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嫁到漠北以后 > 第86章 番外九

第86章 番外九


沈瑜安成婚日子正赶上国丧,  婚事就这么搁置下了。

        后来听说要嫁的那人竟看中了花楼里的姑娘,闹着退婚纳妾,沈母心疼沈瑜安,  二话不说退了这桩婚事。

        又是一年隆冬,上京落了雪,  沈瑜安椅在榻里看书,  好一会儿书卷一页都没翻过,  她心思不在这。

        沈母来了几回,  看出女儿有心事,  清楚她是能拿主意的,自己不说,  谁问也问不出。正巧梧州外祖家的二姑娘结亲,  沈母想让她离京散心,沈瑜安想来也好。

        翌日动身,沈瑜安在马车里不知不觉睡了。醒时官道又落了雪,  她掀开车帘向外望,漫天的白,枝丫上铺了一重又一重。

        她蓦然记起一件事。

        初见魏印亦是在风雪里,她进庙祈福,回程是马车坏在半路,  车夫前去寻人,她百无聊赖地坐在车厢内等,  时间长了就想出去走走。

        那片风雪中,  她遇见了他。

        后来她才得知他是当朝的大皇子魏印。

        再后来他们的羁绊越来越多。

        记得他喜欢雪,每每下雪都会去外面,  不撑伞,  不披外氅,  不让人跟着。沈瑜安也学他,他会让人那外袍来给她披,微微笑道:“外面冷,还是多穿些好。”

        沈瑜安哼着声回嘴,“那你还穿得这么少。”

        魏印漫不经心:“冷着清醒。”

        …

        梧州城在北,要比上京还冷,外祖家在梧州颇有声望,人丁兴盛,每日来往之客犹多。

        沈瑜安下了马车,先叫人引进去了,祖宅大,绕回廊许久才入一间厢房。

        暂且歇下了,将夜时到膳厅用饭,陪着一大家子客套一番沈瑜安回了厢房。

        她呆呆地望向床头帷幔,脑中放空,忽然觉得索然无味,不知自己为何要远离上京走这一遭。

        多久没有他的消息了,新帝登基后他就离了京,也不知有没有带那位藏在府里的侧妃。

        沈瑜安胡思乱想了会儿,夜深时睡了过去。

        …

        风雪稍停,沈瑜安被外祖家的表妹拉着上街。

        梧州糕点是一特色,沈瑜安逛来逛去没什么胃口,随便找了一个茶馆等她。

        墙柳和月色,清明白雪霜。沈瑜安赏景饮茶,手中捧一册书懒懒闲闲地看。

        茶馆的隔间用竹帘遮挡,虽有雅致却并不隔音,时不时就会有闲谈的人声入耳。

        沈瑜安默默地听,忽一道淡漠温和的声插入其中,她翻书的动作微动,脊背僵住,顷刻间喧闹声都静了。

        “彦之兄这回要在梧州待多久?”有人问。

        “闲人一个,游山玩水罢了。”那人温声答。

        沈瑜安缓下呼吸,一步一步走到竹帘后,静静地听着,那人却再没说话。

        过了会儿是辞别的说话声,门推开,屋中人陆续走了。

        耳旁静的一片,鬼事神差的,沈瑜安撩起竹帘的一角,探头看向里。

        那人坐在窗边,神色淡淡,清冷又淡漠。

        沈瑜安呼吸骤然停滞,一双眼定定地看着他。

        有多久没见了,他变了许多,周身的气息温和却又让人难以靠近。

        或许是感受到异样的视线魏印倏然偏过头,一眼便看到了竹帘前的沈瑜安,扶在木椅上的手不可察觉地收紧,眼中情绪不明。也只是一瞬,便恢复了往日的浅淡,冲她点点头,“沈姑娘。”

        沈瑜安心绪平复下,学着他淡淡回道:“合燕王。”

        新帝登基,大皇子魏印就被划了王府,封为合燕王。

        这句话落,他们彼此沉默,却都没先说告别。

        “听闻王爷一年前就离京了,不知侧妃娘娘可是与王爷同行?”沈瑜安握着袖中的手,启唇道。

        魏印记起活在他口中的侧妃,忽然笑了,“她自然是要陪我。”

        沈瑜安闭了闭眼,也笑了,“祝王爷早生贵子。”

        她抬步要走,却被人叫住,“不是来吃饭的,饿不饿?”

