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千般恋你 > 第24章 遮阳帽

第24章 遮阳帽


醒来时,  简从心已经忘记了自己是怎么睡着的。

        晨光透过窗帘缝隙,当她坐起来时,听见了一道来自床板的“嘎吱”声。

        意识到自己此刻正坐在床上,简从心愣了好一会儿,  开始怀疑自己的记忆是不是出现了问题。

        她明明记得,  昨天晚上她和傅朝礼一起睡在这个房间,  睡床上的是傅朝礼,她打地铺。

        这会儿却变成了她从床上醒过来,  而房间里安安静静的,再没半个人的身影。

        简从心探身看向床边。

        床下的地铺还在,  好端端地铺在她眼前。

        “……”

        那就证明,  她的记忆没有出错。

        那她为什么,睡、在、床、上?

        一个荒唐的念头涌上脑海,简从心身子一僵。

        ——不会吧。

        脑内各种念头正纷飞时,  一道敲门声打断了她的思绪。

        门敲三下,  被从外面打开。

        简从心看过去时,正好与傅朝礼的眼神对上。

        少年穿着昨晚睡觉的那套t恤短裤,  领口还有被叠压出的褶皱,走进来的姿态懒洋洋的,“早。”

        完全没有要提起昨晚的意思。

        简从心于是直接问:“我昨天不是睡地上的吗?”

        傅朝礼轻描淡写:“嗯。”

        “那,  我现在怎么躺在床上?”

        傅朝礼递给她一个明知故问的眼神,  “还能因为什么。”

        简从心喉咙动了动:“你把我抱上来的……?”

        傅朝礼浅浅淡淡哼了声。

        “……”

        简从心脑袋“嗡”的一声,有点儿宕机。

        她脖颈还僵硬着,脑袋朝两边儿晃了晃。

        ——简从心!你怎么回事!

        怎么可以!睡得!那么死啊!!!

        居然连被别人抱上床了!都感觉不到!!!!

        信息量过大,简从心还沉在羞愤中,低着头冷静了一会儿,抬眼就看见傅朝礼极为自然地撩起了衣摆。

        ……???!!!

        简从心瞳孔震了震,  忙出声:“别——”

        怎么还一言不合就脱衣服啊!

        “嗯?”傅朝礼动作停住,“怎么了?”

        简从心底气不足:“等我出去你再换。”

        “换什么?”傅朝礼低头看一眼衣摆,旁若无人地继续往上撩,“衣服吗?我不换,就是让你帮忙看看伤。”

        “……”

        简从心一时竟然分不清他是有意还是无意。

        傅朝礼已经将衣服拉到腰之上。

        经过这段时间的规律饮食,少年的身材不再像之前那样稍显干瘦,加之有意锻炼,腹部覆着薄薄一层肌肉,凸起的形状清晰,腰线流畅而有力。

        腰侧确实有一块浅浅的淤青,在冷白的皮肤之上显得几分突兀。

        简从心想多观察两眼伤势,又不敢正大光明看过去,只敢用余光连着瞥过去好几次,问他:“怎么伤着的?”

        “刚去厨房,没注意被撞了一下。”傅朝礼低头端详两眼,确认没什么事后将衣摆放下。

        放到一半,他动作一停,似笑非笑看了眼还在不断往这边瞥的简从心,故作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不过,就在这儿换衣服也不是不行。”

        “……”

