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重回年少时光 > chapter 11

chapter 11


  周一到学校时,赵年年又是满脸的睡眠不足,看她一进来就开始拉上窗帘的样子,顾安就知道她要下一步要做什么。

  果不其然,赵年年弄完这些之后,立马在桌上交叠双手,脑袋往下躺,只是,额头接触到的并不是想象中柔软的手臂,而是一张温热的手掌。

  她瞬间抬起头。

  “你干什么?!”赵年年怒视着顾安,抬手恶狠狠的摸了把光洁白皙的额头,欲覆盖掉上面的余温。

  “你晚上干嘛去了?!”他皱着眉头问。

  “关你什么事!”赵年年瞪着顾安。

  “我关心一下你啊…”

  “好了,现在关心完了,我要睡觉了”,她不耐烦的说完,翻了个白眼,背过身子趴在桌上开始睡觉。

  顾安无奈的看着那团一动不动的人,暗叹一口气,下巴百无聊赖的磕在桌上,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台上老师讲课,眼珠子转呀转的又忍不住定格在身旁那人身上。

  此时正值深秋,天气有些寒凉,赵年年穿着薄薄的蓝白校服,里面是一件圆领毛衣,格子衬衫,对面的窗户是打开的,凉风一阵阵的吹了过来。

  顾安环顾四周,想了想,还是克制住了心底的念头。

  下课,教室依然很安静,大家不是在认真复习手里的书本,就是趴在桌上补眠,下节课是李刚的数学,季梵尘抱着一沓数学练习册,默不作声的发着,赵年年趴在桌上,仍未见醒。

  一阵凉风突然从对面窗子吹了进来,原本安然趴在桌上的赵年年,突然收紧了手臂,顾安顿时心头一动,脱下身上的校服外套,轻柔的披在了她身上。

  衣服上还带着他身上的余温,仿佛感受到温暖,赵年年又安静了下来。

  看着那团小小的身子裹着他的外套安稳睡去,顾安嘴角勾起一个幸福的笑容,心底无比满足。他右手撑着头笑容甜蜜的盯着赵年年,旁若无人。

  蓦然,啪的一声巨响,一本练习册就拍在了两人的桌上,赵年年瞬间被惊醒,直起身子双眼茫然的看着前方,身上的外套随着她的动作滑落在地,季梵尘面色顿时舒缓几分。

  顾安满脸不爽的看着他,粗声粗气的开口:“你干嘛?!”

  “发作业”,季梵尘依旧是一副漠然的样子,眼底没有一丝情绪。

  “那用得着这么大力吗?!”顾安依旧不依不饶。

  季梵尘不置一词,看着依旧未退睡意的赵年年,面色不虞的从怀里的一沓练习册中抽出一本,扔在了赵年年面前,转身走人。

  留下刚睡醒的赵年年一脸茫然的看着面前的练习册。

  ???这是谁又惹他老人家不开心了。

  从秋风瑟瑟到雪花飘飘,平安夜前一天,班里莫名开始躁动。

  姑娘们在教室里大声讨论着互送苹果,娇嗔嬉笑,双颊微红,目光若有似无的在某个心尖上的人身上打转,希望他能发现自己的小心思。

  男孩们则是互相调侃,没个正经的开着玩笑。

  陈炎又霸占着赵年年前桌的位置,反坐着椅子,面向她嬉皮笑脸的开口:“年啊,明天哥给你送个大苹果,来年一定平平安安,可千万不要感动哭哦!~”

  赵年年目光凝聚在面前的试卷上,听着他的话,毫无波动。

  “喂,给点反应啊”,陈炎忍不住在桌子底下踢她。

  赵年年驾轻就熟的躲开,抬眸看着他淡淡的吐出一句:“那我就先在这谢谢您了。”

  “一点都不真诚”,陈炎闻言顾自在一旁嘟囔着,看着无心和他聊天的赵年年,自觉无趣,蹬蹬蹬的又跑回自己的位置上去了。

  留下顾安在一旁若有所思。

  翌日,赵年年一大早来到教室,伸手到课桌里去拿书本时,突然触到一个硬硬凉凉的东西,她心底了然,掏出来一看,果然是个又红又大的苹果。

  赵年年无奈的扯唇一笑,正欲呼叫陈炎,却突然看到了身旁有些不自然的顾安,她拧眉,迟疑的问:“顾安,这个苹果是你放我桌子里的吗?”

