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千般恋你 > 第23章 火车票

第23章 火车票


大约呆愣了半分钟,  简从心才反应过来,这是表白。

        少年身上的酒气还不断扑在鼻尖,傅朝礼没有放开她,仍是俯身抱住她的姿势。

        像是怕一松手,  她就会从他手里逃开。

        简从心知道此刻他一定很不清醒,  可实在没想到,  他会在这么不清醒的时候,向她表白。

        傅朝礼。

        和她。

        表白了。

        这是简从心几乎没想过的事。

        内心情绪翻涌好一阵,  她才轻推了傅朝礼一把,磕磕巴巴地问:“……傅朝礼,  你还认得出我是谁吗?”

        少年被她推开一点距离,  松手,手指仍捏着她衣角,定定看着她:“不然我刚才为什么要叫你的名字,  简从心?”

        名字的三个字被刻意咬重,  一字一顿。

        不是酒后的玩笑话,而是酒后吐真言。

        “……”

        简从心心尖被戳动一下,  嗫嚅了几下,才慢吞吞憋出一个音节:“……哦。”

        傅朝礼挑了下眉,夜色衬得微微勾起的眼角像狐狸一样漂亮:“只是哦?”

        “……”

        简从心噤了声。

        心跳的鼓动一下又一下敲击感官,  吵得她不知所措。

        她的内心告诉她,  她并不排斥,也不想躲闪。

        甚至隐隐感到欣喜。

        心跳不会说谎,心底最真实的反应也不会。

        那些长久以来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也像在这一刻打破了屏障,清清楚楚地将最真实的情绪摊开来,告诉她——

        那叫喜欢。

        只是。

        简从心微抬起眼睫,小扇子一样扇动两下。

        她一紧张就喜欢踮脚,  “你喝醉了。”

        少年身影像是融在了清风与夜色里,懒懒散散“嗯”了声,“怕我明天酒醒了就忘?”

        ……怕他其实并没有说出来的打算。

        虽然和心里想的不一样,但简从心还是点了点头。

        斟酌须臾,她又补充道,“而且,是不是有点……太突然了?”

        傅朝礼虽喝醉了,但思维算不上多停滞。

        他扫一眼就能看出小姑娘的纠结,扯动嘴唇笑了一下,“行,那就再等等。”

        简从心浅浅松了一口气,心脏仍震得咚咚响。

        戳破那层窗户纸后,她感觉自己现在紧张到有点儿缺氧。

        傅朝礼低头打开手机看了眼时间,问,“现在准备回去了?”

        简从心默了默,见他直接摸出了根烟,问他:“你呢?”

        傅朝礼动作顿了下,低了下头,淡声,“我冷静一下。”

        简从心试探问:“那我陪你冷静……?”

        “不用。”

        打火机的声音响起,傅朝礼咬着烟忽然笑了一下,薄薄的眼皮微抬,跟趁醉犯浑似的,“有你在我才冷静不了好吧?”

        简从心脸一红,讷讷吭了一声,便转身要走。

        “简从心。”傅朝礼再唤她,手里的烟点两次没点着,索性连着打火机一道捏手里,“你说过,不开心的时候,可以抱抱你。”

        简从心一愣,停下脚步,回头看他。

        少年发尾浸了月色,眉眼舒展,看不出一点儿难过的样子。

        “我表白失败了,有点儿不开心,你要不要抱抱我?”

        “……”

        这人喝醉了酒怎么就这么不讲理。

        简从心回头,快步走过去,轻轻抱了抱他,身子浅浅贴近了一下便放开,“……一点点不开心,就只能要一点点抱抱。”

        话音还未落,人已经跑远。

        傅朝礼站定一小会儿,低头摸了摸胸口,把刚才一直敞着的领口合上。

        而后缓缓蹲下,有些怔忪地拿手遮住眼,唇边扯出的笑意如何也控制不住-

        直至第二天早上起床,简从心的一颗心仍悬着,满脑子都是昨晚发生的事儿。

        睁开眼睛的时候她甚至怀疑自己一晚上到底有没有睡。

        直到临近中午,手机屏幕仍旧一片风平浪静,傅朝礼没有发来消息。

        简从心看了一眼时间。

        他应该已经起床了吧……?