        简从心二话不说,直接把傅朝礼推出了房间-

        赵兰娟对昨晚的事一无所知,加之白天傅朝礼胡诌了个理由打掩护,她便以为昨晚简从心睡的是沙发。

        毕竟两个人睡一个房间这件事也确实不好给老人家解释,接下来的几天,两人心照不宣地选择将这件事瞒过去,晚上在沙发上留一床薄被,白天又收回去。

        颇有种在家长眼皮子底下暗度陈仓的感觉。

        自从经历过趁着睡着被人抱上床的事后,简从心便知自己无论如何也拗不过傅朝礼,只能乖乖去睡床,让傅朝礼睡地铺。

        许是有人陪着的缘故,简从心感觉自己这几天睡得比以往都安稳。

        云川县没什么好玩的地方,除了前两天简从心带着傅朝礼去镇上逛了两圈,后面几天两人便都宅在家里吹风扇,偶尔下去给赵兰娟帮帮忙。

        傅朝礼意外的还挺适应这边的生活,反倒是赵兰娟先过意不去了,勒令简从心多带人出去玩一玩。

        被剥夺了在饭馆帮忙的权力,简从心只好带着傅朝礼往村里逛逛。

        阳光从不因步入了十月而有所收敛,这几天太阳着实炽烈得过分,村里的道路两旁又没有什么可以遮太阳的地方。

        简从心走了几步就歇在一旁,坐路边石头上歇脚。

        旁边有一条浅而宽阔的小水沟,清澈见底,水波在阳光下反射出粼粼的光,流动时声音带着几分清凉感。

        简从心来了兴致,脱了鞋,探进去一只脚。

        清凉感自脚踝升起,她胆子大了些,将另一只脚也浸进去,感叹,“小时候的夏天最喜欢踩水玩儿,没想到这么多年了,水还是一样清。”

        她将松松垮垮的裤管挽起一点,走动了两下。

        水流潺潺,少女纤细的脚踝像是镀上了一层晶莹闪烁。

        傅朝礼无端想起那天院里的水池中,简从心浑身湿透的模样。

        她好像天生与水契合,却又不能用水完全概括。

        所以,才会总让他有一种,想要沾染的欲望。

        出神间,他听见“哗啦”一声,身上蓦然沾了零星的凉意。

        他愣了一下,看过去,小姑娘双手还保持着捧水的动作,冲他笑,满眼兴致勃勃。

        还玩儿上了。

        傅朝礼扯了下唇,伸脚下水,朝着她将水珠踢得老高。

        简从心惊呼一声,抬手去躲,而后突然蹲了下来。

        水声如雨点一般哗啦啦跌落回水面,过了会儿,她仍保持着这个姿势,没有要站起来的意思。

        傅朝礼眼神闪了闪,躬身下水,走到简从心面前,“进眼睛了?”

        小姑娘蹲着,脑袋埋进臂弯,轻轻动了动。

        水将她的裤腿濡湿一小片,傅朝礼见状,伸手去捏住她手臂,想把她拉起来。

        下一秒,又是一捧水毫无征兆地迎面招呼而来。

        “哗——”

        傅朝礼猝不及防后退几步,听见简从心不加掩饰的笑声。

        小姑娘站直身子,一点事都没有的样子,阳光照在她稍有些湿漉漉的脸上,衬得她笑容愈发灿烂。

        意识到自己中了计,傅朝礼磨了磨牙,“玩儿我是吧?”

        简从心嘿嘿一笑,“兵不厌诈。”

        傅朝礼冷笑一声,“行。”

        双方的好胜心在这一刻一点即燃。

        不知道是由谁先带头,两人逐渐都不再留手,硬生生将浅浅的水沟玩儿出了战场的感觉,激烈的水流声一浪高过一浪,水花不受控制地四处迸溅。

        不多时,两人便都已浑身湿透。

        简从心兴头未减,踮着脚去抓傅朝礼的衣领,追着他一路泼。

        水花一次比一次扬得高,小姑娘湿淋淋的身体也一次比一次贴得近。

        直到傅朝礼咬着牙,反手捏着人后颈把人提溜住,战局才暂时停歇。

        小姑娘被钳制着仍笑个不停,还弹了弹手上的水珠,毫不畏惧地做最后的挣扎。

        水珠顺着发尖往下滴,傅朝礼捋了一把头发,咬着牙正想兴师问罪,忽然听见旁边传来一道嘹亮的哭声。

        气氛骤然被打破,两个人的注意力同时被吸引过去。

        声音的来源是个小男孩儿,大约四五岁的模样,简从心隐约记得是哪家的孩子。

        小孩儿此刻沾了半个身子的水,显而易见是被刚才的两人殃及,仰着头边哭边委屈到口齿不清。

        简从心努力辨认了好一会儿,才听出他重复的那句话是——

        “哥哥姐姐,你们别泼了,我害怕……”

