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千般恋你 > 第20章 空教室

第20章 空教室


随着两人手捏在一块儿,  氛围逐渐朝着诡异的方向发展。

        傅朝礼眉眼依旧散漫,眸间带了审视。

        周北望笑意多了些促狭,也打量着他。

        简从心看不懂他们室友之间的眼神交流,好在只有短短一个握手的时间,  随着二人的手放开,  气氛变得正常起来。

        周北望探过身子,  视线绕开傅朝礼的遮挡,笑着看向简从心:“妹妹,  走,哥哥请你去吃饭。”

        简从心还没回答,  傅朝礼已经先一步揽着她肩:“你叫谁都叫妹妹?”

        跟宣誓主权一样。

        周北望笑而不语。

        午饭没选在食堂吃,  而是去了美食街一家挺有名的炒菜馆。

        周北望大约是存了坑傅朝礼一把的心思,上楼去坐了有消费门槛的包间,净往贵里点。

        等菜时,  简从心坐在一边,  傅朝礼跟她面对面,周北望在傅朝礼旁边说说笑笑,  跟以往没有什么不同。

        傅朝礼每次得空想跟简从心说点什么,就会被周北望抢先一步。

        “妹妹,要喝点什么?”

        “妹妹,  菜单后面还有小吃,  有没有想吃的?”

        ……

        傅朝礼只能冷着一张脸坐在一旁喝茶水。

        毕竟一开始他就说明了自己不怎么吃,点餐这方面他也没法儿加进去。

        简从心和周北望一问一答时,瞥见了傅朝礼捏紧水杯的那只手。

        靠近虎口的地方,黄色波点的创可贴尤为显眼。

        心底蓦然漫上些许隐秘的雀跃,她悄悄往裙摆的小兜里摸索片刻,而后冲傅朝礼递过去剩下的小半盒创可贴:“回去记得换,  不然一直贴着也容易感染。”

        傅朝礼“嗯”了一声,接过,直接当着她的面换了一张贴。

        这回是天蓝色。

        贴好后,他状似无意地朝周北望觑过去一眼,又很快收回眼神。

        周北望跟没看到似的,撑着头玩了会儿手机,等简从心收回了手,才停下动作,将手机屏幕朝上摊在桌上,推到她面前,示意道,“既然都认识了,加个联系方式?”

        简从心正想答应,拿出手机来扫码,还没调出摄像头,眼前的二维码已经被一只贴着蓝色波点创可贴的手盖住。

        “有什么事可以找我转述,”傅朝礼将手机勾回来,就着周北望打开的屏幕调出和自己的聊天界面,懒懒道,“我随时都在。”

        一字一顿,语调落得轻松,简从心却隐约闻出了些强势的敌意。

        桌上萦绕了一股子淡淡的硝烟味,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

        简从心睫毛轻微闪了闪,默默收回了手机。

        周北望听了也不生气,伸手示意他把手机还回来,拿到手机之后拍了拍傅朝礼的肩膀,“那行,拜托你了。”

        傅朝礼不置可否。

        吃过饭,周北望还提议先把简从心送回去,被简从心婉拒以后才作罢。

        回男寝路上,周北望还保持着一副有些失望的表情。

        他指指傅朝礼手上的创可贴,“我手臂上刚好也有个划伤,不然给我个贴贴?”

        傅朝礼淡声回敬:“前头有超市,自己去买。”

        周北望仍说,“你不是平时不喜欢这种幼稚图案吗?我用这个也算是帮你分担一点了吧?”

        “老子乐意。”

        傅朝礼瞥他一眼,忍无可忍:“你不是有女朋友吗?”

        周北望哪儿能听不懂他意思,脚步慢下来一点,耸耸肩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就当认个妹妹,你以为我要干什么?”

        傅朝礼蹙起眉,“不行。”

        “不行什么?”

        “你干什么认她当妹妹?”

        “没什么啊,”周北望就跟读不懂傅朝礼脸色一样,毫不顾忌地哈哈笑了两声,“就是看她可爱,性子又好,反正她本来就是你妹妹,让她多个哥哥宠不挺好?”

        傅朝礼喉结滚了滚,声音里凝了点儿冷意:“我说了不行就不行,你打主意别打到她身上。”

        “嗯?”

        周北望似是真的被他的低气压所震慑到,从鼻腔里发出一个音调后,渐渐消停下来。

        傅朝礼加快脚步,神色不爽地把人甩在身后:“你先顾好你女朋友再说。”

        周北望不紧不慢地跟着他,饶有兴趣地呵笑了两声。

        “只是哥哥而已,你也不是她亲哥,既然你能把她当妹妹,凭什么我就不行?”