        不会真的已经把这件事忘记了吧。

        做了会儿心理建设,她主动给傅朝礼发了一条消息过去。

        怂怂:【醒了吗?】

        傅:【醒了。】

        对面人跟时刻守在手机旁边一样,几乎是秒回。

        简从心手腕一抖,没见对方有要继续说什么的意思,缓慢地打字:【昨天晚上的事,你还记得吗?】

        傅:【记得。】

        简从心手腕又是一抖。

        傅:【我给你表白。】

        傅:【然后被你拒绝了。】

        “……”

        这个人,为什么可以那么云淡风轻地提起这些啊!!

        明明是对方被拒绝了,此刻简从心却总觉得,更羞耻的反而是她。

        她打了一串省略号过去,刚想问问他那现在他们两个是什么情况,就见对方又发来了一张图片。

        是一张火车票的抢票截图。

        傅:【给爸妈说过了,国庆陪你一起回去。】

        傅:【可以吗?】

        这效率未免太高了点。

        她还在确认他记不记得昨晚发生的事,对方便已经决定好了要陪她回去。

        ……所以,这算是在追她吗?

        一个念头倏然冒出脑海,简从心脸颊不受控制地微红。

        她再一次感叹,傅朝礼到底为什么可以那么淡定。

        ……

        另一边。

        放下手机,傅朝礼耳朵通红,一拳砸在了身侧的墙上。

        他也没想到,昨晚在情绪不受控的情况下,他居然直接和简从心表了白。

        一旁周北望刚听完这事儿就目睹了这一幕,猜到是简从心,笑得不行:“自己造的孽,现在你打算怎么办?”

        傅朝礼侧着头,久久不语。

        周北望调笑道,“不会就当这件事儿过去了吧?这么轻易放弃?”

        “哪儿能。”

        傅朝礼头也不抬地打断他,“还能怎么办,追呗。”

        都看清自己心意了,他又不是那么矫情的人-

        于是国庆假期第一天,硬座火车上,傅朝礼坐在简从心旁边,脸色有点苍白。

        他没坐过这种绿皮火车,以为会是像高铁那样平稳,买票时只想到了和坐简从心身边的人换票的事,没想过两个人一起换一种交通工具。

        现在就是后悔,一路颠簸得边头晕边后悔。

        火车车程有个十几个小时,要从凌晨一路坐到傍晚。

        而这才中午。

        最近天气从稍微凉下来一点再度回温,太阳毫不留情地从窗边照下来,照得人越发头晕。

        更别提车内各种气味糅杂在一起,还有人大声讲电话,周围环境又闷又吵。

        简从心感觉到傅朝礼的异样,侧过去帮他关了窗帘,有些担忧地问:“很不舒服吗?”

        傅朝礼闭上眼,向后靠着,微微皱眉:“还好。”

        座椅靠背很硬,简从心也尝试靠了一下,不舒服。

        她思索片刻,问:“靠着我的话,会不会舒服一点?”

        傅朝礼睁眼看她。

        小姑娘翘起的呆毛被颠簸的车厢带得一抖一抖,头发是出发前刚洗过的,蓬蓬松松。

        傅朝礼没忍住抬手往她发间胡乱一薅,“不用。”

        但这样靠着也确实不舒服,他后背往前弓,直接趴在了桌上。

        少年脑袋埋在臂弯里,简从心一边理着头发,一边盯向他后脑勺,忽然也有了一种想要伸手去揉一揉的冲动。

        于是她真的伸了手。

        傅朝礼的发质很软,服帖耷拉下来,她与其说是去揉,更像只是拨弄了两下。

        她的动作做得很轻,本以为埋首休憩的傅朝礼不会发觉。

        却不想,刚收回手,少年便侧过了头。

        简从心一惊,迅速收手。

        傅朝礼脸上没有任何的不满,反倒开口问她:“什么感觉?”

        简从心见状,胆子便也大了起来。

        她仔细回味了一番,如实说道:“很软。”

        “好摸吗?”