        沈瑜安停住身朝他看去,“王爷邀我单独用饭,侧妃娘娘知道了怕是不好。”

        魏印不咸不淡道:“她不介意。”

        沈瑜安:“…”

        门轻叩了声,侍从端了饭食进来摆置到案上,沈瑜安一眼扫去,确实都是她爱吃的,心里复杂,故意道:“王爷口味变得倒是大。”

        魏印推着木椅过去,不禁笑笑没说什么。

        沈瑜安莫名其妙陪他吃了顿饭,大多时候两人都沉默着,谁都没开口。

        “溪米糕寒性,你少吃些。”魏印坐在她对面,在她夹完一块溪米糕后就将碟子拿走了。

        恍然仿佛回到从前,沈瑜安心绪复杂,冷淡道:“多吃些怎么了,左右与王爷无关。”

        魏印并不生气,温和地牵了牵唇,“人是在我这吃坏的,追究下去我总逃脱不了干系。”

        沈瑜安气闷地想还嘴,又看他身下常年坐的木椅,抿抿唇没再开口。

        …

        过了小半月沈瑜安返程回京,在那回茶楼后她没再见过魏印,偶然间听说他离了梧州,却没人知晓他去了哪。

        回京的路不顺,大雪天寒堵了官道,马车过不去,迫于无奈在驿站落宿。

        沈瑜安早早沐浴后歇下了,翌日一早起时开窗望去有满园的梅雪,还有雪中的人。

        她心口砰跳,以为自己看错了,抬手使劲揉了下眼再朝外看,确实是他。

        沈瑜卿听见自己开口,“你怎么在这?”

        魏砚抬头,似是没想到她也在这,顿了下才道:“雪大堵了路。”

        沈瑜安“哦”了声,就关掩了窗。

        在屋内待得乏闷,沈瑜安闲时下了楼,却没料想在这还碰到一个故人。

        “瑜瑜!”一道男声传过,沈瑜安抬眼,看见门口进来的男人,锦衣玉袍,一身风尘仆仆。

        “师兄?”沈瑜安站起身。

        南伯侯与沈家是旧时,长子陆璃与沈瑜卿同一书院,只是后来陆璃外出游学,两人才断了联系。

        “雪大封路,本以为被堵到这会无趣,不想竟见到了瑜瑜,也算意外之喜。”陆璃道。

        沈瑜安抿唇笑了下,看他满身的雪叫人去备了热茶。

        “师兄这是要回京了?”

        “算是吧。”陆璃坐下,见有人送来热茶,感叹了句,“还是瑜瑜周全。”

        两人多年未见,陆璃遇故友一时说了许多在外的奇闻异事,沈瑜安认真地听,时而回应几句。

        驿站外,雪落的又大了,魏印隔一道窗看向屋内对坐的两人,他们似是相识许久,气氛融洽,她眼里都是笑。

        “王爷。”仆从跟来。

        魏印脸上没什么表情,眸色深了深,“最近的地方还有驿站么?”

        仆从道:“回王爷,方圆几里就只有这一家,现在动身,怕是夜里到不了。”

        “嗯。”魏印淡淡声。

        他在外坐了良久,直到楼下的人回了屋。

        大雪封路,至第三天沈瑜安都未见到魏印身边的侧妃。

        第四天沈瑜安下楼时,看见魏印坐在靠窗的位置,她瞥一眼,兀自找了旁处。

        刚坐下,眼前投出一道人影,她抬起头。

        “侧妃是假的。”他说。

        沈瑜安眸子动了下。

        魏印声音低低地发沉,“那些话都是假的。”

        沈瑜安的心口揪紧,一双眼直直地看着他。

        魏印薄唇抿成一条线,半晌等不到她回答,不禁扯了扯嘴角,“瑜安,你…真的不介意么?我是一个废人。”

        “你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沈瑜安偏过头,眼下潮湿。

        魏印倏然一怔,闭了闭眼,笑了下,“我明白了。”

