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嫁到漠北以后 > 第73章 孤兽

第73章 孤兽


月色深深,  一辆马车在街头辘辘而行。

        行严从袖中拿出信纸,是当初秦七自漠北传的信。信上说他当时在城外偶遇小酒儿和一胡服男子,觉出两人关系并不如小酒儿说的那般简单。

        自然是不简单,依照时间推算,  那时两人应相处许久了。行严猜不到皇上让小酒儿嫁到漠北的意思。大昭皇室凋敝,  当今有意愿传位淮安王,  既然笃定小酒儿能把魏砚带回京,  那么两人之间必定有难以割断的联系。

        行严收好信,吩咐人快些驾马。

        …

        番国朝贡,自大昭建朝后就是年纪要事。

        而今昭和帝患病,  为皇上龙体着想,朝贡当日只设了卷帘横榻,主持一事交给了魏砚。

        每年的朝贡宫中令无要事患病的世家官员必须携其家眷入宫。王氏病好了许多,  沈瑜卿担心在宫中出了意外,  让王氏在府中养病,自己登车去了。

        入宫要过两条长街,  沈瑜卿坐在马车内心口有些许慌乱,总觉这日不寻常,  却又说不上来是因何。

        宫门外华车而入的都是王侯贵胄,宫人在门前等待贵主,恭敬地迎入宫中。

        南嘉和来得早,方一下马车就看到那抹靛青人影。她仔细瞧过去,多看了两眼,确实没认错人。抬手对引入的宫人挥了挥让她退下,  自己抬步就朝着远处的人走去了。

        “沈小姐,  王爷交代奴婢先带您去一个地方。”宫女低着声,  四下看了眼,  确定无人注意这面才从袖中拿出一块衣角,沈瑜卿认出是魏砚胡服的一处,打量她几眼,确定后点头要跟她走。

        “沈小姐。”自不远走来一人,声音清淡,带着点得意。

        沈瑜卿抬眼,看清了那人是谁。

        一旁小宫女先做了礼,“奴婢见过嘉禾郡主。”

        沈瑜卿是尚书之女,无封衔,如今明面又与魏砚和离,品阶要比南嘉和低,自然也是要见礼。

        此前她只听说过嘉禾郡主的名号,从未见过其人,原来当日的女郎就是当朝长公主的女儿。

        当朝长公主并非太后亲子,是当年从殷家族内抱养过来的。生母早逝,家中无依无靠,太后念其可怜就把小女儿抱到身边抚养,长大后许配一门亲事。

        不久后长公主有孕,入宫求太后赐了嘉禾封号。算来淑贵妃亦是殷家人,怪不得魏砚说南嘉和的母亲与淑贵妃有姻亲。想想有多少年了,早就是出了五服的亲戚,淑贵妃有意撮合二人也不意外。

        沈瑜卿规矩地做礼。

        南嘉和没先让她起来,故意过了会儿才开口,“起来吧。”

        知是她刁难,沈瑜卿面上没有表情,看不出什么。

        “我也是前不久才回来,刚回京就听说三哥哥与你和离了。”南嘉和笑两声,“真是世事无常。”

        初见之时沈瑜卿就有明了她的脾性,如今能说出这话不足为奇。

        “臣女还有事,先走了。”沈瑜卿略一福身将要跟宫女走了,南嘉和忽然拦住,“听闻沈夫人病了,你不在府中侍奉尽孝,跑来宫宴做什么,莫非还对我三哥哥余情未了?”

        沈瑜卿失了耐心,脸色淡下去,“我与淮安王之事自有皇上定夺。郡主若执意插手相问恐违了圣意。”

        “你…”南嘉和指着她,气得脸色青白,“沈瑜卿,你好大的胆子,敢对本郡主这么说话!”

        服侍的宫人见到南嘉和动怒已吓得跪到地上请求饶命。

        沈瑜卿看她一眼,淡淡笑道:“我只是按照皇上意思罢了,难不成依照圣意就是冒犯郡主了?”

