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嫁到漠北以后 > 第48章 心意

第48章 心意


晌午,  醒柳送药到毡帐里。

        风刮着,天稍许昏沉。

        醒柳半个时辰前得吩咐去拿来时箱底备好应急的药。

        药种繁多,醒柳挑好送进了魏砚毡帐。

        帐内男人躺在里榻,  女郎手持银针,施在他半边臂膀上。

        男人眼一直盯着榻边的女郎看,  左手松松圈着她的腰,目光带了丝笑,旁者角度都看出了从未有过的宠溺。

        沈瑜卿已经斥过他了,魏砚怕继续下去将她惹恼,遂听话地放开她,但时不时也会在她身上作恶一下,直到听见帐外的动静才有所缓和,只环着她的腰。

        帐内的一切醒柳看得清楚,  然即使再清楚都得垂下头当做没看到,  她端着手里的药呈过去。

        碟里盛着大大小小的药瓶,  端到榻边案上。

        沈瑜卿拧开一瓶,在手里沾了点又放下,  对醒柳道:“将我箱底的那棵溶行草煎了送过来吧。”

        醒柳应声出去。

        案上的瓷瓶已打开了十余,毡帐内夹杂着浓重的草药味。

        魏砚看她摆弄着大大小小的瓶子,  拿了一堆药抹到他胳膊上。他目光移到她的脸,  离得近,她的脸愈发清晰,  长睫卷而翘遮着乌黑的眸,  眼尾一角竟有一小点嫣红的泪痣,  若是不仔细看必是难以注意到的。

        “你那些药都给我送来了?”魏砚眼盯在她脸上,  低低地道。

        沈瑜卿给他擦着药,  指腹抹得都是苦药味。

        “你小瞧我了,  这些东西不至于掏空我的家当。”

        从上郡起行没想过会出现这种情况,带来的药虽少,却也不至于能全都用没了。他这次伤得厉害,筋脉尽断,就算用尽了药连她也并非全有把握。

        沈瑜卿板着脸,开口,“近日先别走了,在这里养养伤。”

        魏砚没做声。

        上完药,沈瑜卿重新拿起夹板夹到他的臂膀上。小心地避开伤口,用绳线慢慢系着。

        “昨夜你为什么不去找我?”沈瑜卿不禁皱眉,她一整夜没睡好,他却有意瞒着她,这事又不是能瞒一辈子,早晚都得知道。

        系完了绳线,她方要站起身,又被他收到怀里。

        魏砚眼底沉沉地看着她,“你说得对,是我怂了。”

        沈瑜卿面朝向他,看清他眼底浓重的墨色。

        他没再继续说,手还搂在她的腰上,下巴蹭着她的脖颈,有些日子没顾得打理,刮得她细白的皮肉红了。他盯住她的眼,“现在你能不能告诉我那珠子究竟只是暂时被放在匣子里,还是永远被放在匣子里了。”

        沈瑜卿心口怦然跳了下,毫无预兆。

        她敛下眼底的神色,回他,“这与你有什么干系?”

        被她如此回了一嘴,魏砚气得哼了声,鼻下出气,顺着她的颈去压那朵柔软,沈瑜卿躲避不及,被他狠狠压住,报复似的,在上咬了一口。

        “你是狗吗!”

        沈瑜卿吃痛,眼瞪着他却一点用都没有。

        “有你哭着求我那一天。”魏砚笑得邪气,力度放轻,探入她的齿缝,轻轻勾着。

        大约世间再也没有如此柔软清甜之物了。

        …

        后午的时候沈瑜卿从毡帐出来,魏砚在她身侧。

        张禾前来禀事,见王爷手正紧抓着王妃,且甚是亲昵,他硬是低着头不敢多看。

        看到外面有人,沈瑜卿手动了下想拿走,魏砚反握了握,才彻底松开手。

        “夜里我去找你。”他在沈瑜卿耳边低语了句。

        没料想到他会说这句话,还是在外面,也不知张禾听到没有。

        沈瑜卿唇抿了抿,没答他的话要往自己的毡帐走,忽他手又拉过来,无懒地撞她的肩,“听到没有?”

        张禾低垂着头装死。行军要求目力和耳力,这些话他自然都听到了,心里埋怨呼尔丹忒不识趣,明知王爷与王妃一同来,还安排了两个毡帐。

        “做梦!”沈瑜卿冷着脸转身走了。

        魏砚看着那道影唇线提了提,又想到已是残废的胳膊,笑便没了。

        他不在乎这把肉身会如何,是残是废,他都无所谓,但对她而言不同。

        魏砚收敛心思,看向张禾,“何事?”

