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重回年少时光 > chapter 100

chapter 100


  chapter 100  

  这是季梵尘第一次见到赵年年哭成这样, 她总是平静的, 肆意的, 张扬的, 自信的, 像杜鹃花一般明艳动人, 她不应该像此刻一般, 在自己怀里脆弱又无助的哭泣。

  她在求他,在向他妥协,她甘愿为了自己, 捆绑住那双有力的羽翼。

  季梵尘突然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他所谓的妥协,其实是在用自己逼她, 逼着她来妥协。

  即使不想伤害她一丝一毫, 身体的本能还是循着对自己有利的那一面,暴露出不为人知的阴暗。

  他无比唾弃这样的自己。

  最后那双羽翼没有被捆绑住, 他的手里却多了一条线, 不管这只小凤凰飞得多远多高, 那根线始终掌控在他手心。

  .  

  赵年年搬过来和他一起住后, 莫名的,身体里的躁动仿佛全部被抚平, 每日和她上课下课, 每夜和她同枕而眠, 多日来惶惶不安的一颗心就这样落到了实处。

  她确实越来越优秀,可却始终在自己身旁。

  于是他也开始让自己变得更加优秀, 这对他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一件事情。

  他开始恢复了以往的自持,那些疯狂的因子慢慢被锁在了心底深处,他是一个极其聪明的人,不过是因为一时走错了路,钻了个牛角尖罢了。

  .  

  赵年年在很久很久以后,遇到了一个叫林慕安的男孩子,她遇见他的时候,正是十几岁少年不知愁滋味的年纪,但他身上,却丝毫没有感受到属于少年的生机勃勃。

  这样子的他,让赵年年想起了有段时间的季梵尘,也是如同这般,仿佛站在深渊,浑身孤寂,在黑暗中,备受煎熬。

  赵年年理所当然的拉了他一把,这对她来说只是举手之劳而已。

  可是他身上的颓废和消极,却仿佛更加严重,对于赵年年帮他,好像是无所谓的模样,明明她做的那件事情,足以改变他的人生。

  这真是让人心疼。

  于是,赵年年总是明里暗里的在帮他,他也如她所见,越走越高。

  纵容已经是光芒万丈,但他身上,却始终笼罩着一团黑雾,怎么用力,都无法把它吹散开来。

  赵年年突然发现,对他的在意,已经过了普通朋友的范畴,或许是因为,他确实是一个让人心疼的孩子吧。

  又或许,是因为在他身上看到了某些相似的影子。

  她从来不愿意去回想那段时间,那个时候的季梵尘是她不敢去触碰的一个噩梦,赵年年把他拉了上来,可是林慕安,仿佛是在放任自己沉沦,不愿接受任何人朝他伸出的援手。

  在她无计可施的时候,季梵尘不知道从哪里得知了这件事情,很生气的对她甩了脸色,他向来敏锐,赵年年大大小小的事情都瞒不过他,突然对一个小男孩这么关心。

  还不是见人家生得漂亮。

  季梵尘暗暗地埋怨,当初接近赵年年,可没少利用自己这张脸,那个女人就是这般,见到好看的东西,就控制不住的喜爱,就像当年上课的时候,总是经常偷偷看着自己。

  对着这张脸发呆。

  他心里可都一清二楚的。

  现在来了个长得比他好看,比他年轻的,就开始蠢蠢欲动了。

  赵年年哭笑不得,亲着他小声安抚着:“我怎么可能对他有什么想法,人家小我几轮呢,我对他这般好,只不过是在他身上看到了你的影子罢了。”

  她叹了口气继续说道:“他这副样子,跟你当初闹别扭的时候一模一样,我见不得这样。”

  “我什么时候和你闹过别扭…”他侧过头,不自然地说,明显也是不愿意再回想当初那件事情,赵年年笑,开始一脸认真地帮他回忆。

  “就是那次啊,你每天夜里偷偷躲在客厅阳台抽烟的那次——”  

  “别说了…别说了年年”,他捂脸,凑过来抱住她使劲蹭着,一副不愿再提及的模样,羞耻得不行。

  当初觉得天要塌下来的事情,现在想想,真是钻了个大大的牛角尖。

  季梵尘承认,那段时间是他这辈子最失控,最丢人的时候。

  很多年后他都不愿意再说起这件事情,但赵年年每每,都会拿出来嘲笑他。

  许久,待两人平复,季梵尘才想起方才那件事情,哑声问道:“那个男孩,我下次见一见他,你别太操心了。”

  说完,他又认真的补充:“我怕会影响到你的心情。”

