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嫁到漠北以后 > 第37章 活该

第37章 活该


沈瑜卿裹紧被子,  舔舔干涩的唇角,眼睛受光线一刺,微微发酸,  “冷…”她不自觉地出声。

        厚重的布帘垂下,魏砚冷笑,  “知道冷,  还不蠢。”

        他语气冲,  说话实在算不上好听。

        “我要休息,  你进来做什么。”沈瑜卿翻过身背对他。

        毡帐里生着火热暖炉,帐内暖融融一片,  魏砚进帐就感受到一阵热浪。

        “我能做什么。”他盯着被下拱起的一团,“放心,  我还没狼到弓虽你这么蠢的女人。”

        沈瑜卿心里莫名烦躁,“你说谁蠢?”

        她背对着他,  因为风寒,  说话软闷闷的,  没半点往常的气势。

        “你知道什么。”沈瑜卿哑着声,眼睫低垂,  手攥了攥被角。

        魏砚目光愈发的深,他不是没听出她话里隐约的委屈,  从没见过这样的她,  柔弱,  倔强。

        “我是什么都不知道。”他走过去,仗着力气大,  将包裹成蚕蛹的人掰了过来,  他视线停到她脸上,  一瞬微怔,  她眼圈有一抹红。

        以往不管他怎么欺负她,都从未这样过。

        他目光凝住,“那珠子倒底是什么东西,这么重要?”

        沈瑜卿吸吸鼻子,别过头,冷淡开口,“你出去。”

        “说完我就走。”魏砚看着她。

        沈瑜卿愈发的难受,"凭什么告诉你。"

        他从外面进来,一身的寒,在毡帐里久了,热度越高,掌心发烫贴着她的颈。

        “凭我救了你。”

        湖水寒凉,她跳下去后拿到珠子,回来时脚踝被草勾住,是魏砚救了她,也因此中了奇毒草的毒。

        “我来漠北遭这么多罪又是因为谁?”沈瑜卿咬唇,心里愈发的赌气。

        一切还不都是因为他。

        魏砚看着她,嘴边弧度拉大,掌心贴她的额,承认,“怪我。”

        触及的温度有微微的热,没他烫,他盯着她,眼里都是她赌气憋闷却又无可奈何的神情。

        他笑得痞气,意有所指,“遭了这么多罪,你若不留在这驯服我这只野兽,岂不是亏了?”