        张禾躬身道:“王爷,关押牢狱的降兵招了,确实是耶律殷下的行兵令。不过这些兵来得怪异,除却几千是耶律殷部下,其余竟是阳关出逃的流民。”

        “属下猜疑阳关一事是否与耶律殷有关?”

        耶律延自上位一直安守本分,有交好意向,从未与关内发生过什么冲突。阳关一事绝非短时间出现,若与耶律延有关,那张图纸他必然已经看过,何必费尽心思来夺。

        或者是…耶律殷看不懂那张图纸。

        这便说的通了。

        “传我军令,召集雍州,灵州,梧州三州兵马围攻西可伦。”魏砚沉声道。

        张禾吓了一跳,集三州兵马,可是不小的阵仗,“王爷,这…真打?”

        魏砚冷笑一声,“佯攻,打到他们投降,派使者去趁机把耶律殷给我抓来。”

        张禾就知道王爷手段狠,没料想这次用了阴招,他偷偷看了眼魏砚的右臂,想耶律殷将王爷惹恼,这下算是倒了大霉了。

        图纸上的秘密,耶律殷的胆大,看来那糜烂的朝廷早有了里应外合的狗贼,老东西在位子上真是一年不如一年,竟放任他们肆意妄为。

        …

        天边昏沉,尚没入夜,呼尔纯再次发病。

        这次要比前一夜更甚,从毡帐里冲出,疯癫了般狂躁大笑,四五侍从都压不住。

        沈瑜卿听到动静,披好外氅方掀开帐帘出去。

        眼前忽晃过一道人影,她下意识向后退,那人跑过又停住,蓦地回头看她,披头散发,衣衫不整,笑意惊悚诡怖。

        “你是淮安王妃?”说的是官话,清晰流畅,听起来却有些古怪。

        沈瑜卿错着步,眼见醒柳提剑走近,她使了眼色,示意她先别过来。

        “你是谁?”

        呼尔纯掐着兰花指拍拍脸,娇俏地笑出声,“我呀,我是魏砚最爱的女人。”

        “魏砚有正妻,既然他爱你,为什么不娶你?”沈瑜卿淡淡地问。

        “你闭嘴!”似是激怒了她,呼尔纯眼眸瞪圆,白皙的皮肤爆出可怖的青紫纹路,攀附于整张脸,可怖至极。

        “他说过娶我,他说过!他说过一辈子只爱我一个女人!”

        呼尔纯眼底阴沉,就要向她扑过来。

        沈瑜卿早有准备,侧身要躲过去,腰上一沉,被人拉了下带到一侧。

        她撞到他胸膛,离得远些,魏砚带着她的腰,一手托起她的脸,“她伤你了?”

        “我没事。”

        四下人都被闹了出来,人多,沈瑜卿不自在地别过头。

        魏砚唇贴了下她的额才稍稍离得远些,一手刚要去牵她,她已侧身一步,隔得距离远了。

        手僵着,魏砚抬头看过去,明白了。闹得动静大,都被惊醒,她的婢女正过来,呼尔丹也出了毡帐,四处都是人,不同于他们私下的独处了。

        魏砚看她一眼,不禁想到她刚到漠北时,他刻意的避嫌,如今倒像是因果相报,嘴角扯动,没说什么。

        “你们都干什么吃的,快把公主拉回去!”呼尔丹吼过跟来的下人。

        又是一片慌乱嘈杂,远远又嚷着那几声,“有鬼,有鬼啊!”

        “王爷,纯儿病重,我代纯儿向您赔罪。”呼尔丹做礼。

        魏砚说:“多派几个人看住了。”

        “是。”呼尔丹见他似是怒,面有惭色,忍不住抬手擦擦额头的冷汗。

        沈瑜卿看着呼尔纯被带远,眼里凝神。

        “怎么了?”魏砚问他。

        沈瑜卿脸仰着,撞上他黑沉的眼,目光闪了闪,“你和呼尔纯以前发生过什么事?”

        呼尔丹听不懂官话,候在一旁,怕王爷有吩咐没敢走。

        夜里黑,他身上的胡服换了,身形挺拔,腰间挎刀有慑人气势。

        魏砚低头瞧着她笑,唇角勾着,一股子痞。

        “这么想打听不如到我帐内我慢慢告诉你?”

        沈瑜卿白他,“谁要去你帐子,我是有正事要问你。”

        “我怀疑呼尔纯中了巫蛊之术。”

        “你确定吗?”魏砚面色有几分凝重。

        沈瑜卿继续,“其实还有一件事,军师的病并非中毒落下的旧疾,也是中了巫蛊之术。”

        魏砚声音沉沉,“当真?”

