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重回年少时光 > chapter 51

chapter 51


  chapter 51  

  冬日天暗的早, 走出门, 外头已经全黑了, 月影清冷, 树影斑驳, 冷风一阵阵往脖子里灌着, 让人遍体生寒。

  赵年年木然的往校门口走着, 如游魂般回到了家,一进门,就蜷进了被子里, 把自己紧紧包裹成一团,仿佛这样,就能驱解掉体内的寒意。

  她脑海里如走马灯似的回放着以前种种。

  那个人第一次对她告白, 也是在平安夜那天, 黑巧克力加苹果,黑的发亮, 红的诱人, 少女的心瞬间被虏获。

  那可是班里女生都偷偷爱慕的人啊, 阳光开朗, 俊朗秀气,成绩优异, 还担任了班长。

  每个女孩年少时期最爱的模样。

  赵年年当然不会免俗。

  之后的日子, 单纯的美好, 情窦初开的孩子,怎么样都是甜的, 就连仅仅是一起坐在教室里,都觉得像是偷吃了一颗糖,那种不为人知的欣喜,就连现在回想起来,也都是充满着阳光草地还有栀子花香的气息。

  即便后来,现实将一切都吞没,露出底下凶恶的獠牙,所有的假象支离破碎,只剩下令人呕吐的丑陋,赵年年心底,却依旧保留着那一小片的美好。

  美好到她没有办法再去接受一切为了生活而必须地将就。

  而没有经济基础和能力的坚持,不外乎于一个笑话。

  父母催促,旁人指点,夜深人静里席卷而来的孤独,看不到光明,不知道出路,一边忍受着内心的焦虑,一边浑浑噩噩的继续活着。

  所有一切的开始,就发生在这个平安夜。

  没想到她如今即便跳了两级,却依旧避不开那个人,在这相同的日子里,旧景再次重现。

  和当年李寻跟她告白时,一模一样。

  就连他那张脸上羞涩忐忑的表情,都如出一辙,赵年年扯着嘴角冷冷的笑着,这么多年,她竟然依旧记得如此清晰。

  哪怕是被背叛。

  她闭上了眼睛,逼着自己睡去,脑海一片杂乱,不知过了多久,睡意袭来,厚重的被子裹住了她大半张脸,脸色苍白,梦里的她眉头依旧蹙起,紧闭的眼角边,缓缓滑过一滴泪水,晶莹剔透。

  又是一夜的光怪陆离。

  早上起床,浑身无力,但心情却是平缓下来,赵年年面色如常的来到学校,刚一落座,身旁的季梵尘就侧头盯着她,眸子黝黑光亮,上面清晰地倒映出她的脸。

  “干嘛”,她低头放着书包问道。

  季梵尘抿了抿唇,才出声:“昨天…”  

  语气无比迟疑,带着她熟悉的清冽,赵年年等了半响,依旧没有声音传来,她放好书包,抬头疑惑的看着他。

  “恩?”

  四目相对,季梵尘眸光不自然地闪过两下,然后微微的侧过头去,好看的两片唇张合:“那个男孩子…长得还挺好看的啊…”  

  他一说完,立刻垂下了眸子,低着头,把脸藏了起来。

  “啊…”赵年年睁大眼睛,无意识的应了一声,随后立刻反应过来,愉悦的扬起了嘴角:“没有啦,你最好看!”

  她说完,伸手揉了揉他毛茸茸的头顶。

  “那你昨天为什么那么反常?”

  季梵尘蓦然抬起头问道,没有往日里的羞涩,双眼瞪圆的模样,倒像是一只护食的小兽。

  赵年年面色不自然的眨了眨眼睛,小声嘟囔:“反正不是因为他好看…”  

  此话一出,季梵尘心情非但没有一丝缓解,反而更加蹙紧了眉头。

  赵年年只有理亏心虚的时候,才会这么没有底气,不然她一定是无比嚣张,张牙舞爪的简直能翘上天。

  她就是因为昨天那个男孩子才反常的!!  

  季梵尘顿时气的要命,把手里的书翻的哗啦作响,面色冷寒,死死的抿着嘴角,浑身上下散发着浓浓的怨气,让赵年年想忽视都难。

  “那个…”她期期艾艾的开口,季梵尘瞬间转过头来,目光如炬的盯着她,还有一丝丝期待,赵年年咽了咽口水,试探问道:“我昨天数学试卷没写完,能借我抄一下吗?”