        …

        乌粼的仆从有关外细作,故意诱他擅闯禁地中毒,目的就是为了引出沈瑜卿。

        细作关押入狱,魏砚连审了两夜,才让他们吐出点有用的东西。

        想抓沈瑜卿的犬戎人是西可伦部的王上耶律殷,耶律延的五弟。

        耶律殷坐到西可伦部王上的位子不过两三年,关中安定,两厢恪守各自疆域,没有什么交集。

        魏砚站在高台上,侧目而视,怀里抱着柄长刀。

        “王爷。”张禾携着一张地形图近前。

        魏砚夹着刀将图接了过去。

        这张图上绘的是漠北大致地形。

        西可伦部北有群山遮挡,水草丰茂,即使在冬日也不会过于寒冷,温饱容易让人满足。

        耶律延不安分一心想拿下漠北,可耶律殷不同,他上位之日还遣人到淮安王府送上交好之物。

        他对照手中的图,眼向远望。

        裘金台是最近关卡瞭望的高台,可俯瞰千里。

        正对西可伦部的毡帐从地图的朝东缓缓向西移动。

        “安插人到关外,一有动向立即向我来报。”魏砚点着刀鞘,双目敏锐,如俯瞰万物的猎鹰。

        观洲兵防部署完毕,魏砚回时已是入夜。

        天灰蒙蒙闷沉,压得人喘不过气。

        耶律殷抓沈瑜卿无非两个目的,一是因为她现在是他的女人,二则或许是因为她的医术。

        不论对于谁,有这么一个妙手回春的医师在身边都是大有裨益。

        魏砚念此,无声笑了,她大约不清楚自己的医术对于常年的战乱而言有多么重要。

        他摸了下嘴巴,想起白日一双通红的眼,有些意动,冽冽寒风中竟觉燥得慌。

        脚步加快,腰胯的长刀随他动作晃动,一下一下拍打胡裤束缚下紧实的腿。

        …

        魏砚走后,沈瑜卿又睡下了小半日,再睁眼毡帐内黑漆漆,什么都看不到。

        喉咙干涩,沈瑜卿撑坐起身,乌黑的发披散从肩滑落下来。

        火炉生着,倒不是很冷。她睡得实,后背一阵发汗,粘腻得难受。

        “绿荷?”沈瑜卿试探得唤了一声。

        没人应。

        她料想许是煎药去了,手背贴着额头摸了摸,温度没那么烫,好了许多。

        不禁舒了口气。

        珠子在颈上挂着,自出了禁地她就挂上了。

        当日凶险,魏砚为护她才中了奇毒草的毒,将她带上马,胡服脱下来都罩到她身上。她想说不用,可牙齿冻得打颤,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毒性发作得快,她贴靠在他胸膛里,能感受到他闷哼的痛苦,分明自身难保,却还是强撑着一路护她回来。

        沈瑜卿摸着颈下的珠子,眼眸敛了敛,与他无非是利益相交罢了,她本就不该和他纠葛这么多。

        “小姐您可算醒了。”绿荷燃了烛火,看她在榻上坐起来又惊又喜。

        沈瑜卿收回心绪,适应下骤然亮起的光。

        绿荷手里端着刚煎好的药,“小姐,您万不可有下次做这种傻事了,王爷抱着您出来的时候,新淌下的水就结了冰,奴婢可吓死了。”

        她叽叽喳喳像有说不完的话。

        沈瑜卿听着,含笑,“我没事。”

        “奴婢是心疼您。”绿荷扶着沈瑜卿靠好,药端过去拿调羹喂给她,“您昏昏睡睡了三日,从小到大都没病得这么重过。”

        是了,她身子虽弱,确实也没生过这么重的病。

        当时她站在湖边先想的是那珠子绝对不能丢,便再没顾及别的就下了水。并非全然没有把握,她水性好,总不能淹死。

        绿荷缓过神,才想起问,“小姐,您是因为找奇毒草才下水的吗?”

        沈瑜卿微滞,片刻后点了下头。

        “小姐不该这样的。何必为了旁人来搭上自己。”绿荷不满地嘀咕。

        沈瑜卿没说什么。

        她没说珠子的事。

        吃完药,沈瑜卿出了一身汗想去沐浴。绿荷出毡帐招呼人备水,隔着一道幕帘的里忙忙碌碌。

        沈瑜卿靠坐着眼底出神,直到绿荷过来扶她下榻,才若无其事地趿鞋过了去。

        …

        典客长子获救,家仆险些害了王妃,他前去魏砚帐里又是请罪又是感恩,他虽无辜,但魏砚治兵素来严苛,少不得一番严惩。沈瑜卿病好,就见典客携武林前来拜谢。治得病多了,沈瑜卿对这种事习以为常,说了两句话就让他们出了帐。

        她病没好利索,见风还是会发咳。观洲荒瘠,想煮点润喉的汤水都要到他城去买。

        绿荷和醒柳商量差人去买梨子,正巧撞上回来的魏砚。

        “你们回去伺候着吧,我吩咐人去买。”

        两人吓了一跳,忙福身谢过。

        魏砚压着腰胯的刀,想了想,问出口,“你们侍候她,她颈上时常佩戴的珠子是打哪来的?”

        绿荷心猛地跳了下,手心不自觉生出汗,王爷是怎么突然问起先生送小姐的珠子了?

        “是府中夫人留给小姐的,离开上京前小姐不舍夫人,夫人便给了小姐贴身的玳瑁珠子。”绿荷回道。

        她心揪在一起,王爷现在明显是对小姐心生好感,万一知道行严先生的事,依王爷的脾性,他们必是不能再留下了。

        半晌才应出一句,"嗯。"魏砚没多问。

        绿荷回帐,沈瑜卿看她脸色发白,急慌慌跑进来,合了手中书问她,“出什么事了?”

        帐落得并不严,绿荷害怕人听见,刻意放低声,“王爷方才问奴婢关于您颈上珠子的事。”

        沈瑜卿眉梢拧了下,她没想到魏砚这么执着,会去问她的婢女,“你怎么说的。”

        “奴婢不敢提行严先生,只说是离开上京前夫人留给小姐的。”绿荷小心地回,生怕说错一句话。

        “他怎么说?”沈瑜卿问。

        绿荷摇摇头,“王爷什么都没说就让奴婢回来了。”

