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重回年少时光 > chapter 98

chapter 98


  chapter 98  

  她每天会做好早餐, 准时叫他起床, 下班一起回家, 顺道去超市买菜, 她做饭, 他洗碗, 陈炎喜欢吃她做的菜, 味道没有让人多难忘,但吃起来就是很舒服,让人从心底觉得满足。

  两人还没有在一起之前, 陈炎白吃了她半年的午饭,然后在下半年的时候,就变成了连早饭都一起吃, 年底时, 他向她求婚了。

  结婚那天,赵年年送给他的新婚贺礼是一把钥匙, 他刚毕业时一直住的那套房子。

  她说:“里面你的东西都没有动过, 一直都给你留着呢。”

  “原本就是打算送给你的, 但一直没有借口, 如今机会终于来了。”

  陈炎在从业三年就已经很有名气了,以他的能力没过多久就在北京买了房, 他在赵年年的那套房子里住了好几年, 说没有感情那是假的, 但这样不明不白的住着也不是个长久事,所以咬咬牙, 还是搬了出来。

  但是闲暇时,也会偶尔想到自己在那个房子里度过的时光,就像失去的那些青春一样,遗憾而又美好,只是没想到,今天它又回来了。

  陈炎笑笑,接过了那把钥匙。

  .  

  林祁过年回家的时候,照例去了一趟市中心的图书馆,在北京定居之后,一年最多回来两次,但总是习惯性的要过来坐坐,看着窗外阳光射进来漂浮在空气中的尘埃,总是不由自主的想到了那个夏天。

  那个突然出现在他的生命中,如天使般降临的那个女孩,把他从深渊中拉出来,让他站到了太阳底下,感受到了温暖的滋味。

  林祁第一次遇到那群人的时候,是在一个放学的傍晚,他因为值日,关上教室门出去时天已经快黑了,他们把他堵在了僻静的角落里。

  言语羞辱过后便开始拳打脚踢,林祁无力反抗。

  从此便成为了家常便饭,三天两头,他知道,原因不外乎是班里最漂亮的那个女孩最近老喜欢找他说话,而且很维护他。

  林祁很感激她,但却只能疏远她。

  他把自己封闭起来,极少与人交谈,总是独来独往,形单影只,那群人很满意,不再频繁的欺负他,但偶尔在路上看到他,总会嘲笑欺辱几句。

  他就这样还算平静的过了一段时间。

  但事情在那个女孩向他告白之后,差到了极点,那次他被打的格外重,在家休息了好几天才来上课,之后便麻烦不断,幸好没过多久,就毕业了。

  林祁考试的时候发挥失常了,但他一点都不难过,因为他即将要摆脱这段时间的噩梦。

  但他没有想到,之后的生活才是他真正的噩梦。

  开学第一天在班里看到那张熟悉又痛恨的脸时,林祁浑身是止不住的颤抖,放学后,不出意外的被堵住了,这次里面多了几张生面孔,但不出意外地,上面都是如出一辙的嘲笑和戏弄。

  他被整个班里的人排斥了,他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或许最大的错误就是生了这张脸。

  他还是如同初中那般,几乎不与人交往,沉默孤僻,所以他被排斥的更加厉害了。

  陈炎出现在教室门口时,他是惶惶不安的,前几天那几个人的恶作剧得到了回应,他不知道那封信里面有什么,他很害怕。

  未知的事物可能会让他的处境变得更差。

  但是没有想到,那群人拆开那封信之后,只有嘲笑得意,却没有羞辱讥讽,林祁疑惑很快就得到了解开,那封信经过全班人的手后传到了他面前,上头只有潇洒利落的几个大字。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他忍不住笑了下,他已经很久都没有笑过了,所以在旁人看来,也就是嘴角动了动而已。

  没过多久,林祁就在楼梯口撞到了赵年年,他仅仅是看了她一眼,便觉得心跳加速,面红耳赤,明明只是陌生人,但因为那个恶作剧,林祁便觉得她不一样。

  很不一样,会让人紧张,会让人不由自主的把她放在那个特殊的位置上。

  在天台听到她的声音时,林祁以为自己在做梦,明明是一件很荒谬的时候,但那时候的他,还是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因为于那个时候的他来说,并没有第二个选择。

