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嫁到漠北以后 > 第17章 无赖

第17章 无赖


沈瑜卿怔了下,只是没想到他会突然开门,原要收回去的手听到他这句话便不想放了,掌心微松,紧贴着他结实宽厚的胸膛摸了个囫囵。

        男人的眼愈加幽深。

        她仿若没看到,神色淡淡摸了一会儿,手还贴他胸口,轻描淡写地点评,“一般。”

        魏砚站在门里,被她气得发笑。

        在她手将要收回去时,忽地被一道大力拉住,大掌粗栗,掌心生着老茧,肌肤是常年在烈日下古铜色,与她的手黑白交织,盘附着,劲实有力。

        沈瑜卿被他攥得发疼,她冷着脸,刚要开口,那手松了。

        他嘴角噙着笑,“你还摸过别的男人?”

        淡然的模样,仿佛刚才抓她的人不是他。

        沈瑜卿咬唇,别过头,只留给他小半侧脸,圆润的耳垂上挂着镶玉梨红耳铛,日光下晃人眼。

        “你还让别的女人摸过?”好半晌,她说了一句。

        魏砚微眯着眼,唇勾了下,“你不是一直认为我这么多年不会没有女人吗?”

        “那你有吗?”沈瑜卿转头,抬了眼。

        魏砚不答了。

        漠北晌午日头大,斜移到廊下,打在他脸上,黑眸幽深,有不同寻常的味道。

        在沈瑜卿耐心耗尽时,他忽然开口,“太多,不记得了。”

        沈瑜卿眼眸微动,入目是他盯着自己痞笑的脸,浪荡十足。

        她心道,笑什么笑,女人多有什么好得意的,简直是不知廉耻。

        “有事?”他反手关了门,半倚在门前抱臂看她。

        沈瑜卿瞄了眼里面,和她出来时一样的屋子,也不知道他关门是为了遮掩什么。

        魏砚看出她的心思,下巴抬了抬,故意道,“进去看看里面有没有人。”

        “谁要进去!”沈瑜卿眸嗔他,眸中波光流转,不像怒。

        魏砚咧了笑,盯着她转开的眼,倏忽视线移到了旁侧。

        “给旦儿的药制好了,你后午便给他送过去吧。”

        他这才看到她袖里揣着一个小纸包,“两日一颗,吃完不必再吃了。”

        魏砚接过,指腹捏了捏,“你不去?”

        沈瑜卿说,“待不了多久,没必要再去。”

        她想了想,她还是不去为好,漠北留不了多久,明知没有结果的事亦没必要做。

        魏砚捏药包的手一顿,薄唇微抿,神色淡了几分,没再劝阻,“嗯。”

        只一瞬,过而又恢复到那副懒洋洋的模样。

        魏砚将药揣入怀中,看向她。

        光影滑下去,打到她下巴上,肌肤跟剥了壳的鸡蛋似的白,仔细看上面有一从细小的绒毛。

        方才光还在他脸上,这么快就移了地,已经许久了。

        沈瑜卿正也抬眼,视线一撞,她淡淡地开口,“没事了,你忙吧。”

        她转身往外走,魏砚倚在门边儿,盯着那背影看了会儿,也抬步跟着下了去,两人一前一后出门。

        “王爷,有急报!”远处一兵卒急奔而至,气还没喘匀,先跪了下去,抱拳,将军报交给魏砚。

        沈瑜卿正在旁侧,她脚步停住,最近几日他鲜少会在府内留宿,张禾说他出关,应是一直在忙着。可头一次有急报送到了府里。

        她眼转向他。

        魏砚单手拿着那张纸,面色冷峻,眼神凝重,不似方才戏谑。

        “速速到军所带一队人马,随我出城。”

        那兵卒得令,立即抱拳离开。

        魏砚看过来。

        沈瑜卿问他,“很严重吗?”

        “敌袭,小打小闹,说不上紧急。”魏砚交代了句,“待在府里别乱跑。”

        他方才出来没拿刀,抬步往屋里走,沈瑜卿现在外面没动,不知在想什么。

        片刻,魏砚从屋内出来,护甲着身,臂弯夹着一柄他惯用的长刀,胡服凛凛,利落煞然。

        出门见她杵在这,眉压了下,沈瑜卿动动唇,喉咙滚过一句话又咽了回去。

        这句话由她说,怎么想都怪异。

        魏砚问了句,“怎么?”

        沈瑜卿过去,从袖中掏出一圆润的瓷瓶。

        和上次他扔的那个一般大小。

        她不说话,魏砚挑挑眉,“做什么的?”

