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嫁到漠北以后 > 第72章 心上

第72章 心上


她当初说算了的时候有多无情,  现下软在他怀里时就有多乖顺。

        魏砚掖紧了被子起身穿衣,沈瑜卿趴在榻上,听到动静低声半掀起眼看他,  嘴里呢喃了句,“你去哪?”

        声音细,软绵绵的没有力气。

        魏砚手系着腰间革带,束得一丝不苟,  哪里还见半分方才的浪荡模样。他眼里挂笑,  一双漆黑的眸沉沉盯向她,俯身到榻边亲她的月匈月甫,  “去见个人。”

        “谁呀?”沈瑜卿撑起眼皮,  乌黑的眼珠盛着水光。

        魏砚含住她的唇,  “一个男人。”

        沈瑜卿眼弯了弯,故作不在乎道:“我又没问你这个。”

        “跟你说说。”魏砚离开些距离,  鼻梁抵着她,  呼吸缠在一起,  她身上还有他的气息。

        他接着道:“我很快就回来。”

        沈瑜卿咬了下唇,在他又要亲下时,倏忽拉扯盖着被遮住整个人,  将他挡在外面。

        “  谁管你什么时候回来。”

        魏砚眯了眯眼,嘴边带笑,有意将手伸进去揉了一把才站起身。

        整好衣袍他最后向里看了眼,转身推门出去了。

        沈瑜卿拉下被角,目光定定看向关严的门,  记起他回她时刻意说是一个男人。唇角不禁扬起,  翻过身背对着门,  心想是男是女她又不在乎。

        …

        深夜寂寂,  魏砚隐于暗中去了城西宅院。

        在门外叩了两声,里仆从很快开了门。

        “王爷,小朝王在正厅等您。”仆从躬身迎进去。

        这处宅子是魏砚在京时的私宅,很少有人知道。将魏景安置在这他也算放心。

        魏景听闻人声已先出来了,见到院外走进的人心潮翻涌,像是被人掐住堵得发疼,“三哥!”

        他先唤了一声,躬身做礼。

        魏砚沉着眉,薄唇抿了下,掌拍拍他的后背,“外祖说你颇有天赋心智,怎的一见我还这般浮躁。”

        兄弟两人有数年没见了,魏砚本就大他十余岁,魏景自幼从外祖口中得知兄长事迹,自是佩服万分。他又不甘困在弹丸之地,听闻朝中危急,才主动请柬要兄长辅佐做下一任帝王。魏景对魏砚既敬服又暗自决心做兄长那样的人。

        “数载不见,景儿想念三哥了,现下见到兄长自是心喜激动。”魏景站直身,尚且少年,与魏砚这样的成熟男子站在一起,身形显得单薄。

        魏砚放下手先行进屋,“你既然做了这个决定,我会给你踏平眼前的路,但日后还要你自己走。”

        “景儿明白。”魏景跟在他身后,“朝廷腐败,法度尽失。大昭内都是走投无门的寒门子弟,世家把握命脉盘根错节,根深蒂固,景儿读了这些年书心有抱负,想像三哥一样除奸佞,斩小人,名垂史册。”

        两人入内后落座。

        魏砚心知自己这个弟弟与他不同。

        他不受束缚是草原的野兽,魏景就是有文人气,年纪虽小却有野心抱负。

        “上京没人见过你,也没人知道你的存在,近些日子先不要出去,等时机到了,我安排你入宫。”魏砚沉声道。

        魏景忍不住道:“三哥让我等何不如让我直接现身引蛇出洞?”

        “不用你引蛇,蛇已经出来了。”魏砚指骨敲着案,“这事我自由安排,你贸然行动只会坏事。”

        魏景心知兄长素来严苛,以前两人少有见面,兄长传信都是督促他课业之事。或许也因兄长数年在边关御敌的缘故,面相要比寻常男子凶煞些,看时让人畏惧。

        “景儿明白了。”魏景回道。

        “我来是为让你安心,你现在的行迹不能暴露,以后别再往驿站传信。”魏砚看向他。

        魏景垂下头,“三哥,景儿有一事想问三哥。”

        “何事?”魏砚道。

        魏景抬起眼,“景儿能否见到皇上?”

