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重回年少时光 > chapter 19

chapter 19


  新的学期,赵年年换了个同桌,换了个房子,但那颗不想认真听课的心,依旧没换。

  即使旁边坐了个真正的学霸。

  但顾安和她说话的时间却是锐减,距离,永远是削弱两个人关系的最大利器。

  中午,下课铃已经响起很久了,台上的老师依旧在滔滔不绝,底下学子都是一片敢怒不敢言,终于,在饥饿快要冲破理智之时,听到了那声梦寐以求的放学。

  赵年年动作迅速的开始收拾东西,下午几节课是生物政治历史,她不是很想听。

  走读比起寄宿还有个更有利的条件就是,即使你不上课,也不用一直待在宿舍,而是可以待在市中心那个最大的图书馆,或者在家。

  那比起呆坐在教室上课,可是自在舒服不少。

  因此她这个学期,出现在教室的时间越来越少,请假条都快堆满李刚的办公桌了。

  正收拾的差不多准备开溜时,旁边的季梵尘突然抓着了她的手臂,赵年年停住动作,莫名其妙的看着他。

  “下一节课生物要做实验。”

  “然后呢?”

  “同桌两人一组,你走了,我怎么办。”

  “……”

  赵年年有些无语,但又无法反驳,于是只好恹恹的放下书包,转头欲叫温喜一同去吃饭,却发现这会儿的功夫整个教室已经空荡一片。

  此刻身旁的季梵尘突然安静的起身,面色淡然的朝她说道:“走吧,去吃饭。”

  她愣了一下,随即答道:“哦。”

  中午饭点,是整个食堂人最多的时候,而季梵尘是个无论走到哪都自带闪光的人,走在他身旁,那四面八方如同探明灯的目光,真不是一般女孩能承受的。

  赵年年此刻无比庆幸:幸好我不是一般的女孩儿。

  两人并肩从食堂走进来开始,众人吃饭的动作就开始放慢,眼神有意无意的停留在两人身上,更多的是不留痕迹的打量着赵年年。

  一直到打完饭,两人在靠窗的黄色方桌上相对而坐,那些目光才相对收敛,赵年年年不改色的和对面那人讨论着菜色,谈笑风生间少女心碎的灰飞烟灭。

  一传十十传百。

  当天过后,几乎每个一中的女孩都不动声色的把赵年年当成了假想情敌。

  下午生物实验课,老师布置下来的课题是…解剖蚯蚓。

  主要目的是详细观察蚯蚓的神经系统。

  赵年年听完默然,片刻,还是忍不住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怒骂:神经病啊!

  身旁的季梵尘忍不住侧目。

  “真是神经病的课题!研究神经!”她瞪着眼睛吐槽道。

  “待会你去挖蚯蚓还是我去”,季梵尘闻言,面色平静的从桌子里拿出一个黑色塑料袋,放在两人面前,语气平和的抬眸问她。

  “……”

  “这种事情怎么能叫一个女孩子去呢?!”赵年年怒视着他。

  “哦”,他面无表情的应了一句,随后开口:“那我陪你去吧。”

  最后的结果是两人课间跑到学校小树林去挖蚯蚓,到那里的时候才发现整个小树林已经几乎被他们班的同学给占据了,地上黑褐色的泥土被翻了个底朝天。

  蚯蚓倒是没看见几条。

  两人只好跑到树林深处的旮旯里去挖,蹲在脏兮兮的地上开始刨土时,赵年年觉得自己像个二傻子。

  半响,两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从泥土深处挖到了几条短短的蚯蚓,赵年年看着袋子里蠕动的东西感叹不已,长得恶心就算了,还那么难挖,真的就差掘地三尺了。

  回到教室的时候,她在水龙头下面足足洗了十分钟的手,在一旁已经擦干手的季梵尘实在看不过去了,忍不住开口:“别洗了,已经很干净了。”

  确实,白白嫩嫩,手如柔荑指如青葱,

  “哼”,赵年年闻言气不打一处来,义愤填膺的说道:“心灵上的脏污是难以洗掉的!”

