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嫁到漠北以后 > 第70章 点头

第70章 点头


后午沈瑜卿回了府。

        沈岁寒下值早,  见她回来问,“跟你表姊出去了?”

        魏砚伤得重,其实两人没在酒馆待多久就回了驿站,  沈瑜卿给他又换了一次药才回府。

        “表姊叫我去试新菜了。”沈瑜卿道。

        沈岁寒并未怀疑,  只是道:“近些日子在府里陪陪你母亲。”

        听出话里的意味,沈瑜卿心里猜想一二,“阿爹是让我近日别去那些宴席了吗?”

        “淮安王回京,你与他刚和离不久,为避嫌,还是待在府里为好。”沈岁寒向正厅走。

        沈瑜卿记起一件事,  轻问出声,  “阿爹可知为何又那道和离圣旨?”

        沈岁寒停住身,眉心皱紧,  “你与为父实说,  漠北一载,你与淮安王究竟是如何过的。”

        在问出那句话前,  沈瑜卿料想阿爹会有所怀疑,却不知就这么直白地问出话。

        “绾绾不瞒阿爹,  我与淮安王已做了夫妻。”沈瑜卿含声道。

        两人已进了正厅,  禀退仆从,厅内只余他二人。

        沈岁寒看着她,面沉了又沉,  “是那混账强迫的你?”

        沈瑜卿心里惊于父亲竟然会如此形容魏砚,她未离府时也没听闻父亲与魏砚有什么愁怨,为何此次回京,  却好像有深仇大恨,  积怨已深的模样。

        “阿爹误会了,  魏砚不曾强迫于我,绾绾亦是自愿。”沈瑜卿面上看不出什么,像是在说一件寻常事。

        已从魏砚口中得知了此事,但再从自家女儿口中说一番,沈岁寒听了依旧有怒气。

        “当真非他不可?”

        “绾绾心悦魏砚,也只会嫁他一人。”沈瑜卿不卑不吭。

        沈岁寒脸色铁青,何曾见过捧在掌心的宝贝这样只是为了一个男人,就算是当初的行严也不曾让她这般过。若她知道当年事的真相该会如何。

        诚然,昨夜他见到魏砚,确实与当年的三皇子有了几许差别,多了股隐忍沉浮在,为人又品行端正,心意诚恳,是个可信之人。再者昨夜也同过去做了一个了断,虽然他终究是没下得去手。

        “你阿娘身子不好,禁不得折腾,若是他肯永远留在上京,我便点头这桩婚事。”沈岁寒叹息道。如今这不是他能否阻拦的事了,自家孩子的脾性他清楚,认定了一件事八匹马都拉不回来。她一心在魏砚身上,若是他现在道出当年真相,只怕受伤的还是她。

        好在魏砚有几分血性,敢作敢当,若无昨夜请罪之事,他说什么都不会同意。

        …

        三皇子魏砚重回上京事传开,一年前昭和帝就已在城南修建了淮安王府,当时他便笃定这个儿子会回上京。如今人果然回来,天家之子又怎能时常住在驿站。

        昭和帝翌日就吩咐人备了轿辇迎三皇子魏砚回府。

        护卫仆从已列在了驿站外,宋福德手捧圣旨入门上了二楼。

        为免惊扰,驿站内食客都请了出去,宋福德轻车熟路到门外,躬身含笑,“王爷,奴才迎您回府。”

        魏砚旧伤未愈,斜靠在榻里,手中把玩着刀环上的同心结。黑眸漆漆,眼里并没有笑。

        他已和沈岁寒了了当年之事,但怕想要娶她是不再那么容易了。

        “王爷?”屋外宋福德迟疑出声。

        来之前他特意问过驿站跑堂的伙计,王爷一日没出去,此时就在屋内,也不知为何没一点动静传出来。

        宋福德唤了几声后,门终于从里面打开了。

        “王爷,奴才迎您回府。”宋福德捧着怀里圣旨奉上,面挂笑着道。

        魏砚胡服革靴站在门里,眼底深了深,“不必费力气了,本王这些日子都会住在驿站。”

