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嫁到漠北以后 > 第40章 不公

第40章 不公


他赤膊,  一身硬实喷张的肌肉,张扬着狂放不羁的野性。

        “敢不敢验?”魏砚手臂锢着她的腰,古铜色肌肤上斑驳着血红的伤。

        她僵了下,  看清他极为痞坏的笑。

        指腹烫着,仿佛浑身都烧了起来。

        “你下流。”沈瑜卿用力抽回手,  在他胸膛狠锤了下,  正砸到他的伤口,  力道中,  手心沾上了他的血。

        魏砚淬不及防,忍不住闷哼一声,  磨着牙根,“这么狠?”

        “算是轻的了。”沈瑜卿双眸瞪他,  推了那硬邦邦的胸膛一把,起身站到地上。

        她擦着手背的血。

        魏砚半仰着身,  两腿岔开,  大大咧咧地冲着她,  “真不打算验验?别到时候再叫它吓着。”

        沈瑜卿不搭理他,转身向外面走。

        直到那抹高挑人影走远,  魏砚才收回视线,垂头扫了眼那处,  唇线牵了牵,  拿起怀里的帕子随意擦了把。

        沈瑜卿没管他上药,  魏砚也不在意,在几处刀口处胡乱涂了药沫,  用白布横身一绑就算了。

        院子小,  他们住的那间房原本是装杂物的仓库,  只置了一方榻。

        魏砚斜斜地侧靠在榻里,  手里湿帕子擦着刀身干涸的血。

        “我们明日什么时候回上郡?”约莫着他换好了,沈瑜卿才进来。

        魏砚说:“一早回去,有一个时辰就到了。”

        看她不动,他眼偏过去,“你打算在那坐一夜?”

        屋内有一张矮凳,面小,正适合她坐。

        沈瑜卿淡淡道:“你管我。”

        魏砚想起她入门时的话,不禁笑了,盯住她,“我现在不是你兄长?如何管不得了。”

        是沈瑜卿实在没法子才想出来的称呼。

        沈瑜卿斜睨着他,不经意看到他潦草包扎的伤口,有些地方根本没上药,就那么不管不顾地露着。

        不知是皮糙肉厚,还是他真的不怕疼。不禁又想到他替她挡刀的场景,沈瑜卿眼动了下。

        “还有几户没去过,我去别处询问了。”她坐起来,不愿意再看他,又往外走了。

        魏砚笑意收了,霍然下地过去,横臂挡到她面前,眼底沉沉,“跑什么。”

        “我没跑。”沈瑜卿眼眸转开。她不是跑,只是暂时不想和他待在一处罢了。

        “那是怕我做什么?”魏砚近了半步,眼低垂着看她。

        他身上的伤痕愈发清晰,沈瑜卿目光微晃了下,不自觉别过头,“我为什么要怕?”

        “那你还跑?”魏砚牵起唇线,勾她的手,“就在这,我坐那破凳子,你到榻上去。”

        沈瑜卿眉心一跳,仰脸朝他看。

        魏砚顺势半抱住她的腰,带她往里走,“安心睡,有我守着。”

        …

        入夜了,魏砚如他所言,竟出奇老实地坐着矮凳。

        屋内燃了一只烛,魏砚背懒洋洋地靠着墙壁,只套了外衣胡服,领口没系,散漫不羁地松着,露出凹陷下锁骨处的一道疤。

        沈瑜卿侧躺,背对着他,忽想起什么,一手撑着坐起身,在怀里摸了摸,找处那张纸。

        “洞里的图纸我已经在马车里绘出来了。”

        魏砚闻声动动僵硬的脖子朝她看去,片刻起身,一臂夹着刀到榻边接了她的图纸。

        他看着,粗重的眉拧紧。如他所料,图纸绘制的地方他只清楚一两处,其余他竟也不清楚。

        “便是这些?”他问。

        沈瑜卿点头。

        魏砚将纸卷好收到怀里,拧紧的眉稍松了,低敛着眼看她,记起走时她带走的东西,以为是自保的毒药,不料想竟是给他绘的图纸。

        “又帮了我一个忙。”他低低道。

        沈瑜卿抬眼,“我帮过你的确实不少。”

        “嗯,我知道。”魏砚弯下腰,两手撑在她身侧,缓缓提唇,呼出的气都落到她脸上,再近一点便亲过去了。

        “多得都快还不清了。”他说。

        沈瑜卿启唇,“也不是不能还清的。”

