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就要你爱我 > 第63章 番外

第63章 番外


  萌萌的婚礼定在五月八号,地点就在郊外新盖成的大宅院里,三月落成,四月里方家二老带着方峻,方楠两口子,还有在B市养胎的寒引素,一家子老老小小,浩浩荡荡搬了进来。

  萌萌一开始隔三差五过来蹭温泉,后来索性也住了进来,反正地方有的是,这边距离冯羁的驻防区也不远,来去也方便。

  卫晓峰当初盖房子的时候,就是打着四世同堂的念头,从小在外祖母身边长大,对方夫人的心思最为了解,因此这个宅院完全沿袭了古代私家园林脉络,前后足足五进的宅院,挨着度假村的围墙,平铺在山脚下,虽不至于亭台楼阁,可是一进一进的院落,也都相当精致。

  而且,最重要一点做到了舒适,这也是为什么萌萌来了两回,就死赖着不走的原因,不禁不走,还磨着表哥卫晓峰把婚礼也挪到了这里。

  后面的花园地方敞亮,摆几十桌也没问题,直接借度假村的餐厅资源,方便非常,卫晓峰倒是同意了,但是有一个条件,在这里办婚礼不能是西式的,得弄纯中式的,说白了,就是凤冠霞帔的拜花堂。

  萌萌听了眼睛一亮,想都没想就答应了,萌萌是琢磨着,这样一来,让方夫人找那个老师傅给她做一件古代新娘穿的喜服,肯定精美绝伦,而且一点不落俗套,再有,她忽然特想看羁哥哥穿上长袍带上插花的帽翅,胸前交叉围着大红花的形象,想想都觉得激动。

  因此连招呼都没打,擅自就应了,后来冯羁知道以后,萌萌还振振有词说:“你不说让我决定的吗,再说,现在不都提倡传统吗,这样的婚礼多传统。”

  冯羁倒不是抵触这样的婚礼,主要看见那身新郎的行头有点发憷,这身军装自从穿在身上,就没脱下来过,结婚吗穿西装他也不是不能接受,可这身长袍马褂,怎么看怎么傻。

  冯羁真有点后悔,他是越来越发现,小丫头脑子里经常冒出一些念头是他无论如何都理解不了的,冯羁甚至开始怀念以前的萌萌了,那时候在自己面前还会装装淑女,现在则是完全原形毕露。

  原形毕露的小丫头,常常给他惊喜,但时不时也会来点儿惊吓,他盯着拿着长袍在他身上比划的小丫头,试着道:“萌萌要不咱旅行结婚吧!你不是说想去斐济吗?”

  萌萌瘪瘪嘴道:“别说我爷爷跟我奶奶,就是爸妈也不可能同意咱们旅行结婚啊,要是同意,我才不穷折腾办婚礼呢,麻烦死了。”

  无论冯羁再说什么也回天无力,五月八号这一天,冯羁还是穿上了这身他觉得傻到不行的新郎礼服,别别扭扭的站在花园的月洞门前迎客,别说,这身行头穿着冯羁身上,营造出一种蛮英挺的效果,其实挺养眼,除了新郎脸上比较僵硬的表情之外,一切都非常完美。

  卫晓峰是这次婚礼的总策划,这一次想整的就是冯羁,怎想娶走他们家宝贝,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虽然不至于付出什么代价,娱乐一下亲友还是必要的,所以好戏还在后面。

  方家嫁孙女,来的宾客自然一个比一个牛,军政两届的居多,还有就是商场上的朋友,帮忙凑趣的是卫晓峰那一帮从小看着萌萌长大的哥们,其中小六儿一开始还挺郁闷,可是看到杵在哪儿快变成电线杆的新郎官,开始平衡了不少,敢当卫晓峰的妹夫,这家伙有胆识,不被整吐血都得认便宜,可一见着从里面出来的新娘,心里又觉得能娶到这么漂亮的媳妇儿,被整吐血也值,总之整个婚礼中最纠结的就属他了。

  冯羁也被狠狠惊艳了一次,冯羁不懂什么凤冠霞帔,但就是觉得裹在一团红金色喜气中间的萌萌,美的有点儿不真实,隔着薄薄一层烟雾般的红色绡纱,眉眼盈盈的望着他,唇边终于带上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羞涩和欢喜,令冯羁不由自主走过去牵她的手,却被一边的陈晓琪拦住,把手里一截红绸子递给他,促狭的道:“新郎官着急可不行,还没拜花堂呢。”

  四周看热闹的宾客哄一声笑了,饶是冯羁都忍不住红了脸,耐着性子,行了礼,还没仔细端详自己的媳妇儿,就被卫晓峰那几个不怀好意的哥儿们连拉带拽的弄到了酒桌上,一窝蜂的灌酒。