        “……”

        两人同时沉默了一下。

        最后结果是带着小孩儿去附近小卖部买了几颗棒棒糖,当做赔礼道歉。

        小朋友的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棒棒糖一到手,脸上立刻换成了笑容。

        也不顾自己身上还湿着,一蹦一跳往家里跑。

        留下两个湿淋淋的人站在小卖部门口吗,相对无言。

        对视许久。

        傅朝礼忽然“噗嗤”一声,转过脸像是在憋笑。

        简从心看他一身狼狈还在笑,自己也忍不住笑,笑得有点儿岔气,话音断断续续的:“你……你好幼稚啊傅元元……”

        傅朝礼肩膀笑得抖:“到底是谁幼稚啊简怂怂。”

        感受到小卖部老板看智障一样的目光,他揽着小姑娘的肩把她带走,声音带了点儿吊儿郎当,“走了,回去换衣服。”-

        太阳很快将皮肤上的湿润晒干,简从心东倒西歪被傅朝礼带着走了一会儿,才终于消停下来。

        看见有家人在编草鞋,她主动上去询问了一番,最后拎着个草帽开开心心走回来:“爷爷送的!”

        傅朝礼不由得开始佩服起她的社交能力。

        简从心捏着草帽,边走边对着阳光比划一番,最后朝傅朝礼招招手,“你低一下头。”

        傅朝礼知道她要干什么,撩了一下眼皮,照她所说低头。

        头顶顿时投下一片阴影。

        简从心帮傅朝礼戴好草帽,状似满意地点了点头。

        傅朝礼哪儿能没注意到她眼底得逞的笑意,收了视线,假装没看到,开口:“手伸过来,给你个回礼。”

        简从心自知使坏,怕他伺机报复,有些谨慎地伸手出去。

        傅朝礼不知从哪个裤兜里摸出一块手掌大的波板糖,放她手心里。

        简从心不明所以地眨了下眼。

        傅朝礼语气理所当然:“刚才给了小朋友补偿,总不能不给你。”

        简从心“哦”了一声。

        ……傅朝礼好像很喜欢送她糖。

        真的挺像哄小孩儿。

        买给那个小孩儿的棒棒糖加起来都没手上这块波板糖大,简从心盯了一会儿,有些疑惑地问:“怎么不买一样的?”

        傅朝礼耸肩,“我总不能还把你当小朋友吧。”

        “?”

        简从心不解,“为什么?”

        傅朝礼睨她一眼,“大哥哥和小朋友谈恋爱,那叫犯罪。”

        “……”

        谈,恋,爱。

        简从心眼睫颤了颤,不说话了。

        气氛一下子变得微妙起来。

        傅朝礼说完那句话后也没做其他反应,随意得像是在讨论今天吃什么。

        三个字落得轻飘飘,却不断在简从心心头重复。

        原本刻意逃避的话题,在这一瞬又重新浮现在心间。

        ——是在暗示她给一个明确的答复吗?

        她一边走一边捏着手里波板糖的包装纸,不时发出点塑料摩擦的声音。

        水泥路上两对脚印逐渐变浅,身上的水汽蒸发后,带来的是更为肆虐的热意。

        傅朝礼摘了草帽,边走边给简从心扇风,过了一会儿索性直接扣在她头上。

        简从心脸小,草帽一扣上去,帽檐便挡了她半张脸。

        感觉到傅朝礼的手掌隔着草帽在她头顶摁了一下,她胡乱的思维一滞,背脊微僵,不敢去调整帽檐角度。

        有了那一层想法后,她莫名开始觉得,傅朝礼的每一个动作,都有点儿像是暗示。

        “在想什么?”

        傅朝礼的声音冷不丁再次响起。

        简从心“啊”了一声,仰起头看他,发现他正盯着手机看。

        手机经过刚才那一闹进了水,傅朝礼索性把手机壳去掉,金属的手机外壳在阳光下闪着光。

        她咽了口口水:“没想什——”

        草帽本来就戴得松松垮垮,因为帽檐的遮挡,她要看向傅朝礼需要很努力仰头,话音未落,她仰头角度高了些,帽子顺势便滑落在了地上。

        傅朝礼将目光放过来一眼,弯腰帮她捡起来。

        动作间,简从心看清了他的手机屏幕。

        屏幕上是一张照片,是她跑去买草帽时的背影。

        简从心立马反应过来:“你怎么偷拍——”

        傅朝礼抬抬眉骨,像是早料到了简从心会这么说,不紧不慢道,“不然你拍回来?”

