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嫁到漠北以后 > 第29章 整治

第29章 整治


他倾身,几乎将她全都包裹在里。

        鞋尖抵着他的马靴,鼻下野蛮炙热的气息愈加浓烈,沈瑜卿手不自觉地攥紧。

        感受到凉软擦过她的额,滑到她的鼻尖,额头贴上,有热气喷薄她的唇,他还要向下。

        “卑鄙。”沈瑜卿要侧过头,被他用手压住,正了回来。

        正对着他的方向。

        他低笑,“接着骂。”

        “混蛋。”沈瑜卿眼珠无神,只寻向声源对过去。

        魏砚指腹撵着她的耳珠,耳铛卸了,留下一个几不可见的小洞。

        “再让你骂几句。”指腹下生了热,她脸色却依旧冷。

        魏砚嘴角扬起,声音又哑又沉,“我让你骂,你让我亲一口。”

        沈瑜卿手攥得更紧,“你敢吗?”

        “有什么不敢的。”魏砚玩味,黑漆的眸愈发深邃,盯住那朵软红,他咽了下喉,脸贴过去,在她唇尖上沾了下,又离开,若近若离。

        “真软。”他似笑非笑,意有所指。

        沈瑜卿没说话,袖口搭落,指捏住一小包。

        魏砚不动声色地扫了眼,注意到她的动作,嘴角咧了下,他手漫不经心地压过去,眼垂着,“又想玩什么花样?”

        他压着手,沈瑜卿别过脸,“最少让你五天下不了榻。”

        魏砚又笑了,“让我五天下不了榻何必用这个。”

        “什么?”沈瑜卿没好气地说。

        “你亲自来。”他盯着她,眼底的坏意更多,“保证塽得你我都不想下来。”

        沈瑜卿咬着唇,唇边泛了白色。

        他禁锢得紧,她挣脱不出。

        周身都是他烫热的气息。

        沈瑜卿眼动了下,干脆往他身上贴近,鼻尖磕到一处,唇擦过他的嘴角,她说,“不要以为我看不见就治不了你。”

        草原的白毛风呼啸,刮出悚然之意。毡帐内炭火噼啪作响,愈加燥热。

        魏砚下颌绷得紧,整个人环着她一动不动。

        知她胆大,却未料想还这么敢撩。

        魏砚抓着她腕的手愈加用力,全身绷紧,像蓄势待发的兽。

        他盯着她,喉咙滚了下,咧开嘴笑,一手去勾她的后颈,将人往怀里带。沈瑜卿手得到松缓,去推他胸口,他壮实得像堵墙。

        他力足,将她搂得结结实实。

        “想怎么治我?”魏砚轻下音。

        两人几近全身相贴,沈瑜卿鼻息都是他的味道,她蹙起眉。

        魏砚低低地笑,“亲一个,你想怎么治都成。”

        “不要脸。”沈瑜卿忍不住腹诽。

        魏砚勾勾唇,毫不在意,头低下,唇压了过去。

        “王爷!”

        毡帐外汉子拱手抱拳,粗亮的嗓门响震了天。

        沈瑜卿心口一跳,手挣扎去推他。

        魏砚动作顿住,脸彻底黑了。

        …

        张禾值夜,犬戎人白日暗袭,为防止意外,魏砚后午先去寻典置处理些事,后又亲自带人探查了番,至夜才赶回来。

        消停了大半日,不料夜里闹出了动静。

        张禾巡视回时,带三两人在雪地里,见一人鬼鬼祟祟徘徊在外,心起了疑,果然不消片刻,看到了紧随其后的一队人马。

        先吩咐一人回去通禀王爷,他则带人伺机而行,注意那一队人的动向。

        然那些人竟比张禾预料得机敏,发现了他们,迅速准备撤退,张禾这才带人厮杀起来。

        魏砚出了毡帐。

        绿荷在外面徘徊许久,见王爷终于出来才快步进去。

        “怎么回事?”魏砚提着刀边走边问。

        张禾道“回王爷,这次的犬戎人非耶律延手下。属下已审问过,那些人好像是跟着王妃寻药来的。”

