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嫁到漠北以后 > 第85章 番外八

第85章 番外八


会宛城北通关中要塞,  南达蛮夷边境,地理险要可见一般。

        晌午时城门大开,遥遥入城一队人马,  马车粼粼而行,车窗的卷帘徐徐晃动,  一只素软的手悄悄从里伸出,紧接着又探出一双眼,眼睫掀长卷翘,水眸如雾,  澄澈清明。

        车旁打马的少年瞥见无奈地扶额,  这丫头就不能让他清闲一刻。

        “前面就是会宛了,  我们在这落宿几日等父亲的人来。”沈霖识道。

        沈瑜卿坐了一日马车早就烦闷,此时终于有落宿的地方难免欢快些。

        “阿兄,会宛有没有什么好玩的?”

        沈霖识点着她的眉心把人塞回去,  “别想着玩,一路给我惹得麻烦还少?”

        沈瑜卿哼了声,  乖乖坐回马车了。

        入城有兵卒寻检,沈霖识拿出通行令牌,  守卫看过后放行。

        因外祖家世代商户,这一行盘缠带的并不少。全家拿小丫头娇惯了,  虽是仅寻个落脚的地,  沈霖识也没委屈着,  直接买了一处宅院。

        会宛城属南,如今又正直夏日,  热浪股股,  不多时额头就有了汗珠。

        入院进屋下人就先备了水,  沈瑜卿舒舒服服地沐浴后才到膳厅用饭。

        沈霖识早等在膳厅了,  知自己妹妹娇气,必要收拾妥当方能出来用饭。

        兄妹俩简单地吃过饭,沈霖识道:“行严传信说过后日能赶到会宛,正好与我们同行回京。”

        沈瑜卿眼珠一转,开口,“阿兄,我们买些东西给先生吧。”

        沈霖识看她一眼,老神在在道:“老老实实待在府里,出去想到别想。”

        “嘁…”沈瑜卿抿抿唇,眸子翻了翻。

        后午时分,沈霖识外出有事,沈瑜卿在屋内百无聊赖地翻了翻书,半个时辰后,宅院偏门偷偷跑出了一个身形消瘦的小厮。

        …

        半月前三皇子雷厉风行,带人偷袭蛮夷旧部,直取蛮夷首领的项上人头,断粮草,直接斩了他们后路。回城后三皇子又带人修筑堤坝,治理数百年一到夏日就决堤的万凌河。

        过了没几日,军中整治,三皇子魏砚以雷霆手段揪出细作直接枭首示众,军中人人自危。

        沈瑜卿偷溜出府,街市热闹着,忽一阵马蹄声过,行人避让,呛出满地尘土。

        她抬眼仔细看了看,马上之人身披黑甲,身形高大挺拔,黑眸黑发,气势迫人。

        “那就是护城的三皇子吧!”

        “可不是!听说前些日子三皇子领军如神,看破蛮夷奸计,亲自带人逼退蛮夷退出边境。”

        “当真少年英才。”

        一旁白须老人连连感叹,沈瑜卿望着那道人影多看了两眼。

        天色差不多了,沈瑜卿提着两包桂花糕往回走。

        街上依旧热闹,不远地上躺一老妇,面目苍白,只有进气没有出气,围观的人不少,没一个上前去看。

        沈瑜卿一手提着糕点挤进去,眼紧盯在老妇身上,上下打量来回心下了然。到旁边商贩处买了一碗凉茶,再挤回人群里,袖中抽出银针扎入老妇穴道,待人清醒,扶着她饮下茶水,不过片刻,老妇就彻底清醒。

        周围人一见竟是一个小丫头把人救了,不禁啧啧称奇。

        沈瑜卿想赶快回去,就没多待,刚走去人群手腕叫人拉了下,她蹙眉朝那人看。

        少年黑甲着身,浓眉深目,鼻梁高挺,眼紧紧地盯着她,其中有她看不清的神色。

        沈瑜卿觉得他有些眼熟,但着急回去就没多问,用力抽手,他拉着不放。

        “卿卿…”少年启唇,喉咙滚动了下,黑眸沉沉如水。

        沈瑜卿咬了下唇,眉心蹙得更厉害,“你是谁?”