  “恩…”赵年年乖巧的伏在他怀里,低低的应了一声。

  她开始刻意的忘记那个叫林慕安的小孩,正如季梵尘所说,那段时间她的心情却是波动很大,不关注他了之后,又恢复了以往平静的生活。

  日子过得飞快,后来隔了很久,赵年年在一个偶然的场合,再次遇见了林慕安,他手里牵着一个女孩子,身边是熙熙攘攘的助理保安,出乎意料的是,他脸上的神情,接近柔和。

  赵年年惊讶了一下,见过林慕安无数次,他从来都是面无表情的被众人簇拥,浑身冷漠,仿佛化不开的寒冰,带着满目料峭,让人望而生畏。

  忽然,赵年年眨了眨眼睛,难以置信的盯着那一处,扯了扯身旁季梵尘的手。

  刚刚,好像,他低头和那个女孩子说话,嘴角翘起了一下。

  “我眼花了吗?”

  她愣愣的问身侧那人。

  “没有,宝宝,他刚刚确实笑了一下。”

  这个小心眼的男人,想要挽回她的注意力。

  赵年年瑟缩了一下,目光果不其然回到了他身上,小声娇嗔:“你别闹…”  

  “我哪里闹了——”  

  “你勾我”,她软绵绵的叫着,分外诱人,季梵尘笑了,无比开怀:“恩…我就是在勾你,一起回去睡觉好不好?”

  “睡你个大头鬼!”

  .  

  这个时候的他们,已经结婚很多年了,经历过无数风风雨雨,见过很多大风大浪,但季梵尘对她的依赖,依旧十年如一日。

  明明已经是位妇人了,却每天把她当做小女孩一般宠着。

  用旁人的话来说,就是养了两个女儿。

  大女儿是他的妻子,小女儿是他的孩子。

  他们还有一个可爱又装得无比老成的儿子,一家四口,无数人为之羡慕。

  .  

  季梵尘有天晚上做了一个无比真实的梦,梦里是一个没有赵年年的人生,他独自一人上完了高中,读了一所非常优秀的大学,最后一直读到博士,从事了科研工作。

  日子一天天重复的过着,他感觉不到悲喜,也体会不到生活,仿佛只是在麻木的活着。

  他和高中的同学都没有联系,在大学里面也没有朋友,很多女孩喜欢他,但他都懒得多看一眼,他觉得与其浪费时间在这方面,不如多做几个实验,还可以多得出几组数据来。

  随着时间的流逝,他年龄逐渐增大,同龄人的小孩都开始可以打酱油了,他仍是孑然一身,身边的人都开始替他着急,但季梵尘并没有觉得有什么问题。

  没有任何人能改变他的想法,也没有人能左右他的决策。

  在他三十五岁那年,季父和他长谈了一次,他说:我们希望你结婚,并不是想让你传宗接代,而是因为我们一天天老去,总有一天会和你分离,我们不忍心走后,你一个人孤零零的在这世上生活,我们希望那个时候的你,有良人相伴,儿女环绕。

  有家,有血脉,有羁绊。

  不必在这茫茫世间,茕茕孑立。

  季梵尘听完沉思了很久,然后不久后,他开始相亲,但是每张脸在他眼里都没有差别,每个人在他心中都没有区分,他实在接受不了属于自己的人生中突然多出来一个人。

  他努力了,但事实证明并没有用的。

  比起所谓的血缘羁绊,他觉得舒服最重要。

  梦里的最后,他父母相继过世,在这世间,再无血脉,他依旧如往常般独来独往,平静生活,但心底有一处,永远是空缺的。

  从年少到垂暮,黑发到白头,他始终都是一个人。

  他的晚年,就是在那座空旷寂静的房子里,独自一人悄无声息的度过。

  一个萧瑟的午后,他躺在老旧的藤椅上,身子消瘦,白发苍苍,周围没有一丝声音,他缓缓的阖上眼,就再也没有睁开过。

  季梵尘醒来,只觉得浑身的力气仿佛被抽干,他回忆起梦中的情景,整个人如同被寒凉的秋风卷过,满身萧瑟,眼角有一丝冰凉,他伸出手,摸到了一抹湿意。

  不由自主的,他揽紧了怀里的人,力气大到像是要把她嵌到身体里,赵年年被惊醒,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抱住了他。

  “你怎么了啦”,她带着刚睡醒的鼻音,软绵绵的问着,季梵尘轻吻着她,喃喃自语:“年年,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就是遇见了你。”

  他的声音含糊不清,但赵年年很是听清了,她笑,揽着他的脖子轻声回应。

  “我也是呀。”

  你不知道,我攒了两辈子的运气,才换来一个你。


  (https://www.tiannaxs.com/tnw200892/3334769.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