        魏砚眼眸微沉,“为何要见他。”

        “景儿时常思虑当年事若是换作我该会把母妃如何。宫中皇子不多,外祖在寒门中地位甚好,母妃若再产下一子更会受人嫉妒。而皇上又无扶持寒门之心,依赖士族,为得扶持才出此下策,做出这种事。”

        “但景儿若是皇上,不会为士族之力而打压寒门,虽不能铲除,但两相平衡,相互对峙却又不至于引起争乱才是主政之道。”

        “景儿想见皇上也存了私心,想告诉他当年的那个孩子没死,想问问他亲手杀了母妃后不后悔。”

        魏砚沉默一瞬,“他的病是有人迫害才卧床不起,愈加严重。”

        “三哥…”魏景诧异。

        魏砚接着道:“他心知害他的人是谁,却并未阻拦。”

        “三哥的意思,皇上已知道了那些人暗中的动作,那我们?”

        “他不知道你的存在。”魏砚说,“我留在上京,不论是宫内还是宫外的目标都会对向我。”

        “你现在只要待在这个宅院里等我的信。祖父我已安排了住处,在上京不会有事。”

        “三哥行事景儿自然放心。”魏景看了眼天色,“时候晚,三哥不如先在院子里歇息一夜。”

        “不必了。”魏砚站起身,记起走时跟她说的话,罕见地笑了笑,“还有人等我。”

        魏景眼里促狭,“三哥说的人可是女人?”

        魏砚没否认,“你的三嫂。”

        “啧。”魏景揶揄,“三哥可从没跟景儿提过,这么晚回去三嫂不会生气?”

        “毛都没长齐的黄毛小子懂什么。”魏砚大掌向他后脑拍去,魏景头一疼,捂住后脑勺,疼得龇牙,“三哥这样不知体贴人,也不知三嫂看上三哥哪点。”

        魏砚咧嘴一笑,“你小子怎么清楚我体不体贴人。”他拍着衣袖往出走,“见了你三嫂嘴甜点,敢说坏了一句,我可真会揍你。”

        “三哥还当我是小孩子。”魏景不服气,跟在后面。

        “老实待在这,眼前的路三哥帮你走。”魏砚回身,面色郑重地道了句。

        魏景肃下眼,躬身做军中礼,少年身形单薄,脊背却板正,声音青涩,眼中赤诚,“三哥永远是景儿的三哥,不论什么时候,这些年情义景儿都会记在心里。”

        …

        魏砚回时屋内的灯掌着,榻里没人。

        他眉皱了下,又朝案后看去。

        垂卷珠帘,细密如雨丝。

        魏砚一步一步走过去,抬臂掀帘,案后的女郎闻声也抬了眼。

        入目是她明亮的眸,嫣红的唇,再到她雪白的颈。靡颜腻理,涎玉沫珠,怕是世间再无此佳人。

        “你回来了。”沈瑜卿合起书,坐直身向他看去。

        魏砚视线还在她脸上,掀起帘进去了,“在看什么?”

        “你屋里看到的一本,随意翻了翻。”沈瑜卿扬了扬手中的册子,魏砚看清上面谈兵二字。是他昨日让人送来的书。许久没回京,不知民间有如此谈论兵法的异士。

        “看懂了?”魏砚从后背抱住她的腰,她着里衣只罩了一件外袍。

        沈瑜卿依在他胸口,实话实说,“只认得字,里面讲了什么看不懂。”

        魏砚被她这句话逗笑,亲了亲她的侧脸,握住她的手将书册重新翻了,“我教你?”

        “我学这个做什么。”沈瑜卿顺着他的动作翻开书却没什么兴趣。

        魏砚说:“兵者,诡道也。故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近而示之远,远而示之近。”

        “行军打仗就是一种出其不意之术,算计人心也是一种兵法,攻其无备,出其不意,学了没坏处。”

        沈瑜卿挑眉,“你教我算计人心?”

        魏砚眼眸不自觉垂下,看清她胸前雪白的肤,勾起唇,“你确实不用我教。”

        沈瑜卿不悦,偏过头推他的胸口,“你是说我心肠歹毒,精于算计了?”

        “我可没这没说。”

        书掉在地上没人管,魏砚手臂牢牢收紧,“不过你对我做过什么,自己应该都记得。”

        “我能对你做什么了。”沈瑜卿满不在乎地哼了声,“你不讲理。”

        魏砚低低地笑,“还要让我提醒你?”