        魏砚屏气敛息,握着她的掌收紧,好一会儿松下力气,嘴角咧开,眼里有意味不明地笑,“你未来的夫君。”

        …

        三日后,一行人离开会宛。

        沈瑜卿坐在车厢中,握着手中的玉佩出神。

        昨日她偷偷跑出府又遇到了那人。

        他带她去城西玩,教她骑射,做好吃的糕点。他好像了解她所有的喜好。

        沈瑜卿说不清这种莫名的熟悉感从哪来,只觉得和他在一起很自在,好像本该如此。

        手中的玉佩也是他送的,当时她执意要自己骑马,不知他从哪弄到的一匹棕红的小马驹,沈瑜卿上马便跑了起来,他在后面跟着,沈瑜卿眼尾扫过去,撞进了他眼中的笑。

        分别后他就送了玉佩,上刻两行字,“高山仰止,景行行止。”

        沈瑜卿眼珠微动,记起他那句“你未来的夫君”冷哼一声,口中嘀咕道:“登徒子!”

        …

        沈瑜卿及笄那年,沈家没着急张罗婚事,来往的人就已踏破了沈府的门槛。

        王氏含笑着推门进屋,“绾绾,李家公子来了,你不去看看?”

        沈瑜卿抿抿唇,“阿娘就这么着急把我嫁出去呀。”

        王氏拂袖坐到榻边,食指曲起刮着沈瑜卿的鼻尖,“娘的心肝,怎么舍得?”心里过了下,又道:“绾绾,你对行严先生…”

        沈瑜卿放下书,“阿娘,您想什么呢,先生只是我的先生。”

        王氏叹一声不再说话了,也不知道谁能管的住她这性子。

        沈瑜卿的亲事左拖右拖,非她不愿,只是相看了几个没有一人合她心意,拖来拖去到淮安王回京,听闻淮安王亲自向皇上求旨,迎娶沈家幺女。

        当年分别时沈瑜卿无意打探那人的身份,但也看得出来他身世显赫,可一别经年,对他的相貌早忘得干净。

        沈瑜卿接了旨,回屋从匣子里取出玉佩,目光微怔,唇动了下,喃喃出声,“是你吗?”

        她听说当年三皇子魏砚就在会宛为帅,后班师回朝又自请镇守边关,魏砚的小字就是行止。

        大婚前夕,沈瑜安拉着沈瑜卿去寺庙祈福。

        午时休息沈瑜卿自己去了后山。

        山林葱郁,有蝉声鸟鸣。

        寂静中忽现出人声,男女交叠,压抑的喘息,沈瑜卿蹙了下眉停住身。

        后山偏僻,倒是什么人都会有,只不过佛门清净之地怎会有人行这等事。

        沈瑜卿不再往前走了,她甫一回身,臂忽沉下,叫人抓到了树后,蓦地撞进一双深邃的黑眸中。

        “还记得我吗?”男人薄唇启开,嘴边浮出笑意。

        他掌还抓着她的臂,夏日热,只隔着一层薄纱,能感受到他掌心的粗砺炙热。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

        沈瑜卿记忆退到会宛,可看清他眼中的势在必得又不愿让他张狂得意。

        “你是谁?我怎么记得。”她手臂挣了下,眼白他,“光天化日,请公子自重。”

        魏砚最是清楚她的牙尖嘴利,毫不在意地笑笑,指腹摩擦两下,“下月就成婚了,和你夫君生分什么?”

        沈瑜卿心头一动,顿时了然,果真都是他算计好的。

        林中的喘息声越来越大,沈瑜卿一张脸白了又红红了又白,她心思都在一处,没感受到头顶的呼吸也愈发得灼热。

        沈瑜卿不想再待下去,要走时忽然被他勾住腰身往怀里送,接着吻猝不及防落了下来。

        他含着她的唇,又凶又烈,呼吸缠在一起,愈加的熨烫。沈瑜卿眼睫止不住地颤抖,想推开却被他按得更紧。

        “魏砚…”沈瑜卿喉咙挤出一个音儿,又被他使劲压下去了。

        他力道大,硬得像块铁。

        半晌,魏砚松下力时,沈瑜卿手臂软绵绵的,像踩在云上,她呼出气,嗔他一眼,“无赖。”

        魏砚似是顿了下,眸色深谙,涌动着不明的情绪,让人看不清。

        他摩擦着她的脸颊,指腹下的肌肤细腻柔软,他对上她的眼。

        “卿卿,这一刻我等得太久了。”

        …

        大婚当日,红烛长明,沈瑜卿躺在软榻里不自觉地睡了过去。

        她好像做了一个梦,醒来却又不记得梦见什么,抬手摸摸眼角,竟不知何时落了泪。

        门从外推开,沈瑜卿抬眼朝外看,魏砚喜服着身,嘴边浮着笑,黑眸紧紧地盯向她。沈瑜卿不自然地转开脸,唇抿了下。

        他走近看见她眼尾的红,微微蹙眉,“怎么哭了?”