        魏砚黑眸一凛。

        此前荒漠遇袭时那些人便是冲着沈瑜卿去的。

        他们究竟想要什么。

        魏砚脚步加快,提刀的手不禁收紧,手背青筋凸起,爆出清晰的脉络。

        …

        毡帐内没了那股侵略的气息,沈瑜卿缓了缓心口的跳,方才那坏胚子实在是无礼,若无人唤他,他怕是真要肆无忌惮下去。

        她是以淮安王妃的身份来的漠北,来之前她便明白,既是王妃,便是魏砚的女人。可她却从未想过夫妻间的敦伦之事。她自负医术精湛,还不至于怕了他,可没想到这坏胚子竟是一个皮糙肉厚,没脸没皮的。

        沈瑜卿低骂他一句,最好别让她得了机会,否则必要让他尝尝苦头。

        “小姐?”绿荷已进来许久,可见自家小姐出神得紧,实在没敢说话。

        现下过了好一会儿,终于忍不住小心翼翼地出声。

        沈瑜卿循着声源过去,“下次他再来就说我在更衣。”

        “是,小…”

        “算了,”绿荷的话没说完,沈瑜卿打断她,“还是说我歇了吧。”

        若是说她在更衣,他指不定又要做什么下流事。

        王八蛋,沈瑜卿忍不住啐了一口。

        …

        这一波人显然训练有素,魏砚审了一夜,到天明时上了大刑,才让他们吐点东西出来。

        张禾将记好的供纸呈上,魏砚刀携臂弯,另一手去拿,两三行的字,他看完将纸折了起来。

        “传令下去,紧闭关卡,凡是来往西域关内的人必要仔细排查,一个都不许放过。”魏砚眼底沉。

        这些人果然是冲着她来的。

        …

        沈瑜卿制了雪反的药,但一时半会依旧好不了。

        后午时能模模糊糊见到光亮,她让绿荷带她出去走走。

        天光初霁,她遮了厚实的外氅,绿荷扶她。

        “小姐,奴婢觉得漠北虽荒芜,却要比上京开阔许多,人待在这,心也跟着透亮了呢!”

        沈瑜卿会心地笑。

        这里虽野蛮,却要比上京少了尔虞我诈,腌臜龊事,多的是心中赤城,直来直去,确实要比上京轻松。

        “小姐,等我们回上京后是不是就不能再来这了。”绿荷感叹,隐有惆怅。

        来自然是来不了了。

        沈瑜卿点头,“生在逆旅,必难两全,没什么好遗憾的。”

        她想,若真到了离开的那一日,她不会留恋,亦没甚好留恋的。

        不论事不论人。

        远处马声嘶鸣,革靴踏地,她耳听到一阵沉稳有力的脚步声。

        “风大,别站太久。”

        回神时,男人已到了身侧。

        沈瑜卿没回他的话,背过身,手抬起,要去扶绿荷,却抓到一只宽厚的大掌。

        手心粗糙,有常年握刀生成的厚茧。指腹修长,手掌宽大,足以完全包裹住她的手,她抽了抽,那人依旧握着。

        “我有事问你。”

        “什么事?”沈瑜卿问。

        魏砚冲毡帐抬抬下巴,想到她现在还看不到,改捏她的手心,触到一片软,没有骨头似的。

        “进去说。”他道。

        沈瑜卿不动。

        他看她绷着的脸,明白了。不禁摸了下嘴巴,嘴边浮笑,想说我不对你做什么,话到嘴边转了个弯。

        “怕我做什么?”

        沈瑜卿哼一声,“怕你乱发情。”

        魏砚闲出手帮她拂去耳畔的碎发,似笑非笑道,“今日克制得住。”


  (https://www.tiannaxs.com/tnw25196104/83241675.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