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嫁到漠北以后 > 第81章 番外四

第81章 番外四


入夜,  魏砚因军务离了上郡有五日,沈瑜卿靠坐在榻里看书,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迷糊间,  身侧的怀抱温暖炽热,驱散夜里的寒,沈瑜卿不自觉往那人怀里靠。

        魏砚低头瞄瞄怀中乖顺的眉眼,不禁咧了咧嘴角,眼里烛光映衬下的柔和,一身的杀气也退散了。

        她如今有五个月份,脾气越来越大,  像现在这般乖顺少有。

        魏砚心头熨烫,掌心抚着她隆起的肚子,  心口又像是被根针扎了似的。

        他最爱的女人有了他的孩子,夜里的枕侧多了重温暖,  便是这样的简单事,  十五年前他想都未敢想过。

        “我腿麻,你给我揉揉。”一道糯糯的声入了他的耳。

        魏砚垂眸,  怀中人双眼微阖,呼吸均匀,显然还在梦中,是下意识说的话。

        自有孕后,  她是愈发放出性子了。

        魏砚眼中柔和,轻轻吻了吻她的唇,  被角扯过盖住她,  自己到榻的另一侧,  将她的腿放到自己怀里,  手掌轻缓地揉捏。

        天蒙蒙亮时,  沈瑜卿醒了,尚未睁眼,手抵住一片坚硬,她看过去,入目是男人刀刻的侧脸,冷硬的下巴上生出青色的胡渣,呼吸沉沉,手臂还固在她腰间。

        沈瑜卿一怔,竟不知他是何时回来的。呼吸声放的低了,看了一会儿,手伸出,隔着一段距离描摹他的轮廓。

        魏砚生的极好,面目如刻,眉骨锋利,不笑时低沉的脸看着骇人,一勾唇又莫名有股风流浪荡的痞气。她当真是不信凭他这张脸以前身边从未有过女人。

        她看了会儿,眉眼微微弯起。也不知怎的,自有孕后她就愈发控制不住脾气,尤其是对他,少有过好脸。即便事后她心里愧疚,也抹不开脸跟他认错。好在魏砚对她耐性足,任她折腾懒洋洋地不在意,不论起因怎样,他都哄着她。

        好像她是一个要人宠的孩子。

        沈瑜卿眼眶潮湿,眼睫颤了颤,脸靠过去,唇贴上他的嘴角。

        魏砚醒了,眸底有笑,臂锢住她的腰,加深这个吻。

        “什么时候回来的?”沈瑜卿问他。

        “昨晚。”魏砚含着她的唇,吞掉她的呼吸。

        他抓住一只,手缩紧,呼吸愈发得沉。

        气息乱了,她里衣除了一半。倏的,魏砚强忍住放开她,将她的里衣整好,嗓音微哑道:“时候还早,你睡着,我出去一趟。”

        沈瑜卿知道他是去做什么。

        初有孕的时候,王氏怕小夫妻年轻气盛,两人夜里做出逾矩的行为,伤到孩子,本想让两人分房睡,但刚分了一夜,沈瑜卿夜里梦魇,还是魏砚连夜回屋才把人哄好,到后来分房一说就此作罢。

        然则王氏的确多虑了,魏砚比谁都要小心,怕自己起睡觉压到沈瑜卿的肚子,睡一会儿就要醒一回看看。算来沈瑜卿有孕的五月,魏砚回回都是自己去净室疏解。

        沈瑜卿看他匆忙远去的背影,不禁抿唇笑了下。

        等了许久,人从净室出来,身上有微微热气。

        魏砚钻进被里抱住她,掌下摸到一片滑腻,忽一顿,黑眸漆漆幽暗,紧盯住她。

        呼吸灼灼之时,魏砚下意识扶住她的后脑。

        沈瑜卿嘴微微泛酸,漱口后才觉得好受些,懒懒地躺在榻里不说话。

        魏砚贴住她的背,揉捏着她,亲了亲她的后颈,“嘴怎么这么小?”

