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嫁到漠北以后 > 第76章 当年

第76章 当年


行严心中震惊,  压下心口的惧意,上京有王法在,他不相信魏砚会杀他。

        他咽了下喉咙道:“绾绾兄长是被你害死的,  我只想还她一个真相,  这有什么错?如今看来你也是知晓了这件事,既然如此,你还想瞒她到什么时候!”

        “那是我与她之间的事!”魏砚握刀的骨节咯咯作响,  双眸黑亮,隐隐透漏着凶煞狠戾,  “还不滚?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他眉心一凛,  长臂陡然抬起,刀刃直逼行严的脖颈而下。行严没料到他会真下狠手,双眼瞪大,  身子僵得竟动弹不得半分,  直看向落下的长刀。

        “住手!”

        刀身降落之时,一道清丽的声音传来,沈瑜卿张开手臂挡在行严身前,那刀只与她隔了半寸。

        魏砚手握紧刀柄,双目有几许赤红。

        屋内一时静下,  呼吸声可闻。

        沈瑜卿闭了闭眼,  月匈月甫起伏不停,  “先生,这是我和他之间的事,  请你离开。”

        “小酒儿,你…”行严还要说话,  那刀又离他近了,  魏砚咬着牙根,  “聋了吗?还不滚!”

        见他不动,魏砚高和一声,“来人,送客!”

        声音一抬,臂落了下来垂到身侧,刀随之扔到地上。

        铿锵声响,吓得人心尖发颤。他身上的煞气未退,目光足以摄人。

        行严不自觉后退了半步。

        推门进来两名甲卒,对魏砚躬身抱拳,直走向行严,二话不说托着他就出了屋。

        行严将要张口说话,嘴直接让人堵了一块破布,他只得呜呜开口,被人强押着出去了。最后一眼,他看到沈瑜卿背对着的身影。

        …

        “你有什么想说的?”沈瑜卿声音听不出异样,淡然地仿佛尚不知情一般。

        此时只剩下两个人,天幕降下,屋中昏暗了,仿佛天地间只有他二人。

        魏砚走到跟前,眼紧盯着她,漆黑的眸子幽暗若谷,他哑声,“后悔吗?”

        现在可后悔嫁给他。

        沈瑜卿垂在身侧的手握了握,指尖扎到皮肉里,好像没感觉到疼,“所以…”她眼睫颤了下,胸口越来越堵,“所以行严说的是真的?”

        “嗯。”魏砚面色依旧沉着,“都是真的。”

        沈瑜卿呼吸微滞,眼尾通红,眼眸泛着水光,“你可知道那是我最亲的兄长,可知道若没有行严我当初也险些死在那,可知道那场大水,会宛城死了多少无辜百姓。”

        “卿卿…”魏砚手抬起要去抓她,蓦然间沈瑜卿挣脱开,“啪”的一声一巴掌就扇到了魏砚侧脸。

        她手抖着,泪水如线似的断开,整个人也不住地抖。

        魏砚脸偏了偏,不禁拱了拱腮帮子,她这一掌是用了十足的力。

        “打够了?”他转过头看她,咧了咧嘴角,又是一副无所谓的浪荡,好像挨打的人不是他。

        魏砚抬起手擦掉她脸上的泪,指腹粗砺,细细地磨着她白皙的肌肤,“别哭了。”

        沈瑜卿心里仿若被人打出了洞,空无一物,只一双眼在看他。

        他扣住她的腰,将人往怀里一带,手抓得牢,好像怕她会消失不见。

        沈瑜卿无所知觉,撞入硬实炽热的胸膛,被他紧扣着。

        下一刻,他掰过她的下巴,迫使她抬头,吻猝不及防。

        沈瑜卿挣了下,他抓得更紧,几乎将她整个人都禁锢了。含住她的唇,一寸一寸碾磨,眼眸深深,有不可见的幽沉。

        呼吸相织,他的气息重,压着她,令她逃脱不得。

        许久,魏砚放开了手。

        掌仍然按在她腰侧,“你告诉我,后不后悔。”

        他声音发闷,沉沉地入了耳。

        沈瑜卿垂下眸,唇红艳水润,轻轻地出声,“你知道我最气什么吗?”