        沈瑜卿嘴硬回他,“谁哭了。”

        魏砚笑笑,不禁摸了下嘴巴,坐到她身边,沈瑜卿故意背过身,留给他一道背影。

        “脾气怎么一点都没变。”魏砚嘴边笑意加深,伸臂抱住她的腰,感受到怀中人一瞬的僵硬,搂得更紧,抓过她的手握住,“我清楚你,要是不愿意嫁给我早就想法子跑了。”

        沈瑜卿心里烦闷,没好气道:“皇上下旨,我跑了岂不是连累家里。”

        “那就是愿意嫁给我了。”魏砚挑了下眉梢,说得一本正经。

        沈瑜卿忍住上来的火,咬唇开口,“不要脸。”

        她是气的,这男人二话不说就求皇上下旨赐婚,连问都不问她。但奇怪的是,她竟对他毫不厌烦,甚至对这桩婚事隐隐期待。沈瑜卿被自己这想法弄得愈发气闷,他是算准了她。

        魏砚对她没半点脾气,任由她骂,见她不说话了才开口,“骂够了是不是该做点别的了?”

        沈瑜卿听出他的意思,不禁还口,“谁要跟你!”

        “这儿除了你我还有别人?”魏砚扬着笑,黑眸精亮有神,丝毫不见酒后的醉意。

        沈瑜卿挣了下被他禁锢得紧没推开,忍不住瞪他一眼。

        魏砚视若无睹,厚脸皮似的轻碰她鼻尖,喃喃地唤她,“卿卿。”

        沈瑜卿迷糊记得她睡去时几近下半夜,睡意中沈瑜卿再次陷入了那个梦境。

        风刮得猛烈,苍茫大漠之上,马车粼粼而行,煞然间数匹骏马奔腾而至,黑脸汉子手握长刀,凶神恶煞地冲着赶赴漠北的一行人高吼,“何人在此逗留?”

        …

        三个月后,上京城门大开,一行马车出了京城。

        一早便动身了,沈瑜卿近日睡得不大好,此时没什么精神地靠着软榻,怀里捧一本书,眼眸却微微合着。

        车帘掀开,透出一道光,沈瑜卿蹙起眉,抬手去遮挡。魏砚扬唇笑了笑,弯腰进马车里。

        他捏捏榻上人的脸,“啧,昨夜累成这样?”

        沈瑜卿愈发不耐烦,一把打掉他乱捏的手。

        魏砚被她打也没脾气,躺到她身旁长臂一横就将人捞到怀里,轻拍着她的背,“就这么走了不后悔?”

        沈瑜卿哼了声,“后悔了,来得及吗?”

        魏砚在她唇上亲了一口,“来不及了,绑也要把你绑过去。”

        “无赖。”沈瑜卿嗔他。

        一朝相识,恰似故人而归,他们的故事是十年生死,亦是三世痴恋。然庆幸的是,这一世恰逢正好,花开无落,月圆无缺。劲压下去了。

        他力道大,硬得像块铁。

        半晌,魏砚松下力时,沈瑜卿手臂软绵绵的,像踩在云上,她呼出气,嗔他一眼,“无赖。”

        魏砚似是顿了下,眸色深谙,涌动着不明的情绪,让人看不清。

        他摩擦着她的脸颊,指腹下的肌肤细腻柔软,他对上她的眼。

        “卿卿,这一刻我等得太久了。”

        …

        大婚当日,红烛长明,沈瑜卿躺在软榻里不自觉地睡了过去。

        她好像做了一个梦,醒来却又不记得梦见什么,抬手摸摸眼角,竟不知何时落了泪。

        门从外推开,沈瑜卿抬眼朝外看,魏砚喜服着身,嘴边浮着笑,黑眸紧紧地盯向她。沈瑜卿不自然地转开脸,唇抿了下。

        他走近看见她眼尾的红,微微蹙眉,“怎么哭了?”