  毕竟李刚发起火来,可是连她都害怕。

  “活该!谁叫你还逃课的,自作自受,自食恶果,被骂死算了”,季梵尘瞪着眼睛,面色因为激动而有些微红,他嘴里噼里啪啦骂了一通,惊得赵年年是目瞪口呆,她错愕的盯着他,哑口无言。

  仿佛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话音刚落,季梵尘就一脸不自然的低下头,露出烧红的耳尖,然后伸手把桌上的书一摞一摞的叠起,放在桌子边上,形成一堵高耸的围墙,隔绝了两人的视线。

  赵年年:“……”  

  等了半响,终于确定他是真的不再搭理自己,赵年年才悻悻的摸了摸鼻子,默默抽出桌子里的试卷,加急赶工,力求减轻徒刑。

  笔尖与纸张摩擦的刷刷声传来,那边的季梵尘微不可察的僵了僵身子,须臾,一阵窸窣,赵年年的面前出现两根修长白皙的手指,上头夹着两张试卷。

  她愣了片刻,立即惶恐的接过,点头哈腰,叠声道谢。

  那头高冷的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直到中午去吃饭时,季梵尘还是冷着一张脸,赵年年极尽狗腿的在他身边晃悠,说了一大筐好话,那人的脸色才稍稍缓和几分,由阴转多云。

  “给你…”,献宠的声音在耳旁响起,季梵尘抬头,赵年年正满脸讨好的看着他,把盘子里的藕夹一块块往他盘子里夹着。

  双眼亮晶晶的像是讨主人欢心的小宠物,又乖又软,他的嘴角忍不住泄出一点笑意,又很快收了回去,板着一张脸面无表情吃着自己盘子里的菜。

  赵年年向来见好就收,可不能让她发现了。

  然而在她充满期待的目光下,季梵尘手里的筷子又硬生生的拐了个方向,朝藕夹的方向落下,往嘴里送时,不出意外的看到了那双大眼睛里冒出笑意。

  像是点点绽放的花骨朵,格外灿烂鲜艳。

  忽然觉得什么气都没了。

  “吃饭”,见赵年年依旧盯着他,季梵尘淡淡的吐出两个字,却让赵年年瞬间如蒙大赦,总算是愿意开口和她说话了。

  季梵尘每次生气的时候就会变成初识时那副不理人的模样,只有消气了,才会勉强搭理你几句,但要完全哄好,还需要一段漫长的过渡期,也不知道他这个性子,是怎么来的。

  好算这次是搪塞过去了。

  赵年年这口气刚舒完,那厢就走过来一个人,那张脸化成灰她都认识,心瞬间沉了下来,她迅速的低下头。

  “年年,我可以坐这里吗?”

  他指着赵年年斜对面的空位,今天陈炎篮球队出去聚餐,正好三缺一。

  赵年年抬头,还没来得及回答,对面那人已经冷声拒绝:“不可以。”

  “我没有在问你”,端着盘子的李寻保持着笑容,不轻不重的挡了回去。

  他目光柔和的看向赵年年,眼里是璀璨的笑意,俊朗的面容越发明亮。

  恐怕无论哪个女孩子,都拒绝不了这样的人吧,赵年年眼里都是讥讽,勾起嘴角,语气平静的回答:“他说不可以,那就不可以了。”

  李寻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又立刻恢复过来,变成那副温和善良的模样,眼神却明显的暗淡下来,面带失落的耸耸肩:“那好吧,是我唐突了,情难自禁,希望你不要介意。”

  赵年年对他礼貌的笑了笑,顾自低头吃饭,李寻见状,识趣的端着盘子走了。

  对面那人啪的一声放下了筷子,抿着嘴角顾自生着气,赵年年立刻抬眼,关怀问道:“吃饱了?”

  “气饱了”,他不冷不热的回了一句。

  赵年年暗自翻了个白眼,得,一下回到解放前,白哄了这么久。

  即使在心里放肆吐槽,但看着他白的透明脸色,赵年年依旧暗自心疼,柔声哄着:“消消气,你现在还在长身体,来,吃块你最爱的莲藕。”

  她夹起盘子里的一块藕夹,递到他嘴边,季梵尘极其傲娇的扭开了头,赵年年不依不饶,送到他唇边:“啊…”  

  “我不要!”

  季梵尘蹙着眉头,一脸不耐。

  “快点,我手酸了”,赵年年委屈的叫着,果不其然,季梵尘眼里挣扎了一下,还是乖乖的张开了嘴,一小口一小口吃着,赵年年喂着他吃完,又立刻夹起一块,递了过去。

  季梵尘面色不自然的拍开她的手,小声嘟囔着:“我自己会吃”,说完,低头一口一口吃着碗里剩下的饭菜。

  赵年年长舒一口气。

  一旁的林祁习以为常的翻了个白眼,扁扁嘴,无比怀念起了顾安在的日子,至少有他在的时候,两人不会如此肆无忌惮的虐狗。

  不,简直是屠狗。

  他有点忧伤。


  (https://www.tiannaxs.com/tnw200892/3286916.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