        魏砚知她想要什么,不愿如她的意。

        他盯着她的眼,不禁凑过去贴住她的额,鼻尖相触,他缓缓地呼着气,嗓音微微低沉,似笑非笑道:“不想还,干脆欠一辈子算了。”

        …

        翌日沈瑜卿先醒了,魏砚当真在矮凳上坐了一夜,他身高腿长,那凳面实小,他坐着完全遮住了上面,身子栽歪靠墙,眉皱紧,看起来并不好受。

        唇畔的烫热仿佛还在,昨夜他戏弄完她便乖乖坐到矮凳上了。

        沈瑜卿面色冷淡,一眼都没再看他。

        还是伤得轻,活该他伤重得走不了才好。

        她下了榻。

        魏砚听到动静警觉地睁眼,见她已醒了,说:“头一回醒得这么早。”

        看她面色冷,想是又赌气了。他不禁摸了下嘴,回味昨夜的软,也不知她都吃了什么,竟还让他尝出甜来。

        沈瑜卿先推开门,刘石已经起了,在院里劈柴,他生得壮实,却是个不顶用的,砍了几斧头才劈下一根。

        他见到沈瑜卿,正含笑要去招呼,又见跟在她身后的男人出来,心思立刻歇了下去,竟都不敢往那头看。

        沈瑜卿从荷包里拿出一片金叶子,“这叶子当做谢礼,多谢昨夜收留。”

        刘石看她穿着不俗,心知必然非富即贵,要假意推脱两句,又见她口中的兄长跟来,“走了。”

        说完,那男人抓着面前的姑娘就离了院。

        不知为何,刘石对上那双眼就莫名的恐惧,腿软得直打哆嗦。

        在镇里两人没骑马,出了院魏砚还抓着她的手,沈瑜卿挣脱不了,随他去了。

        镇子小又偏僻,街市上没甚有趣的玩意。

        两人并肩走沈瑜卿遮着兜帽,帽沿高,遮住她眼底的神色。

        有人急奔过来,眼看就要朝她撞过去,忽臂上一沉,魏砚将她拉到里侧,环抱住她的腰,是看护的姿势。

        沈瑜卿贴靠在他胸口,推了推他,“我自己能走。”

        “在漠北不用那么扭捏,没人会在意这个。”他手臂扣得更紧了。

        沈瑜卿说:“我又不是怕别人在意。”

        魏砚听清了,眼沉了下,“这里没人认识我们,上京的那个书呆子也看不见。”

        沈瑜卿一怔,心里过了一遍才明白他什么意思,总觉得这句话怪怪的,她咬了咬唇,不再说话了。

        出了村镇,魏砚拍拍马背让她上去。

        沈瑜卿刚要踩上马蹬,忽听一道人声喊,“小乙!”

        这声音听着莫名熟悉,她停下动作朝声源看过去。

        男子殷红的披风外氅罩身,脚踏云顶金靴,腰配珠翠玉环,面容俊朗,笑时露出一口的白牙,眼细眉长,不由得一股英俊风流。

        沈瑜卿心里细想,等酉晟走近又唤她一声小乙,沈瑜卿终于记起来了。

        当年她随先生下江南用的是易容样貌,见过她本人的除了先生,就是意外之下撞见的秦七,秦酉晟了。

        秦七欣喜,压根没看到她身边站着的男人,“小乙是我,秦老七啊!”

        沈瑜卿讶异,“七哥怎么在这?”

        秦七苦着脸,“说来话长,说来话长。”友人相见的喜悦后,秦七这才注意到她身侧抱刀而立的男人,胡服不整,一双眼黑亮有神,面如刀刻,明是好相貌,却生得过于锋利,看着绝非善相。

        秦七悄悄拉沈瑜卿的袖,“小乙,你这是叫土匪绑架了?你别怕,七哥身后跟着镖队,必能护你周全。”

        他一席话听得沈瑜卿发笑,“没有的事,他是我…”沈瑜卿眼看向魏砚,又转回来,道:“我救过他,到漠北有些事,看他武艺不凡才留在身边护送。”

        “当真?”