        南嘉和没料想她嘴上功夫竟然这般厉害,再说下去她还不得给自己扣一个欺君罔上的帽子。

        “你记住今日的话。”

        沈瑜卿扬唇福身,“恭送郡主。”

        南嘉和气哄哄地离开,身后跟着随从来的侍女。

        “都起来吧。”沈瑜卿对周围跪着的宫人道。

        领行的小宫女看了看沈瑜卿,悄下声,“沈小姐,您大约不了解嘉禾郡主的脾性。”

        “她如何跟我无关,既犯了我,我亦没必要谦让她。”沈瑜卿道。

        她清楚现下局势,长公主名号好听,可太后一走,无人撑腰,权势最大的也就是魏砚了。

        沈瑜卿心是有几分气愤,都是他惹出的祸事,分明是他的风流债,却都要找她来说话,这算哪门子事。

        宫女引沈瑜卿到了琅庭曲园,是正和殿一处假山角亭。

        去了园,小宫女不知何时退下了。

        沈瑜卿独自往里走,湖心亭四角朝天犹如飞翼,亭下曲水朗朗而走,面上波光动荡,天边雾霞,美得惊心动魄。

        她不禁看出了神,腰上一重,身后的男人抱住了她的腰,坚实的胸膛贴到她的背脊。

        “我以前每逢这个时候都喜欢一个人到这。”他沉笑道,“母妃说我自小蛮横,自从发现宫中这处便不许再让旁人过来,谁偷偷入内我就揍他。”

        沈瑜卿眼眸一瞬的笑意,轻下声,“像是你能做出的事。”

        魏砚“啧”了一声,大掌隔着厚重的外衣扣住她的月匈月甫收拢,“等天暖和了,我们试试在这。”

        “不要脸。”沈瑜卿低哼了声,“谁要跟你试。”

        魏砚亲她的发顶,似笑非笑,在她耳边低语。

        “去找你的好妹妹吧,我可没时间陪你,我们现在又没什么关系。”沈瑜卿眼眸轻动,撇撇嘴。

        魏砚听出她的暗意,问,“什么意思?谁是我的好妹妹?”

        “你还想有几个妹妹。”沈瑜卿白他一眼,想推开他却又被箍得紧动弹不得。

        魏砚心里掠了下,明白,“你在宫里遇到南嘉和了?”

        沈瑜卿心想他倒是说得轻松,推开他的手,没说什么转身要出去了。

        魏砚盯住她离开的人影,嘴角不禁咧了下,“昨夜那个书呆子到驿站见我了。”

        话音方落,沈瑜卿停住了步子,她怔然,转身看过去,“他与你说了什么?”

        魏砚嘴边有笑,故作无所谓道:“他与我说了你们自小长大的情分。”

        他见她不说话,继续道:“我竟不知你与他以前情义这般厚重,倒是我在这反而多余了。”

        沈瑜卿觉出他话里话外的刻意,想当初离京时的情形,前途未卜,她与行严又许定了终生,他本就是多出来的那一个。

        她原本想说一句气话的,但见他站在亭内散漫又认真,记起那日他在马车里跟她说“我只有你了”时的情形。

        原本在漠北放荡不羁的人到了上京却收敛许多,知他是因为什么,沈瑜卿眼移开,没说话。

        “你叫我到这有事吗?”她启唇开口。

        魏砚走至她面前,手臂半搂着人,面上没了笑,语气认真,“今日朝贡不同以往,在席上坐着别乱跑。”

