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就要你爱我 > 第57章

第57章


  陈晓琪从来没想过防着卫晓峰,因为在她心里,卫晓峰是个善良的大好人,虽然因为他,自己被柴子馨绑架了一回,可对卫晓峰同志仗义疏财,积极帮助她家乡盖希望小学的行为,还是令陈晓琪深深感动了。

  她还跟萌萌这样感慨过:“还是社会主义好啊,即使像你表哥一样的商人,也充满了人情味!”当时她感叹的时候,萌萌正喝水,一口水刚灌进去,还没来得及咽就全喷了出来,萌萌当时那表情,陈晓琪很久以后都还记得。

  她睁着那双漂亮的天怒人怨的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瞪着她,令陈晓琪一刹那觉得,自己是不是变成了ET,好半晌儿还不怎么置信的向她求证:“晓琪,你确定你说的是我表哥,卫晓峰?”

  陈晓琪当时连犹豫都没有,一个劲儿的点头,后来想起来这件事,她都觉得自己简直傻出圈了,连跟卫晓峰朝夕相处二十年的萌萌,都不相信她表哥是什么好人,自己满打满算跟卫晓峰认识了不到半年的功夫,怎么就觉得他是好人了。

  可当时自己就这么傻,除了觉得卫晓峰是个大好人之外,陈晓琪之所以没防他,还因为她跟所有人一样,觉得卫晓峰只要不是抽风,压根就不会瞧上自己。

  虽然这样说有点伤自尊,可陈晓琪有自知之明,家世上,按古代的成分说,卫晓峰那就是正儿经的八旗子弟,皇亲贵胄,她呢,穷乡僻壤连温饱都费劲儿的贫农,从长相上,反正跟方家贴了边的,不是俊男就是美女,自己原先还觉得凑乎,可跟人卫晓峰一比,就不是一个级别了,从能力上,人卫晓峰有钱有势,说呼风唤雨也不为过,她呢,连学费都得靠自己打零工一分一分的攒。

  总之,她跟卫晓峰除了一个是男的,一个是女的,基本没什么发展暧昧的可能性,以陈晓琪琢磨,卫晓峰之所以这么帮她,是源于他是一个大好人,还有就是商人心底那点想做慈善的心态,用金钱买个好名声,这不是现在社会的普遍现象吗。

  陈晓琪在心里给自己做了如上一番心理建设加催眠后,对卫晓峰同志偶尔暧昧的行为,也就视而不见掩耳盗铃了,而且卫晓峰这个男人,相当狡猾,就跟猫儿逗弄老鼠一样,她刚有所警觉,他就按兵不动,等她放松警惕,他又开始蠢蠢欲动,你退我进,你跑我追,卫晓峰把毛爷爷他老人家当年的战术,应用的灵活又纯属,跟打游击似的。

  弄到后来,连他那几个哥们都开始习惯他身边有陈晓琪的存在,可陈晓琪呢,依旧迷迷糊糊,在卫晓峰眼前的大盘子里瞎蹦跶,就没发现,卫晓峰笑眯眯的脸,眼看就变成狼头,嘴巴已经一点点儿张开,哈喇子流了三尺长的盯着她,只要卫晓峰一张嘴,陈晓琪那就连个骨头渣子都剩不下。

  陈晓琪却一点没感觉,成天跟个傻大姐一样,让卫晓峰拎过来,抱过去,基本上,卫晓峰把陈晓琪当成自己一个私人的宠物来养了,陈晓琪乖巧又顺从,主要也没胆反抗,反正有吃有喝,有人发工资,这样猪一样的幸福生活,简直是她梦寐以求的日子,因此对现状也超级满意。

  两人这样的状态几乎持续了一个寒假,卫晓峰一开始也真没想明白要把陈晓琪这丫头怎么着,就是觉得逗弄这丫头忒有意思,这么逗着逗着,不知不觉就上心了,怎么知道上心了呢,还是因为过年。

  正月二十八,公司放了假,陈晓琪早就买好了回老家的火车票,这丫头财迷的不行,那么大老远,非要买硬座,最后还是卫晓峰说了句,公司报销,这丫头才买了一个硬卧,有时候卫晓峰觉得,这丫头脑筋有点死,都告诉她报销路费了,她还不买个舒服的软卧,或者干脆做飞机。

  可这丫头干出这么傻的事儿以后,卫晓峰又觉得,这丫头实在朴实的可爱,就跟萌萌说的一样,喜欢占小便宜,但绝不贪大便宜,这丫头别看平常傻不拉几的,有一颗挺骄傲的心,不过,神经实在粗的让人生气。

