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嫁到漠北以后 > 第71章 刻骨

第71章 刻骨


彼时一行马车入了京城,  只跟了两名随侍直奔城西宅院。

        落脚后,车厢内出一紫袍少年,发束玉冠,  脚踩金靴,面目青涩中透着冷峻,  不似此时年纪的孩童所有的神态。

        “小朝王,王爷交代您先住在这几日,等时机到了再送您入宫。”侍奉的仆从置了木凳到马车下,躬身道。

        魏景踩住木凳下了马车,  眼环视一圈。此地界人少,  落的清净隐蔽。

        “三哥可说了何时来看我?”他拂袖往院内走,面色淡淡,有种不同寻常的沉稳。

        “王爷说此时小朝王安心住这,那些人眼睛都在王爷身上,  还不能将您暴露到面。”仆从恭敬地回。

        “三哥是是把我看作孩子了。”魏景到屋先解了外氅交给人挂到架上,伏案提了笔,  簌簌落下后折好信纸,  把口封上了。

        “交给三哥。”

        仆从接了信,躬身退出去,迎面阔袍山羊须的老者而入。仆从忙见礼,才缓步退出。

        “行止也是为了你着想,何故白白冤枉了他。”殷墟拂袖入内,  屋置了木椅,  他便随意入座。

        魏景含笑唤了声“外祖”,  又道,  “我自是知道三哥都是为了我着想,  步步安排算计,  定然不能有半分差错。可隐忍了十余载,又受外祖所教,我心智早不同于同龄少年,不会为三哥拖了后腿。”

        殷墟笑两声,“你跟行止小时候可真是一个样。”他追忆道,“若是嫣儿还活着,见到你这个小鬼头又该头疼了。你三哥打小可没少让嫣儿头疼。好在聪明机灵又嘴甜,如若不然,真不知嫣儿能否受得了他。”

        “我倒有些羡慕三哥。”魏景倒了盏茶水送到殷墟面前,“至少三哥像我这么大年纪母亲是在的。”

        殷墟回神,面色淡了,“景儿…”

        “外祖不必安慰我。”魏景道,“我亦知三哥数年艰辛,母亲这么做,都是为了让我活下去,他们都是为了我着想。”

        殷墟无声地看着他,这孩子自小早慧,学东西快,是可造之材。有野心有谋略才成帝王,他有心称帝,魏砚便给他铺了路。只是当年之事他始终耿耿于怀,也不知魏砚这么做究竟是对是错。

        …

        沈瑜卿面朝着外,被盖在身上,遮掩住下巴,只露出一双乌黑的眼珠。

        魏砚给她擦完身送水回来,似是口渴,到案后给自己倒了盏酒水仰头一口喝下。

        见她正看自己,晃了晃手中的杯盏,“喝吗?”

        他嘴角咧出一道弧,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仿佛在提醒方才的旖旎。

        沈瑜卿知他想什么,白一眼,“你自己喝吧。”背过身,被角掀开,露出颈后的一片雪白。

        魏砚盯着她的背看了会儿,将杯盏的酒全都饮尽了,用袖口拔掉嘴角的酒渍,大步走过去隔着她盖着的被抓住一只。

        “不是要和我说正事?说吧,什么事。”他嫌被太厚,直接伸了进去。

        沈瑜卿眼睫颤了颤,背后人已贴了过来,微醺的酒气浮在两人周围。

        “不做了,再过一会儿我还要回去。”沈瑜卿推他的手,他臂膀锢得紧,指腹只触到烫热紧实的肤。

        魏砚纵深状她,“下次什么时候来?”

        沈瑜卿眼晃了下,脚趾软蜷缩在一起,唇咬住,“阿爹管得严,我出来怕是不易。”

        他抱起她,放到自己怀中,手臂托住她,吻她的唇,“晚些走?”

        沈瑜卿呼出气,缓了缓才道:“至多日落,不能再晚了。”

        离日落还有一个时辰。

        魏砚埋头过去,沈瑜卿眼眸合了合,抱紧他的后颈。

        “我还有事要跟你说,你…”沈瑜卿话未说出口,细眉蹙紧,腰上大掌握住,将她使劲往下按。

        “漺吗?”