        傅朝礼没再搭理他,却听他话锋一转,最后的半截话有些缥缈地散在风中。

        ——“还是说,难道你不止把她看作妹妹?”

        傅朝礼呼吸微滞,脚步骤然定住。

        周北望三两步跟上他,拍了拍他背,在他身边笑,“早点儿想清楚。”

        暴烈阳光下,少年微微敛起的瞳眸晦暗不明-

        自关系有所缓和后,简从心感觉自己仿佛卸下了什么巨大的包袱,整个人都轻松了起来。

        程美乔约她晚上去图书馆,她正好有几个小作业还耽搁着,于是欣然同意。

        然而今下午正好没课,寝室难得集体午睡,简从心一觉醒来时,天色已晚。

        几个室友都还在睡觉,室内一片黑暗,安安静静的。

        为了不打扰室友们休息,简从心也没有叫醒程美乔,只在出门时给她发了个消息。

        这个时段她一般不去图书馆,而是会去找一个空教室待着,这也是从几个认识的学长学姐那里得来的经验。

        驾轻就熟地走到常去的那一间教室,发现灯还开着,里边寂静一片。

        以为是有人先她一步,简从心靠近往里看了一眼,视野里便撞进一个熟悉的身影。

        傅朝礼正走到垃圾桶旁扔垃圾,听见动静也转过脸来,从她手里的书和电脑上扫过,挑了下眉,“来自习?”

        简从心点头,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下。

        她很喜欢靠墙的座位,这样会让她很有安全感。

        等待笔记本电脑开机时,她又听见室内传来一阵动静。

        那道动静逐渐朝她靠近,傅朝礼坐在了她身边。

        简从心只看了他一眼,继续做自己的事。

        傅朝礼也没有要打扰她的意思,安安静静的。

        教室里灯只亮着一半儿,将整个空间切分成明暗两块,空旷而寂静,一点小动静都能惊起十足的回响。

        许久,简从心活动了一下有些发僵的脖颈,趁机用余光瞟了一眼傅朝礼。

        少年似是做完了事,手里书本关好放桌上,低头看手机。

        真好啊……

        简从心有点儿羡慕,转头继续面对着电脑敲字,争取一鼓作气完成。

        动作间她不小心碰掉了手边的笔,蹲下去捡。

        就在她准备站起来时,听见了自教室前门外传来的一声激扬呼唤——

        “老傅!你没事咋跑这犄角旮旯来了,我东西呢!”

        “……”

        简从心被吓了一跳,刚冒出桌面的脑袋条件反射便缩了回去,整个人蹲在桌子底下。

        而后自己愣住了。

        傅朝礼也没想到简从心会一下子缩回去,低头看她一眼,教室前方蒋帅已经大摇大摆走进来,不忘“哟”一声,看着桌上摆的书和电脑,“没想到你说学习还真是学习啊。”

        傅朝礼不应声。

        蒋帅不急着往里走,就这么站在教室门口有一搭没一搭和他瞎聊。

        简从心没想到对方会在这里留那么久,她蹲得双腿发酸,一边后悔,一边在心里祈祷着对方快一点走。

        她也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好躲的,当时如果直接起来,和人正大光明地解释一番,这事儿也就过去了。

        可她一贯的身体快过脑子的毛病好巧不巧犯在这儿,现在时间拖得越长,她站起来就越会显得奇怪,越不好解释。

        就好像,他们之间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一样。

        ……见不得人的关系。

        桌下的空间黑暗狭窄,脸前就是傅朝礼干净的裤腿,简从心脑子里这个念头闪过时,一下想起了暑假那会儿。

        那时在便利店里,她也蹲在他身边,为了躲开他的朋友们。

        明明应该是类似的事情,可这会儿缩在狭小黑暗的空间里,任由外界的对话声不断击打着耳膜,她竟平白生出了一点微妙的刺激感。

        怎么会,一下子变成这样了啊……

        耳根有些发热,简从心肩膀又缩了缩。

        时间仿佛被无限拉长,每一秒从外面穿过来的声音都在一次次助长煎熬。

        在黑暗狭小的空间里她什么也做不了,稍微动一动就能碰见挡板,她只能保持一个动作,尽量让自己不发出声音,就连大气都不敢喘。

        直到对话声逐渐停住。

        当蒋帅说出自己要走了的时候,简从心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下来,细细呼出一口气。

        ……终于要结束了。

        听见脚步声踏出教室,她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挣扎着站起来,然而才刚撑着动了一下,外面蒋帅的声音去而复返:“哦对了我都忘了,我过来是来找你拿东西的!”

