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嫁到漠北以后 > 第33章 抱紧

第33章 抱紧


山洞里并不暖和,  下半夜,沈瑜卿冻得发抖,迷迷糊糊地寻向热源,  身下结实热乎,她攀着他的腰,  往里缩了缩。

        男人大掌提着她,  将她扣得更紧。

        白日醒来时,  天已经大亮,  沈瑜卿眼皮撑开,头抬了抬撞到那人冷硬的下巴。

        他腿弓着,  将她半包在里。沈瑜卿动了下,听到一声低哑,  “醒了?”

        “嗯。”她应一声,眼从他身上移开。

        他动了下腿,  身绷着,  如一张有力的弓。

        “我们先出去吧。”沈瑜卿说着,  手撑住他的腰起来。腿下一歪,没稳住手滑了下去。

        他穿着胡服,  衣裳厚实。

        沈瑜卿一怔,面不改色地坐直身。

        男人眼去扫她,  他腿向两边张扬地岔了岔,  大大咧咧的做派,  唇挑出笑,“摸得满意吗?”

        山洞透出的亮越多,  她看清他眼底的戏弄痞气。

        沈瑜卿淡然地收回手,  “一般。”

        魏砚乐了,  长臂一伸将人牢牢地扣到怀里,  “想不想试试一般的?”

        “你下流。”沈瑜卿冷着脸说。

        “你还没见过更下流的。”他低低地笑。

        …

        两人出来,魏砚已穿好胡服。沈瑜卿跟在他后面,将外氅的领子立了起来,遮盖掉耳垂的红。他唇太过烫热,含着她的耳,像是要吃掉。

        山洞里光线不好,魏砚随意系了胡服的扣,将衣摆往裤里一掖就出了来。半块衣角耷拉着,愈发显得随性不羁。

        他沈瑜卿在原地等他,他先去探路。

        出山洞的路不如他们想象中的容易。漫山的雪,辨不清方向路线,什么都看不到,只能凭借直觉摸索。

        她等着,约过了半个时辰,入眼看到胡服人影。身形高大,即使在吞噬万物的风雪面前依旧毫不示弱,仿佛天生就是主宰的王者。

        魏砚刚探路回来。

        “前面是条断崖。”他一手提刀,另一手压崖壁的雪,黑眸半眯着。

        他们穿过山洞,是走到山的另一面了。而山的另一面本就没有路。纵深的断崖,并不如预想的轻松。

        沈瑜卿略思索了下,眼看过去,“我们该怎么办?”

        魏砚收了刀,“断崖下是平地,从下面能出山,到乌落罕部。”

        “我们要从崖上跳下去?”沈瑜卿讶然。

        “嗯,崖不高。”他笑。

        听到崖不高,沈瑜卿才松了口气。

        “跟紧我。”他说。

        他在前面走,四面是雪,沈瑜卿跟着,遥遥望过去,白茫茫一片。

        魏砚雪踩得实,沈瑜卿落脚是他踩过的地方。革靴踏出道道印迹,他脚掌宽长,雪上的轮廓都是大的。

        风猛烈,冻得她已没了知觉。

        “还有多远?”沈瑜卿出声。

        魏砚听到动静侧了下头,看到她被风吹得惨白的唇。他抽出腰间的壶,“没吃的,喝点。”

        又是昨天的烈酒。

        沈瑜卿没犹豫,接了过来,拧开塞小口抿了下,火辣辣地入喉。

        “不远了。”他说。

        魏砚手伸过去。

        沈瑜卿看他。

        “拉着我,小心让风吹跑了。”

        他提着唇线,眼停在她脸上。

        沈瑜卿反口,“你才让风吹跑了。”

        嘴上说,手还是伸了过去。

        他拉住她,掌心粗糙发烫,摩擦着她细白的皮,她也跟着热了起来。

        两人一前一后地走,他的手一直牵着她。

        近了山崖,雪压断崖,陡峭林立。一不留神就会粉身碎骨。

        这就是他口中的不高?