  后来无数次,他都在心里庆幸。

  和她去过一次图书馆之后,林祁便发现她并不只是说说而已,赵年年思路很清晰,有条不紊的安排着计划,等到补习结束,他也不出意外的考上了一班。

  进来之后,才发现生活原来可以这么过。

  同学都是和善的,老师都是负责的,朋友,是如此让人感动幸福的。

  他开始抬起头走路,渐渐学会了笑,慢慢打开了心扉。

  赵年年的朋友,都和她一样,善良又可爱,完全颠覆了他对人的认知,他很喜欢他们,哪怕只是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坐在一旁,看着他们嬉笑打闹。

  林祁觉得这才是真正的生活。

  每当他们闹的时候,他总是安静的看着,所以那些不为人知的事情,总是能被他察觉,哪怕只是一丝细微的异样。

  他知道顾安喜欢赵年年,季梵尘也喜欢她,但是两人都维系着表面的平和,粉饰太平,这样很好,他觉得不错,至少还能作为好朋友一起出去玩耍。

  可是后来他才发现,原来陈炎对她,心思也是不纯的。

  那是一件很小的事情。

  期中考试成绩出来那天,林祁考的很不错,赵年年很开心,摸着他的头笑容灿烂,面容明媚的像是三月里的杜鹃花,他有些不忍直视,微侧开眼,便看到了不远处的陈炎,目光定格在眼前的这张笑脸上,怔怔的看着,不知道看了多久。

  他察觉到了林祁的目光,视线转了过来,四目相对,两人飞快地移开,然后心照不宣的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但是冰山露出一个角之后,就很容易看到它的全部了,之后每一次,林祁都能察觉出他的异样,比如他总喜欢逗赵年年说话,而且和她打闹时,总是比平时更加的兴奋雀跃。

  在她面前表现的像个孩子,在旁人面前却无比沉稳。

  话多,却大都围绕着赵年年。

  而且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只要有其他人对赵年年产生兴趣,他就会以洗脑的方式,夸大其词的给他们灌输着赵年年缺点和坏脾气,久而久之,也就很少有人打她主意了。

  林祁作为一个旁观者,只能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他以为随着时间的流逝,所有的一切都会消散,但是他没有猜到,情如烈酒,时间越长被发酵的越浓郁。

  陈炎一直都没有结婚。

  .  

  林祁在一个冬日的早晨来到图书馆时,那个熟悉的位置上坐着一抹身影,她背脊挺直,专心致志的看着手里的书,温暖的阳光打在她身上,为她镀上了一层金光。

  他恍惚,站在那里愣了一会才缓缓笑开,迈开腿坐到了她身旁。

  “好巧。”

  “哎”,赵年年惊讶抬头,眉眼弯弯:“真的好巧啊——”  

  “你今天怎么想到来这儿?”

  “新文需要查点资料,我就过来了”,赵年年笑,对他扬了扬手里的书,然后挑眉:“倒是你,怎么跑过来了?”

  “你还记得这个位置吗?”

  林祁不答,含笑问她。

  “记得啊,当初给你补习了那么久,所以拿了书就习惯性的坐到这里了。”

  赵年年坦然的答道。

  林祁闻言久久不语,盯着面前这张被岁月眷顾的脸,嘴角笑意深深,她还是和以前一样,有着乌黑清透的眸子,白皙娇俏的脸庞,喜欢穿白色的高领毛衣,外面搭件驼色外套。

  永远是乌黑浓密的一头长发,柔顺的披在肩头,或凌乱扎在头顶,怎么样都好看。

  像个天使一样,美好的让人情不自禁想要靠近。

  “你怎么了?”

  赵年年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眼里带着一抹担忧。

  “年年…”林祁轻唤。

  “恩?”

  你可能不知道我有多感谢你,那份感激,让我对你生不出一丝企图,因为就算是一丝儿的不轨,都让我感觉是在亵渎你。

  我不敢,不愿,不能去想。

  林祁笑了笑,垂眸答:“没什么。”

  他一直陪着赵年年,在那里从早上坐到了日落时分,两人就这样静静的各自看着手里书,气氛平和而舒适,仿佛回到了很多年前,还是孩子的他们。

  林祁后来有很多的粉丝,认识他的人很多,喜欢他的人也很多,他的生活,越来越好,受人羡慕,让人瞩目,可是他最开心的,最怀念的,还是那个夏天,和一位名为赵年年的女孩,在安静空旷的图书馆里,从清晨坐到日落。


  (https://www.tiannaxs.com/tnw200892/3327268.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