        说着,他这会儿也不再在教室门口停留,而是径直走了进来。

        ——糟糕。

        简从心心头一慌,蹲回原来的姿势时腿蓦地被酸麻感一刺,整个人失了平衡,猝不及防直直扑在了傅朝礼的腿上。

        而她双手为支撑身体,本能地伸出去扯住了裤腿。

        跌下的瞬间。

        鼻息间盈满少年清爽的味道。

        脸颊隔着温热布料能感觉到少年的骨骼与肌肉,耳边是靠得越来越近的脚步声,简从心不敢吭声,紧张到脑袋一片空白,只能保持着这个姿势一动不动。

        傅朝礼也被这动静惊了一下,低下眸看她一眼。

        少女身子浸在黑暗里,浑身紧绷,埋首在他腿间,一副想动又不敢动,又乖又委屈的模样。

        像只小心翼翼的猫儿。

        她动作幅度很小,柔软的脸颊轻轻蹭过裤腿,贴在上面,隔着布料都能感觉到逐渐上升的温度。

        有些凌乱的黑发衬着雪白肤色,带着一种禁忌的纯洁感。

        傅朝礼垂眸,掩住眼底暗色,迅速从旁拿过钥匙,远远丢给走过来的蒋帅。

        “啪”的一声,小姑娘似是又被惊了一下,脸颊又蹭过去一点。

        有点儿痒,鼻息匿在布料里,烘得发热。

        只一下。

        傅朝礼喉头倏然一紧,抬手揉了揉简从心的发顶,直到感觉到小姑娘放松下来,才松开手。

        手指插入发间,小姑娘毫不挣扎地软下来,倒真有了种撸猫的感觉。

        蒋帅拿了钥匙,爽快说了句“好嘞”便离开。

        这回他走后,简从心吸取了教训,没有急着出来。

        傅朝礼等了会儿,才底下眸子看向她,压低的声音有点儿哑:“可以了。”

        这句话仿佛赦免的信号,简从心死死憋着的一口气终于得以喘出来,没什么力气地坐回了位置上。

        有了这一遭,简从心几乎羞耻得不敢再看向傅朝礼,脸上的绯红许久才褪下去。

        身侧少年的反应与她截然不同,像是刚才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八风不动地坐着继续玩手机,模样慵慵懒懒,像是什么事都上不了心。

        简从心一心想着快点把事情做完快点回去,然而那点羞耻感总在她试图专心凝神时被不断放大,她始终集中不了注意力。

        于是原本只差一点点收尾的事情,愣生生被她拖了许久才完成。

        她有些心烦意乱地靠着墙,想拿冰冷的墙面给自己脸颊降温,毛绒绒炸开的头发顶在脑袋上,贴着墙一下又一下抖动着,昭示着主人的沮丧。

        待她合上电脑,才终于敢正眼看向傅朝礼。

        少年垂着眸子,仍一动不动盯着手机屏幕,没有要走的意思。

        “……”

        简从心张了张嘴,声音刻意放轻,试探地问:“你还要在这里待着吗?”

        傅朝礼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嗯”了声,“离门禁还早。”

        “这样啊……”简从心点点头,再一次轻轻开口,“那,我要先走了哦?”

        傅朝礼颔首,走出去给她留出空间。

        简从心于是有些手忙脚乱地收拾好手边东西,迅速离开。

        脚步匆忙,跟逃跑似的。

        待到鞋跟与地砖相碰的清脆声响逐渐隐匿在楼道中,傅朝礼抬眼望了望教室门口,忽然弓起了背,将手机往旁边一甩。

        “啪嗒”一声,手机在桌面上滑了一阵,停在桌沿。

        少年将自己埋在手臂之间,如情绪爆发一般使劲咳嗽起来,嶙峋的脊背起伏,耳根一片绯红。

        在人后,在黑暗中,在不为人知的狭窄空间里,荷尔蒙的作祟总会成倍的激烈。

        小姑娘肌肤柔软的触感仿佛尚有残留,柔软地、小心地、一下一下地刺激着神经。

        傅朝礼深知自己从来不是一个喜欢与人有过多身体接触的人。

        可就在回忆起方才那些微妙触碰的这一刻,他的思绪里骤然冒出了一个不受控制的念头——

        不够。

        他还想要更多。

        ……

        他觉得自己可能疯了。


  (https://www.tiannaxs.com/tnw28918961/80779973.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