        沈瑜卿点头,“七哥还不相信我的本事?谁能奈何得了我。”

        这秦七自是信的。

        “小乙,我请了镖队,你要去哪我护送你去,必然要比他妥帖。”秦七道。

        沈瑜卿说:“我只到上郡,不远了,七哥不必为我费心。”

        “上郡?”秦七惊了一声,“正巧我也要到那,你跟着我也安全。”

        他自作主张地将沈瑜卿拉到背后,对魏砚拱手做了礼,“我是小乙兄长,小乙要到上郡正巧我也能护她。兄台一路相送我代小乙谢过了,这是小小心意请兄台收下。”

        秦七从阔袖里掏出一沉甸甸的荷包递过去。

        方才他们的话魏砚都听清楚。

        他抱着臂,眼黑沉沉的,看向沈瑜卿。

        碍于秦七在,她站在那人身侧,抿着唇,面色冷淡,似乎与他确实没什么关系。

        秦七见他不说话,便又往前递了递,“我是小乙七哥,兄台不必与我客气。”

        魏砚这才正眼朝他看去,生的书生白面相,看着就不禁打。

        “不走了?”魏砚再次无视秦七。

        秦七忍不住眉抽动两下,想这人怎如此嚣张无礼。

        沈瑜卿推回秦七的荷包,“七哥,他是也要去上郡的,正与我同路,就不随七哥走了。”

        秦七一把拉住沈瑜卿的手,坚持,“你一个姑娘家我不放心,他那副面相哪里像好人,听七哥的话跟七哥走。”

        魏砚眉沉下来,不耐烦再待下去,过去半抱住沈瑜卿,“上马。”

        “不能上!”秦七拦道。

        魏砚倏地抽出刀。

        “小乙,他必然不是什么好人!”秦七挥手招呼远处镖队,很快四周围了一圈人。

        沈瑜卿眉心突突跳,她过去压住魏砚的刀,仰起脸正对着他,唇缓缓启开,低下音吐出两个字,“图纸。”

        魏砚眼一眯,心里了然,不禁扯下嘴角。

        都是他欠她的。

        “铿”一声,刀又送回了刀鞘。

        沈瑜卿转身,“七哥要去上郡做什么?”

        提起此事秦七就满脸不愿,“无他,接个未过门的妻子罢了。”

        纵使习惯秦七的随性,还是不免被他这番话惊了惊。

        既然是去接妻子的,想必也没多少时候注意她。

        “既然如此,我便听七哥的吧。”

        秦七来时乘的马车,只一辆,他将行乙当成自己亲妹子,知她小姑娘娇,让她坐了马车。

        沈瑜卿推辞不过,就上了去。

        起行后,秦七打马在马车旁,车帘半掀着,能看清里面坐着的人。

        “小乙,你同七哥说实话,那人和你究竟什么关系?”秦七问。

        沈瑜卿道:“不是同七哥说了,我救了他。”

        秦七有些怀疑,但见她面色坦然,好像确实没有什么关系。

        他回头向后望,那男人胡服凛凛,刀横卧马前,一手牵扯缰绳不近不远地打马跟着,目光疏冷地看向辽远大漠,也好像与小乙没什么关系。

        秦七疑惑地嘀咕一句,难道他真的多心了?

        走了有一会儿了,沈瑜卿卧坐在车厢里出神,秦七看她兴致不高故意说得有趣哄她开心。

        但沈瑜卿心思不在这。

        她不想让秦七知晓她和魏砚的事。于她而言,同魏砚这桩婚事早有一拍两散的时候,秦七是为数不多看过行乙真正面貌的人,她不想让事情更复杂。而且秦七清楚她和先生的事,若是知道她现在是淮安王妃反而麻烦。

        “小乙是不是累了,出来走走松松筋骨,歇歇吧。”秦七道。

        沈瑜卿下了马车。

        彼时正赶上风小的时候,秦七在骆驼草旁置了桌案,上摆新鲜的果子糕点。

        秦七出身商户,家中富足,最不缺的就是银两,最会享乐。

        “小乙,来填填肚子。”

        沈瑜卿在马车下遮着兜帽。

        魏砚下了马,眼落到她身上。

        沈瑜卿注意到,借着遮挡兜帽去看他。

        她脸色还是淡的,像是在看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

        从不知她这么能装模作样,或许不是装,他在她心里就这样。

        魏砚抱刀近了一步,却见她已遮好兜帽转了身,直向那抹该死的红走,再没回头看他。

        “不叫他过来吃点吗?”知她爱喝,秦七贴心地布好茶水放到她面前。

        沈瑜卿摇摇头,“他不会来的。”