        他眼低沉地看向她,是极为郑重了。

        这几日上京暗潮涌动她不在朝中不知,但每见父亲回府时的面色也知是有大事发生。

        沈瑜卿没多问,点了下头。

        魏砚抬手拂去她耳边碎发,深邃的眼神落在她脸上,蓦地低下头,手捧着她的脸骤然亲下来。

        呼吸缠在一起,沈瑜卿眼睫颤了颤,没躲,试着回应他。他压得重,似是恨不得将所有力都压过去。

        耳铛晃动,一张脸绯红如霞,沈瑜卿渐渐没有力气了,唇瓣被他揉得娇嫩艳丽仿佛新开的花。

        她一双眸子犹如水光晃动,眼里都是他。

        “活了二十余年从未这般快活过。”魏砚嘴角勾着,还捧着她的脸,意有所指道。

        烫热的呼吸相绕,沈瑜卿抿了下唇,不想理他的孟浪。

        “你先走,我去处理些事。”魏砚蹭着她的脸,又蜻蜓点水般亲了亲她的唇才彻底离开。

        沈瑜卿最后看一眼他,轻“嗯”一声,离开了。

        魏砚现在原地,看她离去的身影。

        等事了了,他就风风光光地娶她入府。

        …

        引路的宫女等在殿外,见贵人出来并未多问,只低头带路。

        回时走了原来的路,沈瑜卿兀自出神想今日会出什么事,皇上昭魏砚回京是想传位给他,而魏砚是要回漠北,那这个皇位必要有人接手。

        大昭皇室凋敝,大皇子双腿残疾不能上位,而二皇子不学无术,胸无城府,皇上更不可能将皇位给他。这么一算只剩下魏砚了,他又从哪再找出皇室上位的人?

        沈瑜卿蹙眉,有些想不通。

        绕过一道回廊,小宫女忽又停住了身。

        沈瑜卿回神看去,淡淡地垂下眼,福礼,“臣女见过二皇子。”

        大昭二皇子魏赫是皇后宫中洗脚婢所生,出身卑贱,幼时时常遭受白眼,到如今还未成家,整日沉迷酒色。

        沈瑜卿福过礼就要走了,他挡身拦住,吊着眼尾细细盯她看。

        “臣女有事,不便多留。”沈瑜卿冷淡道。

        “你是沈家幺女?”魏赫笑着打量她。

        沈瑜卿没回他。

        魏赫自顾自道:“看来就是了。”

        “父皇给你和三弟赐下婚事,又让你二人和离可真是有意思。”魏赫慢悠悠道,“沈姑娘既然嫁了三弟又和离,不如看看我怎样?我会体贴人,自然不比三弟那个莽夫差。”

        沈瑜卿向后退了一步,“二皇子说笑了。”

        “没跟你开玩笑。”魏赫逼近她,手就要挑起她的下巴,远处忽传一道声,“沈小姐。”

        魏赫一顿,眼眯着向那人看去。

        沈瑜卿避开他转身,见到过来的人亦是一怔。

        来人正是乾坤殿的掌印大太监宋福德。

        宋福德快步到两人面前先做礼,像是没看到先前发生什么,对沈瑜卿恭敬道:“沈小姐,王爷怕您走错了路,特意吩咐奴才来带您。”

        魏赫冷哼一声,嘲讽,“宋公公来得可真是时候。”

        宋福德笑,“二皇子这话说的正是,皇上的意思咱们都明白,在这节骨眼上咱们不能把王爷得罪了不是?”

        “沈小姐与王爷有夫妻情分,若是老奴一个没看住,叫哪条狗欺辱了去,届时咱们都不好交代。”

        “你个狗奴才,你骂谁是狗?”魏赫怒极,一时冲动真要抬脚踹过去。

        “二皇子,宋公公只是比方,你何必动怒承认了自己。”沈瑜卿接道。

        魏赫咬咬牙,眼死盯着她。

        在皇上没赐婚时,魏赫从未注意过这个沈家幺女,而今见了人才知自己以前那些女人都不及她半分神韵。魏赫心里气急,只恨自己出身卑贱,虽是皇子,可至今都没高门女愿意嫁他。

        “王爷,容老奴再多嘴一句。时局生变,谁都料想不到来日。既已如此,何不顺其自然,否则白白招惹了,到头来倒霉的还是自己。”宋福德道。

        魏赫心里有考量,使劲甩了甩袖转身就走了。

        人影远去,沈瑜卿缓缓呼出口气,“今日多谢公公。”

        宋福德扶她,“沈小姐不必多礼,是王爷不放心您一人在宫里才叫老奴来护着您。”

        沈瑜卿心头涌出一股异样,她压住了,应了句声跟随宫人去了正殿。

        …

        宫宴伊始,各朝觐见。

        大昭建朝已久,番国朝贡早已不是一两回了。

        朝臣先落了座,沈瑜卿寻到座位,看到两侧的人。

        沈瑜安一喜,“绾绾,你怎的才来?”