        她眼神飘着不说话,魏砚继续,“你我二人未相熟时,你对我做那些似是而非的事,用轻淡的语气说的撩拨的话,都忘了?”

        “非要问起来,还不是你先对我做的下流事。”沈瑜卿记起那时,心口依旧堵着气。

        魏砚偏要她亲自说,“我做什么?”

        “你…”沈瑜卿倏的回头对上他的眼,看见其中坏意的痞笑,明白了,“你是故意的。”她咬住唇,从他怀中灵巧地出去, “时候不早,我有些困了。”

        魏砚站在原地,直起身看她袅娜离去的身影,嘴角咧开,手摸着革带暗扣在上面压了两下。

        她对他是愈发得轻快了。

        …

        天明时魏砚先起了,沈瑜卿睁开眼枕侧已没了人。

        她揉揉酸疼的腰,昨夜后半夜他又折腾了她,整夜没睡好实在不好受。

        门推开,外面人端了一碟粥进屋。沈瑜卿看过去时,眼前落下了一道高大人影。

        他束着发,革带紧束着,衣着一丝不苟,丝毫看不出夜里的浪荡模样。

        “起来吃饭。”魏砚手抚到她腰下,揉捏着一瓣。

        沈瑜卿忍受不住,瞪他一眼,“你能不能别总发晴。”

        “还不是你在这。”魏砚叼住她的唇,手掌没停,“不起来等我喂?”

        “我等会儿回去,你别动了。”沈瑜卿呼着气,唇瓣咬紧。

        魏砚呼吸渐急,又揉了两把,最后不轻不重地拍了下,咬牙道:“别磨磨唧唧的,快起来。”

        他说完转身快走了。

        沈瑜卿拥着被子看他疾步离去的背影,竟有些想笑。

        回府时过了晌午,昨日她在家中打了招呼去沈瑜安处,第二日回没人问什么。

        许是她回京带了喜气,王氏身子大好,不用吃那么多药,气色也红润过来,应付些宴席都无碍了。

        自那日后沈瑜卿没再去找过魏砚,也没在家中提过魏砚的事。

        这日一早。沈瑜安就躲到沈瑜卿院里。

        “表姊,你若真心不喜欢,就同世伯说说,他不会不顾及你的感受。”沈瑜卿劝慰。

        沈瑜安没什么表情,“这次我父亲不会就这么算了。”她似是想到什么,道,“嫁谁不是嫁,没遇到真心的人,嫁谁都一样。”

        沈瑜卿觉出不寻常,记起魏砚受伤那日就是大皇子和表姊牵线带她去的酒馆。

        “表姊,你和大皇子怎么回事?”沈瑜卿问。

        沈瑜安脸上看不出异样,“故人罢了,我与他能有什么事。”

        “你知道的,我自小就说过绝不嫁有妾室有正妻的男子。”

        沈瑜卿回想一遍,确实如她所说,可却又觉出不同。

        到了沈瑜安被仆从请了回去,她没办法,拉着沈瑜卿一起走了。

        相看的地方在城中光音寺后山。

        到后山见到那位男子,沈瑜卿自觉避开,留下沈瑜安二人。

        光音寺是上京第一佛寺,寺庙建广,沈瑜卿绕了绕,眼前就见了一人,“小酒儿。”

        沈瑜卿抬眼,怔了下福礼,“先生。”

        行严笑道:“你我之间不必这般客气。”

        “若是从前也就罢了,但如今先生与我没了婚约,四周人多眼杂,总要避嫌才是。”沈瑜卿淡淡道。

        前几次都是因为叫魏砚撞见她和行严同在一处才会惹得他不快。她不禁疑心先生是否有意为之。

        沈瑜卿说得决然,行严脸上看不出什么,淡笑,“小酒儿说的是,这只有一处出口,你先出去,我等会儿再走。”

        行严徐徐道。

        沈瑜卿面色讪然,“多谢先生了。”

        …

        沈瑜安与相看的人并未处多久就自己先找借口走了。

        没过多远,看见远处高草淹没人。她心里过了一遍,缓步走去。

        “大皇子怎会到这来?”沈瑜安早就看出是他,这荒上野岭的地,他不便走,难以想象他为什么会来这个地方。

        “我约了人在等他,沈姑娘又怎么会在这?”魏印道。

        沈瑜安水眸微动,“你当真不知我为何会在这?”

