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重回年少时光 > chapter 28

chapter 28


  chapter 28  

  她的声音, 一如既往的清甜悦耳, 顾安却莫名听出了几分狠厉, 让人心悸, 这一刻, 他现在想的是, 无论如何, 也不能以这种方式,出现在她口中。

  父母每天耳提面令的教导,却抵不过这一瞬间的羞愧。

  顾安莫名就想做个好学生了。

  许久, 才听到他的声音再次响起:“年年…”  

  “那我帮你。”

  周末的时候,见到了林祁,两人一如既往安静的各自复习, 中午一同吃饭, 林祁却一反常态,主动开口:“何飞他们的事情, 是你举报的吗?”

  “不是”, 赵年年正在夹菜, 闻言头也不抬的回他。

  这段时间的接触, 她发现林祁不止长得像女孩子,说话行为举止, 都偏文弱, 吃饭的时候比她还要斯文, 一小口一小口的,而且遵循着食不语, 寝不言的规矩,连喝个汤都是安安静静的。

  真是男孩子中间不多见的。

  他听完赵年年的否认,没再开口。

  回去路上,赵年年突然想起一件事情,疑惑的侧头问他:“上次那封情书,是你写吗?”

  说完,她立刻补充:“我是指字迹。”

  赵年年批改过他的试卷,上面的字迹也是清秀娟细,但细看,总觉得有点区别。

  “不是”,林祁闻言抿了抿嘴角,仿佛有些难以启齿:“是何飞他们逼我们班一个女孩子写的,他们总说我…字写得像女孩子。”

  “我不肯写,他们就干脆找了个女的写。”

  “哦…”赵年年点点头,面上没有表露出一丝情绪。

  林祁垂下了头。

  两人照常在图书馆待到日落。

  何飞几人被记大过之后,好像安分了不少,至少赵年年没有隔三差五的在林祁身上看到青紫,周末补课的时候话也多了不少,没有之前那么的沉默寡言。

  想起刚认识他的那个时候,整个人浑身没有任何生气,仿佛一团死物。

  多年以后每当赵年年回忆起那段时间的他,都无比庆幸,幸好当时,她对他伸出了手,否则无论斗转星移,时过境迁,依旧是良心难安。

  赵年年帮林祁补习了将近两个月之后,迎来了期中考试,不知为何,她比起每一次考试都更加紧张,最后一次补习那天,赵年年把考试重点给他讲了一遍又一遍,确定林祁都理解之后,才放心的回家。

  考试时间定在周四周五两天。

  前一日还是艳阳高照,今天就由晴转雨,无外乎人们都说女人就和天气一样善变,清晨,小雨淅沥沥的下着,天空阴沉沉的一片,乌云密布,让人莫名心慌。

  公交车在马路上飞快行驶着,压过一个积水坑,污水四溅,来往行人纷纷躲避。

  赵年年撑着把彩虹打雨伞,穿着雨鞋穿梭在校园里,走进教室的那一霎,带进一身潮意,以往宽敞明亮的教室,此刻无比阴暗。

  学生三三两两都在低声抱怨。

  监考老师夹着试卷走了进来,打开了门口的开光,天花板上白炽灯明亮的光瞬间溢了出来,洒满教室,亮堂无比,方才的满室阴霾顿时被驱散几分。

  试卷发了下来,赵年年低眸快速略过一遍,心中不由安稳几分。

  基本上面考的知识点,都已经给林祁说过一遍的。

  赵年年提笔,开始答卷。

  两天的考试结束,周末,赵年年依旧前往图书馆,林祁一如往常般在门口等候,他今天看起来阳光许多,穿了件天蓝色的格子衬衫,白色T恤,浅蓝色牛仔裤,衬得那张白皙秀气的脸庞更加俊朗精致。

  来往行人纷纷侧目,尤其是姑娘们。

  “考得怎么样?”

  赵年年笑容满面的上前和他打招呼问候。

  “挺好的”,他挠挠头,不好意思的笑了。

  终于像个青春期的男孩子了,赵年年想。

  “那就好”,她说,抬头示意:“进去吧。”

  两人跟往常一样,并肩坐在一起,一人安静看书,一人默默做题,仿佛已经形成了一种固有模式,即使不说话也莫名让人心安,熨帖而舒适。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林祁偷偷看了眼赵年年,又飞快收回了视线,仿佛一只受惊的小鹿,大大的眼睛里闪烁着不安。

  在他第三次偷看赵年年的时候,她终于放下了手里的书,侧头盯着他。

  “你干嘛?”