        沈瑜卿闭着眼,哼声,“那你下次自己解决吧。”

        魏砚不乐意,掌用了把力,“我兄弟被这双手磨糙了,以后怎么伺候你。”

        沈瑜卿不理睬他的浑话。

        …

        转眼冬去春来,离沈瑜卿临盆没几日了,魏砚忽然接到军报要赶去关外一趟。

        军报来了五日,再拖不得。魏砚瞒着这事没同沈瑜卿说。

        从军营回府,魏砚解了佩刀先去主屋。

        这一胎稳,沈瑜卿除了偶尔的心烦连孕吐都少,也不见消瘦,人反而丰腴了些。

        魏砚回屋就听见里面一阵的笑声。

        前几日刘弦茼带温霜来了上郡,两人三年前完婚,没多久温霜诞下第二子,正巧赶上年初会兵,刘弦茼带温霜出城过过独属二人的日子。

        那时起行匆忙,如今沈瑜卿再见温霜,竟觉无比投缘,白日无事就坐在一起论书说话。

        刘弦茼赶至王府接温霜回去,见到魏砚先行了军礼。

        魏砚颔首。

        两人同路,刘弦茼落后半步,低声道:“三哥,出关之事你是不是还没告诉三嫂?”

        魏砚扫他一眼,沉声,“她即将临盆,不宜操心那些事。”

        刘弦茼说:“三嫂孩子为重,三哥走不开不如让我去吧,就那几个狗贼还不至于让三哥亲自动手。”

        魏砚眉沉了沉,“此事牵连甚广,他们不见到我不会罢休。”

        “这事你瞒着,只说我去关界巡城了,别走漏风声。”

        刘弦茼犹豫了下,知他定下的事改不了,抱拳听令。

        …

        魏砚走的第六日,沈瑜卿忽觉腹中阵痛,好在府中置办妥当,稳婆有条不紊地端水,王氏焦急等坐在外,知产子对女人伤害有多大,忍不住落下泪来,幸而有温霜在旁安抚,情绪才稍缓许多。

        沈岁寒亦是心里不安,在屏风外绕个不停,时刻关注屋内境况,口中不忍道几句,“都这个时候,他魏砚真若有心怎会不陪在这,还去巡那个狗屁城池!”

        王氏擦擦泪,对他道:“你少说几句吧,绾绾还在里面。”

        这些话沈瑜卿自是听了,她握住绿荷的手,汗水湿透乌发,唇都是白的,声音微微,“魏砚他…还没回吗?”

        绿荷不忍,硬是憋回眼里的泪,“小姐,王爷他快回来了。”

        干净的薄被罩住,接生的稳婆在下面忙出一身冷汗,脸朝沈瑜卿:“王妃娘娘,您再用些力,用些力孩子就出来了。”

        起初沈瑜卿还是有力气的,不知为何,后来脑中一片昏沉,竟像是没了意识,眼前乌黑,什么都看不清。

        她陷入到一个梦境中。

        梦里颓垣断壁,满目疮痍。她被压在乱石下,呼吸微弱,像是快死了般。

        不知过了多久,压在身上的乱石才被推开,沈瑜卿凭借最后的意识抓住那人衣角,她不知自己在说什么,不知那人是谁,到最后彻底不记得了。

        “卿卿…卿卿…”

        沈瑜卿听见有人在叫她,压抑隐忍,一声接着一声,她手被攥得发疼,眉心蹙了下,眸缓缓睁开。

        眼前是姗姗来迟的男人,大掌握着她的手,眉峰压低,眼眶似是有几许猩红,黑眸牢牢盯住她,仿佛在看失而复得的珍宝。

        沈瑜卿声音虚弱,眼角不觉滑出泪珠,咬唇道:“你去哪了,怎么才回来…”


  (https://www.tiannaxs.com/tnw25196104/82321963.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