        沈瑜卿睡过去时,听到他在耳边低低地坏笑。

        再睁眼时已是半个时辰后。

        沈瑜卿伏在他臂里,他两手扣着她的腰身,指腹在她腰窝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戳着,似是找到什么乐子。

        “你做什么呢?”她一开口才觉出喉咙有多哑,又干又涩,难受得厉害。

        魏砚臂环住她的腰,“在想你什么时候能给我生孩子。”

        沈瑜卿面色顿时又红了,眼尾掉了泪珠也是红的,嘴硬着,“谁要给你生孩子。”

        “你不生谁生,难不成还要给我找别的女人?”魏砚在她嘴边啄了啄,“看不出来夫人这么大方。”

        沈瑜卿咬住唇,“我当真是有事才来找你。”

        “什么事?”他问出声。

        沈瑜卿缓声道:“阿爹已同意我们的婚事,阿娘看出我的心思,也准我来了。”

        魏砚送到里,黑眸盯住她一双眼,“你说真的?”

        “我骗你做什么?”沈瑜卿眼里像沁了水雾,肌肤犹如丹霞红润,终于忍不住再次哼出声。

        她轻缓下接着道:“但阿爹要求你要留在上京。阿娘身体不好,她也不同意我远嫁。”

        沈瑜卿抿了下唇,素白的手触到他古铜烫热的肤,“我听闻漠北有了人接管,你…”她轻轻道,“你可会留下?”

        魏砚黑眸漆漆,对上她犹如淡水的眼,手臂不禁收紧,“卿卿,我不属于这。”

        “那个位子我已经找到更适合的人接手。帝王之心非常人能有,我一生浪荡,打打杀杀惯了,不愿受那个位子束缚。”

        “所以你一定要走是吗?”沈瑜卿淡淡地问出声,眼里浓意退了,若无其事地问他。

        魏砚低着头看清她的眼,“等这件事了了我就会回去。”

        “你也知道我阿娘身体不好,阿爹很难放下对你的成见。”沈瑜卿敛了下眼,又轻轻抬起。

        魏砚薄唇抿住,下颌紧绷起。

        沈瑜卿眸动了下,“阿爹年岁大了,阿兄不在,能陪在阿娘身边的人只有我。阿娘只有一个,可我不也不是非要嫁你不可。”

        “什么意思。”魏砚脸上彻底没了笑。

        沈瑜卿拿开他的手,“魏砚,我们算了吧。”

        …

        回府时日暮彻底降下,绿荷新煮了米粥,端进屋朝案后看了眼,“小姐,天黑了,再看下去伤眼睛。”

        沈瑜卿手里握着书没什么精神,“母亲那边吃过药了?”

        绿荷不禁看了看她,“小姐忘了,您两刻前问过奴婢。”

        两刻前她进来端茶,小姐已问过她一回了。也不知小姐怎么了,自从回府就心不在焉,做什么都提不起精神。

        “想事罢了。”沈瑜卿敷衍了一句,起身径自去了屏风里,“端下去吧,我不想吃了。”

        绿荷诧异,发觉小姐定是遇到什么事了。

        出府是醒柳跟着,绿荷端了米粥出屋就去找了醒柳,绿荷在耳房找到醒柳。

        “小姐怎么了?我看小姐好似有了心事?”绿荷一连问了两句。

        醒柳依旧没什么多余神色,“小姐的事不是你我能够插手。”

        绿荷习惯了她这副冷淡的情绪,点头,“小姐自小主意正,确实你我插不上手。”

        夜深了,魏砚缠了她一日,身子本是极乏入夜却又睡不着了。

        沈瑜卿睁着眼静静地看向将燃的烛火,火光微亮,在黑夜中轻轻闪烁。

        她清楚自己心里有气,一时情急说出那句话,却也是出自她的本心。

        魏砚可以放弃上京一切回到漠北,可她有父母双亲尚在,是她唯一的亲人,不能割舍。

        …

        翌日王氏煮好粥到她屋里,沈瑜卿正在描妆,刚起不久。

        “绾绾,阿娘熬了你最爱吃的膏粥,快来尝尝。”王氏摆好饭食一一置到案上。

        沈瑜卿披好外衫,“阿娘,我不是叫你待在屋里养病,等我去看你就好了。”

        “我身体好多了,你别担心我。”王氏盛了两碗粥,放到她手旁,“尝尝,你小时候最爱吃了。以前阿娘不给你做,你就哭着闹着要吃呢。”

        沈瑜卿拿起调羹一勺一勺入了口,笑着点头。

        吃了一会儿,沈瑜卿拿帕子擦擦嘴角,“阿娘,我有件事想问你。”

        王氏觉出她面色有异,问,“何事?”