        “我不会看错。”

        呼尔丹在一旁看他二人你来我往,听不懂官话也插不上嘴,一时茫然,不知自己该不该走。

        已是入夜了,寒风凉薄,沈瑜卿出来匆忙,草草披了件外氅,此时双颊冻得通红,唇瓣发白。

        “进帐再说。”魏砚冲她抬抬下巴,是他的毡帐。

        沈瑜卿站着没动,他左臂过去带她的腰,“别闹,听话。”

        沈瑜卿心想谁闹了,她只是觉得这一切太快了而已。

        呼尔丹在原地请示,“王爷,我…”

        “你也随我进来。”魏砚道。

        三人入了毡帐,落座后魏砚坐在沈瑜卿身侧。

        沈瑜卿回想了一遍呼尔纯当时说的话。

        巫蛊之术为禁忌,朝廷命令禁止所用所学,因此能精通巫蛊,且能操控人心的巫蛊少之又少。

        呼尔纯白日嗜睡,夜里发病,发病时语词凌乱不得章法,可见背后人尚不能完全控制,而且呼尔纯说的又是官话,非胡语。

        “公主近几个月有没有时常接触什么人,或者做过什么奇怪的事?”沈瑜卿问。

        魏砚解释完,呼尔丹忙回道:“近几个月纯儿一直都老实得待在毡帐里鲜少出去,更别说接触到奇怪的人了。”

        这便怪了。

        沈瑜卿拨着袖口的珠扣,心里想了想,若不是呼尔纯自己往外跑,那又是因为什么?

        “你最后一次见呼尔纯是什么时候?”沈瑜卿侧过头,眼朝他看。

        魏砚道:“两年前。”

        沈瑜卿蹙眉,呼尔纯中巫蛊绝不可能是在两年前。

        “怎么了?”魏砚离她近,臂伸过去,虚虚揽她,搭在她腰上。

        沈瑜卿说:“有些不对。”

        呼尔纯所中巫蛊像绘心蛊,会放大人心中执念,若是只在两年前见过,怎么会在近日才发病。

        “我明日想再去看看,先不要声张,以免打草惊蛇。”沈瑜卿道。

        呼尔丹感激,立即起身行礼。

        一日都没得空,沈瑜卿已有些累了。呼尔丹离开,沈瑜卿也打算走。

        魏砚已靠近揽紧她的腰,让她完全贴靠到自己怀里,下巴蹭着她的额头,“累不累?”

        沈瑜卿确实累了,轻轻点过头,耳边是他强劲的心跳声,他的怀热,挡住周身寒气,手臂锢得紧,她便没动。

        “你的右臂我会想办法。”沈瑜卿说。

        腰身忽一紧,不知为什么,她感到耳侧的心跳都快了些。

        魏砚嗯一声,眼垂着,亲她的发顶,大掌抚着她的腰,一下一下,仿佛有意识地向上寻。

        快要罩在上面,沈瑜卿不耐烦地打掉他的手,魏砚嘴角咧了下没再动。

        “你不是说身边只有安浔尧一个女人?”沈瑜卿冷哼,心里有些不忿。

        魏砚笑着将人揽到身前,让她坐到他怀里,她夹着他的腰。

        “酸。”魏砚脸贴过去蹭她的鼻尖,眼里低低地笑,“两年前我救呼尔丹时,为科洛里宴席结束就走了,若不是再来,我都不知道她叫什么。”

        “只见过一面?”

        “话都没说过一句。”

        沈瑜卿轻轻合住唇又启开,“可她不像是只见过你一面。”

        “什么意思?”魏砚察觉异样,笑意敛了。

        “有没有这种可能,有人假扮你对呼尔纯施了巫蛊之术。你不是说我们一路行迹隐匿,为何耶律殷会那么快知道我们在科洛里?”沈瑜卿左思右想,只有这种可能了。

        魏砚眉峰压下,半晌,他启唇开口,“这些事交给我,别想那么多先休息吧。”

        “嗯。”他人虽浪荡,但倒底是在军中厮杀出来,执掌一方,这些事沈瑜卿自是信他。

        魏砚垂眸看她困倦的脸,坏心思上来,一掌就罩着她的臀瓣打了过去。

        那白皙的皮肉必然红了,沈瑜卿困意顿时消散,眼气愤地瞪他,“你做什么!”

        魏砚在上面揉,“夹住我。”

        沈瑜卿不理他。

        他忽地站起身,单手托住她的臀,臂膀结实,牢牢锢着她的腰背,没让她晃动半分。

        沈瑜卿吓了一跳,下意识夹住他的腰。

        魏砚眼暗了暗,唇角勾着,“别夹得太用力。”

        沈瑜卿冷着脸道:“你放我下来,我要回自己毡帐。”

        “放什么放,就住我这。”魏砚手扣得紧,将人往怀里送。

        沈瑜卿还要说话,又被他堵住唇,便一句话都说不出了。

        他鼻下轻轻地出气,压着她的唇寸寸描摹。漆黑的眸子倒出她的人影,里面有笑,眉骨那道疤还在,凶神恶煞的模样与这笑意格格不入。

        稍稍松下时,沈瑜卿缓缓呼吸着,脸依旧冷,“亲完了吗?亲完了我该走了。”

        魏砚几步将她送到榻上,他手撑在她腰侧,抵着她的额,吻细细落在她唇角,“非得这样是不是?”