        “乌金丹,可解百毒。”

        魏砚不拿,沈瑜卿蹙眉,顺着他敞开的衣襟塞了进去。

        只隔了一层里衣,柔软的触感更加清晰。

        手探入他怀中,余出纤细的腕。她戴了镯子,羊脂玉的,都不如她白嫩。

        沈瑜卿抽回手时,一只大掌压了下来,他攥着她,比方才还用力。

        却也只是这样,没多余的动作。

        “放心,死不了。”魏砚拇指动了下,更像在摩擦她的手腕。

        沈瑜卿说,“我又不是担心你。”

        魏砚笑笑没再说话。

        她手腕往回抽,魏砚松了手。

        “走了。”

        沈瑜卿回神时,眼里只余下那人持刀疾步的背影。

        她又不是担心他,只是怕他死了,在上京不好交代罢了。

        沈瑜卿心说。

        …

        是夜,暮色四合,城中巡视甲兵森严,百姓早早关门闭户,灭灯息烛,静谧之中仿佛能听到城外战马嘶鸣。

        薄文星怕沈瑜卿忧心,亲自过去了一趟安抚,毕竟是上京皇帝钦令的王妃,他不敢怠慢。

        沈瑜卿没什么可怕的,好像在这边关她已经习惯了战乱动荡。

        这才多久,她似乎习以为常了。

        “王妃安心,这种事不是一两次了,每年这个时候犬戎都不安分。王爷自应付得了。”薄文星一脸淡定。

        沈瑜卿坐在帘里应了一声。

        这夜似乎些许漫长。

        日头高升,沈瑜卿梳洗后,绿荷欢快地拿帖子进来,“小姐,薄刺史送帖子过来了!”

        沈瑜卿在妆镜前描眉,笔尖在眼尾轻轻一勾,如远山的细眉浑然天成。垂眸时冰冷如山间泉水,掀眼时自然上翘,如勾似媚。

        纵使绿荷跟了小姐这么久,还是忍不住呆了一呆,忍不住赞道“小姐您可真好看!”

        沈瑜卿拿笔点她鼻尖,“油嘴滑舌。”

        绿荷不好意思地挠挠鼻子。

        “关外解决了?”沈瑜卿问。

        绿荷拍了下脑袋,这才记起,“解决了,王爷一早就带人回来了。薄刺史说正好庆王爷凯旋。”

        沈瑜卿耳听着,面上没什么表情。

        昨夜隔壁的院子并无动静,大约他没回刺史府,也不知那药他用了没有。

        出院到了前厅,魏砚没来。厅内围了一圈妇人,正中的是薄文星的妻室安氏,生得高鼻大眼,面相泼辣。怀里抱着一新生稚童,圆滚滚的,像个团子。

        沈瑜卿记起薄文星说安氏闹着离家一事,倒有些想笑。

        众人见到她,有认识的赶忙做了礼,安氏亦起身,沈瑜卿让她坐着。

        安氏不好意思了,请她上座。

        沈瑜卿过去逗弄两下小孩,将准备好的贺礼给她。

        “小娃子,这是王妃给你的,可真有福气哩。”安氏调笑,忙谢过。

        坐了一会儿,沈瑜卿找了借口出去。

        迎面碰上过来的薄文星,“王妃是在找王爷?”

        沈瑜卿冷淡地回,“我找他做什么。”

        薄文星满面红光,“这可要多谢王妃了。昨夜犬戎人狡猾,在箭上下毒,王爷为救厉百户中了一箭,多亏有王妃的解药相救。”

        “他受伤了?”

        “伤在了肩部,非是要害,并不严重。”

        沈瑜卿理了理袖口,“他人在哪?”

        薄文星讶异王妃竟还不知王爷就在府上,他恭敬回道“东跨院有一处小园,王爷天擦亮回来就歇在那里。”

        …

        东跨院并不远,沈瑜卿让绿荷先回去,偶到一曲径幽深出,里搭建一处木屋,与府内所建大不相同,倒像薄文星口中的小园,

        她停住脚步,站了会儿才进去。

        门半敞,沈瑜卿抬手轻轻推开。

        屋内简陋,只置了一方桌,一矮榻。

        长刀搁置在桌上,她眼转向里,矮榻躺着一人,抱臂而卧,双目微合,仿若睡着的模样。矮榻稍短,他两腿交叠,懒散地高搭在扶沿儿上,革靴染土,看不出原本的面貌。

        沈瑜卿脚抬起,刚落下,矮榻上男人警醒地睁眼,锋利的目光直射向门口的人。

        见是她,歪了歪脖子,两腿微撑坐起身,“怎么找到这的?”

        沈瑜卿手压着门,“随便找的。”

        魏砚掀起眼皮,因刚醒,眼窝里陷出一小片褶子,“能找到这是够随便的。”

        沈瑜卿不理他的揶揄,“我给你的药呢?”她进了里。

        屋内平素有下人洒扫,还算是干净。

        没置凳,她站着,他坐着,两腿懒洋洋地叉开,背向后仰了仰,抬着下巴看她,低笑,“丢了。”

        沈瑜卿没什么表情,“乌金丹世间难得,我从上京出来只带了一颗,你得赔我。”

        “哪有送人的东西还要人还的道理?”魏砚脊背一动,躬身两手撑着腿。

        沈瑜卿瞥了眼他白布包裹的肩侧,“无赖。”

        “骂我什么?”

        “无赖。”

        “嗯,再大点声听听。”


  (https://www.tiannaxs.com/tnw25196104/83241687.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