        简从心愣了一下,点头:“好摸。”

        傅朝礼跟没什么反应一样把脑袋重新埋回了臂弯。

        过了会儿,他的声音从臂弯下传来,慵懒中带着些许沙哑。

        “好摸就多摸几下,不用那么小心翼翼。”

        “……”

        虽然得到了允许,简从心最终还是没敢去摸。

        毕竟多摸几下……不用其他人觉得,她自己都觉得自己挺像个变态的。

        天黑下来的时候,火车终于到站。

        简从心这次回来属于轻装简行,除了自己的行李,也就提了几袋礼物,傅朝礼更是箱子都没带,也就背包里装着两身换洗衣物和一些生活必需品。

        简从心带着傅朝礼在出站的人群里四处穿梭,刚出去就看见了站在人群最前边的奶奶。

        她忙大喊一声:“奶奶!”

        奶奶赵兰娟瞧见她,笑了起来。

        在看见她身后站着的傅朝礼时,笑得越发灿烂。

        “你就是傅小少爷了吧?”她走过去想帮傅朝礼拿东西,“坐这么久的车,累了吧?”

        傅朝礼婉拒了对方帮他拿东西的动作,礼貌道:“奶奶,这几天打扰了。”

        一声奶奶叫得赵兰娟心情舒畅,抓着他的手一路走一路笑。

        “不打扰不打扰!”她上下打量着傅朝礼,不时感叹道,“你长得倒不那么像你妈妈,和你爸简直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简从心是知道自家奶奶有多唠叨的,这会儿边听边提心吊胆,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傅朝礼,生怕他不耐烦。

        却见少年眉眼淡淡,一点不耐烦的意思都没有,相反十分有耐心地听着人讲话,还不时认真回应两句。

        简从心这才放下心来。

        家就在镇上小饭馆的楼上,并不大,但被收拾得干干净净。

        赵兰娟早就准备好了饭菜,简从心帮着舀饭时,傅朝礼走近厨房参观,带着些疑惑地开口问:“你爸妈呢?”

        简从心舀饭的手一顿,语气轻松:“啊,我没有爸爸妈妈,是奶奶捡到我,把我养大的。”

        “……”

        没想到随口一问就戳到了别人的痛处,傅朝礼心头一震。

        他以为,像她这样干净纯澈,天真烂漫的小姑娘,理应家庭美满,备受宠爱。

        可他一直未曾细想,如果真的家庭美满备受宠爱,又怎么会让她在高中刚毕业,就只身一人前往陌生的大城市。

        他低声道:“抱歉。”

        简从心是真的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说的,摇摇头,问他:“你要吃多少?奶奶做的菜可能有点儿多,她最得意的地方就是厨艺,所以可能到时候会问你好不好吃,你如果不太想告诉她你的情况……”

        “没事。”傅朝礼说,“应该可以的。”

        “嗯?”简从心把装好饭的碗放在一边,怕他为难,说,“需要我帮你跟她说吗?”

        傅朝礼摇摇头:“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

        他停住片刻,坦白道,“我最近,应该能尝出一点味道了。”

        “诶?”

        简从心眼睛微亮,不可置信道:“真的?”

        傅朝礼迟疑着点了点头:“只是一点,我还不确定是不是在恢复——”

        “太好了!”

        简从心一下跳起来,激动到下意识想抱住傅朝礼,又在意识到自己这是在做什么后,有些讪讪地停住了动作,红了脸。

        傅朝礼与她距离不过咫尺,稍一俯身便能将气息拉得更近。

        少年精致的五官不断放大。

        他一挑眉:“不准备抱了?”