  林祁如羊脂玉般的脸瞬间染上了一抹嫣红,如同白绸上晕开的一抹胭脂。

  “就…就觉得你和别的女孩子不一样”,他眼神闪烁,吞吞吐吐的说道。

  “非常不一样!”

  他说完,立刻郑重的补充,满脸认真。

  “我知道”,赵年年挑眉,回道:“你就想说这个?”

  “其实,我一直想说,这段时间谢谢你,不管我最后有没有进年级前二十名,都非常感谢你这段时间对我的帮助”,林祁看着她郑重的开口,脸上恢复了平静,他知道,这段时间的安稳,全托她的福。

  因为何飞他们被记过那天,曾在教室骂骂咧咧,他们不明白为什么李刚那天会突然出现在楼梯口,后来过了很久,林祁去办公室交作业时,恰好听到他和自己班主任在聊天。

  他说:“幸好那天赵年年问完题目,刚巧带他往那边走回教室,不然怎么也不会发现,这颗隐藏在学校中的毒瘤。”

  林祁当时瞬间了然。

  “不用谢”,赵年年闻言,毫不在意的问道,随即低头继续看书,林祁正欲继续刚才未写完的试卷,就听到耳边再次响起她的声音。

  “如果你真的要谢我,那就尽量让自己过得更快乐,黑暗总是与光明并存,这个世界,最不缺的就是希望和善意。”

  话音结束,他拿着笔的手,久久都未移动。

  期中考试成绩出来的时候,是个大晴天,天蓝的发亮。

  从早上开始,各科科目的试卷就依次发了下来,赵年年每门课都控制在七十多分左右,不好不坏,唯独数学,照样拿了满分。

  年级成绩总排名出来的时候,赵年年一反之前的漠然,在消息宣布后第一个冲下楼去,身旁的季梵尘诧异的看着她跑远的身影,愣了半响才回神。

  此时赵年年目光正紧紧的在那张大红榜上搜索着,她快速的略过前十名,然后一个个细细扫过后面排列的名字,终于,在末两位看到那个熟悉的名字。

  第十八名:林祁。

  多日来的压抑沉重在此刻一扫而光,盯着那个名字,赵年年无比雀跃的笑开了,大大的杏核眼眯成了两道弯月牙,露出两排白花花的牙齿。

  比她自己考到第一名还要开心。

  赵年年立刻撒腿跑去李刚办公室,气喘吁吁的推开门,李刚正在批改作业,被突然的响动一惊,看到来人时,立刻不满的瞪向她。

  赵年年仿佛没有看到,毫不介意的跑了过去,走到他桌前,咧开嘴,无比雀跃的开口:“李老师,中考成绩出来了,林祁年级十八名。”

  李刚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赵年年抿了抿嘴角,小心翼翼的补充:“你上次答应过我的,数学竞赛进前三就答应把他调到一班的。”

  一提到这个话题,李刚就怒火中烧,他指着赵年年骂道:“你还好意思说!全国竞赛的选拔赛考试你是故意的吧!那么简单的题目你全都给我做错了!”

  说完,他长叹一口气,恨铁不成钢的骂道:“真不知道你们这些学生现在在想什么,还好有个季梵尘,不然…”他放狠话放到一半,又泄气了,恨恨的放下手指,又是长叹一口气。

  提到这里,赵年年莫名就有些愧疚,低垂着头不说话,在底下绞着手指做乖巧状。

  “唉,算了算了,你回去吧,这件事情我会处理的”,李刚挥了挥手,一副不想看到她的样子。

  赵年年立刻溜之大吉。

  这件事情还真是她理亏,当初竞赛名次出来之后,前三名会获得参加全国数学竞赛的资格,但需要再参加一次选拔赛,从各省挑选出最优秀的选手,赵年年实在没有精力再去准备一次竞赛了,所以,果断放弃。

  而季梵尘知道她的打算之后,为安抚李刚的情绪,默默地顶了上去。

  回到教室,看到埋头做题的季梵尘,赵年年连忙凑过去嘘寒问暖,垂肩捏背,殷勤讨好的表情,就像个小狗腿子,即使是不苟言笑的季梵尘,也忍俊不禁。

  “你干什么?”

  他轻笑出声,问她。

  “您最近学习辛苦了,小的给你放松放松”,赵年年嬉皮笑脸的回答。

  “还算有点良心”,季梵尘横了她一眼,轻骂道,黑漆漆的眸子里眼波流转,风情乍现,知何为,赵年年的脑中顿时浮现出一句话。

  一朵梨花压海棠,玉树临风胜潘安。

  真是教人难以把持。


  (https://www.tiannaxs.com/tnw200892/3269501.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