        沈瑜卿嘴硬回他,“谁哭了。”

        魏砚笑笑,不禁摸了下嘴巴,坐到她身边,沈瑜卿故意背过身,留给他一道背影。

        “脾气怎么一点都没变。”魏砚嘴边笑意加深,伸臂抱住她的腰,感受到怀中人一瞬的僵硬,搂得更紧,抓过她的手握住,“我清楚你,要是不愿意嫁给我早就想法子跑了。”

        沈瑜卿心里烦闷,没好气道:“皇上下旨,我跑了岂不是连累家里。”

        “那就是愿意嫁给我了。”魏砚挑了下眉梢,说得一本正经。

        沈瑜卿忍住上来的火,咬唇开口,“不要脸。”

        她是气的,这男人二话不说就求皇上下旨赐婚,连问都不问她。但奇怪的是,她竟对他毫不厌烦,甚至对这桩婚事隐隐期待。沈瑜卿被自己这想法弄得愈发气闷,他是算准了她。

        魏砚对她没半点脾气,任由她骂,见她不说话了才开口,“骂够了是不是该做点别的了?”

        沈瑜卿听出他的意思,不禁还口,“谁要跟你!”

        “这儿除了你我还有别人?”魏砚扬着笑,黑眸精亮有神,丝毫不见酒后的醉意。

        沈瑜卿挣了下被他禁锢得紧没推开,忍不住瞪他一眼。

        魏砚视若无睹,厚脸皮似的轻碰她鼻尖,喃喃地唤她,“卿卿。”

        沈瑜卿迷糊记得她睡去时几近下半夜,睡意中沈瑜卿再次陷入了那个梦境。

        风刮得猛烈,苍茫大漠之上,马车粼粼而行,煞然间数匹骏马奔腾而至,黑脸汉子手握长刀,凶神恶煞地冲着赶赴漠北的一行人高吼,“何人在此逗留?”

        …

        三个月后,上京城门大开,一行马车出了京城。

        一早便动身了,沈瑜卿近日睡得不大好,此时没什么精神地靠着软榻,怀里捧一本书,眼眸却微微合着。

        车帘掀开,透出一道光,沈瑜卿蹙起眉,抬手去遮挡。魏砚扬唇笑了笑,弯腰进马车里。

        他捏捏榻上人的脸,“啧,昨夜累成这样?”

        沈瑜卿愈发不耐烦,一把打掉他乱捏的手。

        魏砚被她打也没脾气,躺到她身旁长臂一横就将人捞到怀里,轻拍着她的背,“就这么走了不后悔?”

        沈瑜卿哼了声,“后悔了,来得及吗?”

        魏砚在她唇上亲了一口,“来不及了,绑也要把你绑过去。”

        “无赖。”沈瑜卿嗔他。

        一朝相识,恰似故人而归,他们的故事是十年生死,亦是三世痴恋。然庆幸的是,这一世恰逢正好,花开无落,月圆无缺。劲压下去了。

        他力道大,硬得像块铁。

        半晌,魏砚松下力时,沈瑜卿手臂软绵绵的,像踩在云上,她呼出气,嗔他一眼,“无赖。”

        魏砚似是顿了下,眸色深谙,涌动着不明的情绪,让人看不清。

        他摩擦着她的脸颊,指腹下的肌肤细腻柔软,他对上她的眼。

        “卿卿,这一刻我等得太久了。”

        …

        大婚当日,红烛长明,沈瑜卿躺在软榻里不自觉地睡了过去。

        她好像做了一个梦,醒来却又不记得梦见什么,抬手摸摸眼角,竟不知何时落了泪。

        门从外推开,沈瑜卿抬眼朝外看,魏砚喜服着身,嘴边浮着笑,黑眸紧紧地盯向她。沈瑜卿不自然地转开脸,唇抿了下。

        他走近看见她眼尾的红,微微蹙眉,“怎么哭了?”

        沈瑜卿嘴硬回他,“谁哭了。”

        魏砚笑笑,不禁摸了下嘴巴,坐到她身边,沈瑜卿故意背过身,留给他一道背影。

        “脾气怎么一点都没变。”魏砚嘴边笑意加深,伸臂抱住她的腰,感受到怀中人一瞬的僵硬,搂得更紧,抓过她的手握住,“我清楚你,要是不愿意嫁给我早就想法子跑了。”

        沈瑜卿心里烦闷,没好气道:“皇上下旨,我跑了岂不是连累家里。”

        “那就是愿意嫁给我了。”魏砚挑了下眉梢,说得一本正经。

        沈瑜卿忍住上来的火,咬唇开口,“不要脸。”

        她是气的,这男人二话不说就求皇上下旨赐婚,连问都不问她。但奇怪的是,她竟对他毫不厌烦,甚至对这桩婚事隐隐期待。沈瑜卿被自己这想法弄得愈发气闷,他是算准了她。

        魏砚对她没半点脾气,任由她骂,见她不说话了才开口,“骂够了是不是该做点别的了?”

