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繁华尽谢 > 24.第二十一章

24.第二十一章


  车行了大约十五分钟,徐经理说:“沈总,我先回去了,我家就在旁边的村子里。”沈学圻点点头表示知道。

  朱墨说:“徐经理辛苦了。雨大了,我这儿有几把备用的雨伞,你拿着。”

  徐经理接过伞,道了谢,细瘦的身影消失在雨幕中。

  雨越下越大,朱墨坐在中间老板的旁边,隔了道小通道,向右转窗外是轰隆隆的雨声,往前看,雨刷已经开到最大了却还是视线不清,“老刘,这样会不会不安全?”朱墨忧心忡忡,然后……“你开车不系安全带?”她睁大眼睛轻喊,“这样很危险的!”

  司机不以为然,“这辆车的安全带有点紧,不舒服,没事的!这台风天,就是这般光景,不要担心啦朱小姐,说不定一会雨就停了。”

  朱墨回头撇了沈学圻一眼,他拿着pad在看K线,全然不把外面狂风暴雨放在心上。你真是个焦虑症患者啊,皇帝不急急死宫女。于是她也稍稍安心下来,拿了手机,发微信找刘阿姨:彤彤可好?这两天乖吗?

  那边很快就回了微信,“挺好的,不要担心,你明天就回来了吧?”

  “是的。”可是她在心里想,这天气,明天飞机还能不能正常起飞?彤彤和阿姨在夜夜家毕竟是打扰啊。于是她又发微信给陈夜夜,“彤彤和刘阿姨可好?”

  过了好久,陈夜夜直接电话她,声音慵懒,“好的很,为了你的心肝宝贝,我连小鲜肉都拒绝了好几个,你安心啦。”

  顺成镇是个山区,因着台风天,山路上看不到一辆车子,又过了十几分钟,一个急弯过了之后,前面的山石壁上一个大的警示牌立着:此处山体滑坡,小心驾驶。

  裸- 露的山石上有巨大的网兜兜着山石,好像要倾覆下来。这么大风大雨的,有几块小石头滚落下来,朱墨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了,眼光殷切的看着司机,“你小心开车。”

  司机老刘皱着眉头,觉得也有点不对劲,车子是踩足了油门高速向前开的。不过是须臾之间的事情,前方有巨大的轰鸣声,那一刹那,他脸色骤变,滚滚的泥石流携着几块巨大的山石冲向商务车,他用力抓紧方向盘,朱墨感受到车身突然剧烈飘忽的抖动起来,她从手机中抬起头,困惑惊恐地看着商务车咆哮着冲下路基,然后翻滚……世界在她眼前颠倒、旋转,车子猛烈地撞击地面,弹起,再旋转,翻滚。朱墨的头部好像撞到了什么,或者什么撞到了她,血模糊了她的眼睛。

  她一次次的祈祷,差不多了,停下来吧,快停下来!可是迎接她的却是又一次的翻滚。我不能死,我还有女儿要将她养大成人!她绝望的想,彤彤,彤彤。终于,商务车左侧车身重重的砸向地面,停止了。

  车里所有的安全气囊都打开了。零件和玻璃四处飞散,朱墨一睁开眼睛,是阴沉沉的天还有倾盆大雨,自己被安全带紧紧的扣在车里,世界旋转了90度,她头朝下,腿朝上,身上湿透。一阵狂爆的心跳后,她意识到,我还活着!冷静,我还活着!她想起车祸自救指南,我还记得我叫朱墨,没问题,我脑袋没撞坏。于是她动了动手,再动了动腿,有知觉,好事。她一摸自己的脸,血已经干涸,又被雨水不断冲刷,她头上起了个大包,这些都不是事儿,看来上天眷顾她。她喘着粗气,解开自己的安全带后,终于看清楚现在身在何处。

  车子滚下了山坡,掉在了小山谷里。朱墨连滚带爬的出了车厢,司机老刘一身金黄色的T恤十分显眼,躺在不远的斜坡上,他没系安全带,是被甩出了车厢,朱墨一瘸一拐的接近他,他的脖子呈现360度的诡异的弯曲,血顺着雨水染湿了山坡的草地,朱墨胆战心惊的把食指凑到他的鼻孔中,呼吸全无。他……死了?

  车厢里有微弱的敲门声。朱墨忍住眼泪和惊骇,来不及悲伤,想起老板还在车里,又一瘸一拐的返回车厢。

  沈学圻脸上也全是血,顺着眼角鼻翼一道道的淌下来,他眉头紧紧的蹙着。车厢是朝着驾驶室这边翻到山谷里的,沈学圻的情况无法准确认定,朱墨看到沈学圻睁开眼睛,放下了一颗高悬的心:“谢天谢地,沈先生你还活着。”

  “说什么鬼话,我当然活着。”他痛的龇牙咧嘴,想动一动身体,却发现自己居然动弹不了。用力挣扎了一下,原来自己被卡在汽车里了。

  朱墨问:“沈先生,你怎么样,有没有哪里异样?手脚都能动吗?脖子和腰有问题吗?”