        “……”

        简从心手指蜷缩了一下,偷看一眼傅朝礼的脸,拒绝的话卡在喉咙里。

        她拿出自己的手机,抹了一把屏幕上沾的水:“……那我拍了?”

        傅朝礼颔首。

        简从心立刻退到离傅朝礼身后几步远的地方,像真的在偷拍一样,摄像头对准他:“你要不要,假装一下没注意到我在拍……?”

        手机屏幕上,傅朝礼跟没听到她说什么一样,直接转身走向她。

        画面里少年的身影越来越近,简从心刚后退一步,手机便被另一只手握住。

        “没让你偷拍,”傅朝礼嗓音带点儿头疼,一只手将她揽在怀里,另一只手轻车熟路将摄像头切换为前置,“笑一下。”

        简从心愣愣地睁大眼。

        屏幕一闪,刚才的画面定格。

        傅朝礼把手机还给简从心,淡声道,“记得发我。”

        “……”

        一套动作太过行云流水,简从心半晌才反应过来。

        手机上消息提示闪过,傅朝礼已经把拍她的那张照片发给了她。

        简从心挣扎了一下,最后还是把那张照片发了过去。

        出于谨慎,她多看了傅朝礼一眼。

        刚好看见傅朝礼把那张照片设为了壁纸。

        “……”

        她能怎么办,难道把他拍的她自己设为壁纸?-

        回到家,简从心收拾好之后便瘫在沙发上开始玩儿手机。

        解开锁屏,界面还停留在相册里那张合照上。

        少女睁大眼,一脸呆愣,一旁的少年眼睫懒散耷拉着,唇角勾起浅淡笑意。

        两个人的头发都湿漉漉的,挨在一起,带着几分暧昧。

        简从心触电似的迅速退出界面。

        这张照片她光看一眼就会感到羞耻,也不知道傅朝礼为什么要拿来做壁纸……

        点开朋友圈,她心不在焉地刷了几下。

        一张锁屏的截图在她眼前一闪而过。

        没看清是什么,简从心手指微微停顿,慢慢将页面往回划。

        是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加上的男同学,发的锁屏截图是个女孩子的照片。

        配文:【宣誓主权。】

        ……宣誓主权?

        简从心眼睫一颤。

        ……好像确实是这样。

        把照片设置成锁屏后,只要傅朝礼手机屏幕亮起,周围所有人都能看见——

        他,和她。

        “……”

        有了这一层认知,简从心吃晚饭的时候,总有些提心吊胆。

        赵兰娟就坐在傅朝礼旁边,傅朝礼手机屏幕朝上放在饭桌上,只要一条消息或是一个电话,屏幕亮起,就能看见两个人的合照。

        ……明明他们还没有在一起,为什么她总会莫名有一种,两个人在背着家长偷偷谈恋爱的感觉。

        “心心,你脸怎么那么红,风扇没吹到你吗?”

        赵兰娟疑惑地看她一眼,“要不要我把档位调高一点?”

        “……不用。”