        “沈姑娘说笑了,我怎么会知道。”

        “魏印,你当真对我无半分情义吗?”沈瑜安垂在身侧的手掐白了指尖,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了,只等待他一句话。

        寒风浮动,已是深秋,这风就显得刺骨。

        魏印眼眸垂下,敛去其中眸色,缓缓掀起时平静的仿佛波光的湖面。

        “沈姑娘应该知道我府中有一房侧室,我已有打算抬她做皇妃了。”

        沈瑜安眼神一晃,不禁踉跄了下。

        魏印的手轻动,终究是没伸出去。

        “是我活该。”沈瑜安眼里含了泪,正要开口,方才相看的男子走了回来,“沈小姐,我刚看见你的帕子掉了。”

        “谢谢公子。”沈瑜安又笑了,很快收拾好情绪,仿佛方才就是一场幻觉。

        “这路我有些忘了,不如公子带我回去?”她问着,手拽了拽男子的衣角。

        那人惊喜地盯向自己的衣摆,“正巧我知怎么回去,我带沈姑娘。”

        沈瑜安最后瞄了木椅上的人一眼,他没看她,甚至余光都没在她身上。

        是够可笑的,她最可笑了。沈瑜安顿觉索然无味,还有什么好试探,她堂堂名门贵女,又不只缺魏印一个男人。

        沈瑜安离开后,侍从拿着外氅姗姗来迟,远远见到大皇子以帕捂嘴,一声一声地猛咳。

        侍从急切地先将外氅罩了,“您这又是何苦,分明病了还要来这看沈小姐一眼。您不说清楚,沈小姐是不会领情的。”

        “我不需要她领情。”魏印抬手,“走吧。”

        “您不是要等沈小姐?”仆从疑问。

        “她已经走了。”

        …

        魏砚回驿站发现门前多了一辆马车,无金玉镶嵌,在奢靡的上京城中反而显得独树一帜。

        他多看两眼,马车掀帘里就出来一人。

        身着白玉雕羽长袍,脚踩银线鹿顶云靴,长眉斜直,面容如玉,唇不薄不厚,有红润之感。

        魏砚是从上京军营回来的,手里的刀还未别入腰间,横刀稳稳握住,黑眸沉沉不善。

        “下官见过淮安王。”行严先做礼。

        魏砚压了压刀柄,只抬一下下巴算是应声了。

        “何事?”他问。

        行严不卑不吭地继续,“下官想有些话王爷应当不想让街上的人都听到。”

        魏砚看他一瞬,甫转过身,阔步走进屋里,“进来。”

        上了二楼客房,魏砚推门进屋,随意将佩刀扔到案上,拿过帕子擦净脸上一路的灰尘。

        “王爷应当知道我来这是为了谁。”行严淡然地开口。

        门关了,隔绝掉人声。

        “你想说什么。”魏砚坐到案后,漫不经心地曲起腿,旁侧就是他刚搁置下的刀。

        “小酒儿应该告诉过王爷了,我与她自小一同长大,她将我当年兄长看待。在那次大水后,我救了她,我们就相许了终生。”行严不徐不疾地开口,诉说他们曾经过往。

        自然这些魏砚都清楚了。

        他又看了眼行严,忽而咧嘴一笑,“自小长大的情分?”

        行严坐在他对案,脸色无波,没回答他。

        魏砚拨弄刀柄的环,黑眸隐有深意戾色,勾着嘴角,“自小长大的情分算个屁!”

        行严袖中的双手渐渐握紧,“王爷就这么断定小酒儿会为了你而背弃我吗?不论是以前她兄长不在,还是后来我们共同研制解药,我与她之间不只是师生情谊。”

        魏砚不耐烦地解开系领的两颗扣,听他说完,开口,“你觉得我会在乎?”

        行严一怔,没想到他会说出这里话。

        魏砚声音低沉,看着他,眉眼锐利压下,“这些日子你耍的那些小伎俩我一清二楚,我不去管,因为我相信你们之间的事她会处理好。”

        “只要她心上有我,任何人在我这都毫无威慑。”


  (https://www.tiannaxs.com/tnw25196104/82625156.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