        “什么?”他问。

        沈瑜卿笑了下,眼波流转,眸色却是冷的,浅笑地看他,只是这笑多少有些苦涩。

        “我最气的就是行严把证据都拿到我面前,我还在想办法为你开脱。你分明都承认了,我却在想哪怕你骗我一下,就算随便编造理由都好,我都会信。”

        “我是不后悔嫁给你,我相信你不是滥杀无辜的人,相信当年的事另有缘由。”

        魏砚眼底竟微微湿润了,脸上笑意加深,扯开嘴角,照着她的唇狠狠亲了下去,“这一巴掌总算没白挨。”

        他吻着她的唇,她的眉眼。

        好一会儿,沈瑜卿平复下心潮起伏,轻问出声,“当年的事我父亲知道吗?”

        魏砚想到那一刀,点了下头,“你父亲也看到了这份暗报。”

        沈瑜卿心口微动,不禁诧异,“既然如此,我父亲怎会同意我们的婚事?”她话音止住,眼前一晃,似是明白了,“你答应了我父亲什么?”

        “无关紧要的事罢了。”魏砚满不在乎道。

        沈瑜卿自是不信,她心头滋味难言,依父亲的脾气,他必是付出了最重的代价,才换来这桩婚事。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我阿兄的事?”沈瑜卿问道。

        魏砚沉着眉,“那日我追你到马车里,你提起会宛大水,我才知这件事,当时我也才明朗,为何先帝要你出嫁漠北。”

        “因为先帝以为我见到面刻刺青的犬戎人会跟你说出当年事,你为了弥补会随我回京。”沈瑜卿接着道。

        “不错。”魏砚喉咙滚了下,笑了笑,“只是他没想到你根本不和我说这事,我们反倒做了真夫妻。”

        沈瑜卿眼眸微动,“当年之事究竟是怎么样?”

        魏砚面色又沉了,下颌绷紧,刀刻的侧脸仿佛拉紧的弦,他薄唇抿了下,深邃的眼才朝她看过来,“你当真想知晓?”

        沈瑜卿轻轻点头,“至少知道一个真相。”

        …

        当年魏砚尚是宫中最张扬狂放的三皇子,皇帝宠幸淑贵妃,亦最疼爱这个儿子。

        彼时书院进学,同窗之中魏砚与宋倾最为交好。

        宋倾此人是寒门庶子,家中不得待见,笔墨捡别人剩下的用,冬日着单衣,连件夹袄都没有。

        魏砚素来最看不上舞文弄墨,他一心习武,课业时常找人代笔,一回给几定银钱,宋倾最缺的就是银钱,一来二去两人便熟识了。

        后来蛮夷侵南,魏砚少年英气毅然从军,在军中见到宋倾,两人一文一武,领军百战只把蛮夷逼退。

        直到会宛一战。

        …

        “会宛地下暗洞中藏了火药可毁数十城池,所以这座城不能落入敌手。当时我只有守城军两千,为护住大昭,堤坝决堤是下下之策。”

        当年他犹记洪水泛滥,百姓奔逃而走,他坐在城墙上,少年的意气风发不在,满身颓唐落拓。看着从远处提刀而近的宋倾,那个柔弱的少年也拿起了刀。

        魏砚将壶中酒水仰头灌下,撑刀站起身,扯了扯唇线,“宋倾,今天我不想活了,你也别想活着出去。”

        后来昭和帝安排在身边的人将他打晕了才带出城,再回来时城中百姓无一生还。

        提至此,魏砚声音愈发沉重。

        “我回京时就做好了遭万民唾骂的准备,却得知母妃猝然长逝,先帝为护住皇室颜面,逼迫我必须死守会宛大水一事,作为交换,他假意告诉我母妃离世的真相。”

        他自嘲道:“现在想想真是可笑。”

        “前朝虽灭,羽林军犹在,宋倾是羽林将军后裔,身份一旦暴露,再握住那块令牌,必然引得天下动荡,万民灾祸。”