        “哎呦,这可使不得啊,王爷,皇上可是早早就把淮安王府建好了,还选了一个最好的地界,光线足,风水好着呢。您金尊玉贵,哪能一直住在这么简陋的驿站里,身边又没有个仆从给您端茶送水,这怎了得。”宋福德跟崩豆子似的,连说了一串话。

        魏砚看他一眼,“此事本王心意已决,回去跟他说我既然已答应留在这,想做什么也不用不着他来束缚。”

        “这…”宋福德一句话没说出口,眼前的门砰的一声就合上了。

        宋福德无功而返。

        寝殿内

        昭和帝卧于榻内,神态倦怠,面色苍白,身形枯槁如骨,再无当年的健壮之姿。

        “皇上,如您所料,三皇子不愿住到新建府上。”宋福德进来回禀,手中捧着的圣旨还未展开。

        昭和帝虚弱地干咳两声,“不住就不住吧,左右日后他坐到这个位子,那府也用不到。”

        “皇上,您是九龙之身,有祥瑞庇佑,必能逢凶化吉。”宋福德恭敬垂首。

        “你不必糊弄朕。”昭和帝闭了闭眼,“朕做了这些不愧对列祖列宗,只是怕到黄泉之下无颜面见她。”

        她是谁,两人心知肚明。

        宋福德不语。

        昭和帝问道:“你是不是也恨朕,觉得朕无情无义,亦是该死。”

        宋福德扑通一声跪到地上,叩首,“奴才不敢。”

        “你不必这样,朕心知你忍辱到现在就是为了老三,亦是她的儿子。朕也知道她走时谁都不见,只把你叫进了内殿。”提起旧事,昭和帝又一阵猛咳。

        “当年…当年朕亲手杀了她腹中的孩子,她不愿见朕,晨曦宫的宫门没一刻是开着的。能陪着她的人只有你。朕当时日夜都想杀了你们,可是朕一想到初见她那一面,朕就狠不下心。”

        “皇上,您累了,该歇息了。”宋福德眼底郁色一闪而过,沉静道。

        昭和帝唇干涩,润了润,继续,“这么多年朕留着你都是因为行止。”

        “他是朕最疼爱的儿子,他的母亲也是朕最爱的女人,只是世事无常,才会走到今日。”

        宋福德出了寝殿,昭和帝睡去了,呼吸微弱,有病逝之兆。

        “干爹,药熬好了,您看什么时候送进去?”蓝瑞提着药小跑近前。

        宋福德瞥一眼,两手拍了拍袖上不存在的土,“扔了吧。以后也不用送了。”

        蓝瑞一愣,“干爹,不送药,皇上这病…”

        “咱家说不用送就不用送了。皇上福星高照,用不着这些无用的东西。”宋福德沉声。

        蓝瑞头皮发麻,垂头躬身退下。

        沿乾坤殿寝殿直走,绕过一道回廊就能看见一片百花的庭院。

        斯人已逝,如今百花凋零,再无人打理。

        宋福德挺直了腰入进庭院,身姿修正,虽不是挺拔如松,却也无一分方才的趋炎媚态。

        宫中人皆知此处是禁地,无一人敢踏足半步。昭和帝交给他口谕,让他打理庭院。宋福德自然明白用意。

        当年淑贵妃滑胎致死,却被隐瞒成轻生自尽,宫里每一人都是刽子手,都拿着那把刀在割着案板上的肉。

        若无昭和帝的暗意,那些人不可能这么大胆,生生逼死了她。到最后他又假惺惺的悲恸,借用他的恨一点点铲除宫里的党羽。

        现在人都死没了,就剩下最后一位了。

        宋福德展了屋中画,画中佳人如水婉约,如波生情,翩翩衣袖蝶蝶起舞,世间再无此佳人。

        “娘娘,等辅佐三皇子登基了,奴才就下去伺候您。”

        …

        沈瑜卿有些睡不着了。

        自阿爹点头她和魏砚的婚事,最开始的喜悦激动过后,细细想来,有些不寻常。

        阿爹为何会转变得这般快,只是因为她承认与魏砚有了夫妻之实?阿爹不是这样不通世故,迂腐顽固之人。那又会因为什么?沈瑜卿百思不得其解。

        待在家有五日了,不知魏砚的伤好了多少。

        阿爹给她禁了足,离不了府,见不到魏砚也不能将这件事告诉他。

        门外有人声传来,沈瑜卿敛下思绪让绿荷去开门。

        不一会儿听到熟悉的话,“绾绾这几日都闷在府里可是无趣了?”