        秦七看她一眼,没说什么。

        “行严怎么没来,我上次的棋局可还没赢回来。”秦七说得气,眼里却笑着。

        沈瑜卿说,“先生在上京,只放我一个人来漠北采药了。”

        秦七啧啧两声,“他倒是放心,不怕这宝贝学生叫外人夺了去。”

        他是清楚他们二人关系的,当初在江南时他便看出了猫腻,哪里有先生这么关照学生的。

        沈瑜卿拨弄着碟子里的糖糕,有些心不在焉。

        “对了,当初行严托我找一样草药,我还真给找着了,你看看是不是这个。”

        秦七方才就将那草取了出来,用绸缎帕子抱着,“他说这草金贵着,万般叮嘱叫我小心。”

        沈瑜卿接了过去,将包裹得绢帕打开,里装的是一通体乌黑的根,“玄妙?”

        “对,看来我是没寻错了。”秦七笑,“找到这草也算是我还他一个人情。”

        “先生可同七哥说过为何要寻这玄妙?”沈瑜卿问出口。

        秦七想了想,摇头,“没说过,只说让我找到这东西。”

        玄妙是沿海生长,若无文书很难近海。秦七祖家经商,进出倒是容易,也无外乎先生会托付秦七这件事。

        “我会转交给先生。”沈瑜卿道。

        坐了半刻,秦七吩咐人收拾了,两人一同回去。

        不远处一人孤身而立,漫不经心地玩着腰间短刀。

        沈瑜卿向那处看了眼,秦七也注意到,悄悄低下声问她,“小乙,你是怎么救的他?我看他身上那股狠戾,绝非有救命之恩他就会听命服从的。你听七哥一句,尽早打发他走,千万别置自己于险境。”

        秦家世代从商,秦七年少就深谙人事,他看得出来,那人定非池中之物。

        风刮得他胡服猎猎,魏砚脑后似长了眼睛,忽转身向她看。

        沈瑜卿眸动了下,抬手遮掩了兜帽,直朝马车过去了。

        秦七两厢看了番。

        队伍起行后,秦七打马到马车后,与魏砚并驾。

        他拎着缰绳,红艳的绸缎格外显眼。

        秦七见他并无说话的意思,先开了口,得意道:“我这妹妹心软惯了见着阿猫阿狗都想救。她家那口子劝她几回她偏不听,非要行医救世。兄台别在意,我没说你是阿猫阿狗,我只是说小乙待你和待阿猫阿狗差不多。”

        “她家那口子?”魏砚摸了摸着马前的长刀。

        秦七惊讶,“难道小乙没告诉过你,这时候他们大约订完亲了吧。”

        魏砚冷笑,“是吗,你怎知她现在不是和别人已经成婚了。”

        “不可能!”秦七道,“你别看我们家小乙是女子就好欺负,她与他未婚夫青梅竹马,两情相悦,我可是亲眼看着的。”

        他看他依旧浪荡痞气的模样,吓道:“我警告你,识相的话现在就悄悄离开。一个外人而已小乙不会在乎。若到了上郡叫我看到你还跟着她,别怪我不客气。”

        “铿锵”声响,长刀出鞘,一道杀气森森银光闪出。

        “你以为我会怕?”魏砚眼底沉着,有如兽般的野性凶煞。

        秦七触到他眼里的凶光,竟忍不住抖了下,“你…你敢!”

        “七哥!”

        一道女声传过,沈瑜卿下了马车疾步到两人马下。

        秦七擦擦额头的冷汗,“小乙,这人太危险了,你先交给我,我让镖队拿下他。”

        别说这一队了,就算有十个也不够魏砚打的。

        沈瑜卿在马车里坐着,原想问秦七一些事,掀帘才见人不在,她下意识往后看,果然看到两人并驾在一起,不知说些什么。

        等她下马车,魏砚已抽了刀。

        她到魏砚马侧,背对着秦七。

        魏砚漫不经心地摸着刀背,眼眺向远处,并没看她。

        沈瑜卿唇抿了下,料想秦七不会说什么好话,魏砚行事又素来让人捉摸不透,再同行下去不知还会出什么乱子。

        她转过身,“七哥,日后我再同你解释。”

        拉过一侧马背的缰绳,沈瑜卿踩上马蹬驾马疾驰而去。

        魏砚收回刀,朝那身影看了眼,扯起缰绳追了上去。

        …

        已离开极远了,沈瑜卿松松缓下马,那人在身后。

        沈瑜卿勒马停下,抬手抚了下耳畔的发丝,“到上郡了。”