        “哪样?”沈瑜卿问。

        魏砚说:“看来你只有被我旰哭的时候才能老实。”

        “下流。”

        “你还没见过更下流的。”魏砚含住她的唇,“今夜睡我这,我不碰你。”

        沈瑜卿没说话。

        魏砚胳膊不方便,只能平躺,沈瑜卿躺在里侧,她背对着他,没过一会儿他便过来来,揽过她的腰,手触到厚实的外氅,“穿着不难受?”

        沈瑜卿合着眼一动不动,有意不搭理他。

        他就是太嚣张了,才对她肆无忌惮。

        魏砚亲她的耳侧,呼吸灼热,一寸寸扫过她的颈。

        他盯着那乌黑的云发,觉怀中仿佛拥了柔软的水,手臂得更紧了。

        “睡吧,那些事都交给我。”

        …

        沈瑜卿这一觉睡得过于安稳,罕见没有做同以前一样奇奇怪怪的梦。

        翌日醒时天已经大亮了。

        她翻了身,看着与自己毡帐不同的布置,才记起昨夜她是歇在了魏砚帐里。

        此时帐内无人,魏砚并不在帐中。

        她坐起身,里面只有内着的襦裙,外披的衣裳都不见了。

        “小姐,您醒了吗?”醒柳在帐外。

        她一早去毡帐,发现小姐并不在毡帐内,回身时看到刚从外回来的王爷。

        醒柳做礼。

        魏砚颔首,“她昨夜歇在我帐内,现应正睡着,过一会儿再进去。”

        醒柳一怔,不敢多问,垂头应下声。

        沈瑜卿在榻下找到自己的衣裳,手草草梳了长发掀帘出去。

        天光大开,已经不是很早了。

        “他呢?”沈瑜卿随口问道。

        醒柳回,“王爷一早出去了,要等晚上才回,叫小姐您不用等他。”

        “谁等他了。”沈瑜卿撇撇嘴,“他就算不回来我也不会管他。”

        醒柳垂头不语。

        用完早饭,沈瑜卿再次去了呼尔纯的毡帐。

        与昨夜的疯癫相比,现在她看起来要正常许多。

        呼尔纯醒着,她似是早习惯自己那副模样,并不意外,没什么异样。

        沈瑜卿问话时她亦是在认真回答,没有敷衍。

        问完话,沈瑜卿看了一圈周围服侍的侍从,发觉这些人竟全都换了。

        记起昨夜入睡前魏砚说过的话,大约是他将人带去了。

        她本也是这么怀疑,最能接近呼尔纯的人,除却她的侍从还能有谁呢?

        有魏砚处理呼尔纯的事,沈瑜卿便没再多管,回毡帐翻查医书,寻找破解之法。

        魏砚手臂的伤拖不得,呼尔纯中的巫蛊也要解。既然已经知道什么蛊术,想要方子于她而言便容易了。最为棘手的事还是魏砚的手臂,拖的越久恢复越难。

        翻查了一整日,沈瑜卿一时昏沉,午间没用饭,到后午眼从书上移开竟一瞬黑了片刻,大约是这段日子太累了。

        沈瑜卿伏案写着药方,蓦然听外面一阵喧哗人声。她披好外氅出帐,见打马而来男人挺拔的身影,原是他回来了。

        身后跟随的兵卒押送一中原人模样的男子,身材高大,面目如刀刻,不仔细看竟与魏砚颇为相像。

        沈瑜卿料想他这是两人揪出来了,没想到行动这般快。

        魏砚下马,一眼便看到了站在毡帐外的沈瑜卿。她披着靛青的外氅,乌发梳着简单的发髻,也正朝他看过去。

        他大步向她走,背着日光,一身胡服凛凛,眼里挑着笑,直勾勾地盯着她,仿佛世间没了万物,只此她一人。

        很快走到沈瑜卿面前,魏砚单手揽她的腰,低垂着头薄唇狠狠压了上去,眉心有汗,呼吸都是急的。

        “人给你找着了。”

        忙活一日,就为了找这么个人。

        “什么叫给我找的,明明是你自己的事。”沈瑜卿轻声,故意不去看他。

        魏砚脸贴近,亲住她的唇边,笑了下,“嗯,都听你的,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https://www.tiannaxs.com/tnw25196104/82986087.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