        “我知道了。”沈瑜卿若有所思。

        …

        翌日绿荷煮了梨子汤,沈瑜卿喝了小碗缓下嗓子的干。

        “小姐,王爷来了。”绿荷在外通禀。

        沈瑜卿搁置下碗,还没给话,那男人就自己进了。

        人高马大,腰背挺直,挡住帘外的光。

        沈瑜卿看他一眼,便转了头。

        魏砚不是第一回入她帐,这毡帐比他自己的走得还熟。

        “你怎的又来了?”沈瑜卿皱眉,真当自己不是外人。

        “你帐子暖和。”魏砚长腿进来,眼底看她时的野性丝毫不知收敛。

        他近前,才发现她只着了贴身小衣,里罩的襦裙都没穿,一道沟弧显出,那片肤白得晃眼。

        他目光顿时更加灼热。

        沈瑜卿没看他,对他的情绪一无所知。

        “几个火炉而已,你堂堂漠北淮安王要什么没有,还不至于来我这蹭。”

        没人答她话,沈瑜卿疑惑地掀起眼,魏砚单手撑着支榻的架子,眼从她胸脯上移开,唇线提着,“是,我是要什么都有。”

        沈瑜卿问,“你又来戏弄我?”

        他应是刚从外回来了,胡服风尘仆仆,革靴沾土,袖口还有没拍下去的灰。漠北风沙大,在外常弄得一身沙尘。

        这副模样是连自己的毡帐都没回就来找她。

        “有正事。”魏砚垂下眼,对上她看来的眸子,乌黑的,泛着清浅的光亮。

        “什么正事?”沈瑜卿觉得他还是戏弄自己意思居多,明显一句能说完的话,还要她问几遍。

        魏砚没道出来意,“你先告诉我那珠子哪来的。”

        提起这事沈瑜卿脸色更冷,刮他一眼,“你不是问过我的婢女?还来试探我。”

        魏砚咧了下嘴,盯紧她的眼,“你口中的先生是谁?”

        “自然是我在书院的先生。”沈瑜卿仰着脸,不避不躲。

        “他送的?”魏砚舔舔后牙槽,眼底神色沉下去,幽幽如谷。

        沈瑜卿目光直接,淡淡道:“谁送我的同你有什么干系,你口中的正事就是找我来兴师问罪?”

        他看着她,眼里笑意随之淡了,“是没什么干系。”

        “明日随我去阳关一趟。”

        魏砚出了毡帐,猛烈的风割肉刺骨,刚从她暖帐里出来还颇为不适。

        他往出走,风吹得衣摆猎猎,日光极大,照得人刺眼。想到方才她看他时防备的神色,不禁扯扯嘴角,倒是他自作多情,活该找罪受。

        …

        翌日启程,沈瑜卿风寒好的利索,临行前绿荷熬了莲子银耳汤。到观洲多日,这还是她头一回喝到莲子银耳汤。

        “不是说观洲没有这东西,哪来的?”沈瑜卿随口问了一句。

        绿荷欢欢喜喜,“奴婢就知道小姐爱喝。观洲确实没有,还是那日王爷特意吩咐人出城去买的,梨子,银耳,莲子,还有昨日的乌鸡…”

        汤…绿荷卡在了嗓子眼。

        “行了,我吃不下了。”沈瑜卿喝了两口便推拒掉。

        “小姐,是奴婢多嘴,您再喝两口吧。”绿荷咬咬舌头,千不该万不该在这个时候提王爷。

        自那日她说完王爷问过话之后小姐就不对劲。

        “我不饿,收拾收拾该走了。”沈瑜卿淡淡地道。

        “是。”绿荷将碗拿了下去。

        沈瑜卿从毡帐里出来时,魏砚已整队完毕。临行前似是出了急事,张禾打马而至摸出怀里的军报交给魏砚。

        魏砚接过展开快速看了眼又收回袖里,一句话都没说。

        不知怎的,张禾总觉得王爷有点不对劲。好像总心不在焉不知在想什么。

        譬如现在,若是搁以往王爷看了立时会有军令,可现在没吩咐一句。

        “王爷,可要属下先行过去?”张禾等了会儿,先道。

        军报从阳关来,大抵是厉粟写的,询问下一步行动。他们回观洲耽搁了太多时日,原定计划打乱,便要重新部署。

        张禾偷偷观察王爷神色,见他眼底凝神,唇抿得更紧,是在思量。

        “领一队人马先赶过去,一有异动,立刻动手。”

        张禾先领一队人马疾驰而去。典客备了马车,沈瑜卿不必骑马,她出来有一会儿了,魏砚这才朝她看,“不走?”