        沈瑜卿听出他的意思,不禁还口,“谁要跟你!”

        “这儿除了你我还有别人?”魏砚扬着笑,黑眸精亮有神,丝毫不见酒后的醉意。

        沈瑜卿挣了下被他禁锢得紧没推开,忍不住瞪他一眼。

        魏砚视若无睹,厚脸皮似的轻碰她鼻尖,喃喃地唤她,“卿卿。”

        沈瑜卿迷糊记得她睡去时几近下半夜,睡意中沈瑜卿再次陷入了那个梦境。

        风刮得猛烈,苍茫大漠之上,马车粼粼而行,煞然间数匹骏马奔腾而至,黑脸汉子手握长刀,凶神恶煞地冲着赶赴漠北的一行人高吼,“何人在此逗留?”

        …

        三个月后,上京城门大开,一行马车出了京城。

        一早便动身了,沈瑜卿近日睡得不大好,此时没什么精神地靠着软榻,怀里捧一本书,眼眸却微微合着。

        车帘掀开,透出一道光,沈瑜卿蹙起眉,抬手去遮挡。魏砚扬唇笑了笑,弯腰进马车里。

        他捏捏榻上人的脸,“啧,昨夜累成这样?”

        沈瑜卿愈发不耐烦,一把打掉他乱捏的手。

        魏砚被她打也没脾气,躺到她身旁长臂一横就将人捞到怀里,轻拍着她的背,“就这么走了不后悔?”

        沈瑜卿哼了声,“后悔了,来得及吗?”

        魏砚在她唇上亲了一口,“来不及了,绑也要把你绑过去。”

        “无赖。”沈瑜卿嗔他。

        一朝相识,恰似故人而归,他们的故事是十年生死,亦是三世痴恋。然庆幸的是,这一世恰逢正好,花开无落,月圆无缺。劲压下去了。

        他力道大,硬得像块铁。

        半晌,魏砚松下力时,沈瑜卿手臂软绵绵的,像踩在云上,她呼出气,嗔他一眼,“无赖。”

        魏砚似是顿了下,眸色深谙,涌动着不明的情绪,让人看不清。

        他摩擦着她的脸颊,指腹下的肌肤细腻柔软,他对上她的眼。

        “卿卿,这一刻我等得太久了。”

        …

        大婚当日,红烛长明,沈瑜卿躺在软榻里不自觉地睡了过去。

        她好像做了一个梦,醒来却又不记得梦见什么,抬手摸摸眼角,竟不知何时落了泪。

        门从外推开,沈瑜卿抬眼朝外看,魏砚喜服着身,嘴边浮着笑,黑眸紧紧地盯向她。沈瑜卿不自然地转开脸,唇抿了下。

        他走近看见她眼尾的红,微微蹙眉,“怎么哭了?”

        沈瑜卿嘴硬回他,“谁哭了。”

        魏砚笑笑,不禁摸了下嘴巴,坐到她身边,沈瑜卿故意背过身,留给他一道背影。

        “脾气怎么一点都没变。”魏砚嘴边笑意加深,伸臂抱住她的腰,感受到怀中人一瞬的僵硬,搂得更紧,抓过她的手握住,“我清楚你,要是不愿意嫁给我早就想法子跑了。”

        沈瑜卿心里烦闷,没好气道:“皇上下旨,我跑了岂不是连累家里。”

        “那就是愿意嫁给我了。”魏砚挑了下眉梢,说得一本正经。

        沈瑜卿忍住上来的火,咬唇开口,“不要脸。”

        她是气的,这男人二话不说就求皇上下旨赐婚,连问都不问她。但奇怪的是,她竟对他毫不厌烦,甚至对这桩婚事隐隐期待。沈瑜卿被自己这想法弄得愈发气闷,他是算准了她。

        魏砚对她没半点脾气,任由她骂,见她不说话了才开口,“骂够了是不是该做点别的了?”

        沈瑜卿听出他的意思,不禁还口,“谁要跟你!”