        他手划着木椅转身要走,臂上忽多出一道力,魏印心口倏忽提起,眼中她走到跟前,俯身吻上他的嘴角,蜻蜓点水般,眸中如星光闪烁,“傻子,我沈瑜安只忠于自己的心,而它早就是你的了。”瑜安的心口揪紧,一双眼直直地看着他。

        魏印薄唇抿成一条线,半晌等不到她回答,不禁扯了扯嘴角,“瑜安,你…真的不介意么?我是一个废人。”

        “你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沈瑜安偏过头,眼下潮湿。

        魏印倏然一怔,闭了闭眼,笑了下,“我明白了。”

        他手划着木椅转身要走,臂上忽多出一道力,魏印心口倏忽提起,眼中她走到跟前,俯身吻上他的嘴角,蜻蜓点水般,眸中如星光闪烁,“傻子,我沈瑜安只忠于自己的心,而它早就是你的了。”瑜安的心口揪紧,一双眼直直地看着他。

        魏印薄唇抿成一条线,半晌等不到她回答,不禁扯了扯嘴角,“瑜安,你…真的不介意么?我是一个废人。”

        “你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沈瑜安偏过头,眼下潮湿。

        魏印倏然一怔,闭了闭眼,笑了下,“我明白了。”

        他手划着木椅转身要走,臂上忽多出一道力,魏印心口倏忽提起,眼中她走到跟前,俯身吻上他的嘴角,蜻蜓点水般,眸中如星光闪烁,“傻子,我沈瑜安只忠于自己的心,而它早就是你的了。”瑜安的心口揪紧,一双眼直直地看着他。

        魏印薄唇抿成一条线,半晌等不到她回答,不禁扯了扯嘴角,“瑜安,你…真的不介意么?我是一个废人。”

        “你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沈瑜安偏过头,眼下潮湿。

        魏印倏然一怔,闭了闭眼,笑了下,“我明白了。”

        他手划着木椅转身要走,臂上忽多出一道力,魏印心口倏忽提起,眼中她走到跟前,俯身吻上他的嘴角,蜻蜓点水般,眸中如星光闪烁,“傻子,我沈瑜安只忠于自己的心,而它早就是你的了。”瑜安的心口揪紧,一双眼直直地看着他。

        魏印薄唇抿成一条线,半晌等不到她回答,不禁扯了扯嘴角,“瑜安,你…真的不介意么?我是一个废人。”

        “你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沈瑜安偏过头,眼下潮湿。

        魏印倏然一怔,闭了闭眼,笑了下,“我明白了。”

        他手划着木椅转身要走,臂上忽多出一道力,魏印心口倏忽提起,眼中她走到跟前,俯身吻上他的嘴角,蜻蜓点水般,眸中如星光闪烁,“傻子,我沈瑜安只忠于自己的心,而它早就是你的了。”瑜安的心口揪紧,一双眼直直地看着他。

        魏印薄唇抿成一条线,半晌等不到她回答,不禁扯了扯嘴角,“瑜安,你…真的不介意么?我是一个废人。”

        “你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沈瑜安偏过头,眼下潮湿。

        魏印倏然一怔,闭了闭眼,笑了下,“我明白了。”

        他手划着木椅转身要走,臂上忽多出一道力,魏印心口倏忽提起,眼中她走到跟前,俯身吻上他的嘴角,蜻蜓点水般,眸中如星光闪烁,“傻子,我沈瑜安只忠于自己的心,而它早就是你的了。”瑜安的心口揪紧,一双眼直直地看着他。

        魏印薄唇抿成一条线,半晌等不到她回答,不禁扯了扯嘴角,“瑜安,你…真的不介意么?我是一个废人。”

        “你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沈瑜安偏过头,眼下潮湿。

        魏印倏然一怔,闭了闭眼,笑了下,“我明白了。”

        他手划着木椅转身要走,臂上忽多出一道力,魏印心口倏忽提起,眼中她走到跟前,俯身吻上他的嘴角,蜻蜓点水般,眸中如星光闪烁,“傻子,我沈瑜安只忠于自己的心,而它早就是你的了。”


  (https://www.tiannaxs.com/tnw25196104/81976176.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