        沈瑜卿眼动了动,唇抿了下,寒风吹得她好似什么知觉都没有了。

        “敢跳吗?”魏砚指勾着刀环,转了几圈,好像寻常的问她话。

        沈瑜卿还立着领,唇冻得发白,眼不看他,“我有什么不敢?”

        “是,你确实没有不敢做的事。”魏砚嘴角一咧,“过来。”

        “做什么?”她终于面朝着他。

        魏砚说,“你想自己跳?”

        沈瑜卿抿了抿唇,她的确没有那个本事。

        她过去,魏砚勾住她的腰,用革带将两人绑到一起。沈瑜卿被他勾得脚趔趄下,撞入他的怀,“又没人你怕什么。”

        他笑,有些不怀好意。

        沈瑜卿便抬了头,对上他的眼,说,“该怕的人不是你吗?”

        魏砚黑眸幽幽,“我怕什么?”

        “别忘了,是你求着我救人。”沈瑜卿启唇,眼白了过去,“哪有这样求人的。”

        魏砚手掌向上,扣住她的腰,手臂缠着她,又硬又结实。

        “你教教我,该怎么求你?”魏砚低头,鼻骨低着她的鼻尖,眼里有笑。

        沈瑜卿踢他,眼风凉飕飕的。

        魏砚革带束过去,扎了结扣,“抱紧别睁眼。”

        寒风呼啸而过,风雪扑面,盖了两人一身寒气。

        沈瑜卿闭了眼。

        耳侧风咆哮怒吼,淋漓掉落的雪扑到她面上又凉又寒,她心口揪着,呼吸都跟着滞了下来。身前胸膛滚烫结实,他下巴抵在她额上,大掌牢牢护在她脑后。

        忽停住,耳边有尖锐声响,她睁开眼,看到男人绷紧的下颌和脖颈,再往上,他一刀狠扎在崖壁上,咬着牙根,“下面有个山洞,我们先跳进去缓一缓。”

        他说完,两腿用力撑在壁上,一脚蹬向崖底,带着她猛跃了过去。

        积雪轰隆而下,冲过他们方才停留的地方。

        他粗重的呼吸在她头顶,她亦是被吓得心口砰跳。

        “再跳一次,我们就出去了。”他一手撑着身子,另一手勾她的腰。

        呼出的热气全都喷到了沈瑜卿脸上。

        沈瑜卿别过头。

        魏砚黑眸移过来,光下看到她颈下的白。

        他贴近,低低的笑,“我也有些没力气了。”

        沈瑜卿心一动,不自觉地移开脸,“在这歇一歇吧。”

        她躲,他又凑了过去,热气拂过她的半边脸。

        “你给我亲一口,我便恢复得差不多了。”

        他嘴角挂着笑,浪荡轻浮。

        他总是这样,动不动就说些荤话。

        沈瑜卿说,“你非得是找骂吗?”

        魏砚唇沾着她侧脸,“你骂得舒坦。”

        在漠北可没人敢当着他面骂,她是一个,他却偏爱听。

        沈瑜卿没好气,咬唇别过头。

        腰间大掌锢着她,像是要把她嵌进身体里。

        山洞内无声了会儿,魏砚碰碰她,“该走了。”

        沈瑜卿撑坐起身,魏砚半抱着她出去。

        此时天光大亮,他们身处半山腰,触及云舒云卷,风雪扑面,犹似仙境。

        魏砚站在外,挡了大半的风。

        沈瑜卿去看他侧脸,他面色淡,不说话时倒没了那股痞。

        眉眼凌厉,胡服迎风猎猎,煞气逼人。

        他凝神,不知在想什么。

        沈瑜卿看了他一眼,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只看到一片的白。

        “没什么好看的。”