        “这儿除了你我还有别人?”魏砚扬着笑,黑眸精亮有神,丝毫不见酒后的醉意。

        沈瑜卿挣了下被他禁锢得紧没推开,忍不住瞪他一眼。

        魏砚视若无睹,厚脸皮似的轻碰她鼻尖,喃喃地唤她,“卿卿。”

        沈瑜卿迷糊记得她睡去时几近下半夜,睡意中沈瑜卿再次陷入了那个梦境。

        风刮得猛烈,苍茫大漠之上,马车粼粼而行,煞然间数匹骏马奔腾而至,黑脸汉子手握长刀,凶神恶煞地冲着赶赴漠北的一行人高吼,“何人在此逗留?”

        …

        三个月后,上京城门大开,一行马车出了京城。

        一早便动身了,沈瑜卿近日睡得不大好,此时没什么精神地靠着软榻,怀里捧一本书,眼眸却微微合着。

        车帘掀开,透出一道光,沈瑜卿蹙起眉,抬手去遮挡。魏砚扬唇笑了笑,弯腰进马车里。

        他捏捏榻上人的脸,“啧,昨夜累成这样?”

        沈瑜卿愈发不耐烦,一把打掉他乱捏的手。

        魏砚被她打也没脾气,躺到她身旁长臂一横就将人捞到怀里,轻拍着她的背,“就这么走了不后悔?”

        沈瑜卿哼了声,“后悔了,来得及吗?”

        魏砚在她唇上亲了一口,“来不及了,绑也要把你绑过去。”

        “无赖。”沈瑜卿嗔他。

        一朝相识,恰似故人而归,他们的故事是十年生死,亦是三世痴恋。然庆幸的是,这一世恰逢正好,花开无落,月圆无缺。劲压下去了。

        他力道大,硬得像块铁。

        半晌,魏砚松下力时,沈瑜卿手臂软绵绵的,像踩在云上,她呼出气,嗔他一眼,“无赖。”

        魏砚似是顿了下,眸色深谙,涌动着不明的情绪,让人看不清。

        他摩擦着她的脸颊,指腹下的肌肤细腻柔软,他对上她的眼。

        “卿卿,这一刻我等得太久了。”

        …

        大婚当日,红烛长明,沈瑜卿躺在软榻里不自觉地睡了过去。

        她好像做了一个梦,醒来却又不记得梦见什么,抬手摸摸眼角,竟不知何时落了泪。

        门从外推开,沈瑜卿抬眼朝外看,魏砚喜服着身,嘴边浮着笑,黑眸紧紧地盯向她。沈瑜卿不自然地转开脸,唇抿了下。

        他走近看见她眼尾的红,微微蹙眉,“怎么哭了?”

        沈瑜卿嘴硬回他,“谁哭了。”

        魏砚笑笑,不禁摸了下嘴巴,坐到她身边,沈瑜卿故意背过身,留给他一道背影。

        “脾气怎么一点都没变。”魏砚嘴边笑意加深,伸臂抱住她的腰,感受到怀中人一瞬的僵硬,搂得更紧,抓过她的手握住,“我清楚你,要是不愿意嫁给我早就想法子跑了。”

        沈瑜卿心里烦闷,没好气道:“皇上下旨,我跑了岂不是连累家里。”

        “那就是愿意嫁给我了。”魏砚挑了下眉梢,说得一本正经。

        沈瑜卿忍住上来的火,咬唇开口,“不要脸。”

        她是气的,这男人二话不说就求皇上下旨赐婚,连问都不问她。但奇怪的是,她竟对他毫不厌烦,甚至对这桩婚事隐隐期待。沈瑜卿被自己这想法弄得愈发气闷,他是算准了她。

        魏砚对她没半点脾气,任由她骂,见她不说话了才开口,“骂够了是不是该做点别的了?”

        沈瑜卿听出他的意思,不禁还口,“谁要跟你!”

        “这儿除了你我还有别人?”魏砚扬着笑,黑眸精亮有神,丝毫不见酒后的醉意。

        沈瑜卿挣了下被他禁锢得紧没推开,忍不住瞪他一眼。

        魏砚视若无睹,厚脸皮似的轻碰她鼻尖,喃喃地唤她,“卿卿。”

        沈瑜卿迷糊记得她睡去时几近下半夜,睡意中沈瑜卿再次陷入了那个梦境。

        风刮得猛烈,苍茫大漠之上,马车粼粼而行,煞然间数匹骏马奔腾而至,黑脸汉子手握长刀,凶神恶煞地冲着赶赴漠北的一行人高吼,“何人在此逗留?”