  冯羁都不记得自己喝了多少,反正桌上地下横七竖八都是茅台瓶子,最后入洞房的时候,是人抬进去的。

  冯羁没抬进来之前,洞房里陈晓琪正陪着萌萌说话,前面的婚礼,陈晓琪已经觉得够原汁原味了,跟着萌萌进了房间一看,更是咂舌,来回溜达了好几趟,指了指架子床上垂着的百子千孙大红幔帐道:“这也是你出主意布置的。”

  萌萌摇摇头:“什么也,从头到尾都是表哥找人弄的,他说认识拍电影的,按照那流程直接copy过来的,不过,这个架子床是真正的古董,你看看这雕花还有这脚踏,我奶说是难得一见的好东西。”

  陈晓琪摸了摸床上的雕花,忽然凑近萌萌不怀好意的道:“可是这样的古董,架得住你家羁哥哥折腾吗,别没两下就散架了,到时候扫兴还是小事,岂不让别人笑死了。”

  萌萌白了她一眼,忽然从上到下打量她半晌,狐疑的道:“我怎么觉得,你今天有点不对劲儿呢。”陈晓琪眨眨眼,心虚的拽了拽领口:“哪儿,哪儿不对劲儿……”她这副明显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模样,萌萌怎么可能放过,刚要扑过来严刑逼供,冯羁就被几个人抬了进来。

  陈晓琪暗暗松了口气,麻利儿的窜到门口,还不忘回头说了句:“早生贵子。”一溜烟跑了,只不过没跑多远,就被迎面来的卫晓峰给堵住,根本就不管她反抗,连拖带抱的弄回了新房院里。

  陈晓琪被卫晓峰捂着嘴拖到新房窗根下,坐在早预备好的马扎上,忽然觉得,萌萌这个表哥实在太不靠谱,而且卫晓峰坐在马扎上,还把她拉到他怀里,两人的姿势看上去暧昧的不行,一看就有奸情。

  陈晓琪刚挣扎了一下,卫晓峰张嘴就在她耳朵上咬了一口,低声警告:“给我乖点,再不老实,我可亲你了。”

  陈晓琪脸嗖一下就红了,对于这混蛋的亲,她可有切身体会,还不如狠狠咬她一口呢,咬她一口,最起码就疼一下,他要是亲她,那就不是疼一下能完事的。

  陈晓琪心有余悸的捏了捏自己领口,卫晓峰目光溜过她的小动作,嘴角翘了翘,这丫头还是没认命,一开头可是她招惹他的,既然招惹了,想跑哪有这么便宜的事儿,不过卫晓峰也不着急,这丫头得慢慢调教,享受的就是这个调教的过程,他都上瘾了。

  现在最要紧的是听墙根儿,卫晓峰非常肯定,冯羁虽然喝的不少,可决不至于醉到不省人事的地步,他可不信冯羁真老实,肯定耍心眼了。果然,不一会儿就听见里面窸窸窣窣的响声,哼哼唧唧的响动……

  萌萌本来也以为冯羁喝多了,心里还遗憾来着,遗憾过后,把冯羁身上的衣服脱下来,让他能睡的舒服点儿,然手开始脱自己的喜服。

  这套喜服做的很地道,从里到外虽不至于真跟古代似的好几层,但是外袍,内衫,甚至里面绣着金线的牡丹肚兜,都是一整套的。

  萌萌刚脱了内衫,忽然一双坚实的胳膊就从背后伸过来,穿过肚兜圈住她的腰,冯羁本来还想着再装一会儿,享受一下小丫头照顾他的滋味,可谁知道小丫头开始脱衣裳,他从眼底的缝隙瞄过去,就怎么挪不开视线了。

  小丫头一身羊脂般的肌肤,映在大红的肚兜下,鲜明的视觉效果,异常香艳,冯羁再也忍不住,胳膊就伸了过去,揽住萌萌纤细的腰肢,身子一转便把她置于身下……

  幔帐缓缓落下,遮住里面紧紧纠缠在一起的男女,只可惜激情的节奏还未真正演绎起来,看起来精美绝伦的架子床咯吱咯吱咔嚓一声,彻底报销……

  “噗……”卫晓峰实在没忍住笑了出来,就听里面冯羁沉闷的要杀人的声音传出来:“卫晓峰……”

  卫晓峰站起来隔着窗子不怀好意的道:“冯羁,别说我这个大舅哥不讲义气,窗边上不是还有个小凉榻吗,虽然地方窄了点儿,说不准更有情趣儿,也不用谢我,记得对我家丫头好就成了。”说完转身就跑,还不忘顺手把笑的快岔气的陈晓琪给捎带走……


  (https://www.tiannaxs.com/tnw110619/2541461.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