  “……”

  “那您慢慢洗,我先回教室了”,季梵尘听完,淡淡的说了一声,就转身离开了。

  赵年年气的把水甩的啪啪作响。

  生物课上,老师一进门就宣布去实验室,大家瞬间兴奋起来,一涌而出,三三两两结伴而行,叽叽喳喳,神色雀跃,仿佛出笼的小鸟,

  上课时间可以相对自由的活动,对每天闷在教室里的学生来说,简直是天大的好事。

  大家都很开心。

  除了赵年年。

  两个人同样面无表情的走在一起,就是热闹人群中的一大亮点,让人不注意都难。

  “你怎么啦?”肩上突然被拍了一下,耳边响起熟悉的声音,赵年年回头,是顾安。

  “中午被某人逼着到挖蚯蚓,现在都还在犯恶心”,赵年年立刻一脸委屈的抱怨,身旁的季梵尘闻言侧目,意味不明的看了两人一眼。

  “你不早讲,这种事情我分分钟帮你搞定啊!”顾安马上激动地说道,满脸惋惜。

  赵年年还没来得及回答,旁边突然传来一声冷笑:“呵…”

  两人瞬间看了过去,季梵尘在一旁提着个黑袋子若无其事的走着,目视前方,面无表情,明明是很土的造型却被他走出几分潇洒和气质。

  顾安怒了:“你笑什么?!”

  季梵尘闻言侧头,眼神意味不明的上下打量了他一眼,随后转过头淡淡的开口:“没笑什么…”

  “胡说,你刚刚明明就笑了”,顾安瞪着眼睛不依不饶。

  “恩…我是笑了”,季梵尘轻飘飘的回了他一句。

  赵年年:“……”

  顾安顿时哑口无言,他张了张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最后只能恹恹的闭上嘴,赵年年一脸同情的上前拍了拍他的肩,安慰道:“顾安,别和他争了,你段数稍低了一点,圈地自萌吧!”

  原本心情不错有些得意的季梵尘顿时黑了脸。

  吵赢了情敌有什么用!输掉了整个世界!

  她竟然拍他的肩膀!!季梵尘顿时想起了那个食堂排队的下午,陌生的触感,突如其来的心跳。他目光瞬间飞向了顾安,果不其然,顾安眼神飘忽,心底暗喜,身子不自然的红了耳尖。

  别问他为什么知道顾安在心底暗喜!

  季梵尘立刻扯了赵年年一把,拽着她的衣袖扎进了人群,匆匆往前走去,嘴里故作慌张的催促:“快点走,晚了好位置都被别人占完了。”

  留在原地的顾安看着两人远去的身影一脸茫然。

  实验室,多亏季梵尘的死急火燎,两人赶在大部队之前抵达,选了一个靠窗中间的位置。

  阳春三月的天,外面日头正好,微风一阵阵吹拂,窗边白色的纱窗肆意飘舞,明媚的阳光散在淡黄的木质桌上,窗外一片翠绿,让人心情瞬间明亮起来。

  经过挖蚯蚓事件,赵年年是死也不肯去解剖,季梵尘无奈只好戴上白手套,拿着锋利的小刀亲自动手,把那只可怜的蚯蚓开膛破肚后,漂亮的脸上依然是一片沉静。

  赵年年在一旁忍不住说着风凉话:“啧啧啧,季梵尘我发现你特别适合做医生。”

  “恩?”他动作不停,头也不抬的应了一声,低头专注细致的模样,莫名有几分勾人。都说认真工作的男人最有魅力,这认真做实验的男孩也挺养眼的。

  “简直就是杀人不眨眼,剖腹不手软”,赵年年夸张的说道。

  季梵尘闻言终于抬起了头,白了她一眼,淡淡的反驳:“我杀的是蚯蚓,不是人。”

  “好冷…”赵年年做瑟瑟发抖状抱紧了自己。

  “闲的是吧,那换你来”,季梵尘忍不住皱起眉头,作势要扔掉手里的刀,赵年年连连摆手,顿时收敛,微笑的站在一旁,做乖巧状。

  季梵尘把几只蚯蚓都解剖分析观察完,叫赵年年象征性的看了几眼,然后拿起放置在一旁的本子记录数据,笔尖刷刷的动着,低眉顺眼,无比温和。

  等他全部弄完,也差不多快下课了,赵年年这才敢开口问道:“明明你一个人就可以,为什么硬要叫我来!”

  季梵尘闻言顿时用一种难以言喻的眼神看着她,仿佛在酝酿,须臾,抿了抿唇说道:“你看看别的组,都是一人分析,一人记录,你什么都没干,是不是还有理了?恩?”

  赵年年顿时有些心虚,环顾四周,好像真是这样,她咽了咽口水嘴硬道:“是你自己不叫我的,又不是我不肯干!”

  “呵…”季梵尘冷笑一声,加重语气开口:“我怕再叫你,你立刻就去给我找来一个能分、分、钟、搞定的人。”

  赵年年:“……”

  你这么毒舌你妈知道吗?!


  (https://www.tiannaxs.com/tnw200892/3248827.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