        他早就知道了她在看他。

        “为什么要来漠北?”沈瑜卿忽然问出这句话。

        以皇帝对他的宠爱,完全可以去一个锦衣玉食的地方,而不是在这荒瘠大漠,过着提刀带血的日子。

        魏砚没说话。

        以为他不会回答时,他才漫不经心地开口,“漠北没封王前设都护,均一年会换一个。”

        “为什么?”沈瑜卿不自觉问。

        魏砚看她,嘴角勾着,眼里没有笑,“都死了。”

        沈瑜卿心一惊。

        他说,“胡人阴狠,那些人不敌,都叫杀了。”

        “你不怕死吗?”沈瑜卿问。

        “我有什么好怕的?”魏砚学着她的语气。

        “要不是因为这个,我也不会来。”他脸上没什么表情,漫不经心的语气听不出真假。

        沈瑜卿没再问。

        又过了会儿,风小些。

        “走了。”他开口,横抱着她,纵身跃了下去。

        到崖底,两人摔到地上。

        她压着他,他大掌护着她的头,将她庇护得严实,没受分毫的伤。

        他手一搭,平躺到雪里,黑漆的眸从天望到她脸上,他喘息着,粗气一股一股。

        沈瑜卿心有余悸,下巴磕在他胸口,呼吸急促。

        她眼抬起,撞入他的眸。

        “受伤了吗?”他问。

        沈瑜卿摇摇头。

        她要起来,他牵着笑,一手压她的后颈,将人按到怀里。

        “再趴会儿。”他说。

        沈瑜卿脸贴他胸口,耳侧是他强劲的心跳。

        他指腹搭着她耳垂,揉了两圈,眼垂下,看她柔软的发顶,不禁又笑了,她还从没这么乖过。

        腰上的革带解开,沈瑜卿注意到,直坐起身,与他分开。

        “走了。”魏砚束了腰带,将短刀别好,露出的衣角随意掖进去。束发松散了,愈发衬出他的狂放痞野。

        沈瑜卿没看他,捋走耳侧风碎发,整了整凌乱的外氅。

        “往出走就到了乌落罕部。”魏砚叉着腰,透出高大身影。

        沈瑜卿问,“能去吗?”

        魏砚摸了下刀,“被我打过。”

        沈瑜卿挑了下眉。

        他没说玩笑,两年前乌落罕部南下攻关,魏砚迎敌,单刀杀了他们王上,自此乌落罕便再无了动静。

        沈瑜卿没想到还有这段恩怨,“你仇人这么多。”

        魏砚说,“想要我命的是不少。”

        “那我们还能去吗?”

        “他们想要的是我的命,又不是你的,怕什么。”魏砚过去牵她的手,又说了一句,“有我在,不会让你出事。”

        就是这样,他们牵了一路。

        魏砚在前走,像来时一样,她走着他脚踩过的地方。

        出了山,是一片辽阔的草场,大漠无际,有漂白的雪。

        出了挡风的谷,愈发冷了。

        他放开手,扣着腰间的刀,“绕过前面才能进观洲。”

        远处有三两的牧民,都是胡服装扮,浓眉大眼,面相粗犷。

        “走小路,能绕过巡逻的胡人。”

        魏砚将胡服的衣抽出来,盖住刀柄,又将头发松了,黑发散开,放纵不羁。

        他偏过头,没了那层束缚,愈发得野性。

        沈瑜卿脸朝他看。

        她呼出气,泛出涨起的雾。

        “饿了吗?”他开口问。

        行了许久的路,仅喝了几口酒,腹中早已空了。

        沈瑜卿没否认。

        魏砚说,“先去找点吃的。”

        他说得轻松,黑发随风,一身落拓不羁,看着又有几分恶。

        像打家劫舍的强盗。

        沈瑜卿没忍住,眼弯了起来。

        “笑什么?”魏砚看她笑,嘴边亦扬了下。

        “你好笑。”她说。

        这话他听着耳熟。

        那时他给她拭发,说她好笑,她瞪他。

        …

        先走的是乌落罕小路,魏砚带着她,一路避开人。

        到了一户人家,魏砚从后利落地翻墙上去,沈瑜卿等在外面。

        半刻钟后,眼下落一道黑影,魏砚将手里的馍馍扔给她,沈瑜卿在手里端详了眼,“你…就这么拿过来了?”