        简从心微惊,目光迅速从手机上移开,含含糊糊应了声,迅速低头扒饭。

        她似乎听见傅朝礼笑了一声,很轻。

        视野范围的尽头,原本屏幕朝上的手机被一只手翻了个面,屏幕扣在了桌面上-

        于是当晚,简从心成功失眠。

        她听见寂静的空间里传来傅朝礼平稳的呼吸,侧躺着一动不动。

        生怕动一下让床板发出声音,吵醒傅朝礼。

        ……明明他才是始作俑者,为什么失眠的反而是她。

        简从心叹了一口气,将薄被提起来蒙住自己,打开手机。

        这个时间点正是夜猫子们最活跃的时候,有人深夜发疯,有人熬夜追剧吐槽,有人还在外头蹦迪。

        简从心无聊到一条一条翻过去,还给几个熟人点了赞。

        正当她觉得刷得差不多了,准备退出页面时,随着屏幕的滚动,最底端露出了半个傅朝礼的头像。

        屏幕微光的映照下,简从心眼底划过一丝意外。

        傅朝礼不是个爱发朋友圈的人,至少从她加上他直到现在,她都还没见过他发朋友圈。

        她有些好奇地往下多划了一下。

        两张照片就这样毫无防备地冲入眼中——

        是今天拍的那两张。

        她的背影,和傅朝礼与她的合照。

        配文只有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可以吗?】

        “……”

        简从心差点没拿稳手机。

        几乎是毫不掩饰的隔空喊话,来自两个小时前。

        今天白天看到的“宣誓主权”四个字,几乎是瞬间便重新浮现在脑海里。

        简从心从没想过傅朝礼会如此直白,更想不到他居然会直接将这些发在朋友圈。

        两个小时前发的,就算现在让他删掉,也来不及了。

        应该已经被很多人看见了。

        怎么办。

        屏幕上简简单单的“可以吗”三个字不断冲击着神经。

        简从心有点儿头晕,熄灭屏幕整个人将脑袋埋进了枕头里,抑制住即将出口的细细呻吟。

        ——可以吗?

        他这次,是很清醒地在问她。

        心跳带动耳膜鼓动,简从心闷在被子里,觉得自己的呼吸越来越热。

        被用这样的方式公开,她好像并不觉得羞耻或难堪。

        甚至,还升起了一种奇妙的雀跃感。

        ——可以吗?

        她再一次问自己。

        内心没有一个声音在准确告诉她答案。

        但是心跳与隐隐期待着什么的心情再一次让她确定——

        她喜欢傅朝礼。

        ——所以,可以吗?

        待到埋进枕头里的呼吸逐渐平稳下来,简从心深吸一口气,重新按开手机。

        点开评论,她犹豫了一下,最后只给那条朋友圈点了个赞。

        心跳越发震耳欲聋,她做完这些,有些缺氧地将手机放在一边,用被子把自己包裹得更紧。

        同意与不同意,好像也没有什么很大的区别。

        ……反正,都已经公开了-

        原本就睡不安稳的这一觉变得更加不安稳。

        后半夜简从心好不容易睡过去,再一睁眼,发现才到凌晨五点。

        “……”

        认清自己没法儿再好好睡一觉的事实,简从心索性轻手轻脚起床,缩到了沙发上。

        早上七点,赵兰娟推门出来,看见简从心,有些惊讶:“今天终于多睡会儿了?”

        简从心闻言懵了下,随后才想起前几天她一直用的是出门晨跑做借口,赵兰娟一直以为她六七点就已经出门了。

        做戏就要做全套,她忙打了个哈欠当做刚醒的样子,起身,“今天我做早饭吧。”

        “你回去睡,”赵兰娟说着便把她重新摁回沙发,“今天熬粥。”

        简从心没法,只能又坐下来打开电视看。

        电视上正播晨间新闻,简从心眼睛盯着电视画面,心思却时不时飘向房间门。

        ……也不知道傅朝礼醒过来之后,会是什么反应。

        她一面希望他早点醒来看到,一面又希望他能晚一点看。

        两种矛盾的思绪碰撞在一起,她有点儿忐忑地抄起一旁的小枕头,紧紧抱住。

        与此同时,房间门“咔哒”一声被打开。

        简从心蹂躏手里枕头的动作一停,假装没看见他,继续认真看电视。

        脚步声靠近,傅朝礼在她旁边坐下,没说什么,也在看电视。

        电视里主播的播报字正腔圆,简从心面上安安静静,手里缓缓将抱着的枕头放在了一边。

        动作很轻,像是生怕打扰到旁边人。

        她不知道傅朝礼有没有看到她的点赞,又不敢主动提起,于是只能假装什么都没做,表面风平浪静。

        这样的风平浪静一直持续到晨间新闻播报结束。

        傅朝礼身子忽然往后靠了靠,开口时声音还带着点儿刚醒的沙哑:“所以,是什么意思?”