        “这件事就掩埋在底,除了这封援兵暗报,再无摘录记载当年之事。”

        沈瑜卿心头潮涌,许久没有说话,渐渐月光潜入,她才意识到已经至夜了。

        “我在漠北苟活了十余年,一心求死,却又不甘心轻易没了性命,直到遇到你。”

        沈瑜卿抬起头,看见他锋利的眉,鼻梁挺直,眼尾有粗糙的纹路,是在漠北十余年留下,此时看她的眸中透着难言的柔意。

        她手贴住他的脸,轻下声,“这不怪你。”

        魏砚眼里更加深沉了,含住她的唇,呼吸灼灼。

        沈瑜卿难耐地昂起头,手揪住揉乱的被角,不禁低低地出声。

        魏砚不留余地,尽数送了进去,沈瑜卿猛然一抖,脚趾蜷缩,整个人仿佛被抛在岸上的鱼,没了呼吸。

        下半夜,沈瑜卿背对着他躺在榻里。

        净室的水声过后,身后贴上具烫热的身躯,他搂过她,掌揉着她的月匈月甫。

        “那日你受伤是不是因为我阿爹。”沈瑜卿眼沉下,声音还是哑的。

        “瞒不过你。”魏砚手臂收住,把她抱得更紧了,低低地沉声。

        “前一夜我去拦过你父亲的马车,我欠下的,一辈子都难以还清。”

        沈瑜卿没有了动静,呼吸绵绵,仿若睡去了。

        …

        天光大亮,日头徐徐东升,乌云散开,腾出一片晴好。

        沈府一早出城,守门的兵卒看过出城令,打开城门,放人出行。

        马车珠帘轻轻挑起,里坐一女郎,芙蓉面,丹霞唇,云发轻挽,玉簪插在其间。

        沈瑜卿最后看了眼上京城,就回坐到里了。

        王氏看她面色淡淡,与平常有些不同,却又说不上哪里不同。

        “绾绾,你当真与淮安王没闹别扭?”出城一路,王氏已问出了第三回。

        沈瑜卿握住她的手,“绾绾只是想多陪陪阿娘,魏砚漠北有事,行军快,您舍得我吃那等苦楚吗?”

        王氏狐疑了下,但又说不上哪里不对劲,便作罢了。

        “阿娘养大的掌中宝,在这我也放心。”

        沈瑜卿贴靠在她怀里,“阿娘,绾绾想回衢州多陪您一些日子。魏砚军务忙,顾不上我。”

        她这般一说,王氏更舍不得了,摸着她的发顶,叹笑道:“好,你想在府里住多久就住多久。”

        晌午时,一行寻到驿站落脚歇息。

        沈瑜卿掀帘刚下马车,远处几匹快马踏蹄奔至,不停半刻分毫。马嘶鸣起,铁蹄落地间沈瑜卿看清了马上的人,猎猎黑衣束缚着高大身躯,眼中神情看得并不分明。

        魏砚翻身而下,几步走到她面前,手里死死地攥着一张纸,黑眸沉沉一片,“这是什么意思?”

        王氏也从马车里下来了,见到魏砚先是一怔,再自家女儿的神色,料想是两人闹了别扭,想劝和几句,沈瑜卿先哄她进了驿站。

        魏砚在原地站了会儿,等到她回来。

        沈瑜卿对上他的眸,道:“就如纸上所写。”她移开眼,“你镇守漠北,我留在衢州,我们依旧是夫妻,不正合你的意。”

        魏砚喉咙滚了下,没料到她会说这番话,薄唇启开,又将话头咽了回去,自嘲地笑笑,终究是没说出口那句话。

        出声问她,“你打算什么时候回漠北,或是让我到衢州找你。”

        “没想好。”沈瑜卿没看他,转身便往里走了。

        他忽然拉住她的腕,手背青筋凸出,用力至极,声音苦涩沙哑,“是没想好,还是没想过。”


  (https://www.tiannaxs.com/tnw25196104/82519836.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