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千般恋你 > 第17章 小蛋糕

第17章 小蛋糕


轻轻合上门,  简从心没有立刻离开,而是站在门前,眼神放空,忽然有些迷茫。

        她只是出来时看见门没关,  想来帮忙关一下门,  顺便想着问问他们有什么想喝的。

        没想到却听见了这段对话。

        少年寡淡而无所谓的声线回荡在脑海里,  她发着呆,眼睫颤动一下。

        他说她麻烦。

        还说,  如果不是因为父母的关系,他才不会对她那么有耐心。

        简从心还记得,  自己前些日子才听傅朝礼说过,  他讨厌麻烦的人。

        那时她不知道自己在庆幸什么,可现在,她倏然意识到,  原来自己就是他眼里那个“麻烦的人”。

        而且。

        今天她还惹他生气了,  他一定会更讨厌她。

        不知不觉间,她似乎又把事情搞砸了。

        还沾沾自喜地以为自己做得很好。

        “……”

        鼻尖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儿酸,  简从心懊恼地低头拨弄了一下头发,嘴唇咬得发白。

        她并不觉得傅朝礼会喜欢她,但也从来没想过他会这么不喜欢她。

        还要碍于父母的关系,  处处忍让她。

        一定很辛苦吧。

        ……她已经在很努力地在让自己变得听话讨喜了。

        可好像总是不得要领,  还给人添了很多麻烦。

        ……

        脑子里各种念头交织成一团,心底的委屈与酸涩缓慢将自己包覆住,简从心满脑子写着想逃,身体却只能缓慢地偏转。

        她刚要迈步,便听见身后门板再一次发出动静。

        “简从心。”

        傅朝礼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简从心慌乱地微微定住脚步,闷闷“嗯”了声。

        小姑娘背对着人,  肩膀塌下,回应时带了点儿鼻音,一副无精打采又有点儿难过的模样。

        见状,傅朝礼脸上闪过一抹不自然,薄唇紧紧抿成一线。

        反手关上门,从门缝里透露出的吵闹声再一次被隔绝,走廊重归寂静。

        他停顿许久,才开口道,“要不要进去?”

        简从心好像真的在思考,没有抬步就走。

        傅朝礼等了她一会儿,见她很安静地转过头,对他露出一个乖巧的笑。

        “不用了,我就不给傅哥哥添麻烦了。”

        傅朝礼一怔。

        脚步声匆匆远去,走廊环绕的回音消散在空气里。

        ……

        傅朝礼回去的时候,众人只当他是去上了个厕所。

        却见他眉间似凝了更深的郁气,没理会一群人的呼唤,又倚回了门边抽烟。

        王卓知也还待在那儿,把打火机还回去,问他:“你不会因为刚才的事儿,越想越气吧?”

        “没,”傅朝礼有些疲惫地微阖上眼,“你们玩儿你们的。”

        “知道了知道了,”王卓知一副“我懂”的模样,拍了拍他肩膀,“哎,我们都不知道你那么不想提她,咱们下次注意就好,绝对不再乱起哄。”

        傅朝礼抬手摸烟的动作停住,见人已经转身留给他一个安静的空间,便没再把他叫回来硬解释什么。

        他也确实没这个心情去解释,现在只想清静一会儿。

        就算他情绪感知能力有多么差,看见简从心刚才那般反应,也能明白过来她那是生气了。

        小姑娘生起气来也安静乖巧,不吵不闹,就算失落也硬藏着不让人发现,只在一举一动里刻意保持距离。

        不明确表达,也不将怒气撒出去,模样懂事得要命,却无端梗得人心里更难受。

        傅朝礼胸口起伏一阵,抬手压了压额前碎发。

        他宁愿她像以前那样直来直去地跟他说明白自己的情绪,也不愿像现在这样只得到一句“不给你添麻烦”。

        傅朝礼很清楚这件事儿错在他,鬼使神差就跟人说了那么些垃圾话,无论如何该道歉的也是他。

        但活了十八年,从小到大有人教他说话、走路、学习一切,告诉他可以随心所欲,却从来没人教过他怎么去道歉,怎么去哄一个人。

        特别是对方还是个小姑娘。

        烦躁。

        不是对这件事儿感到烦躁,而是对自己感到烦躁。

        事出紧急,他也不可能去问别人,而且这帮狐朋狗友里没人有妹妹,他做了半天排除法,只能在脑子里不断回想王卓知是怎么安慰自己女朋友的。

        亲亲抱抱?怎么可能。

        一个念头从脑海里飞速划过,又被狠狠叉掉。

        他猛然想起那天陪王卓知去做蛋糕。

        那家伙做事向来浮夸高调,最后在蛋糕上写下了一个大大的“sorry”,像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他那是拿去哄人的,还颇为自恋地说什么她一定会原谅他,说不定还能多亲他两口。