        “……”

        果然已经看见了。

        简从心抿抿唇:“你觉得是什么意思,就是什么意思。”

        傅朝礼喉结微滚:“那就当你答应了?”

        “……嗯。”

        傅朝礼没再说话。

        简从心抓着衣摆,侧过眸小心翼翼地瞥了眼傅朝礼。

        少年依旧目视前方,神色淡然。

        可她能感觉到,他没有表面上那么淡定。

        嘴角都是绷着的。

        简从心试探着,悄悄往他身边挪了挪。

        两人的手臂近乎挨在一起。

        动作很小,却像是无意间触碰了某个开关。

        傅朝礼呼吸骤然紊乱,像是再也忍不住一般,侧过身,捏起简从心的下巴,迫使她与他对视。

        他身子前倾,压住她的气息,声线带着克制的欣喜:“真的?”

        简从心敛眸避过他的视线,慢吞吞道:“你都发了朋友圈,让那么多人知道了——”

        尾音未落,傅朝礼神色微暗,收回了手。

        沉默两秒,他下颌收紧,“如果,那是仅你可见呢?”

        昨夜他选择用发朋友圈的方式,确实存了让她误会的心思。

        可当听到她将这个原因说出口时,他却忽然有了点抗拒。

        他不愿用这样的理由逼迫她。

        “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微顿了下,“要反悔吗?”

        “……”

        这次简从心没有过多的犹豫,只在稍一怔忪后,摇了摇头:“……不反悔。”

        她不觉得自己是被逼迫。

        她愿意,只是因为,她喜欢傅朝礼。

        简从心说完就有点儿犯怂,正准备悄悄挪远一点,撑在身侧的手便被另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压住。

        她听见傅朝礼抑制不住地沉沉笑了声。

        少年垂下头,枕在了她肩膀上,背脊用力,微微弓起,像是所有压抑的情感在此刻得以爆发。

        他声音染了些许颤:“简怂怂。”

        气息撩拨着最敏感的皮肤,简从心屏住呼吸:“嗯。”

        咫尺间的温度被烘得发热,少年与她近乎鼻尖相抵,仿佛下一秒便能直接吻下来。

        傅朝礼声音比刚才更哑:“我可不可以——”

        简从心眼睫微颤,像是猜到了将要发生什么,一颗心高高悬起。

        “心心!”

        赵兰娟的声音远远从厨房冲出来,“你昨天是不是把剪刀放客厅了?”

        气氛在这一刻被猝然打破,简从心猛地清醒几分,听见赵兰娟的声音越来越朝客厅靠近。

        意识到自己与傅朝礼的姿势有多暧昧,她触电般推开傅朝礼,欲盖弥彰地扬声:“客厅没有,应该在阳台的挂钩上!”

        “是吗?”

        朝客厅走来的脚步声停住,转而朝另一个方向远去,“哦,我看到了。”

        “……”

        简从心松了一口气,心跳怦怦不停。

        空气中还残留着暧昧的气息,她理了理被弄得凌乱的衣领,耳尖通红,也不再多看傅朝礼一眼,逃避似的迅速起身逃回房间。

        反手关门时,门板受到一阵阻力。

        傅朝礼跟在她身后,轻松将门重新推开,一手捏住了她的手腕,微微用力把她往怀里带。

        简从心喉间不自觉溢出一声惊呼,匆忙间失去平衡,向后倒进傅朝礼怀中。

        门“砰”一声被关上。

        “跑什么?”少年背靠着门板,借着体型的优势,一双手臂轻松穿过她腰际,不让她挣开,“话还没说完。”

        背脊与身后人紧紧相贴,隔着薄薄的布料,能清晰感觉到少年胸腹的肌理,与逐渐炽热的体温。

        简从心不吱声,脑中空白一片,浑身血液肆意流窜至头顶。

        傅朝礼感觉到她的羞赧,双臂坏心眼地多用了点儿力。

        “所以,”他再一次唤道,低头凑近她,嗓音微微发紧:“我可以亲你吗?”


  (https://www.tiannaxs.com/tnw28918961/80779969.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