        …

        三个月后,上京城门大开,一行马车出了京城。

        一早便动身了,沈瑜卿近日睡得不大好,此时没什么精神地靠着软榻,怀里捧一本书,眼眸却微微合着。

        车帘掀开,透出一道光,沈瑜卿蹙起眉,抬手去遮挡。魏砚扬唇笑了笑,弯腰进马车里。

        他捏捏榻上人的脸,“啧,昨夜累成这样?”

        沈瑜卿愈发不耐烦,一把打掉他乱捏的手。

        魏砚被她打也没脾气,躺到她身旁长臂一横就将人捞到怀里,轻拍着她的背,“就这么走了不后悔?”

        沈瑜卿哼了声,“后悔了,来得及吗?”

        魏砚在她唇上亲了一口,“来不及了,绑也要把你绑过去。”

        “无赖。”沈瑜卿嗔他。

        一朝相识,恰似故人而归,他们的故事是十年生死,亦是三世痴恋。然庆幸的是,这一世恰逢正好,花开无落,月圆无缺。劲压下去了。

        他力道大,硬得像块铁。

        半晌,魏砚松下力时,沈瑜卿手臂软绵绵的,像踩在云上,她呼出气,嗔他一眼,“无赖。”

        魏砚似是顿了下,眸色深谙,涌动着不明的情绪,让人看不清。

        他摩擦着她的脸颊,指腹下的肌肤细腻柔软,他对上她的眼。

        “卿卿,这一刻我等得太久了。”

        …

        大婚当日,红烛长明,沈瑜卿躺在软榻里不自觉地睡了过去。

        她好像做了一个梦,醒来却又不记得梦见什么,抬手摸摸眼角,竟不知何时落了泪。

        门从外推开,沈瑜卿抬眼朝外看,魏砚喜服着身,嘴边浮着笑,黑眸紧紧地盯向她。沈瑜卿不自然地转开脸,唇抿了下。

        他走近看见她眼尾的红,微微蹙眉,“怎么哭了?”

        沈瑜卿嘴硬回他,“谁哭了。”

        魏砚笑笑,不禁摸了下嘴巴,坐到她身边,沈瑜卿故意背过身,留给他一道背影。

        “脾气怎么一点都没变。”魏砚嘴边笑意加深,伸臂抱住她的腰,感受到怀中人一瞬的僵硬,搂得更紧,抓过她的手握住,“我清楚你,要是不愿意嫁给我早就想法子跑了。”

        沈瑜卿心里烦闷,没好气道:“皇上下旨,我跑了岂不是连累家里。”

        “那就是愿意嫁给我了。”魏砚挑了下眉梢,说得一本正经。

        沈瑜卿忍住上来的火,咬唇开口,“不要脸。”

        她是气的,这男人二话不说就求皇上下旨赐婚,连问都不问她。但奇怪的是,她竟对他毫不厌烦,甚至对这桩婚事隐隐期待。沈瑜卿被自己这想法弄得愈发气闷,他是算准了她。

        魏砚对她没半点脾气,任由她骂,见她不说话了才开口,“骂够了是不是该做点别的了?”

        沈瑜卿听出他的意思,不禁还口,“谁要跟你!”

        “这儿除了你我还有别人?”魏砚扬着笑,黑眸精亮有神,丝毫不见酒后的醉意。

        沈瑜卿挣了下被他禁锢得紧没推开,忍不住瞪他一眼。

        魏砚视若无睹,厚脸皮似的轻碰她鼻尖,喃喃地唤她,“卿卿。”

        沈瑜卿迷糊记得她睡去时几近下半夜,睡意中沈瑜卿再次陷入了那个梦境。

        风刮得猛烈,苍茫大漠之上,马车粼粼而行,煞然间数匹骏马奔腾而至,黑脸汉子手握长刀,凶神恶煞地冲着赶赴漠北的一行人高吼,“何人在此逗留?”

        …

        三个月后,上京城门大开,一行马车出了京城。

        一早便动身了,沈瑜卿近日睡得不大好,此时没什么精神地靠着软榻,怀里捧一本书,眼眸却微微合着。

        车帘掀开,透出一道光,沈瑜卿蹙起眉,抬手去遮挡。魏砚扬唇笑了笑,弯腰进马车里。

        他捏捏榻上人的脸,“啧,昨夜累成这样?”

        沈瑜卿愈发不耐烦,一把打掉他乱捏的手。

        魏砚被她打也没脾气,躺到她身旁长臂一横就将人捞到怀里,轻拍着她的背,“就这么走了不后悔?”