        她今日从家是随母亲而来,本以为沈瑜卿早就到了,不成想自己坐了许久才看到她。

        沈瑜卿没提来时发生的事,提唇笑了下,“被事耽搁了。”

        看出她不想说缘由沈瑜安没多问,脸上笑着,“绾绾快些坐下尝尝这梅子酒,也不知是从何处来的,比以往都要好喝。”

        沈瑜卿碰了碰杯盏,“表姊又这样了,皇上没到就先饮了酒,等回时仔细姑母责罚。”

        “又没人看见母亲怎会知道,知道了又如何?绾绾不必管她。”遂倒了一盏仰头喝下。

        沈瑜卿笑了笑没再多说。

        半个时辰后,殿内朝臣坐满,宫门打开,先进两执灯太监,紧接着从后走出一道明黄身影。

        昭和帝面目肃然,发鬓玉冠而束,鎏金珠帘遮面,挡住威仪面容。

        众人齐齐做礼,昭和帝令下落座。

        沈瑜安悄声,“听闻皇上病重,如今瞧着,倒是硬朗无事。”

        沈瑜卿眉心微蹙,只怕情状并未那么乐观,面上难以看出,但仔细注视,昭和帝分明在强撑,过了这回朝贡,病重应是愈发厉害了。

        昭和帝身后跟着魏砚,随之入了上座。

        沈瑜卿抬眼,撞上他看过来的视线,短短一瞬,她移开时看清了他嘴边挂着的笑。

        使臣觐见之后,殿内奏了乐曲歌舞。

        靡靡乐曲有使人沉沦的感觉,沈瑜卿以前一直不喜朝中的乐舞,心思不在这。

        过了半个时辰,歌舞退下,上首坐的人起了身,到殿内跪禀。

        “父皇,儿臣有一事想请求父皇做主。”魏赫徐徐道。

        “何事?”昭和帝声音稍起。

        沈瑜卿心口莫名一跳,想到方才回时,直觉魏赫所求之事与她有关。

        “儿臣想请求父皇做主,求娶沈尚书府幺女沈瑜卿。”魏赫掀眼,正向高位的魏砚看过去。

        顷刻间满座哗然,谁人不知沈家幺女是皇上曾许配给三皇子的女人,虽说二人已和离,但此时说这话也于理不合。

        沈瑜安离得近,气愤了句,“绾绾,他就是有意求娶你。如今三皇子得势,什么牛鬼蛇神都招惹上了。”

        沈瑜卿并未说话,手握着案上的酒盏。

        “二哥说这话可问过我了?”魏砚坐在上首,漫不经心地把玩手中的酒杯,掀起眼,面色不善,“二哥怕是消息晚了,不知我已向父皇提了求娶,再娶沈家幺女为妻。”

        “三弟是唬我的吧。”魏赫道,“三弟听我有意求娶沈家幺女,为了掩回自己的面子,才假装说早就提了此事。”

        魏砚冷笑,“魏赫,我有何必要唬你。”

        他是连二哥都不叫了。

        “父皇,你可看到了,魏砚狼子野心,他现在连兄弟情义都不顾,父皇怎能将皇位传给这样的人!”魏赫激动愤道。

        “你住口!”昭和帝猛咳几声,“朕早已赐下婚书,不日让他二人完婚。”

        “父皇,儿臣有哪一点比不上他魏砚。”魏赫面相扭曲,几乎是疯了一般。

        他受够了这样的日子,老皇帝在时他尚可以争一争,老皇帝不在,他连争的资格都没有。

        “来人,把这个孽障带下去!”昭和帝拍案道。

        殿内倏然走进一列甲兵,却不是要带魏赫离殿。甲兵腰上佩刀,是上京护城的守军。

        刀光闪出,殿内一时都乱了套。

        “都别动。”为首的人长刀一出,声音威慑。

        殿内人声慌乱,胆小的哭出声,一时不明白这是怎么了。

        紧跟着外面人进来,长眉鬓染,年迈之相看不出老态。他身侧护着一妇人,是后宫的刘贵妃。

        “皇上,刘贵妃有喜,太医断定是个儿子,请您退位让贤,皇位就给您这个儿子坐吧。”刘彦之先道。

        “荒唐!”昭和帝拍案怒声。

        刘彦之不卑不亢,“臣只是依照旧例行事,何来荒唐之说?”

