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嫁到漠北以后 > 第80章 番外三

第80章 番外三


刚成亲时,  沈岁寒以沈瑜卿未及二八,身子尚弱为由,勒令两人不得有子。这么一拖,  就拖到沈瑜卿近双十的年纪。

        那夜之后,魏砚处理完漠北事务,  让人寻了些画册,整日与她懒在屋里,天地似是没了昏暗,  饿了就让人送进些饭食,  整整有小半月。中间沈岁寒斥了一顿,  魏砚才携人到膳厅用了饭。

        天色昏黑,  流光闪烁。

        沈瑜卿雪肤生红,眉眼间清冷褪去,隐有妩媚模样,肌肤透着一层粉。她腰下垫了引枕,  魏砚拥着她,  将自己全部送了进去。

        罗幔低垂,魏砚亲了亲她的小腹,  咧着嘴笑,“这么多种儿给你,  总能活一个。”

        沈瑜卿缓缓呼吸着,  瞥他一眼,  没理他这句话,  道:“我想明日回上郡置办医馆。”

        “这么急?”魏砚面色淡去,拨开她耳畔的碎发,  将被子扯过来盖住两人。

        “年都过了,  上郡药物人手置办齐,  就等我去了。”沈瑜卿翻过身伏到他胸口。

        两人赤着,魏砚掌一下一下安抚她的背,触感滑腻,有微微的潮汗。

        “我陪你回去。”魏砚手摸到她小腹,一本正经道:“医馆事多,儿子要听话,别累着你娘。”

        沈瑜卿一笑,“八字没一撇呢,哪来的儿子。”

        魏砚掐住她的腰,“老子这么弓虽,还不得一发就中。”

        “万一是女孩呢?”沈瑜卿抬了抬眼问他,“女孩你就不喜欢了?”

        魏砚低着头,亲了亲她的唇,“姑娘是用来宠的,头一个是儿子好,以后我不在能护着你娘俩。”

        沈瑜卿弯了弯眉,回应他的吻。

        他有一搭没一搭揉着她,似是想到什么,眼忽沉下,“母妃生我时极为艰难,到有了景儿体虚气弱,即便看护得好,能平安产子也是极为艰难。”

        腰间的手臂收紧,沈瑜卿听他道:“卿卿,我是想要一个属于我们的孩子,可比起这个我更希望你能平安。若是有抉择之时,我只会保你。”

        沈瑜卿眼眸微动,贴靠住他的臂,“你不必担心,阿爹医术高明,我不会有事的。”

        …

        秋起寒凉,马车粼粼而走。

        衢州到上郡行得慢,有小半月的路,沈瑜卿倚坐在马车里,怀中放书,眼却时不时看向车旁骑马的男人。

        魏砚似是有感,眼也朝她看去,沈瑜卿没躲,两人对视了会儿,她唇动两下,车旁的男人忽提缰前去了,很快车帘掀开,内入一高大人影。

        “你进来做什么?”沈瑜卿唇弯着,眼却不再看他。

        魏砚扯扯衣领直想她走去,侧坐软榻揽人在怀,咬咬牙根,“我真是给自己找了个祖宗养。”

        方才分明是她要他进来,他来了,她反而翻脸不认人。

        沈瑜卿说:“祖宗还陪你目垂觉?”

        魏砚挑眉,“祖宗不陪,你这小祖宗倒是能折腾我。”

        他手隔着一层中衣揉捏,指腹压了压一点,“看在这两块肉份上,老子不跟你计较。”

        沈瑜卿书看不下去了,忽然问他,“你以前真的没有过女人?”

        “一般的女人看不上。”魏砚手戳了戳,笑了,“就稀罕你这样水多的。”

        沈瑜卿嗤道:“好歹是皇室子,怎么这么下流。”

        魏砚“啧”了声,“你见过我对别的女人下流?我只对你坏。”

        “我乏了,你出去吧。”沈瑜卿推他胸口,呼吸陡然一滞,猛地颤了下。

        魏砚擦擦手上的水渍,低低地笑了声,“我活该伺候你一辈子。”

        沈瑜卿轻哼着,眼波如潮。

        …

        快到上郡时天色放晴,乌云退散,风沙也消退了。

        沈瑜卿坐在马上,遥遥望向不远处的巍峨城门,扯了扯魏砚的衣角。

        魏砚正驾马,手臂环抱着,将她整个人都圈护在怀里,“怎么?”

        沈瑜卿说:“我不想骑马了。”

        “我吩咐人停下上马车。”魏砚说。

        沈瑜卿摇摇头。

        魏砚皱眉。

        沈瑜卿侧脸贴住他的颈,轻轻启唇,绵绵的呼吸擦着他的下巴,微痒,“你背我。”

        魏砚眸一沉,紧盯着她,磨磨牙根,这小祖宗现在越来越肆无忌惮。

        此行车马数十,有军营跟随兵卒,大庭广众之下要他背人,他淮安王的威信何在?

        魏砚故作没听到。

        沈瑜卿倔性子上来,瞪他一眼,“你不背我就自己走去上郡。”

        “你让我下马。”她在他怀里挣着,魏砚拱拱腮帮子,直接在她屯上打了一记,“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于是那日,震慑漠北的淮安王,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弯腰去背一个女人。

        栗粟远远看着,乐得合不拢嘴,对张禾道:“也就王妃能治的了王爷。”

        张禾说:“王妃能不能治的了王爷我不知道,但你这双眼睛再看下去,王爷定然能治的了你。”

        …

        医馆筹办起来,进展顺利,到了上郡小半月,一日沈瑜卿在医馆看诊时竟不觉晕了过去。

        魏砚得信护甲都没除,一路打马回了王府。

        “怎么回事?”

        王爷一回府老管家立即迎来,见王爷一脸暗色,凶神恶煞的模样,吓得老骨头颤了颤,忙抖着音,“回王爷,今日医馆人多,王妃为了多看诊两个,晌午没得休息,劳累过度才致使昏迷,再加上…”

        “劳累过度?那些人干什么吃的?医馆就她一个郎中?”魏砚没压住声,话落就疾步去主屋了。

        老管家颤颤巍巍地跟着,哪里跟得上,在后面急道:“王爷,王妃是有孕了…”

        前面早就没了人影。

        一院子仆从见到王爷进来时低沉的面色大气都不敢出。

        魏砚推开门到里间,一眼看到靠坐在床榻里的人,乌发铺散,除了面色白些,倒没什么异样。

        “怎么回事?怎么好端端的晕了?”魏砚缓了缓声,直走到榻边抱住里面的人,声音发沉,不易察觉的紧张。

        沈瑜卿一怔,挥退下屋内的仆从,轻轻开口,“我没事。”

        “什么没事,都晕了还算没事?”魏砚按住她的肩,一双黑眸紧紧盯住她。

        沈瑜卿眼看去,“没人跟你说吗?”

        “说什么?”他问。

        沈瑜卿脸转开,唇轻启,故作淡然道:“我有孕了。”

        瞬间,耳边的呼吸沉了,魏砚喉咙滚了下,似是没听清,“你说什么?”

        沈瑜卿压住心口的跳,“我们有孩子了。”

        “我有孩子了?”他难以置信般,心头狂喜,全身血液都疯狂涌动,“我魏砚有孩子了?”

        沈瑜卿笑着点点头。

        倏然身子一空,魏砚竟然直接把她抱了起来,双臂牢牢垫在身下,像是要让天下人都知道般,放声大笑,“我魏砚有孩子了!”


  (https://www.tiannaxs.com/tnw25196104/82341367.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