        四目对上,他眼里神色并不和善。

        沈瑜卿抿了抿唇,眸收回来,一手遮了兜帽。绿荷在一侧置好石凳,她踩着上了马车,留下一道雪青的背影。

        魏砚再没看过。

        赶往阳关来回不过半日,抄近路也就用两个时辰。

        阳关在关界上。还要往北走,戈壁黄沙,一望无际的辽原旷野。

        沈瑜卿掀开车帘向外望去,跟随兵卒分成两列护送马车左右,胡衣猎猎,迎风狂动,气势十足。

        行伍为首的男人身姿矫健挺拔,束身胡服包裹下宽肩窄腰,两腿夹在马侧,紧实修长。一手抓着缰绳,另一手握着横在马前的刀柄。

        他从昨日离开就没再来找过她了,便是今日起行,他也只皱眉跟她说了两个字。

        沈瑜卿不确定他是否猜到些什么,更不知他是如何做想,这男人心思向来变幻莫测,令人捉摸不透。

        她眼还在他身上,他有所察觉,忽回头看她,“有事?”

        沈瑜卿想摇摇头,又不知怎的竟顺着他的话说了,“你带我去阳关做什么?”

        魏砚勒缰停住,掉头与她的马车并行,“你有没有把握解瘴气之毒?”

        瘴气之毒…

        沈瑜卿想了下,她跟随先生离京巡游各地,在南方确实见过瘴毒,但若要论能不能解,还要她亲自去看看才知道。

        “我要先去看看。”沈瑜卿眼迟疑,北方瘴毒她确实没遇到过。

        “嗯。”魏砚应了声,打马在车厢旁,没往前走。

        沈瑜卿看了他几眼,他神情懒散,看着有几分漫不经心,眉间戾气似是比以往还盛,生人勿近的架势。

        又走了一段路,“停下在此地修整。”魏砚抬手示意,安排两人盯守,其余人轮流。

        沈瑜卿下了马车,找了背风的坡站了会儿。

        “外面风大,缓过劲儿就回马车里歇着。”魏砚抖抖袖口的沙,三步并作两步到她身侧,正站在风口的地方。

        如今下了马,他腰间提刀,那股子戾气更重了,配上凌厉的眉眼,看起来格外慑人。

        沈瑜卿眼停在他身上,“你想说什么?”

        魏砚朝她挑挑眉。

        “难道你不是有话对我说?”沈瑜卿仿佛感觉到,他一路看过她几次,可当她看回去时,他却移了视线。

        “是有话要说。”他道。

        “什么?”她问。

        魏砚勾起唇,“还没想好。”

        沈瑜卿忍不住看他两眼,这到不符合他的性子了。但她料想或许就是因为那颗珠子。是她疏忽,不该在这提起先生。

        两人各怀心思,沈瑜卿看不透他,若是能看透她或许早就把他带回上京,来时没想过碰上了这么一个野性难驯的兽。

        休整后起行,魏砚打马去了队首。

        沈瑜卿没再掀开车帘看他,一路相安无事。

        …

        到阳关,厉粟等了几日不见王爷来愈加焦灼,终于等来张禾,一听王爷正看护王妃还要等上一等,立马嘿嘿一笑,脑子里现出不可言说的事,“你说王妃自从来到漠北没得上空歇息,为帮王爷救人就到处跑,真是比其他娘们强太多,怪不得王爷稀罕。”

        张禾啐他,“我劝你管住这张碎嘴,小心王爷收拾你。”

        “俺怕啥?”厉粟搓着手,“你这几日都跟着王爷王妃,难道看不出来吗,王爷火大着呢!”

        张禾不理他,厉粟接着道“王妃到漠北不辞那个啥劳帮了王爷这么多忙,看来只有王爷肉偿才能弥补了。”

        “不过你说王妃那娇弱的身板能禁得住咱们王爷折腾吗?”