  身旁的男孩瞬间红了脸,眼神飘忽,声音却十分温软柔和:“我没什么别的意思,就是希望你以后都是平平安安的。”

  “啊…”闻言,赵年年轻呼一声,莫名有些感动和愧疚。

  “谢谢你啊。”

  接下来,赵年年又陆续收到了好几个苹果,有陈炎的,温喜的,还有班里几个不太熟的男生,羞涩又强装坦然的把包装精美的苹果送给她。

  赵年年无一例外都是认真的双手接过道谢。

  看着桌子里堆积成一座小山的苹果们,赵年年目光忍不住飘到了季梵尘身上,他估计课桌都装不下了吧,毕竟陈炎,已经打算兜一袋子去外面摆摊了。

  傍晚,和温喜在食堂吃完饭,赵年年就拉着她去小超市买苹果,像今天这样的日子,平时论斤称的苹果价格都翻了个倍,她买了一斤回去,还买了几张五颜六色的彩纸。

  回到宿舍,赵年年从袋子里小心翼翼的拿出一张彩纸,在上面认真的写上赵年年赠几个大字,最后端详几眼,仔细的剪下来,用胶带贴在了苹果的右下角。

  她做着这些事情的时候,宿舍几人都在冷眼旁观,须臾,方蕾终于忍不住开口嘲讽:“某些人啊,还真是会装,苹果都是按斤送的。”

  另外几人两声附和:“就是,真会装。”

  赵年年闻言不语,顾自忙着。

  自从方蕾换座位之后,两人的关系越来越差,尤其是每次在季梵尘身上受到打击之后,统统怪罪在赵年年头上,对她是明里暗里的针对。

  赵年年统统无视,偶尔心情不爽的时候,也会反击,字字诛心,方蕾每每都会被她气的暴跳如雷,然后愈发的针对她,久而久之,赵年年就习惯了,只当身旁多了只聒噪的苍蝇。

  见她不做声,方蕾仿佛一拳打到了棉花上,有气发不出来,她心有不甘的对赵年年继续进行攻击:“就是再怎么装,灰姑娘也不可能变成公主。”

  说完,方蕾看到赵年年依旧面色无波的神情,顿时恶从心起,不管不顾的开口怒骂道:“贱人也永远都是贱人。”

  此话一出,赵年年动作瞬间停住,黑湛湛的眸子紧紧的盯着她,仿佛一只紧盯着猎物的小狼犬,方蕾心头蓦然有些紧张和忐忑,莫名有些惧意,之前在她手下,吃过不少亏,想起以往种种,方蕾顿时全身涌起戒备。

  只见赵年年讥讽的勾起嘴角,轻启薄唇,张合间吐出淡淡的两个字:“反弹。”

  方蕾:“……”我刀都准备好了你就给我来这个?!

  赵年年面色平静的说完,又低头顾自忙活着。

  今天心情好,不和小孩一般计较。

  晚自习的时候,赵年年提着一袋苹果来到教室,一一回赠给今天送她的那些人。

  除了温喜,他们无一例外都是受宠若惊。

  赵年年发到陈炎的时候,不多不少,袋子里恰好只有一个苹果。

  她看着旁边低头给他讲解题目的季梵尘,迟疑了一下,随后大大方方的走上前,把手里的苹果递给坐在位置上的陈炎,笑容真诚的送上祝福:“新的一年平平安安。”

  两人瞬间抬起头来,四只眼睛齐刷刷的盯着赵年年。

  须臾,陈炎惊喜激动的开口:“年啊,没想到你还算有点良心,我还以为今天送你那个苹果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呢!”

  赵年年闻言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骂道:“你才是狗,你全家都是狗。”

  说完,心里就后悔了,什么时候她也变得这么幼稚,果然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我走了”,她丢下一句话,顾自回到了座位上。

  全程被忽视的季梵尘,蓦地就失去了讲题的心情,他面无表情的看着身旁还在沾沾自喜的陈炎,随后冷冷的朝他丢下一句:“我也走了。”

  沉浸在喜悦中的陈炎瞬间反应过来,朝着他的背影惊呼道:“哎,你还没讲完呢!”

  季梵尘回到座位上,拿着书却怎么都看不进去,半响,他烦躁的看了眼满满一桌子包装精美的苹果,怎么看都觉得比不上赵年年送个陈炎那个。

  虽然只是匆匆一眼,但不妨碍他看到上面的那几个大字,龙飞凤舞,棱角分明,黑色字体映在彩色的纸上,大气又漂亮。

  一看就是她亲手做的。

  季梵尘看过赵年年的试卷,字迹无比好看,让他只是一眼,就再也难以忘掉,为此,他特地去报了书法课,只是怎么练,都写不出她那种大气和洒脱。

  过了许久,季梵尘心头还是郁结难解,于是他起身找了个大袋子,把那些包装精美的苹果一股脑的统统装了进去,少了那些乱糟糟的东西,桌里瞬间无比整洁,看上去心旷神怡。

  但季梵尘心中却是越发酸涩。


  (https://www.tiannaxs.com/tnw200892/3248819.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