        “……”

        简从心“嗯”了一声,默默端着碗走出去,“吃饭了。”-

        饭桌上,赵兰娟果不其然止不住地要替傅朝礼夹菜。

        傅朝礼每吃一口,就能看见简从心满眼期待地望着他,比赵兰娟还要热切一点儿。

        傅朝礼无奈,冲她轻轻点头。

        于是吃过饭回到房间,简从心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给北初,向她分享这个好消息。

        一通电话打了好久才打完,直到赵兰娟过来催睡觉,小姑娘才满眼是笑地出去洗漱。

        家里只有两个房间,赵兰娟晚上要打呼噜,不方便和人一起睡,三个人只能商量着谁睡沙发。

        总不能让客人千里迢迢过来还睡沙发,自家孙女又是好不容易回来一趟,想到这里,赵兰娟拍板决定自己睡沙发。

        最后还是简从心一阵好劝,才把人劝回了房间。

        简单给傅朝礼介绍了一下自己房间里的陈设,简从心拿了枕头和薄被出来,躺沙发上。

        好在天气热,睡这儿也不会着凉。

        就是沙发又短又窄,简从心虽然能伸直腿。但只有侧躺才能舒服一点。

        赵兰娟的鼾声很快从屋里响起,简从心睡不着,坐起来,盯着漆黑的电视机发呆。

        就在这时,另一边的房间门打开。

        听见动静,她扭头去看。

        傅朝礼从房门口走过来,黑暗里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能听见他像是早就猜到了的语气:“没睡啊。”

        “嗯。”简从心以为他是要去厕所,却见他径直停在了她旁边,于是问:“要找什么东西吗?”

        “不是,”傅朝礼说,“你回房间睡,我睡这儿。”

        “……?”

        简从心连忙摇头:“不行不行,你是客人,怎么能让你睡这儿——”

        傅朝礼语调淡淡:“我没说我要睡这儿。”

        ……?

        脑中浮现孤男寡女共处一床的画面,简从心一个激灵:“那更不行!”

        说完,她慌忙将自己缩进薄被里,裹成了一个球:“那太——”

        “……我打地铺。”傅朝礼无奈打断她的话,直接坐到了沙发边缘,“在想什么?”

        “……”

        简从心把自己的脸直接埋进了枕头里。

        ……她!到底!在乱想什么啊!!!

        赵兰娟的鼾声忽大忽小,简从心的心跳也时不时跟着重重跳一下。

        “怎么样?”傅朝礼等她自己无声地羞耻了一会儿,才悠悠开口,“你不去房间里的话,我就一直坐在这儿。”

        “……”

        在这儿僵持着也不是办法。

        感觉到傅朝礼坚决的态度,简从心深知再这样下去只能两个人一起在客厅干坐一晚,她只得妥协:“……我回房间。”

        回房间时,她关门前特意看了一眼傅朝礼,看见少年掀开被子,十分自然地躺在了沙发上。

        沙发靠背遮住视线,她没法看全那边是怎样的情况。

        脑补了一下自己和傅朝礼的身高差距,自己能躺平的地方对方估计得蜷着睡。

        一晚上过去指不定都没法好好休息。

        几个念头在内心不断权衡,简从心半晌没关上门,最后小声说:“你要不进来吧?”

        声音被刚好再一次响起的鼾声淹没。

        简从心声音很小,也不管傅朝礼听不听得到,说了一声便没再重复。

        她等了两秒,以为对方没听见,正准备关门,就见那边的身影站了起来,朝她的方向走来。

        “……”

        该来的还是会来。

        简从心想,还好是晚上。

        不然她脸那么红,肯定会被看到。

        简从心的房间不算大,摆设很简洁,没有很多少女心的摆设,木桌木椅木床木柜,放的全是有用的东西。

        床边刚好有个空位,能铺一张地铺。

        虽说一开始是傅朝礼提出的要打地铺,可简从心这回说什么也不愿意让他睡地上,铺好床便又像在沙发上那样,径直钻进了被窝里。

        这么一经折腾,时间已晚。

        傅朝礼这回没有再与她掰扯,直接躺在了她的床上。

        床是硬板床,躺上去时,底下的木板会发出吱呀吱呀的响声。

        简从心背对着床,听着上面的动静,一声也不敢出。

        这好像还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睡在一起。

        一整晚。

        黑暗剥夺视觉,其他的感官便更加敏感。

        少年翻身时呼吸有些不稳,低喘了一声。

        明明是冷感低沉的声线,却在夜色掩映之下平添了几分色气。

        “……”

        简从心慢慢,慢慢将自己蜷缩成一团。

        夏日已至终末,她却只觉此时温度比正午还要燥热。


  (https://www.tiannaxs.com/tnw28918961/80779970.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