        魏砚说,“扔银钱了。”

        沈瑜卿这才放心。

        从前在上京,她还从未做过这种偷鸡摸狗的勾当。

        魏砚拉过她,“这地方不能留太久,先跟我出去。”

        沈瑜卿应一声。

        两人向外走,魏砚左手牵他,右手提着刀,注意四周的动向。

        乌落罕部警戒严密,新任的王上曾立过誓,拿下淮安王魏砚的人头。

        魏砚对此嗤之以鼻,想杀他的人太多,这种事他从未在乎过。

        两人抄过小路,忽有一队兵马急驰而过。

        魏砚目光一凛,压住沈瑜卿带她躲到毡帐后。

        那一队人马说的是胡语,沈瑜卿心口乱跳,蹙着眉,一句都没听懂。

        他们说完话,提着手边的马刀步步逼近,沈瑜卿抓着魏砚的衣袖,唇不禁咬在一起。

        魏砚黑眸回过来,朝她打了手势。

        沈瑜卿抿了下嘴角,慢慢点头。

        她后退一步,提着裙边移出去。

        魏砚一手按住腰间的刀,注意来人的动静。

        他听明白那几人的话,看到了他的脸。他这张脸都让发遮了,还是让人认出来。

        脚下出两三道人影,长靴逼近,魏砚盯着,看准时机,抽出腰间长刀迎了上去。两人人甚至来不及看清,脖下一抹血两眼一瞪,就躺到了地上。一人偷袭给了他一刀,魏砚反手就将他脖子抹了血。

        收回刀,魏砚蹲在一人身侧,用长袍擦净刀背的血才往回走。

        她已经按照他的话躲起来了。

        魏砚过去,看清她沾湿的外氅,微乱的云鬓,一双眼惊恐不定。

        看到他才稍稍退下慌乱。

        “没事了。”他说。

        沈瑜卿心有余悸,面上却云淡风轻,出声回了一句。

        往南走,回观洲要过一道中炬关。

        两人粗略地裹了腹,刚有一队人马过来,就会有下一队。离中炬关有一段距离。

        走了许久路,沈瑜卿察觉他提刀的手换了,一侧肩使不上力。

        “你受伤了?”沈瑜卿问。

        魏砚挥了挥刀,又是那句,“死不了。”

        沈瑜卿拉他的胳膊,他才站住。

        “我看看。”沈瑜卿说。

        魏砚坚持,“真没事。”

        沈瑜卿不信,他便蹲了下去让她看。

        一侧肩有大片青紫,像是被碎石压的,血肉模糊。应该有方才打斗的缘故,上面划了刀伤,一掌长的口子。

        沈瑜卿指腹在上面刮了刮,被他压住手腕,“没什么好看的,先离开这。”

        “这伤不及时处理,你这条胳膊就废了。”沈瑜卿没开玩笑。

        “废了就废了。”他说得满不在乎,好像本就没什么好在乎,又是那副懒散样。

        沈瑜卿暗暗咬唇,魏砚已站直身盖了衣领。

        她没说什么,魏砚去牵她的手,沈瑜卿躲过去,没让。

        魏砚手顿了顿,看清她一脸的火,忽而笑了声,一股子痞,“这么想看?回去随便看,要摸我都无所谓。”

        沈瑜卿说,“王爷真是一点脸面都不要。”

        魏砚近她身前,盯了她一会儿,手肆意去摸她的腰,她往外挣,他扣得越牢,等她不动了,他手更加放肆,使劲揉她,“要什么脸面,我想要什么你还不知道?”

        他掌往上摸,笑得愈发坏,“真不想试试我这种`一般的’爽不爽?”


  (https://www.tiannaxs.com/tnw25196104/82998267.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