  沈学圻听懂了她话里的意思,她是在问他的四肢和脊椎是否都好,沈学圻试着转动了一下脖子,很好,有知觉,他又在腰部使了一下力,也没有问题。看着朱墨扒在车窗外的草地上,雨水不停的从她脸上流下,糊了一脸的血,简直像地狱来索命的恶鬼,他说:“你试着掐一下我的腿。”

  他的手无法探到自己的大腿,朱墨试着开了一下车门,却发现车门紧紧的卡着,从车窗望去,他靠在车门的一侧大腿上扎了一片大约一张A3纸那么大的蓝色铁片,入肉大约有2-3寸长,伤口血还在汩汩的往外渗,朱墨先是在旁边找了一根树枝,从车窗探入戳了戳他的另一条大腿,只见沈学圻“嗯哼”闷哼了两声,“我的右腿有知觉。”

  朱墨点头,“幸好,幸好。”当务之急,就是把他从车内给拉出来,朱墨去找手机,发现自己的手机早不见踪迹,问沈学圻,他叹了口气,“好像被甩出车了。”俩人一时间想不到该怎么和外界联系,天色渐渐的暗下来,沈学圻的脸色苍白难看,腿上的伤口不小,身体又被卡在车厢,找不到手机联络外界非常危险。

  朱墨不停的抖着,这八月正夏天,她却被雨淋得全身湿透,瑟瑟如秋风中落叶,她抹着脸,看到远处的老刘,一动不动的躺着,她鼓起勇气说,“我去老刘身上找找。”

  沈学圻问:“老刘怎么样了?”

  “他没系安全带,车子翻下来的时候就被甩出来了。”朱墨语不成声,说,“他好像没气了……我去他身上找一下,他向来把手机都系在腰包上的。”

  “当心。”

  沈学圻看着朱墨又是一瘸一拐的摸到老刘身边,双手合十念了几句,便抖着手在老刘的腰上摸,老刘的手被她一动,马上软趴趴的垂挂了下来,她捂了嘴巴干呕了两声,脸色变得更白了。不一会儿,她面露惊喜之色,举着手机朝沈学圻摇了摇,“找到了。”便赶紧拨紧急救援电话。

  终于通了,她将所处的地点,车牌,周围的情况,告诉了警察。挂了电话,深呼了一口气。

  回头看沈学圻,他的状况真不大好。嘴唇已无血色,朱墨拿手轻触他的脖颈,整个人是被夹在车里的,身体冷的像一块冰。她想,得把他赶紧从车里弄出来。车里有急救箱,她找了一会,拿出剪刀,将他的安全带剪开,她说,“沈先生,我拉着你的手,你试试看可以从车窗里出来吗?”

  沈学圻腿痛的厉害,身体每一处都痛,睁眼都是血红一片,他看了四周,车子在山谷中摇摇晃晃,这恶劣的天气,普通救援来的没那么快,要是再不出去,救援来了自己早没命了。

  他问:“警察大概多久到?”

  “只说尽快,没说多久。”

  “叫直升机过来。”

  “直升机?”朱墨愣住了。

  沈学圻报了一个电话号码:“找陆衡,说沈学圻车祸困在这里,叫他赶紧派直升机过来,救护车到这里猴年马月呀?到了给我收尸吗?”他虽然说话声音沙哑,有气无力,但是损起人来思路清晰的很。

  朱墨照做,电话接通后,那边的男人愣了一下,说,“我明白了。但是台风那么大,直升机很难飞行,不过我尽力。你好好照顾沈三少。”

  朱墨用树枝把沈学圻靠着的车窗上的残玻璃清理了一番,抱住他的双手,说:“我拉你出来,忍耐一下。”

  沈学圻:“别废话了,赶紧的。”

  朱墨的手从腋下穿过沈学圻,使出吃奶的力气,一百五十多斤的大男人啊!刚把他拖出车厢,车子便失了平衡,在山谷里又滚了几下,发出巨大的响声,停住了。

  朱墨总算看清楚了沈学圻的样子,其他的都还好,就是大腿上的铁片插的深,看着像失血过多,也不敢贸然拔了它。沈学圻说:“能不能找个安全的地方,我现在……非常难受。”

  朱墨:“你很冷?”

  沈学圻:“我快失温了。直升机要是再不来,真要替我收尸。”

  朱墨想,祸害遗千年,你没那么容易死。她说,“我看看。”若是她一个人,这小山坡不高,应该可以爬上去,但是沈学圻现在是半个残废,根本无法带他上去。她想,我不能在这陪着他等死啊,要不我自己上去吧,把他扔了算了。我有女儿,有老公,我不能为他搭上自己一条命啊。

  她从草地上找到散落的雨伞,撑起来,慢慢走向沈学圻。

  她听见沈学圻说:“朱墨,过来抱住我。”

  朱墨:“什么?”

  他用尽全身的力气,一字一句的说:“过来抱住我,把你的体温分点给我。老刘已经死了,这里不能再死第二个人了。”他加重了语气,“过来抱住我,我要是没死,回去每年给你涨两倍工资。”

  他似乎看穿她在纠结些什么,说:“我若没死,能够顺利回家,今天的事情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你总不会眼睁睁的看我死在你面前吧?朱墨,快过来抱住我。”

  他快失温了,你只是抱一下而已,或者你真要看他冻死在你眼前?

  朱墨叹了口气,咬着牙,蹲下来,从身后轻轻抱住沈学圻,并且小心的不碰触到他腿上的铁片。

  沈学圻深吁了一口气,“你抱紧点,没吃饱饭吗?”他语气凶恶,但是一会儿,鲜明的感到自己的血液重新在血管里流动起来。朱墨温暖的身体贴着他,夏日轻薄的衣服早被雨水淋透,已近透明,他只觉得背后的女子像一块恒温的暖玉,散发着绵绵不绝的热量。他觉得现在的她,就像一个救世主,把他这个在狂风中摇摆,在汪洋里摇曳的小船用一根细长的绳索给揪了回来。

  他实在是累极,干脆转了身,把她拉到前面抱住。

  沈学圻的头埋到了她的颈窝,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了她的身上。

  雨渐渐的停了。


  (https://www.tiannaxs.com/tnw18291/1481501.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