        沈瑜卿忙起身过去迎,不经意蹙眉,“阿娘怎么过来了。”

        “怎么,阿娘我来不了你这?”王氏握着她的手笑。

        如今王氏的身子算是大好,面上有了血色,看上去有几分精神。

        “绾绾自然希望阿娘来的。只是阿娘您病才好不多久,禁不得折腾。”沈瑜卿扶她坐到榻里。

        王氏道:“我自己的身子骨自己还不清楚吗。倒是你,整日闷在府里可是要闷坏了。”

        沈瑜卿并没说话。

        王氏怜爱地看着她,“你父亲那边我去说,你出去想做什么便做什么,为娘不拦着。”

        这句话深想下意思就多了。沈瑜卿怔然片刻,开口,“阿爹是不是和你说了什么。”

        “你阿爹那倔脾气,半棒子打下去都不带吭一声,他能和我说什么。”王氏摸着她的头,“我养的孩子难道我还不了解?”

        “你前些日子说与淮安王之间无事我一时没多想就信了。只是这些日子你旁敲侧击的话,时不时借着由头出去我都看在眼里。起初还想你倒底在做什么,直到今日听说淮安王也到了上京。”

        “阿娘。”沈瑜卿抿了抿唇,“我与他的事你不反对吗?”

        “如何不反对?”王氏道,“你是我心头的肉,漠北那等苦寒之地你怎受得了?他若是再将你带走,我定然是不应的。不过若是留在上京,阿娘相信你的眼光。”

        “想做什么就去做,有阿娘给你挡着。”王氏最后笑笑。

        沈瑜卿扑到王氏怀里,声音闷闷的,“阿娘,你真好。”

        …

        日光热烈,望过去一片金黄耀眼。魏砚包下整个驿站,闲时不会有人靠近,街上来往的马车也少下,动静不自觉地放低,只怕扰到二楼内的淮安王。

        “不出王爷所料,宫里果然动手了。”

        一人自屋内躬身而立,面遮黑布,瞧不清相貌。

        魏砚指叩着案,“按我交代给你的做。”

        “是。”那人应下声,接着道,“属下按照王爷吩咐,将小朝王暗中送入上京了。”

        魏砚沉着眼,“隐蔽点,别把那些人惊动了。他们现在对着想杀的是我。”

        “属下遵命。”

        “嗯。”魏砚点点头。眉倏忽一凛,给他使了眼色。那人会意,直从小窗跳了下去。

        沈瑜卿戴着兜帽到了驿站二楼,环视了一圈,确定没人盯着后才抬手叩向房门。

        没两声,门自里面打开。

        魏砚站在她面前,低着头,半张脸对着日光,眼底是她的倒影。

        他似是早料到是她来了,手臂揽住她的腰。沈瑜卿脚步未动就被他拽到了屋里,扑入他的胸口,下巴撞到一块冷硬的衣料,咯得发疼。

        他手臂牢牢禁锢,抱得太紧了。

        沈瑜卿抬头,看清他的眼,“我近日出来不大方便。”

        魏砚低低一笑,“我每日都在想你。”

        沈瑜卿心口滞了滞,却故作漫不经心地转过脸,“想我做什么?”

        魏砚露出一抹痞笑,在她耳边道了三个字,沈瑜卿耳根顿时红了,有意推了推他,“我有正事找你。”

        “等会儿说。”他声音低哑,手抬起她的下巴,俯身吻了下来。


  (https://www.tiannaxs.com/tnw25196104/82700448.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