅朝礼没说什么,从烟盒里抽了一支递给她。

        简从心刚要去拿,他忽然收手,两指夹着烟,熟练叼在嘴里。

        下一秒,她手心沾了一片冰凉。

        “小朋友别关心这些。”傅朝礼把汽水塞她手里,低头懒洋洋把玩了会儿打火机。

        火焰明明灭灭,照亮少年一张好看到过分的脸。

        简从心心尖猛地一颤,低头盯着手里的汽水。

        傅朝礼戏谑的声线传来,“怎么,还怕长不高?”

        “……没有。”

        简从心动作有些笨拙地扣开拉环,熟悉的橘子味盈满鼻尖。

        甜而冰凉,驱散几分夏日的燥意。


  (https://www.tiannaxs.com/tnw28918961/81786597.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