        沈瑜卿袖中的手轻轻握住,“如果我和要成亲的那个人相守异地,很久才能见到或者我离家后想回上京很难,你可会同意?”

        “你昨日去找了淮安王?”

        沈瑜卿故作自然地拿起调羹,点了下头。

        “他执意要回漠北?”王氏猜到又问了一句。

        沈瑜卿沉默,“阿娘,我应该早想到这种结果,他不属于这,他是山间的兽,本该奔驰于苍穹,怎会甘心困于囚笼。”

        “其实我回上京时是他送我回来,只不过漠北突然出了事最后是我先到了上京。在回来之前,我想好了该如何说服你和阿爹同意这桩婚事,也想好了他去护疆,我甘心在漠北和上京之间奔波。”

        王氏看着这个女儿,她最清楚她的脾性了,不会服输低头,能做到这般必是对淮安王用情极深了。

        “那现在呢?”王氏又问她。

        沈瑜卿眼睛干涩,若无其事地抚了抚眼尾,“我听闻皇上安排了人去漠北主事,那人武功策略都超于常人,值得信服的。昨日我跟魏砚说了这事,他依旧执意要走。”

        “阿娘,他或许本就没有那么心悦我。”沈瑜卿淡淡出声,也不知是在说给谁听。

        王氏过去心疼地抱住她,“世上男子之多,我的绾绾这么好,何愁找不到夫君。”

        沈瑜卿没再说话,眼慢慢垂下。

        …

        信很快传到魏砚手里,信纸展开,魏景的字迹尚且青涩,布局谋略却称得上是一个合格帝王。够心狠,够决绝,却也或许急迫,少了些该有的淡然在里。

        魏砚看完就将信纸烧了,眉眼低压,面上没有半分缓和,“外面人多眼杂,回去告诉他,不怕死想去哪就去哪。”

        仆从听了心口一跳,忙俯身应下离了驿站。王爷语气太过狠决,任是谁听了都忍不住害怕。

        …

        沈瑜卿梳好妆就出屋了。

        书院年考,她进学时绩效年年甲等,从无落在人后的时候。如今她离了书院,再度年考时她受邀做了先生。

        路算不得远,下马车时外面人已经很多了,她被送进里。

        今日正是晴空万里,第一年考是书画。

        沈瑜卿坐在屏风后等待人将画作送进来。

        半个时辰后,画作送到屋内,沈瑜卿正细细看着,外面突然一阵喧哗,接着有人走进来,“沈小姐,这些学生听说您做了年考先生,想观您画作一幅。”

        “请我?”沈瑜卿指了指自己。

        送信人道:“沈小姐放心,这些学生并无恶意,只是听说您画艺精湛,想亲眼目睹,若您不方便,我这就回绝了。”

        沈瑜卿思量片刻,“罢了,没什么不方便。”

        她拂袖起身,缓缓出了屏风。

        这年年考魏砚也受到邀约,他本是不愿来了,碍于魏印亲笔书信,他便应了一回,打算好只坐片刻就走。

        入门时就被停落的马车堵住了。书院内人群皆至,甚至有气他书院的学生闻声而来,里面不让进就堵到了外面。爬墙的爬墙,上树的上树。

        魏砚拧紧眉,携刀入内。围着的世家子尚未入朝,见他胡服束身的落拓模样,以为是看护的武夫,自然都没放在眼里,自顾说着话。

        “梁上那位兄台,你爬得高,可瞧见沈姑娘出来了?”底下一书生装扮的人喊。

        “出来了出来了,正提笔作画。”

        魏砚耳微动,眼不禁朝里看去,脚下步子加快。

        守门不识人,横身拦住他。魏砚臂一抬,把怀里牌子随意亮到他眼前。

        仆从这才看清,慌慌张张地跪下身,“仆眼拙,竟没认出是王爷。”

        魏砚没理睬,阔步进了去。

        场上人群团团围住,看不清里,只能听到人说话声,“沈姑娘果然是年年的甲等,画作意境绝不是你我能够留下的。”