        最后倒还真是这样。

        当天晚上他就见人朋友圈发了一条秀恩爱的朋友圈,大图中间摆着被吃了一半儿的蛋糕。

        ——蛋糕。

        傅朝礼垂了下眸子。

        这个年纪的小姑娘,应该都挺喜欢甜的东西-

        夜间。

        傅朝礼关上烤箱,撑着台面望过去一眼。

        厨房里放着一盒一盒切好的水果,盒盖被打开,所有盒子被整齐排列在一块儿,红的绿的模样壮观。

        台面上各种工具散落一地。

        好不容易照着之前陪王卓知去蛋糕工坊那会儿的回忆烤上蛋糕胚,他望着那堆水果,开始思考起简从心到底喜欢哪一种。

        小姑娘虽然完全不挑食,但总有偏好。

        但以此时的情状看来,亲自去问她显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他只能打开手机,点开她的朋友圈。

        简从心的朋友圈从不设权限,但平时她爱发朋友圈来记录自己琐碎的日常,主页往下滑几下都滑不到底。

        她也没专门提到过自己喜欢哪一种水果,傅朝礼只能一条一条寻找蛛丝马迹。

        橘子汽水、蜜桃蛋糕、苹果汁、橘子硬糖、橘子、橘子、各种各样的室友剥给她的橘子。

        傅朝礼一边翻着,一边又从大冰箱里拿出了橘子罐头。

        殪崋

        图片一张张被翻过,在各种乱七八糟主题的图片里,跳出一张自拍。

        傅朝礼机械般重复的翻页动作蓦然停滞。

        简从心很少会自拍,就算拍也只会是普普通通的比“耶”动作。

        只是笑容太过灿烂,鹿眼弯弯,仿佛藏了万千璀璨,实在让人无法忽视。

        当意识到自己在一张照片前停滞了那么久后,傅朝礼猛然摁熄屏幕,将手机丢在台面一角,嘴角僵硬地扯动一下。

        浪费什么时间-

        最后做出来的蛋糕巴掌大,工具倒是堆了满水池。

        蛋糕外形勉勉强强,不美观的地方都缀了水果,看起来像是一座小橘子山。

        家里人都睡了,傅朝礼轻手轻脚端着蛋糕上楼,行至简从心房门前的时候,稍微犹豫了几秒。

        在低头注意到从下方门缝透出的丁点光源后,他抬手,敲了三下门板。

        走廊安安静静,清脆的敲击声回荡两秒。

        傅朝礼手背还停留在门板上,喉结滚动两下,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错了”、“开开门”……?

        他说不出口。

        殪崋

        跟罚站似的干站在门口许久,傅朝礼轻咳了两声,又敲了两下门,略微沙哑的嗓音显得有点儿凶,别别扭扭的:“吃蛋糕吗?要吃开门。”

        门板被他敲得颤动两下,连带门缝的光影也颤了两下。

        他等了会儿,没等到人开门。

        里头也安安静静的,没人应声。

        傅朝礼默了默,再一次敲门,这次只敲了一下,力度也比之前轻得多。

        “我亲手做的,你要不要吃?”

        里面依旧没人应答,他身子微倾,凑近了些,也没听见有什么动静。

        黑暗里,傅朝礼蹙了蹙眉,立着不动,眼里一下漫过诸多情绪。

        他重新掏出手机,想了想还是给简从心发过去了一条消息。

        傅:【吃蛋糕吗?开门。】

        傅:【我亲手做的,你要不要吃?】

        刚才原封不动的话。

        三分钟过去,无人应答。

        甚至连理人的意思也没有。

        静默间,傅朝礼心头忽而升起了些沮丧的无措。

        一门之隔,门也没锁,他甚至想直接开门进去,却又迅速否认了这一闪而逝的念头。

        这样只会让情况更糟糕。

        这会儿天色已经很晚,简从心还没有睡觉,应该还在生气。

        端着蛋糕的手逐渐开始发酸,傅朝礼换了只手拿,神色微沉,垂着眸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种冷战式的僵持令他毫无办法。

        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那么在意简从心的心情,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那么执着地低这个头,但一想到小姑娘转身回房时身上的那种寂寞失落感,他就无法心安理得地当做这个矛盾不存在。

        时间随着走廊尽头挂着的石英钟一分一秒流逝,静默到他能数出钟表的节奏。

        门缝透出的灯光仍没熄灭,傅朝礼便一直站着。

        不知过了多久,已至夜深处。

        室内空调带来的凉意传遍四肢,傅朝礼仰了下头,懊恼地揉动两下太阳穴,正准备放弃等待,给她发一条让她早点睡觉的消息时,忽听身前传来一声轻微的“咔哒”。

        眼前的房间门被推开一道缝,屋里的光亮顺着那道缝隙钻出来,被一道人影挡住。

        简从心手还放在门把上,看见傅朝礼时,一双有点儿泛红的眼睛怔忪地眨动了一下。

        殪崋


  (https://www.tiannaxs.com/tnw28918961/80779976.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