  方家偌大的客厅里回荡着春晚的倒计时,一家老少都围着那张大大的桌子,说说笑笑,这是方家的除夕,从前两年,卫家的爷爷奶奶移民以后,他们一家三口就回方家过年了。

  方家的年传统而热闹,今年虽少了萌萌那个小丫头,却多了舅妈肚子里一天天成长的小生命,算起来,人口没增没减,而且舅舅很难得回来了。

  那么个响当当的男人,战战兢兢围着舅妈身边转悠,看上去颇有点可笑,但换个角度说,这或许就是幸福。

  倒计时响到正点的时候,窗外夜空的烟火,仿佛繁花一样竞相盛放,热闹非常,一条条短信准时顶了进来,卫晓峰目光闪了闪,纤长的手指在屏幕上灵活滑动,一条一条看过去,脸色也随着滑动的速度,而逐渐变得意兴阑珊,甚至有些灰黑势头。

  就算陈晓琪的家在山沟里,可也不至于连手机信号都没有吧,自己怎么也是她挺重要的人之一,难道连个拜年的短信都没有。

  卫晓峰越想越不平衡,越想越生气,最后忍到十二点半,直接一个电话拨了过去,电话响了好几声,那边才接起来,从话筒里传来陈晓琪迷迷糊糊的声音:“谁啊!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卫晓峰被这丫头给气乐了,直接道:“陈晓琪,我是你的债主,在新旧交替的时候,特意打电话通知你,别忘了你欠我的债。”

  “欠债?”卫晓峰这一句话,陈晓琪彻底醒了:“我,我欠你什么债,我们村里的学校可,是你主动捐款盖得……”卫晓峰哧一声乐了:“是我捐款,却是卖你的人情,所以,你欠我人情债,这比钱贵多了,这几天你仔细想想怎么还我的债,回来以后跟我说,我通过了才算你还了,没通过的话……”

  陈晓琪不禁打了激灵,急忙问:“没通过怎么办?”卫晓峰哼了一声,吐出两个字:“肉偿。”然后直接切断电话,切断电话以后,卫晓峰不禁失笑,自己这是怎么了,倒跟这个丫头较真了。

  不过,卫晓峰忽然觉得,以后身边养一只跟陈晓琪一样的猪丫头也不赖,至少睡觉的时候能抱着,馋了,饿了,能啃两口,这个念头一钻进脑子,就跟瘟疫一样迅速蔓延开来。

  卫晓峰甚至开始琢磨,从哪儿啃起最解恨,而且,这年的除夕夜,阅尽百花的卫少,破天荒的做了回春梦,春梦的女主角自然不用说,肯定就是猪丫头陈晓琪。

  醒过来以后,卫晓峰忽然开始鄙视自己,白瞎了卫少的称号,这都多长时间了,竟然连那丫头的小嘴都没尝过,还跟个毛头小子一样没出息的做春梦,偏偏现在就是想尝也尝不到,那丫头在山旮旯里窝着呢。

  于是郁闷道极点的卫晓峰同志,大年初二又给陈晓琪打了个电话,废话也没有,直接勒令,给我马上回来,如果初三见不着人,不仅路费自付,以后的工资也悬了。

  陈晓琪被这抽风的男人差点气晕过去,今儿都初二了,自己也不是鸟,难不成飞回去啊,但是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吃人嘴短,拿人手短,陈晓琪是手跟嘴都短,所以深谙能屈能伸的陈晓琪同学,给卫晓峰发了个老长的短信,声情并茂的表示了自己真想回去的焦急心态,无奈赶上春运期间,返程的火车票实在订不上,希望能宽限一二,最末了还发了一个可怜到不行的表情,诡异的取悦了卫晓峰的变态心理,遂直接发话:“订机票回来,全报销。”

  于是陈晓琪大年初三一早,就开始翻山越岭,初三晚上十点半,顶着凛冽的寒风一个人凄清无比的走出了B市机场,一抬头就看见卫晓峰的车停在那儿,不禁瘪瘪嘴。

  坐进车里,内外巨大的温差,陈晓琪不由自主哆嗦了一下,卫晓峰不满的扫了她一眼:“怎么穿这么少,不知道现在零下几度啊,脑子里想的什么……”陈晓琪没胆子生气,可嘟囔埋怨两句还是敢的,撅着嘴道:“我们家没这儿冷,您大老爷又跟催命似的,我哪来得及收拾衣服。”

  卫晓峰眉头扬了扬,才几天没见,这丫头胆子大了不少,卫晓峰把自己的外套从后座拿过来披在她身上,开车出了机场,既然见到了人,心情就开始好了,对于这丫头的小反抗,也决定大度的包容一下。

  赶了一天路的陈晓琪,早就又困又累,反正到了地方,心情一放松,加上坐在舒服温暖的车里,不一会儿就睡的昏天黑地,估摸卫晓峰把她拉去卖了都不知道。

  红灯的路口卫晓峰把她的座椅往后放了放,小丫头舒服的吧嗒吧嗒嘴,连眼睛都没睁开,卫晓峰凑近在她唇上亲了一下,低低道:“你可答应了肉偿,一会儿不许耍赖……”


  (https://www.tiannaxs.com/tnw110619/2541455.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