        “殿内酒水已被加了软筋散,奉劝诸位不要动,说不好哪一杯里就是有毒的。”刘彦之眼直看向高坐的魏砚。

        沈瑜安听后,扣着喉咙干呕,手腕递到沈瑜卿面前,“绾绾,你快看看我有没有事。”

        沈瑜卿眼直注意着上首,刘彦之放药,只会给挡路的魏砚。

        魏砚无事般,淡然地站起身,“与耶律殷通信之人就是刘首辅吧。”

        刘彦之并未否认,“耶律殷那个废物,这么久都没把王爷除掉,留着也没用了。不过王爷算是回来晚了,这些年朝中早就被我布满了眼线,如今时机成熟,奉劝王爷主动传位于小皇帝,否则别怪老臣不客气。”

        魏砚笑,“刘首辅当真以为皇上会放任你在朝内肆意妄为,任由刘贵妃和别的男人珠胎暗结?”

        “本王在漠北这么多年,也并非不问世事,就在几日前,本王摸清了上京军营的底,刘首辅那些人现在应该在牢狱里关着了。”

        “你什么意思?”此时刘彦之明白过来,回想这一切的遗漏点,确实是太过顺利了。

        他本以为当年贸然离京的狂徒小儿能有什么本事,倒底是他掉以轻心。

        刘彦之被压入牢狱,宴席提前散去。

        宋福德要扶昭和帝回宫,魏砚吩咐下面站着的小太监过来,对宋福德道:“公公侍奉我母妃辛劳,是该回去颐养天年。”

        “三皇子,老奴…”宋福德心中咯噔一下。

        魏砚道:“那些药皇上并没吃,念在母妃情面,公公以前做过的事本王不会追究。”

        “三皇子,皇上害死您母妃,又害死了小皇子,您怎么能轻易放过。”宋福德不甘心。

        魏砚抬手让人将他带下去。

        乾坤殿内,昭和帝唇略张开,眼眸半合,呼吸浅浅微弱,已是风中残烛。

        魏砚守在榻边,黑眸漆冷,抬手用帕子擦掉他嘴角方才干呕出的污秽。

        昭和帝视线模糊,感受到身旁人的动作,微微一笑,“朕没想到这个时候陪在身边的人会是你。”

        魏砚没什么表情,将帕子扔到水盆里,拍拍手上的水。

        昭和帝知他对当年事耿耿于怀,笑意敛了,“朕近些日子总梦见你母妃。”

        “记得当年她入宫之时,她对朕笑,可那些笑意总入不了眼。朕一直知道,她不喜欢这,像你一样。”

        魏砚冷漠道:“最没有资格提我母妃的人就是你。”

        “这就是朕的报应。”昭和帝沉默了会儿,缓缓道,“朕这些年越发想她。”

        他忽而自嘲一笑,“死了也好,死了或许还能见她一面。”

        魏砚面色沉了沉,倏忽开口,“我母妃腹中的孩子还活着。”

        昭和帝微怔,眼里又出现了亮光。

        魏砚道:“当年母妃料到会出事,将孩子提前换了送到了外祖住处。”

        殿门打开,外走进一少年人影,气质青涩,眉眼与当年人有三分相像。

        …

        事情告一段落,五日后,昭和帝病逝,传位于四子魏景,引起满朝哗然。又因淮安王手段凌厉,震慑八方,无一人敢质疑魏景身份。

        服丧期满,上京步入寒冬,夜里霜雪遍地,放眼望去尽是皑皑一片。

        沈瑜卿昨夜便来了。

        自那日魏砚在殿上提起两人婚事时,回府后父亲态度显然不悦,却没再像从前般。

        昭和帝病逝,魏砚面上不显,该做什么做什么,但昨夜两人见到的第一面,沈瑜卿看见他眼里的沉默痛苦。

        入夜时两人合衣相拥在榻里,他掌心碰着她的脸,轻轻吻着她的额头,像是山林里舔舐伤口,汲取温暖的孤兽。

        沈瑜卿心口抽痛了下,埋在他怀中轻声,“魏砚,你还有我。”


  (https://www.tiannaxs.com/tnw25196104/82598669.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