        “黑十三,你就欠收拾。”张禾一急直接叫了他小名。

        厉粟最不爱听别人这么叫他,正和张禾急头白脸,听外面兵卒来报,“王爷到了。”

        …

        地涅设在上,厉粟捣毁此地后,不慎触碰开关,发现里藏了一密室,在地涅底下,若想进去,必须先通过重重瘴气。

        沈瑜卿站在密室外,即便隔得远,也能闻到里面腐烂发臭的味道。

        魏砚在她身侧,抬手挡了下她的腰,“往后站,别离得太近。”

        长臂只伸了一瞬,拦住她就往回收了。

        沈瑜卿眼看住他的胳膊,他落下手后她的目光收了回来。

        “我需要时间制解药。”

        瘴气难解,却也不是奇毒,反而知晓其味容易许多。

        “多久?”魏砚问了句。

        沈瑜卿思量后,眼抬过去,“快的话两个时辰。我要研究需要的药材和相克的配法。”

        “我安排人配合你。”魏砚说。

        沈瑜卿没拒绝。

        阳关里民居败落,荒无人烟。又因是在大漠深处,药材难寻。

        沈瑜卿翻遍带来的药箱才勉强凑够几味药,可还差一味,也是最关键的一味药材当莘。

        替换成别的药材都不合适。

        魏砚看她眉头紧蹙,拎着刀走过去,“怎么了?”

        “还差一味。”沈瑜卿咬住下唇,“最关键的一味药不能少。”

        “怎么办?”沈瑜卿眼转向魏砚,眼珠像蒙了层雾气,黑亮水润。

        魏砚问,“不能用别的替换吗?”

        沈瑜卿摇摇头,“不行。”

        “你等着。”魏砚落下一声。

        他阔步往回走,“厉粟,张禾。”

        “王爷!”两人齐声抱拳。

        “守好,一有异动,立刻动手。”

        “得令!”两人抱拳。

        沈瑜卿狐疑地看着远处走回来的男人,魏砚拉住她的胳膊,“跟我走。”

        “去哪?”

        “找药。”

        他们现在是在关外,商路多,来往商旅所贩货物各样,药物亦是种目繁多。

        “先换件衣裳。”魏砚问,“有胡服吗?”

        沈瑜卿点头,“来时柳伯母送过我一件。”

        只不过她穿不惯才一直搁置了,如今倒是派上用场。

        换好胡服,沈瑜卿下了马车,魏砚上下打量她一回,被他看得耳根发热。

        沈瑜卿撩了下耳边的发丝,“好看?”

        魏砚还是上次那句,“一般。”

        他低低地笑,眼里透着坏。

        远处厉粟张禾二人看守,见这情形厉粟啧啧感叹,胳膊撞向张禾,得意道:“你看王妃和咱们王爷多般配。”

        阳关无人,出阳关行几里是一方村镇集市。

        镇子不大,却是关界唯一小镇,来往商旅频繁,贸易畅通。

        两人快马赶至镇外,为掩人耳目,只有他们二人。

        下了马,魏砚牵住她的手,“跟着我走,别乱跑。”

        沈瑜卿低头看了眼他们相牵的手,其实算不上牵,是魏砚掌抓着,大掌粗糙烫热,将她手紧扣。

        入了镇,人来往众多,摩肩接踵,几乎无落脚的地。

        沈瑜卿身量小,走几步先被一身宽体胖的壮汉撞到心口,胸脯生疼。

        她蹙了蹙眉,倒没多说什么。魏砚看过去,长臂伸开,牵手改为半抱着她,将她牢牢护在怀里。

        他胸膛也是烫的,明明尚在严寒隆冬,她却莫名感到炙热。

        两人往里走,他几乎提着她,阻隔开拥挤的人群,下巴蹭她的额角,偶有青色的胡渣扎着她的肉,有点痒。

        到了药铺前,魏砚不知看到什么,忽扣得更紧,将她用力提到巷口,高大的身躯挡住外面来往的人。

        他头压低,鼻尖相触,薄唇几近贴上了她。腰间收的力气更大了。

        “怎么了?”沈瑜卿眨了下眼,唇一动,近乎擦过他的两片薄。

        魏砚喉结滚了滚,“犬戎人。”

        “他们认得你?”沈瑜卿试图往后缩,却被他扣得更紧。

        “嗯。”

        巷内封闭,不知是否出于紧张的缘故,她后背竟生出了汗。

        好一会儿。

        “他们走了吗?”沈瑜卿忍不住开口。

        魏砚眼沉了片刻,倏忽掀起看她,“走了。”

        沈瑜卿松了口气,“那我们出去吧。”

        “嗯。”

        他嘴上应着,手却依旧按着她,没松下半分的力。

        “又怎么了?”沈瑜卿问。

        魏砚盯住她的眼,似乎贴得更近了,呼吸拉扯,她能够看清他眼底晦暗不清的神色。

        “沈瑜卿,你老实说,那个珠子倒底怎么回事?”


  (https://www.tiannaxs.com/tnw25196104/82998263.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