        “是了。”另一人接道,“沈姑娘不仅擅画也擅骑射,若是能娶沈姑娘为妻,不知是哪辈子修来的福气。”

        一人放低声,“谭兄忘了,前不久皇上刚下旨沈姑娘与淮安王和离,已是嫁过人的妇人,谭兄何必捧到这么高。”

        “你懂什么。”那人怒斥,“沈姑娘妙手丹心,愿求一知己何故关心她是否嫁过人。实不相瞒,我早有此意到沈府求娶了。”

        魏砚脸一瞬黑下,看向台上被围着的女人,磨了磨牙根,提刀走去了隐蔽处。

        一作画完,耗费沈瑜卿大半个时辰。她画的是漠北残阳剑花图。一剑问天,残阳如血,便是漠北将士的一生。

        上午过去比了两场,沈瑜卿离开书院回府休息。

        进马车刚掀开帘,里侧伸出一只手将她拽了进去。

        沈瑜卿心口砰跳,踉踉跄跄跌到那人怀里。他抱住她的腰,细细密密地吻着她的唇,她的颈。落下之处是轻灼烫热,如生了一团火。

        她认出是谁,起初还在推他,到后来便放弃了。

        魏砚亲了许久,目光凝在她脸上,吐出灼热的气,“我们真的就这样算了?”

        沈瑜卿眸一动,看向他的脸又慢慢转开,垂着眼没说什么。

        “沈瑜卿。”他很快叫住她。

        沈瑜卿抿了抿唇,听出他声音的不寻常。她眼一动,就能看清他黑沉的双眸。

        他扯了下嘴角,低哑着声道:“我只有你了。”

        沈瑜卿心口抽动了下,像是被人狠狠地揪着,闷痛得喘不过气。

        “我答应你不回去。”魏砚抱住她,手牢牢扣着,手臂的青筋都凸了出来。

        沈瑜卿心里跳得越发快了,她看向他,“你说什么?”

        “我不回漠北,后面的事很快处理好。”魏砚缓缓开口,“再过几日我去见你的父亲。”

        …

        自那日回府后沈瑜卿愈发喜出神了。绿荷几次端饭菜进来都见到小姐心不在焉的模样。

        赶至入冬,将有一场番国朝贡。朝贡往年都是大事,但凡五品官职以上的官员及其家眷都要前去。

        王氏早备好了衣裳拿过去,就见自己女儿心神不在的模样。

        沈瑜卿随意挑选了件衣裳便没再说话了。

        王氏又看了她几眼,叹息地摇摇头。

        过了几日,沈瑜卿上马车再去了驿站。

        去时早,魏砚沐浴完,听闻是她来,只裹了大巾,大大咧咧地开门,正要调笑几句,人忽然扑到他怀里,他低头,她踮起脚吻他的唇。

        魏砚觉出不寻常,没多问,揽住她的腰回应。渐渐他占了上风,沈瑜卿被他揉得双颊通红,她呼着气,一如既往地淡然,“我想过了,我不该束缚着你。你是漠北的鹰,上京不应该成为关押你的囚笼。”

        魏砚黑眸盯住她,“你说什么?”

        沈瑜卿亲了亲他的薄唇,“就算世上没有人理解你,没有人支持我们的婚事,我也愿意陪你走下去。”

        魏砚心头一热,体内热血奔涌,他手臂抱紧,轻吻住她的额,“你不能再后悔了。”

        “不会的,没有人比你更好。”沈瑜卿回应着。

        他揽住她的腰,眼眸深深,一寸寸往下,沈瑜卿呼吸越来越急,无力支撑,抵住门边,细眉蹙得愈紧。

        直到他站起身,沈瑜卿被他搂在怀里,她轻轻启唇,似是无意道:“我离家时借着与表姊一同出门的由头,和阿娘说过今夜不回去了。”

        “想成这样?”魏砚嘴角咧开,一脸的坏。

        沈瑜卿嗔他一眼,“我只说了今夜不会回去,又没说会留在你这,你得意什么?”

        “不留在这想去哪,都软得站不起来了还嘴硬。”魏砚戳她一下,沈瑜卿想躲被他扣紧,“我会在上京留下许久,等将你风光娶了,我们就住进府里。”

        “嗯。”沈瑜卿启唇,也不知是在应声,还是被他折腾得下意识的动静。


  (https://www.tiannaxs.com/tnw25196104/82625157.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