        没听到人回应,她转头看过去。

        魏砚打马跟了上来,到她身侧。他走近,沈瑜卿才看出他的伤口好似崩裂了,胡服里殷出了血。

        他仿若未觉,就这么骑了一路马。

        沈瑜卿转开脸,眼波微动。

        两人打马入城,至王府。

        厉粟张禾早已回城,得信后立即从军所赶回来抱拳复命。

        魏砚衣裳都没得换又赶去了军所。

        绿荷扶沈瑜卿回了院,先备了热水,又备了羹汤,温热后沈瑜卿换下衣裳进了净室。

        水是热的,沈瑜卿合眼靠着桶沿儿,在想他伤口必是崩裂了,都没包扎就去了军所,真当自己是铁打的。

        不知秦七都和他说了些什么,但想必定然不是什么好话,又把他招惹了。

        …

        军所并没什么要事。

        厉粟张禾原本想赶回王府禀完事再赶回军所,好让王爷歇息,哪知王爷只进了正厅就出了来同他们一起到了军所。

        这日王爷练兵仿佛更狠了。

        眼看着那一身的伤,两人愣是没敢上去劝王爷回去歇着。

        …

        沈瑜卿后午睡了一觉,至夜没什么睡意,她正坐着看书,看门关得不严,过去想将门关严实了。忽外一道大力就将门推了开。

        她退一步,被人勾住腰又往前带,跌进他胸膛。

        炙热的气息团团包围,沈瑜卿仰起脸看清那人,他眼底沉着,与白日时相差无几。

        手推他的胸口,“你怎的来了?”

        魏砚腾出手带上门,将她压到一处,她仰着,后背贴靠妆台。

        “这里是我的府上,我为何不能来?”

        她已换了睡时的寝衣,腰一弯,那襦裙的领便向下掉。

        “白日你已答应了,同我做戏当做还了我绘图的忙。”沈瑜卿看他,乌黑的眼珠清亮,渐渐与白日那双冷淡的眼重叠起来。

        魏砚低头,唇碰上她侧脸,缓缓去亲她的唇。

        “魏砚你放开我。”沈瑜卿挣了挣,他没动。

        魏砚低声,“我都这般配合你了,也不给我点甜头尝尝。”

        沈瑜卿撇撇嘴,忍不住啐他,“哪有你这般混蛋的。”

        “这就混蛋了?”魏砚碰着她鼻尖,看入她的眼,从里面看到更多,“还有更混蛋的你想不想试试?”

        “魏…”沈瑜卿只吐出半个音就又叫他吞了,她推着他胸口,他力道大,硬得像块铁,没动半分。

        魏砚搂着她,像是怕她会跑一样。

        屋内炉火生得旺。

        沈瑜卿气急败坏地推他,手打他的伤口,他纹丝不动。

        许久,他抱着她,呼吸还重着,“现在没人,总不能再避着了。”

        沈瑜卿也呼吸着,眼圈一抹红,她硬着嘴,手揪他的胡服,“亲够了赶紧滚。”

        魏砚吐着浊气,贴她的额蹭了两下,“没亲够再亲会儿。”

        他低头,唇再一次压了下来。

        “小姐,您睡了吗?”屋外绿荷出声询问。

        沈瑜卿心一紧,手去推他。

        魏砚停住,抱着她手臂收紧。

        “何事?”沈瑜卿清了清嗓。

        魏砚揉着,弓着腰又过了去。

        “奴婢方才好像看到有人突然进了院子。”绿荷道。

        沈瑜卿咬了咬唇,缓口气,“没人,你看错了。”

        她听到男人低低地笑。

        绿荷不解,想可能自己真的看错了。

        “没事了,你去歇着吧。”沈瑜卿又说。

        绿荷应了是,才转身离开。

        魏砚抱着她,两人脸对着,呼吸缠绕在一起。

        他给她系着里衣的带子。

        “魏砚,你别太放肆了。”沈瑜卿看着他的脸。

        魏砚亲亲她的额,“今日放肆的人不是你?”

        沈瑜卿回想了一遍,“那也是你欠我的,现在倒全怪在我头上。”

        魏砚想到什么,漆黑的眸看住她的眼,嘴角扯了扯,“还真是不公平。”


  (https://www.tiannaxs.com/tnw25196104/82998260.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