        沈瑜卿哼了声,“后悔了,来得及吗?”

        魏砚在她唇上亲了一口,“来不及了,绑也要把你绑过去。”

        “无赖。”沈瑜卿嗔他。

        一朝相识,恰似故人而归,他们的故事是十年生死,亦是三世痴恋。然庆幸的是,这一世恰逢正好,花开无落,月圆无缺。劲压下去了。

        他力道大,硬得像块铁。

        半晌,魏砚松下力时,沈瑜卿手臂软绵绵的,像踩在云上,她呼出气,嗔他一眼,“无赖。”

        魏砚似是顿了下,眸色深谙,涌动着不明的情绪,让人看不清。

        他摩擦着她的脸颊,指腹下的肌肤细腻柔软,他对上她的眼。

        “卿卿,这一刻我等得太久了。”

        …

        大婚当日,红烛长明,沈瑜卿躺在软榻里不自觉地睡了过去。

        她好像做了一个梦,醒来却又不记得梦见什么,抬手摸摸眼角,竟不知何时落了泪。

        门从外推开,沈瑜卿抬眼朝外看,魏砚喜服着身,嘴边浮着笑,黑眸紧紧地盯向她。沈瑜卿不自然地转开脸,唇抿了下。

        他走近看见她眼尾的红,微微蹙眉,“怎么哭了?”

        沈瑜卿嘴硬回他,“谁哭了。”

        魏砚笑笑,不禁摸了下嘴巴,坐到她身边,沈瑜卿故意背过身,留给他一道背影。

        “脾气怎么一点都没变。”魏砚嘴边笑意加深,伸臂抱住她的腰,感受到怀中人一瞬的僵硬,搂得更紧,抓过她的手握住,“我清楚你,要是不愿意嫁给我早就想法子跑了。”

        沈瑜卿心里烦闷,没好气道:“皇上下旨,我跑了岂不是连累家里。”

        “那就是愿意嫁给我了。”魏砚挑了下眉梢,说得一本正经。

        沈瑜卿忍住上来的火,咬唇开口,“不要脸。”

        她是气的,这男人二话不说就求皇上下旨赐婚,连问都不问她。但奇怪的是,她竟对他毫不厌烦,甚至对这桩婚事隐隐期待。沈瑜卿被自己这想法弄得愈发气闷,他是算准了她。

        魏砚对她没半点脾气,任由她骂,见她不说话了才开口,“骂够了是不是该做点别的了?”

        沈瑜卿听出他的意思,不禁还口,“谁要跟你!”

        “这儿除了你我还有别人?”魏砚扬着笑,黑眸精亮有神,丝毫不见酒后的醉意。

        沈瑜卿挣了下被他禁锢得紧没推开,忍不住瞪他一眼。

        魏砚视若无睹,厚脸皮似的轻碰她鼻尖,喃喃地唤她,“卿卿。”

        沈瑜卿迷糊记得她睡去时几近下半夜,睡意中沈瑜卿再次陷入了那个梦境。

        风刮得猛烈,苍茫大漠之上,马车粼粼而行,煞然间数匹骏马奔腾而至,黑脸汉子手握长刀,凶神恶煞地冲着赶赴漠北的一行人高吼,“何人在此逗留?”

        …

        三个月后,上京城门大开,一行马车出了京城。

        一早便动身了,沈瑜卿近日睡得不大好,此时没什么精神地靠着软榻,怀里捧一本书,眼眸却微微合着。

        车帘掀开,透出一道光,沈瑜卿蹙起眉,抬手去遮挡。魏砚扬唇笑了笑,弯腰进马车里。

        他捏捏榻上人的脸,“啧,昨夜累成这样?”

        沈瑜卿愈发不耐烦,一把打掉他乱捏的手。

        魏砚被她打也没脾气,躺到她身旁长臂一横就将人捞到怀里,轻拍着她的背,“就这么走了不后悔?”

        沈瑜卿哼了声,“后悔了,来得及吗?”

        魏砚在她唇上亲了一口,“来不及了,绑也要把你绑过去。”

        “无赖。”沈瑜卿嗔他。

        一朝相识,恰似故人而归,他们的故事是十年生死,亦是三世痴恋。然庆幸的是,这一世恰逢正好,花开无落,月圆无缺。


  (https://www.tiannaxs.com/tnw25196104/81976177.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